爱去小说网 > 凶灵秘闻录 > 第一百四十一章:人性的黑暗
    确认对方没有动手,心中稍稍松的赵平赶忙继续道:“要是你想听我解释的话那你先把手松开吧,以你的身手,想杀我也就一瞬间的事。”

    最终,许是被眼镜男这话说动又许是很想知道缘由,怀揣着狐疑,程樱松开手指,终于能够呼吸到空气的赵平先是长呼一口气,揉了揉脖颈,走到沙发径直坐下,坐定后还伸手朝程樱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程樱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走向沙发。

    双方坐定,又见年轻杀手有听自己解释的意思,定了定神,赵平这一次没有丝毫废话,当即就对程樱说出了一句话,一句令这名职业杀手一时难以理解的话来:

    “其实,这不仅是我个人感觉,或许何飞与叶薇二人也早就有这种感觉了,至于那感觉是什么?很明显,那就是对这辆列车人员的担忧,说的直白点就是对新人的担忧。”

    看到对面程樱露出不解表情,赵平先是抬手扶了扶鼻梁金丝眼镜,然后继续道:“在这充满着绝望的诅咒空间里,在那近乎永无止境的灵异任务里,毫无疑问,像你我这种执行者的最大威胁无疑是螝,毕竟咱们都知道和神通广大的螝比起来执行者简直弱的像只蚂蚁,一名执行者在螝面前等同一只蚂蚁,一群执行者就等同于一群蚂蚁,这也就是说,就算是一群蚂蚁在是团结,可面对螝,其生还几率依旧很低,当然,我刚刚这一假设也仅仅只是建立在这群蚂蚁团结的情况下。”

    说到此处,察觉到程樱已隐隐露出若有所思表情,赵平则微微一笑道:“是的,我想这个道理你和大家都懂,螝本身就很强大,面对螝,本就弱小可怜的蚂蚁们还要继续窝里斗,那么唯一的下场就只要覆灭,也必然是从之前的希望渺茫转变成必死无疑,据我猜测,有这种想法的这不仅是我,我何飞也一样这么想过,或者说何飞目前最为担心的应该也是这点,问你个问题,一件到现在你可能还无法真正了解的事,当初在任务世界时,为什么何飞明明知道是侯国希偷的驱魔之血,且分血的人还有我一份后何飞却依旧忍耐不揭穿我与侯国希吗?”

    程樱眉头一凝,试探性回答道:“答案何飞不是说过吗?难道不是因为证据不足?”.

    赵平则摇了摇头说道:“错,何飞当时之所以选择隐忍并且还劝你隐忍不发,其真正缘由根本就不是什么缺乏证据,而是他想维持现状,至少要维持住表面上的团结,理由很简单,就算对于我和侯国希瓜分驱魔之血这件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如果都不捅破那层窗户纸,那么大家依旧是好队友,面临危险时依旧可以团结互助,毕竟谁都希望自己遇难的时候队友能伸出援助之手。”

    顿了一顿,赵平又话锋一转继续道:“可一旦把事情挑明双方直接撕破脸皮,那结果可就大为不同了,人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一旦到了撕破脸皮的程度,如某人遇到危险另一个人不仅不会救助反而会落井下石,至于第二点嘛,我猜测何飞是担心鱼死网破,以他的智慧他不可能看不出一旦和侯国希撕破脸皮后驱魔之血必定保不住,在则当时叶薇还处于昏迷状态,大伙儿离开时还必须有人留下看护她,所以,这也是何飞故意不揭露侯国希并仍然敢放心让他留下来看护叶薇的真正原因。”

    “还有就是我赵平,假如当时他何飞敢与我撕破脸皮,那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整个队伍所面临的风险则会更加庞大,就如同我知道何飞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样,他何飞也同样知道我赵平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所拥有的道具一直是个谜,他一旦和我翻脸,我指不定会用什么方法对付他或者其余人,就算不给我机会当场和我动手,他也始终不敢确定我有没有其他杀招,说实话,我能感觉到他很在乎你们,所以他何飞才不敢和我赵平玩命!”

    “人一旦有了顾虑,有了羁绊,往往会变化很多,而羁绊这种东西则是一把双刃剑,有时可以帮助人突破障碍有时也可能转变成障碍。”

    待用极为自信的语气叙述完以上几段话后,在程樱注视下,赵平缓缓起身,是走到橱柜旁给自己倒了杯水,一饮而尽,接着深深叹了口气道:“这人性啊,永远都是那么的难以捉摸,当然,不和我翻脸也是何飞的高明之处,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直不和我翻脸,那么我就一直是名十分可靠的好队友!”

