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从聊斋开始收容诸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白虎吞戈,乾坤辟易
    此时的陈阎自然不知道在那江夏郡发生的事情。

    他此时正站在一处山崖峭壁所在,遥遥望着远处这片滚滚而去的大江。

    白离牢牢的站在他身后,满是兴奋的看向那远处。

    “有什么感觉?”

    陈阎笑着转头看向她,

    后者忙不迭的点头:“跟当初那种感觉一模一样,不过要更加浓郁的多!”

    陈阎扬了扬眉,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当初在跟白离去找寻那林战也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白离对于那古战场的特殊感应。

    而那岩岭之下秋叶原的古战场已经过去了数百年,而且双方军队人马甚至不过万人之属,不算少,但是对于乱七八糟的战役而言,也绝对不算是多!

    在那样的地界,白离都能有特殊感应,那去别的更加名声赫赫的古战场所在,能有什么不同?

    于是陈阎来到了这处九州之地,纵观整个历史下来,都可以说得上是最知名的古战场之一!

    赤壁!

    尽管此地的主战场所在,乃是在这滚滚的长江天险之上!

    但是距离那一场可以记入史册的战事,也不过过去了区区两百载!

    即便没有白离这种特殊的感应,陈阎距离这处也不过百丈所在的地界,仍然能够感觉那种肃杀之气,以及那滚滚江水仿佛冲刷一切的历史沉重。

    陈阎闭上眸子,黑夜之下,他一身黑衣猎猎作响。

    良久之后,陈阎转过头,看向了眼眸已经化作澄绿色的白离:

    “我没法子给你什么帮助,接下来就只能看你自己的了!不过这应该是你的天赋,顺着自己的感觉走就好!”

    白离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她自然也能感觉到那种奇特的感觉对于她的滋养。

    别的先不提,为了能够在那第三个小娃娃出来揍她之前,白离说什么也得努力一把!

    她将剑匣缓缓放在了地上,随后嘴张开,一声咆哮从口中响彻,少女身躯化作猛虎之身,猛然从这峭壁之上一跃而下,站在了这滚滚而动的长江口。

    不知何时,白离的澄绿色眼眸化作针孔状。

    她尽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方式,冥冥之中,在这片天地之中感受到的那种特殊感觉融入到身躯之中。

    她似乎是头一次感应到这种感觉!

    登时兴奋的两只耳朵支棱了起来。

    结果这激荡的心情才刚刚出现,这种呼吸之间所能将其吸入身躯之中的特殊力量便消失不见。

    白离不敢多做思虑,连忙迅速无比的平静心绪,站在这长江沿岸所在,白虎身躯高高昂起,头颅却稍稍低伏,吞吐着什么。

    陈阎远远站在峭壁之上,牢牢的盯着此时的白离。

    寻常鬼物自然看不出此时白离的情况,但是陈阎到底不是寻常!

    阴气与香火之力密布在他的感应之上,视线望去,此时的白离情况极为有趣。

    天空之中皎洁的大月宛如银盘一般照耀在滚滚而动的江河之上。

    那个站在江岸之上,身躯在这一刻无比高大的白虎身上散发着一阵雪白色的月华之色,周身上下的皮毛犹如水光荡漾,一丝丝粼粼之色扫动。

    这些倒是不算什么,唯独让陈阎稍稍提起注意力的,还是此时环绕在白离身前的,那一缕缕的血红色气息!

    因为距离的不算太近,陈阎倒是无法仔细感受着这股血红色气流的气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作为第三者,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随着白离双眸闭合,口鼻之中有着这一缕缕血煞之气吞吐,身上似乎多了一种说明清道不明的特殊感觉!

