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侄子戒心实在太重了 > 133 肥水不流外人田
    “哈哈——这下看你们往哪里逃。”

    贺三斩出两剑后,就从空中落下,显然没有余力再斩出第三剑,此时见两位首座被人打落下,发出一声狂笑,整个人如同化为一道淡青色的剑芒,向火龙道人斩去。

    火龙道人心头震骇,刚才那一道红色剑芒斩到火龙观这件灵器的金光后,他跟火龙观的联系突然就中断了。

    要知道,他当上首座已经几十年,就从来没有离开过火龙观,日夜祭练,这件灵器仿佛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如今,却被人一剑给斩断了联系,一时间,也有些惊怒交加。

    失去了火龙观这件灵器的保护,也打掉了火龙道人最大的底气。

    他虽惊不乱,手一抬,手腕上的一颗念珠破裂,一条火龙盘旋着飞出来,迎向了贺三所化的剑芒。

    旁边,同样受到了惊吓的二首座天火道人也反应过来,手往下一挥,一道气流升起,托着他们的身体,下坠的势头缓了一下。

    随后,天火道人另一只朝着从远处冲过来的陈耀东凌空拍下。

    陈耀东只觉得气息一窒,头顶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势大力沉地朝他拍过来,有些意外,还以为这些火龙观的人,只会玩火呢,没想到还有这样古怪的法术。

    他丝毫没有停顿,反而加快了一丝速度,继续前冲。

    “找死。”

    天火道人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庞大的法力灌注下,那只无形的大手落下的速度又快了一线。

    他知道,附近还有一个生平罕见的大敌,能将他们与火龙观的联系斩断,必然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强者,如今还没有露面。

    他必须施展辣手,先清除掉其它威胁,以专心应付那位敌人。

    “行了。”

    陈耀东终于将天火道人锁定,一个嘲讽就扔了过去。

    呼——

    一阵狂风差点将他的帽子掀飞,接着扑通一声,一块白色的玉鼎摔在他面前的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杀!”

    天火道人受到沸腾的杀意的影响,向着陈耀东冲了过去。

    此时,他的意识仿佛一分而二,一半还保存着理智,另一半则是疯狂的杀意。

    “怎么会这样?”

    仅剩的理智,根本无法控制身体,只能任由疯狂的杀意控制着身体冲出去。更让他恐惧的是,连法力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弟!”

    另一边,火龙道人正在应付贺三,依旧眼观四路,见到师弟发了疯一般,向那名宗师冲去,当即大吃一惊。

    修行者同样要淬炼肉身,可是,即便通玄中境的肉身可以跟宗师媲美。可是去跟宗师肉搏,跟找死也没什么区别。

    他完全想不通,师弟为什么会如此不理智。

    火龙道人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师弟送死,凌空向他抓去。

    “你的对手是我。”

    贺三所化的剑光,正跟那头火龙斗得难解难分,还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战况,哪里会让火龙道人有救人的机会。

    关键时刻,分心斩出一道剑光,将火龙道人抓向师弟的法力斩破,随后,就被火龙一口咬住,整个人都燃烧起来。

    陈耀东意识到火龙道人的难缠,眼见天火道人速度慢了下来,快要摆脱杀意的影响。果断地一指点出,体内一半的真元瞬间透体而出。

    嘭!

    眨眼间,天火道人的脑袋被那束真元贯穿,整个炸开。

    “师弟!”

    火龙道人眼睁睁地看着师弟被杀死,目眦欲裂。

    他的徒弟死了,三师弟死了,现在,连二师弟也死了,全都死光了,火龙观,就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你们都得死。”

    他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身体冒出了熊熊的火光,冲天的光芒,将整片天空都染红了。

    不远处,黄衫女人看见这一幕,手里的剑倏地握紧。随即,又松开,望着陈耀东的背影,眼中透出一丝惊异。

    只见火龙道人身上的火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嘭!