    如果说刚刚那番话还能让人颇有感触的话,那么当赵平这句话说出口后,沉默许久的程樱却立即露出了不屑表情,旋即朝眼镜男出言讽刺道:“好队友?回想下你之前所做过的事,有一件是好队友该做的事吗?”

    赵平没有立即回答,沉默片刻,放下茶杯,重新坐回沙发继续道:“请听我说完,想必你也看出来,咱这个队伍里目前最聪明的两个无疑是何飞和队长叶薇两人,但事实上不管何飞亦或是叶薇,他俩都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那就是将来队伍里新增加的新人们是否会出现对队伍不利或居心叵测之人,而越是这种人就越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问题,就如同之前侯国希,最初怎么看都是个人老实人,结果呢?结果也恰恰是此人做了件险些害死叶薇的事,是的,人类的贪生怕死与自私本性往往会让这种人在最紧要关头出卖队友,并最终导致队伍覆灭。”

    眼镜男在一旁滔滔不绝,程樱却越听越奇怪越听越感觉不太对劲,终于,未等赵平把话说完,他就朝对方冷冷说道:“等等,你刚才说的那种人,除了侯国希外,难道你不也是这种人吗?”

    然而让程樱诧异的是,他话音刚落,赵平听后竟当场毫不犹豫点了点头,可接下来却又摇了摇头,先不谈程樱目前如何诧异,摇过头的眼镜男没有理会他,仍是自顾自继续道:“你说的既对也不对,我承认我赵平是一个很想活着的人,在诅咒空间里我真的很想活下去,一直活下去,我不想死,所以我承认我很怕死,为了能活下去我才会在任务里不择手段甚至做出一些卑鄙之事,可你也要明白,只有我这种人才能代表大多数人,至少能代表人类在面对各种死亡危机时的最真实人性!”

    “真实人性吗?这和不让我杀你又有什么关系?”.

    听到程樱质疑,已渐渐陷入某种思绪赵平亦进一步神情严肃道:“当然有关系,虽然我赵平同样是那种自私自利之人,但我和一般自私自利之人却又有着部分不同,其最大不同点就是我赵平看的更远,对整个队伍没有一丝恶意!我同样希望我们这个队伍越来越强大,希望大家的生存值越来越多道具也越来越多,同时也是真心希望大家最终都能积攒够生存值活着脱离诅咒空间,所以当我在面临生死危机时我虽说同样会不择手段,但不到实在是毫无选择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对我所认可的队友下手,而只会对在我看来对团队有隐患的成员下手!”

    赵平这段话说得极为郑重,甚至言语间已隐隐带有些许狰狞,而眼镜男这一反应也让程樱不由愣了一愣,仍不等他说些什么,沙发对面,赵平继续说道:“就比如那侯国希,此人明明奇蠢如猪,却非要自私自利干一些威胁团队安全的事,这种人无疑是整个团队的隐患,留着他,哪怕让这人继续在团队里存活下去,将来这种自私之人对整个团队也必然是个威胁,所以当我在面临生死危急时候我才会选择拿他当替死螝,既能保住自身性命还能除掉那头蠢猪,可谓是一举两得。”

    “何飞的确聪明,分析推理远超常人,且心肠也不错,只可惜他就算有那个能力靠智慧除掉某人但以他那善良性格也不一定会做出这种黑暗之事,所以,这也是我为何刚刚会对你说如果你杀了我就等同在害整个团队的唯一答案。”

    “当然,以上这些话我永远不会也不可能对其他人说,唯独你程樱不同,毕竟你在现实世界本就是一名心狠手辣的狠角色,所以,我认为也只有你能理解我话中意思。”

    “我说的这些,你,明白与否?”

    赵平言罢,程樱竟一时陷入沉默当中。

    他,久久不语,和当初置身其个人房间时一模一样。

    注意到程樱反应,赵平从沙发起身,然后对其又追加一句话:

    “打个比方,比如将一个团队比作一个人,一名执行者,螝属于外在敌人,而是人都难免会生病,难免会在身体上长出毒瘤,那么我的存在……就等同一把可以割除人体毒瘤的锋利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