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今天就是末日 > 第161章 幸灾乐祸的爽感
    那个四处弄血迹的胖女人也感应到被人跟着了。

    回头看了一眼是张子民不远不近的跟着,她并不在意,又把手掌上的血迹涂抹在了一户人家的门把上,转身继续前进。

    这并不是第一次见张子民,她在心中冷笑:又是这外来的狗条子,妈的脑子有病,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装逼呢。

    不过让她奇怪的是这小子真的命大,原本预计在寂静岭活不过一天的,但他却活到了现在?

    这么思考着她继续走,往前不远处还有一户人家,里面也有幸存者,打算把哪里也弄上血迹。

    走得几步她又不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见张子民正在用破抹布把那些血迹擦掉。

    这不禁让她非常恼怒,不过一想,这恐怕是他作为人类最后的事了,他不久后就要死。

    于是她又携带着鄙夷的情绪瞅了张子民一眼,继续转身往前。

    “别忙走,回来。”

    忽然听到张子民的声音。

    胖女人冷笑着回身道:“你在跟我说话吗?没看我在做重要的事。”

    “看到了,所以我才叫你。”张子民道。

    她眼里闪过鄙夷的神色,“关你什么事?都现在了你还在装。我观察你很久了,你很能惹事。上次你运气好,昏倒在街口后,有个女疯子把你拖回去了。但这次恐怕你已经没那么好的命。”

    张子民道:“这么说来,上次接近我、意图不明的那‘两口子’你是其中之一了?”

    她傲然的态度:“什么意图不明。老娘就想把你这条子拖回去折磨,看你还装不。”

    张子民不禁楞了楞,好奇的问,“我和你有仇吗?”

    她不屑的笑笑,“要说有当然有。我和整个社会都有仇,原来是没办法又没胆识报复,至于现在不是有了吗。老娘看到条子就想弄死,我到底怎么了嘛,灾变前不过是去高速路上捡点东西,就被那些死妈的条子弄去所谓的行政拘留!”

    到这里她越说越气愤的样子,开始破口大骂,导致张子民都听不清她说些什么。

    等骂了一下消停,张子民才道:“我虽没看见,但听李文秀形容灾变你的行为,要认真的话是能构成抢劫要件了,至人家倾家荡产并且是多次,屡教不改,顶风作案。条子竟然只把你行拘?那么我和你一样,我也觉得那些条子该死了,其实应该把你判个七八年的。”

    “呵呵,你死妈的东西,现在也就只能抓住最后的时间嘴炮一下了。”她冷笑着摇头。

    张子民心里动了动,又问,“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胖女人完全不把张子民放在眼里的样子道:“意思是你很快就要尸变,你碰过我的血了不是吗?”

    张子民拿出了弹弓在手,脑壳里的火焰又开始逐步的燃烧,漠然道,“听你这话的意思,你知道你能害死别人,却还在理所当然的行动……”

    她不耐烦的打断,“废话,这不一开始就和你这死妈的条子说了,老娘在报复这个社会!都尼玛末日了,我都这样了,还不重拳出击,还等啥?都灾变了,还要被你管着,我傻了啊?”

    听她这么说,张子民多少有点顾忌。因为实在也不确定她的状态是什么?

    她血是否真的能致使别人尸变?另外,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确认,需要询问。

    “怕了?”

    她见张子民脸色不好,又冷笑的样子,“现在才怕是不是晚了些。从你来到这里,你见过街上有丧尸吗?没有吧,但刚刚一瞬间呢?见过几个了吧?杨小双那杂种最先尸变,活该!灾变前我就想找机会收拾他的,只是不敢而已。”

    张子民暂时停下脑袋中的诸多疑问道:“这么说来,你承认是你导致的这几例尸变?你知道你自身的情况,却仍旧选择故意去把别人尸变,去危害公共安全?”

