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老婆身娇体贵 > 094、中了你的毒
    “他不会要的。”姜宛白摇头,“他要是要钱,那就更好了。”

    “……”

    “你以为我是不想给他钱啊。这年头,不是什么都能用钱买的。而且,交情里掺杂了金钱,就变了质。”

    “但是,钱货两清不是更好吗?”侯琰不想她跟别的男人之间有什么交情,能钱货两清最好。

    姜宛白轻叹了一声,“是,这是生意场上的最好方式,但用在人际来往中,不太好。好啦,你放心吧,他对我没意思,我对他也不会有意思的。”

    说到底,他就是怕她跟邱奕阳之间有什么。

    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是怕,那我们一起去。”

    “早这么说,我就不跟你争了。”侯琰微微扬起下巴。

    姜宛白嗤笑一声,“说到底,你就是怕我跟他单独相处。”

    “是。”他承认的干脆。

    没有哪个男人大方到会让自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单独相处,而且还是在娇花盛开的地方。

    女人对花,也没有什么抵抗力。

    “行,走吧。”姜宛白知道他不跟着去会不放心的。

    ……

    邱奕阳看到姜宛白带来了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位是……”

    “我男朋友,侯琰。”姜宛白介绍着,“这位就是邱奕阳了。很厉害的人。”

    侯琰看邱奕阳的眼神不热情,不冷漠,就是很淡然,“之前你那盆嫁接兰花很漂亮,我妈也很喜欢。”

    姜宛白在心里吐槽他,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

    人家要没那个意思,岂不是自作多情了。

    “喜欢就好。”邱奕阳对他的敌意不接受,他看着姜宛白,“你这次来,是来兑现承诺的吗?”

    “对。”姜宛白说:“你那盆花可不便宜,我要是不表示点什么,就太不像话了。”

    “在我眼里,它们都是我的孩子一样,无价之宝。如果用金钱来衡量,就失去了意义。”邱奕阳感叹道:“是它们让我的生活有了色彩。”

    “我还有件事想拜托你。”

    “你说。”

    “我还想要一盆兰花。”姜宛白说:“虽然不能用金钱衡量,但只有用钱才能更直白的体现它们的价值。”

    邱奕阳明白了,“你倒是直接。”

    “直接点好。”姜宛白问,“所以,你答应吗?”

    “当然了。你自己挑。”邱奕阳指着前面的玻璃房,“在那边,你自己挑就好了。至于钱,就不用了。”

    “不不,一定要的。万一我下次,还要你的花呢。”

    “……行吧。”邱奕阳也不再跟她争了。

    侯琰在一旁仔细的观察着邱奕阳,他阅人无数,隐约感觉到这个男人并非是个那么简单的人。

    越简单的人,越不容易看懂。

    ……

    他们一起去吃了饭,是侯琰买的单。

    邱奕阳全程都是接受侯琰这个人的存在,只是他不怎么跟侯琰说话,侯琰自然也不会主动和他说话。

    只有姜宛白在两个男人之间,维和着这气氛。

    回到植物园后。姜宛白挑了一盆盛开很幽美的蓝色蝴蝶兰。

    看惯了那些粉色,紫色,白色,黄色的蝴蝶兰,这一盆花一下子就跳跃到她的眼里。

    “这个颜色没见过。”

    “这也是花了很多时间才培植出来的。以前很多地方都有卖,不过都是假的。但是这个,不会。来年,它还会开这样的颜色。”邱奕阳问,“就这个?”

    “嗯。”姜宛白很喜欢这个,她觉得连城灵姝也会喜欢。

    “那我给你包起来。这次,送的应该是女朋友了吧。”邱奕阳问。

    姜宛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

    “当你的朋友,真好。”邱奕阳略有些感慨。

    “愿意跟我做朋友的人,很少。所以,我很珍惜。”姜宛白觉得,连城灵姝应该算是她的朋友了吧。

    她还叫她一声嫂嫂呢。

    邱奕阳笑着没说话,把花装好。

    “你的账号给我。”

    “真要付钱?”

    “当然了。说是怎么样的,就是怎么样。”姜宛白拿出手机,要给他转账。

    邱奕阳笑了笑,把账号给他。

    姜宛白拿过来正要输账号,侯琰就拿走了账号。

    “你干嘛?”