    更加关键的是,作为一只实力远超乎白离的鬼物,陈阎对于这种诡异的血煞之气,似乎极为的忌惮。

    当然不是白离能够对于自己造成什么威胁,仅仅只是作为一只鬼物,对于这种力量天生的敬畏。

    鬼物乃是纯阴之躯,能够对其造成克制的,便只有极为纯粹的阳气力量。

    而这股血煞之气,很显然便是如此。

    陈阎仔细的观详,只不过可惜,不在这酆都的范围之内,陈阎无法通过酆都伟力对如今明显正在发生某种变化的白离仔细观测。

    “吼……”

    正想着,一声仰天大吼让陈阎从思绪之中惊醒,他看向白离。

    后者双眸已经睁开,口鼻之前的血色气流似乎已经被吞噬了个干净。

    原本澄澈的澄黄眼眸之中似乎增添了一抹血红色的杀气,周身上下一股锋锐的兵戈之力从身上缓缓盘踞。

    白离浑身上下的毛发猛然倒刺而起,原本毛茸茸的身躯似乎一下子瘦了不少。

    皮肤之下的肌肉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似的,嶙峋的骨骼仿佛透过毛皮,看的一清二楚。

    还没等陈阎仔细看清楚,白离就已经缓缓趴在了地上,望着身前那滚滚流动的江河大口的喘着粗气。

    陈阎这才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

    身形飘动,来到了白离的面前,手掌触摸到白离身上。

    仅仅只是第一触感,就察觉到了不同之处。

    白离原本虽然远远称不上柔软,但是也还算是柔顺的毛皮,在陈阎这次触碰之下,竟然有一种扎手之感。

    这还是原本倒刺的毛发已经逐渐平息下来的缘故。

    感受到头顶上触摸的阴气躯壳手掌,白离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哆嗦,随后回头看到是陈阎之后,这才放松下来,重新趴在了地上,口鼻之间大口喘着气,喷吐而出的白气之中,还隐隐有着一丝血红色。

    “怎么样?”

    陈阎笑着开口问道。

    “好难受……”

    白离趴在地上,四肢朝外撇开,仿佛没有一点力气。

    似乎生怕陈阎不相信,白离缓了缓继续道:

    “就好像,吞进去了好多的砂砾,然后在每一块肉里,每一滴血里摩擦,摩擦。既痒又疼。”

    看得出来,这厮这次很显然没有说谎,说话之间,还带着一丝丝的颤音,那种痛苦折磨到疲惫的感觉,倒也不算是作假。

    陈阎笑了笑:

    “看来这是好事!”

    白离轻轻哼了哼,没有在多言语,她说的的确不错,在她吸入这种诡异的气息之后,虽然说巨大的痛苦折磨让其浑身无力,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在这之后,自己体内那迅速发生的变化。

    “这种力量,应该算是古战场遗留的兵戈血杀之气,白虎主西方,监兵之主,虽然如今你没有寻常山君那般的伥鬼之能,但是这种能力若是能够培养起来,绝对要比那寻常的控伥鬼之能要强的多!”

    陈阎在这自顾自的分析,白离却已经在不知不自觉之中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拍了拍这自己将昏睡之前,将体型缩小了数倍的白离,陈阎微微一笑,随后提起它放入了怀中,亲自带上那剑匣,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这方天地的古战场数量不少。

    遗留的这种兵戈杀伐之气绝对不少。

    若是可以的话,估计能够让这白离实力提升一大步!

    而好巧不巧,赤壁以西所在,便是同样闻名赫赫的古战场:猇亭。

    距离赤壁所在,不过百多里之远。

    而且相比起赤壁,那猇亭所在大小战事甚至要更加稠密。

    就这样,陈阎带着这白离在这湘南湘北的荆州所在,走了足足一个多月。

    大大小小的古战场,以及陈阎偶尔收集来的一些个有价值的玩意。

    只不过这一日,这段行程却不得不中止了!

    原因很简单,他在路过一处寻常县城的时候,得到了一个消息:

    “元熙二年,宋公刘裕,废除晋恭帝,建立刘宋。晋朝彻底灭亡,正式进入南北朝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