    “是又怎么样?现在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她相反开始走近,一边大声道:“来啊,你来碰我啊,你来抓我啊。”一边说,接近的时候朝张子民猛吐口水。

    张子民不急于行动,一边后退时候一边放开嗓子大声道:“长板桥镇的全部幸存者注意听,但凡听到的,也记得跟着一起喊,帮我传达给其他听不到的人知道,现在千万不要出门,我确认有许多家的门把被人刻意涂抹了血迹,而我观察到的迹象表明:接触到这些血液会导致尸变,目前为止没有例外。”

    “如果已经接触到血液的,不动乱动不要乱跑,立即把自己隔离,待着自己房间里等着看后续形势。不要去试图接近其他人,不要试图离开小镇。我正式宣布:宵禁封镇。大家不要随意挑战规则。”

    这一喊还真有电炸锅的节奏,除了有人跟着一起喊传达外,也有那么两个民宅内出现了比较慌乱的动静,像是已经触碰过血液的?

    紧跟着,隔壁街上有动静,像是有人开门逃跑,去向是镇子口方向。

    张子民不禁头皮发麻!

    没弄明白情况前是真不能让人走了,必须把这逃跑的家伙抓回来。

    原本张子民想在等等,把这胖女人抓捕隔离进行观察,调查更多的消息后再处理,但现在不能等了,眼看出现混乱,并且有扩散的可能性。

    张子民瞬间决定处决这女人,再去处理其他突发事件。

    但更让张子民头皮发麻的是,这女人的反应超快,仅仅是张子民把弹弓上弹还没拉开的这空档,她从腰间掏出了一只警用手枪来。

    距离过近、且因前面的评估不足导致她提前瞄准,所以张子民不敢装逼,犹如猎豹似的朝侧面一个闪身猛跑。

    并没有听到枪声。

    快速到达大约15米的相对安全距离后,张子民转身开弓要反击时却懵逼了,她掏枪是幌子,撤退才是事实,现在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卧槽跑了跑了,那毒人跑了,我们,我们是不是要全部遭殃的节奏啊?”

    在李文秀家窗口高处观察着的年轻女人自语吐槽着。

    张子民一边前行,一边提高声音对她喊话:“你还不归队服役?真想天下大乱吗!”

    “我叫于澜……好吧我现在先帮你,关于是否归队过后再说。”她倒是没答应,不过也算松口了。

    张子民一边朝着胖女人消失的方向追击,一边喝道:“马上去镇子口,拦截那个试图逃离的人,不许任何离开这地方,包括丧尸。直至我弄明白问题根由解除宵禁。”

    已经看不见了,远远传来于澜的声音:“话说如果拦不住,不听劝的咋办?”

    “用大活动扳手把腿敲断,不论对方是人类还是丧尸都这么操作!”

    于澜听到了某指导员的回应后,看看握着手里的大活动扳手,神色有些诡异。真的也希望他吉人天相,千万别被毒人传染了……

    胖女人觉得条子能活到现在是有原因的,必须要小心应对。

    她虽然手里有枪,虽然很鄙视条子手里的弹弓,不知那玩意能干什么,但下意识还是觉得要谨慎些。

    毕竟那狗日的在寂静岭到处搞事,并且活到了现在,活到了暗夜中的怪物都全部撤离了这里。

    隐藏在某无人的房子里,胖女人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看着第二个触碰了血液,试图逃离小镇的人。那个中年人才跑了不到两百米,身形就歪斜了起来,毫无疑问变成了丧尸。

    她不禁有些现幸灾乐祸的爽感。

    可惜的在于条子似乎因没直接接触血液,还隔着抹布,所以暂时还没有尸变。并且他真有点能力,正在控制这里的形势,导致暂时没有全部乱起来。

    至少来说,先前涂抹的血液被他擦去了不少(他由此而接触),并且也被他大声把这事喊破了。那么杀伤力就会大减。

    这导致了胖女人现在有无尽的恨意没处去,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

    这么做原本就是无计划的,甚至是个意外。她觉得她也是受害者,是被楚宾弄成这样的。

    楚宾就是和她姘居的男人。她清楚的记得,灾变的不久后楚宾就开始这样了,但凡和他接触过多、又过近的人,差不多就会尸变了。

    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楚宾把别人变丧尸的过程越来越简单、越来越快。到后期仅仅只需几次皮肤接触就会尸变!

    奇怪的是,胖女人以为自己也活不久了,却一直没有尸变?