    “我付。”侯琰很快就把账号输进去,然后直接转了七位数过去。

    “好了,查收一下。”

    姜宛白:“……”

    侯琰一手抱着花,一手牵着姜宛白的手,“走了,别打扰人家做研究。”

    “……”姜宛白赶紧跟邱奕阳挥手,“我们走了,谢谢了。”

    邱奕阳看着她被拉走,笑了笑,“随时来玩。”

    “好……”留下了长长的尾音。

    等人走后,邱奕阳脸上的笑容沉了下来。

    他看了眼手机,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

    ……

    “你还是给了那么多钱?”姜宛白一路上都在念叨,“你这样,会让别人不太好受的。”

    “就当这一盆兰花值那么多钱。”总之,他是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欠别的男人人情的。

    特别是这种长的还好看,又有一门很讨女孩子欢心手艺的男人。

    这世上,能用钱划清关系的,就不要欠下人情债。

    “你这小心眼。”姜宛白伸手戳了一下他的胸口,“真是拿你没办法。”

    侯琰抓住她的手,“少跟那个男人来往。”

    “嗯?”

    “男人的直觉。”侯琰郑重其事的说:“他是个危险人物。”

    姜宛白听到那个两个字,眯了眯眸,“危险?”

    “嗯。”侯琰牵着她的手走进电梯,“我的阅历比你深,一个男人是好是坏,能否往来,我多少能分辨出来。”

    “那我呢?危险吗?”姜宛白抬眸望着他,很认真。

    侯琰笑了一下,“不管你危险与否,反正我已经陷进来了。”

    姜宛白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花言巧语。”

    “真心的。就算你是毒药,我也会喝。”侯琰揽着她的腰,“反正,我中了你的毒。”

    这男人,说起来情话来,真是让人受不了。

    她依偎在他怀里,他们对她未知的那十几年里,根本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危险?不,那不叫危险,那简直就是让人闻风丧胆。

    曾几何时,她竟然会是那样的人物。

    如今,她却跟一个普通的小姑娘一样,渴望着爱情,贪恋着温柔。

    这样的温柔,在她生命的尽头,将她牢牢的包围。

    也是这份温柔,让她想要努力一把,再活得久一点。

    回到宿舍,侯琰把花放到桌上,“我让灵姝自己来拿。”

    “你不送一下?”

    “还是送吧。”姜宛白说:“你晚点送,我还有东西要给她。”

    侯琰皱眉,“还要送礼物?”

    “见面礼啊。”姜宛白笑笑,“我去换衣服,一会儿我们出去一趟。”

    她的要求,侯琰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

    车子停在AC公司大楼下,付航朝他们的车子走来。

    姜宛白下车,“东西取来了吗?”

    “嗯。”付航拿出一个盒子给她,“这是要送给谁?”

    “小姑子。”姜宛白接过来,“那天听到她说喜欢,想到自己刚好有,留着也是留着,送给她好了。”

    付航盯着那个盒子,“之前是谁说要努力赚钱的?现在倒是舍得啊。”

    “这不一样啊。对自己人,自然要舍得一些。更何况,那是侯琰的妹妹。”

    “表妹。”付航纠正。他知道,侯琰是个独子,唯一的妹妹,就是他舅舅的女儿。

    姜宛白摆摆手,“无所谓,反正都是妹妹。你别吃醋,等你以后有了女朋友,我也送。”

    付航被她逗笑了,“我又不是怕你送出去。”

    “知道啦。”姜宛白把盒子收好,“公司怎么样?”