    一声爆响,他的脑袋也随后炸开,跟天火道人的死法一模一样。

    “原来是这样。”

    这是火龙道人最后的念头,他终于知道徒弟还有两个师弟是怎么死的了。

    顿时,附近所有异象都消失,红光,火龙,还有火龙观发出的金光,都收敛了起来。

    扑通扑通扑通三声响。

    天火道人和火龙道人的无头尸体倒下了,第三声,则是贺三倒地的声音。

    “记住,人欠我一个人情。”

    陈耀东耳边响起了那个黄衫女人的声音,回头看去,她已经不见人影。

    还真是够神秘的,来无影,去无踪,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管她有什么目的,反正,目前来看,暂时对他没敌意。至于以后……

    以后的事也不用担心,现在他已经是宗师,打通副本是分分钟的事,到了更高的地图,升级速度可以加快,实力又能嗖嗖地提升了。

    下次见面的时候,谁更强还说不定呢。

    陈耀东能感觉得出来,这个黄衫女人不见得有强到令人绝望的地步,能让他无法锁定,应该是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就像他的惊蛰功能瞒过别人的感知一样。

    当然,对现在的他来说,肯定打不过就是了。

    现在看来,嘲讽这个技能,确实不是万能的。

    陈耀东提醒自己,自己只是个真元初境,不能太膨胀。这个世界上,是有克制他技能的人存在的。

    “你没事吧?”

    这时,他见到贺三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衣服烧得焦黑,头发被烧了一大半,正在冒烟,眉毛被烧光了,脸上的皮肤红透了,看起来像是被烧熟了。

    “我没事。”

    贺三将一只手背到身后,保持着冷峻的神情,“区区火焰,又怎么伤得了我。”

    陈耀东看着他的造型,真的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不过,看他中气十足的样子,应该伤得不重。

    贺三很快转过了话题,问道,“刚才出手的那位高人呢?”

    “走了。”陈耀东知道他见多识广,于是问道,“刚才那道红色的剑芒是什么招式,怎么就把那两个人给打下来了?”

    贺三沉吟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红尘宗的红尘剑,没想到,隐藏在扶风市的神秘强者,是红尘宗的高人。”

    红尘宗?

    陈耀东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第一次是从吞拿的口中听到的,这么说,那个黄衫女子,就是孟泳背后的那个强者了吧。

    孟泳这家伙有毛病吧,有这么粗的一根大腿,都不搬出来当救兵,好几次都差点把自己给弄挂了。

    只听贺三继续说道,“红尘剑中,有一招伤别离,专门用来对付修行者,一剑下去,能斩断修行者与灵器之间的联系,是世间最特殊的剑法之一。我有个师伯,一直在研究这一招的原理,可惜自从魔门的尊主被镇压后,红尘宗就销声匿迹了。红尘剑也不再现世,如果他在这里,一定非常高兴。”

    陈耀东奇道,“听你的语气,好像对魔门没什么敌意?”

    贺三笑了,“名门大派与魔门誓不两立,那早就是老黄历了。现代社会,讲的都是利益,没好处的事情谁愿意做?这么跟你说吧,中原三国里,魔门出身的人不少,甚至有做到宰相的。”

    “果然是与时俱进。”陈耀东赞道,然后一指天上的那座道观,问,“那个怎么办?”

    贺三反问,“你能将它炼化吗?”

    “不能。”

    贺三说道,“那就只能放那了,毕竟人是你杀的,那是你的战利品。我们天河派帮你看着,不会被人抢走,你什么时候能炼化了,就将它收走。”

    陈耀东想了想,喊了一声,“云茗。”

    “什么事?”云茗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另一边的贺三目光一缩,他完全没有感应到周边有人,此人到底是如何瞒过他的感知的?

    陈耀东刚刚感觉到孟泳的气息了,就猜到云茗应该也来了,试着叫了一声,她果然在。

    他说道,“天上那个火龙观,送你了。”

    “太贵重了,我不能……”

    “就这么说定了。老贺,你做个见证。”陈耀东不等她拒绝,将这件事敲定下来,一个闪身,离开了。

    陈耀东一路狂奔回家,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云茗是他的监护人,反过来说,最终,她的财产也将由他继承。所以说,给了她,最后还是会回到自己手上。

    主要是他打心底对成为修行者有抗拒,他也没办法将火龙观炼化,最后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与其这样,还不如便宜云茗呢。

    PS:昨天情人节,大家都懂,所以两更。这是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