    原本庆幸的以为自己免役,哪知到了昨天,不小心弄伤了手部出血,去隔壁一户平时比较熟悉的幸存者家里借医用纱布时,把那女人变成了丧尸。

    就此开始她才知道自己也是个毒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真正的怪物,然后就忽然感觉,整个世界立即就崩塌了。

    于是昨晚就和楚宾商量怎么自暴自弃,怎么开始报复报复再报复。

    商量了半个晚上,也算进行了情绪发泄,感觉好多了。

    但诡异的是今天一觉醒来后楚宾不见了,倒是留了一封信告别,但仅仅只有五个字:我走了。楚宾。

    于是她立即又觉得,仅仅语言上的发泄已经没用,这个世界应该立即毁灭,可惜没有那么一个按钮,需要实际行动。

    想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眼见那条子还没有尸变,并正在追击,意图处决自己。于是导致躲在这房子里时间越长,她就越来越害怕,越来越担心,想了想,似乎也不是完全的不怕死,还是想活着的?

    想着,她又把手里的警枪握的更紧。

    说起来,她和楚宾两人对于“高速公路上借助灾难和事故发财”是老司机,轻车熟路。于是灾变了混乱,又安静下来的第一时间她们就果断上去高速搜括,还真的在两公里的范围内发现了被堵死的出警警车,于是找到了警械。

    恨恨恨,恨天恨地恨空气!

    总之现在她全是恨意,但同时也很怕……

    “必须赶紧的把那婊姊处决了!”

    张子民一边寻找一边喃喃自语。

    当时的确是大意了,但主要也是考虑到要弄清楚更多的细节,譬如需要她自己的口供来确认具体真实的传播方式,变异时间等等细节。

    同时,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的?那个和她姘居一起的男人又是什么状态,现在在哪?

    等等这些情况其实都非常重要。

    可惜最终有点不受控制,弄到了这个地步。

    一时间没法找到她,她已经静默了。

    而其他地方越来越乱,动静越来越多,导致张子民的“声呐”大受影响。

    越来越多的人、之前都不愿意露面的这些家伙,有不少已经开了宅子涌向镇子口,听情况正在和于澜扯犊子,并且形成声势气氛越来越不对。

    就此张子民只得暂时放下,朝于澜那边赶过去……

    男男女女,七八人真被毒人会传播的消息吓到了,都想要跑。现在却被于澜拦着,于是场面显得越来越乱,有从口角演变动手的预兆,那群人中的男人已经在前面不停的推搡。

    碰——

    这时候赶到的张子民收起了弹弓,拿出手枪对天鸣枪。

    瞬间静了下来,她们开始纷纷担心的后退了些。

    弹弓好用是好用,但是在一般民众的眼睛里,手枪的真正用处是威慑而不是实战。

    “都回去吧,待着家里自己的房间关闭,等我弄明白一些事。”张子民道。

    他们面面相视了一番后,某大胡子道:“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这野撒了就撒了,道理我不说。反正你有种就把脚跨过禁戒线试试看会发生什么?”

    张子民现在真没有时间扯犊子讲道理,用枪指着禁戒线冷冷道。

    额~

    大胡子左右看看没人响应,只得往后退了些。

    镇是镇住了,但该怎么处理张子民不知道,也没时间。

    走过去把枪递给于澜,低声道:“你控制并处理这里,自由发挥吧,我管不了。如果发现朱娟,不能接触不用说话,立即击毙然后等我来处理。”

    朱娟就是胖女人的名字(李文秀爆料的)。

    “卧槽……”

    于澜的造型显示出:接到枪的第一时间她想把枪扔了。

    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担心的低声问:“你这样递给我东西……我会不会被你传染了?”

    “不会。或者会也没办法。我不确定我是不是免役,但已经过杨小双尸变的时间很久我也没动静,估计也就这样了。”张子民道。

    于澜这才放心了些,相对熟练的打开弹夹一看,又着急的低声道:“就两颗子弹?”

    张子民有点尴尬,“现在大家都困难,邮区给我枪和三颗子弹真不是用于打仗的,就是用于鸣枪并控制形式的。其他的你看着办吧,我要去追杀朱娟,必须尽快把她处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