    “很正常。姜自强来闹过几次,都被保安轰出去了。他把姜家老宅卖了,好像去做什么投资了。”

    “随便他。”姜宛白说:“只要不来公司捣乱就行。”

    “之前有人打电话给明叔,说是老爷子在养老院里需要交钱了。”付航说:“明叔让我打钱给养老院了。”

    姜宛白对此,也没有什么异议,“无所谓,到底是有血缘关系的。给点钱,也是理所应当。更何况,这点钱对我爸来说,也不算什么。就当,行善积德。”

    “老爷子落得如此下场,到最后只有明叔还在管他,他要是知道了,心里也会很不好受。”付航也觉得给钱没什么,老爷子只是内心是要受到煎熬了。

    姜宛白冷笑,“只可惜,这世上没有早知道和如果。”

    “公司的事,你就放心,自己要好好养好身体。”付航没再多说什么,最担心最在意的,还是她的身体。

    “有他在,你不用担心。”姜宛白回头看了眼坐在车里的男人。

    付航也看向侯琰,侯琰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不爽。

    毕竟,他跟姜宛白十几年的感情,不是任何人能够取代的,也没有办法取代。

    这一点,做为男人,虽然很不爽,但也很无奈。

    “嗯。”付航看了眼时间,“我要回去工作了。”

    “好。”

    姜宛白上了车,拍了一下侯琰的手臂,“你干嘛?竟然不去跟付航打招呼,没礼貌。”

    “我还在适应中。”侯琰把车缓缓开出。

    姜宛白撇嘴,“怎么?还觉得我跟他有什么男女之情?”

    “只有等他找女朋友,结了婚,我才能够好好的对他。”侯琰说:“我这是没风度。”

    噗嗤——

    姜宛白捂着嘴,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很棒,对自己的评价很到位。”

    侯琰挑眉,“这也是我的优点。”

    姜宛白笑着点头,“赞同。”

    “你去拿什么了?”侯琰可没有忘记她说还有份礼物要送给连城灵姝。

    “不告诉你。”

    “……”

    ……

    连城灵姝回来后,就住在她自己买的海边别墅。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此时这边的风景,正应了这句话。

    海风带着咸咸的味道,阳光似乎也格外的明媚,海水泛着粼粼波光,很美。

    “哥,嫂子,你们怎么来了?”连城灵姝开了门,兴奋的想要去抱侯琰,侯琰退后一步,她瞪了他一眼,转身就抱住姜宛白。

    姜宛白笑着拍了拍她的背,“刚好有时间,就来看看你。”

    “可以松手了。”侯琰去扒拉她的手。

    连城灵姝很不高兴的松开姜宛白,还是挽着姜宛白的手,“那你也可以走了,我不欢迎你。”

    “呵,行啊,那花我也拉回去了。”

    “花?什么花?”

    “你哥送你的蝴蝶兰。”姜宛白看着这俩兄妹,很是羡慕。

    她知道,以前侯琰对连城灵姝一定很温柔,很好。

    就像那次她看到侯琰给她买包的时候一样,是很疼爱这个妹妹的。

    现在因为她,连自己的妹妹也撇得这么清。

    连城灵姝双眼放光,“真的?我看看。”

    她马上去打开后备箱,里面的花用玻璃罩罩上的,蓝色的蝴蝶兰,着实惊艳了她的眼。

    “哇,也太美了吧。”连城灵姝双手去捧,又不敢捧。

    侯琰把花搬出来,“欢迎吗?”

    “欢迎欢迎。”连城灵姝盯着那花就移不开眼睛。

    “这可是你嫂子的人脉才弄到的。”侯琰不忘把功劳记在姜宛白的头上。

    虽然他不喜欢那个人脉,但确实也是不能抹灭的。

    “谢谢嫂嫂。”连城灵姝喜上眉梢的跟姜宛白道谢。

    姜宛白笑着摆摆手,“不客气。”

    进了屋,侯琰把花放到桌上,连城灵姝立刻凑过去,打开玻璃罩,再次发出惊叹,“简直美到我心里去了。我得拍照放朋友圈里,羡慕死他们。”

    说罢,就拿着手机各种拍。

    姜宛白笑了。

    “哥,帮我拍一张。”连城灵姝把手机塞到侯琰手里,然后拉过姜宛白,“我跟嫂嫂合拍。”

    “不行。”侯琰拒绝。

    “干嘛又不行?”连城灵姝皱眉噘嘴。

    侯琰说:“不能让你嫂子露脸。”

    “为什么?”

    “不为什么。”侯琰想着姜宛白说过,暂时不公开。

    “我不发朋友圈,自己留着也不行吗?”连城灵姝只差跺脚了。

    “赶紧拍。”姜宛白和连城灵姝靠在一起,催促着侯琰。

    老婆都发话了,侯琰只能遵守。

    连城灵姝这才笑开了颜。

    两个人对着花做出各种姿势,侯琰则找好角度,拍着比花还美的人。

    拍完后,他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给连城灵姝,“给我们拍一张。”

    连城灵姝皱了皱鼻子,不情愿的接过手机,“我这是看在嫂嫂的面子上,不然才不理你。”

    “谢谢。”侯琰面无表情的说完后,搂着姜宛白站在那盆兰花边上。

    连城灵姝拍了之后,左看右看,都啧啧惊叹,“真好看。”

    “那是。”侯琰很骄傲。

    “等一下。”连城灵姝看着他俩,“哥,嫂子,你们要不要去外面拍几张?我这里风景可好了。好多结婚的新娘新郎都会来这边拍婚纱照。”

    “好。”侯琰很爽快。

    姜宛白看了他一眼,“你这么想拍?”

    “当然了。”

    “好吧。”

    几个人去了海边,光着脚丫,踩着细软的沙,感受着海风的亲吻,很惬意。

    连城灵姝找好角度,拍下了姜宛白和侯琰。

    她不时的让他们摆姿势,然后捕捉下最美的画面。

    连城灵姝和侯琰轮流拍着照片,姜宛白则是画中人。

    这一路,倒是留下了很多欢声笑语。

    侯琰拿到手机,看着手机里的那些照片,眼神变得温柔。

    照片里的姜宛白,美得让人窒息。

    他挑了一张他和她抵着额头,她轻捏着他下巴要吻的照片,做成了手机屏幕。

    又挑了一张他和她十指相扣,走在沙滩上的照片做为微信头像。

    做完之后,才心满意足。

    “太美了。”连城灵姝翻看着照片,发出啧啧赞叹,“嫂子,你简直太好看了。”

    姜宛白凑过去看了眼,“你也很美啊。”

    “那是。”连城灵姝很自信的笑了。

    确实,连城家的基因,真的很优秀。

    “嫂嫂,那盆兰花我太喜欢了。对了,你能不能把你那个朋友介绍给我认识啊?”连城灵姝解释道:“我不是想要他的花,我就是想看看他到底培植了多少好看的花。就想第一时间饱饱眼福。”

    姜宛白想到侯琰不太喜欢她跟邱奕阳来往,如果让连城灵姝和邱奕阳有往来,那他也不会准吧。

    “怎么了?你有什么为难之处吗?”连城灵姝见她久久不说话。

    “可以,只是要经过你哥同意。”

    “为什么?”连城灵姝不太明白,“我想跟你的朋友交朋友,为什么要经过他的同意?”

    姜宛白凑过去跟她说:“你哥不喜欢那个人。”

    “嗯?”

    “他说,他觉得我那个朋友,是个危险人物。他也不让我跟他来往。”

    “……”连城灵姝听后就想找侯琰谈谈,被姜宛白拉住了,“他怎么这样?我觉得他就是太在意你了,看谁都怕别人把你抢走了。”

    “所以,你要跟我朋友认识,最好是让他点头。不然,他还会觉得我把你推向了火坑。”姜宛白知道,侯琰不止是不允许她跟邱奕阳来往,也不会允许他身边的人跟邱奕阳走得近。

    连城灵姝皱眉,“哪有那么严重?一个培植花卉植物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是火坑啊。再说了,我就是想看看花,又不是找男朋友。”

    “你确定?”

    “当然了。”连城灵姝抓着她的手,“嫂嫂,你就介绍认识一下嘛。”

    “我没问题。不过……”姜宛白说:“你要是看上了他,你要跟我们说。”

    连城灵姝无奈的翻起了白眼,“怎么可能?我眼光很高好吧。”

    “那就好。”

    “等一下。难道,你那朋友,很帅?”

    姜宛白想了想,“比起你哥,还差那么一点。但是,那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连城灵姝不屑的皱了皱鼻子,“我找男朋友,可是比着我哥找的。没有他优秀,我是不会要的。”

    “那就好。”姜宛白靠近她,小声说:“你别告诉你哥。”

    “知道。”连城灵姝俏皮的眨眼。

    他们在海边坐了一会儿,就回去了,临走之前,姜宛白把付航给她的盒子递给了连城灵姝。

    “这是什么?”

    “礼物。”

    “还有礼物?”连城灵姝很是惊讶。

    侯琰看着那个盒子,也很好奇里面是什么。

    姜宛白塞到她手上,“这是见面礼。上一次,没有准备,这次补上。”

    连城灵姝笑着,“嫂嫂,你不用这么见外。”

    “不是见外,是喜欢你,所以才记着的。”

    “这,该不会是戒指项链吧。”连城灵姝带着疑惑打开盒子,打开的那一瞬间,她睁大了眼睛,惊讶的张了嘴,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侯琰没看见,往旁挪了一步,就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他这么见过世面的人,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也惊呆了。

    “哥,哥,这是我要的那颗钻石啊。”连城灵姝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抓着侯琰的手臂使劲的摇晃,“我不是在做梦吧。”

    侯琰看着那颗十克拉粉钻,颜色的饱和度,还有它的完整,在市面上,那是少之又少。这颗粉钻的价值,怕是无法估计。

    主要是,有钱也不见得买得到。

    侯琰的视线从钻石上移到姜宛白的脸上,她看着那颗钻石,就像是看着一颗不值钱的石头一样,眼睛里没有一丁点不舍,或者是对它透出来的喜欢。

    送这个,她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这女人,到底有多厚的家底啊。

    侯琰心头有些忐忑不安,这个时候,他很怕自己配不上她。

    “不是。”

    “嫂嫂,你这礼物……”连城灵姝捂着嘴,冲过去抱住她,“太贵重了。”

    “那你就还回来。”侯琰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连城灵姝抱着姜宛白,死死的抓着盒子,“我不。嫂嫂送我的,你凭什么叫我还?”

    “这么贵的礼物,你好意思要?”

    “嫂嫂……”连城灵姝一脸委屈的抱着姜宛白的手,用眼神控诉着侯琰。

    姜宛白笑着说:“我送你的,好好收着就好。”

    “谢谢嫂嫂!”连城灵姝是太喜欢了,实在是被诱惑的不愿意再还回去。

    她抱着姜宛白就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我爱你!”

    侯琰:“……”

    姜宛白笑了,“喜欢就好。”

    “我说连城灵姝,你好歹也是大家闺秀,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什么叫谦逊?”侯琰拉开她,“你不准亲她。”

    “我就要!”连城灵姝抱着姜宛白不撒手,又要凑过去亲她的脸。

    侯琰真是恨不得把她提起来转两圈再丢出去。

    姜宛白看着他们闹,笑容灿烂,“侯琰,你不要再欺负灵姝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她倒是收的一点也不手软。”侯琰舍不得,那么大的粉钻,就该自己留着。

    “小气。”姜宛白轻拍了一下他的额头,“就是一颗粉钻而已,你心疼个什么劲?”

    话音一落,两双眼睛齐齐看着她。

    姜宛白张了张嘴,她说错什么话了吗?

    连城灵姝紧张的咽了咽喉咙,“嫂嫂,一颗粉钻……而已?”

    侯琰越发觉得不好了。

    他怎么有一种傍了大款的错觉?

    “啊。”姜宛白很无辜的点了点头,“对啊,不就是颗粉钻吗?”

    当初,她送给赵如心的,比这个还要大呢。

    只不过,不是粉的。

    连城灵姝缓缓看向侯琰,侯琰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可她就是感觉到了他的紧张。

    那种紧张,说像是偷偷摸摸的捡到了一笔钱,不敢拿出来。

    “哥,你……还好吧。”她总觉得她哥好像受了什么刺激。

    侯琰缓缓摇头,“我没事。”

    连城灵姝深呼吸,挽着姜宛白的手,“嫂嫂,老实说,我哥这样的,配得上你吗?”

    姜宛白笑出了声,“干嘛这么问?”

    “你的经济实力,好像能够找更好的。”

    “连城灵姝,你是想挨打?”侯琰扬起手,就要往她头上敲去。

    姜宛白抓住他的手,“你注意点。”

    侯琰今天受到的刺激,真不是一星两点,现在还有点懵。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姜宛白转过身跟连城灵姝说:“你要来找我的话,随时给我电话。”

    “好的,嫂嫂。”连城灵姝越来越觉得姜宛白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她的身上藏着很多秘密,这些秘密,是侯琰也不知道的。

    并不是因为她送给她这么珍贵的礼物,而真的觉得这个人,很大气。

    她是个善良,简单,很美好的人。

    送他们离开后,连城灵姝看着那枚粉钻,她拿回家,放在保险柜里,锁好。

    站在那盆蓝色的兰花前,看了很久,她决定,找个时间去认识一下培育出这么漂亮的花的人。

    ……

    侯琰开着车,一路都有些恍惚。

    邱奕阳送她一盆过百万的嫁接兰花,她说要就要了。

    她送连城灵姝一颗十克拉的粉钻,说送就送了。

    在她的眼里,有没有金钱的概念?

    还是说,她是在视金钱如粪土?

    “你干嘛?有话就说。”姜宛白见他时不时的就扫自己一眼,好像没见过似的。

    “那颗粉钻,是哪里弄来的?”侯琰说:“灵姝之前也在问我要,但都没有找到那么大的。”

    “以前别人送的。”

    “送的?”侯琰提高了警惕,“谁?付航?”

    “不是。”姜宛白侧过身问他,“你到底是想知道粉钻是怎么来的,还是想知道我到底有多厚的家底?”

    “……”侯琰抿了抿唇,不去看她那双能够直击他内心的眼睛,“我只是在想,我找了个什么样的媳妇。”

    瞧她的出手,比他还要壕。

    一个女人比男人出手还要大方,那很多时候都会显得男人很没用。

    男人挣钱给女人花,是有自豪感的。

    现在,这种自豪感在他这里,变得格外的薄弱。

    “你觉得呢?”姜宛白坐好,看着车窗外。

    侯琰良久才感叹道:“捡到宝了。”

    姜宛白笑而不语。

    付航总是说她揽了很多钱,但就是没有见她花过。

    现在,她花钱的速度,也不知道付航满不满意。

    回到学校,侯琰没有去她的宿舍,“你先回去,我一会儿来找你。”

    “好。”也不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

    过了一会儿,侯琰才来了。

    他拿出一张卡给姜宛白,“这卡我给你保存很久了,现在该还给你了。”

    姜宛白看着那张卡,“这是你上次让岑湛拿给我的?”

    “嗯。你没要,不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压抑。”他拉过她的手,把卡放到她的手心,“我不管你多有钱,但你必须花我的钱。”

    “……”姜宛白看着那张卡,似乎不要不行了。

    她收下,“好,我收下。”

    侯琰这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男人的自尊心作怪起来,真的很可怕。

    “把你手机给我。”

    “干嘛?”姜宛白问着,还是把手机拿给他。

    侯琰用自己的手机给她的手机上传了几张照片,先给她的手机主屏幕换上了他俩今天拍的照片。

    “你的微信,我能看吗?”

    “可以。”

    他打开她的微信,点开她的头像,然后换上了他俩在碧海蓝天下一张相视而笑的照片。

    换上之后,才心满意足了。

    她的微信上人数不多,往上一滑就滑不动了。

    利用关系?

    那是他的头像啊。

    他拿着手机放在她眼前,“这,解释一下?”

    “啊。”姜宛白看着那几个字,眼神有些闪躲,“这个……之前不就是吗?”

    侯琰眯眸,“我们俩,就只是这关系?”

    “那是之前。”姜宛白去抢手机,“我改过来就好了。”

    真是的,忘记改了。

    侯琰把手机举高,不让她抢,“那你准备改成什么?”

    “改……侯琰。”改成名字,没毛病吧。

    “不行。”侯琰不高兴。

    姜宛白抿着唇,认真的想了想,“侯小爷?”

    “不行!重想。”

    “呃……侯大爷?”

    “……”侯琰想敲她,“好好想。”

    姜宛白摸了摸下巴,“总不能改成哥哥吧。”

    “不要。”

    哟,哥哥也不要了?那是想改成什么?

    “你想不到,那我帮你想。”侯琰拿着手机,在备注改上:亲爱的。

    他看了眼,很满意。

    这才把手机还给她,“行了。”

    姜宛白接过手机看了眼他改的备注,都要晕了。

    这人,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那你给我备注的什么?”她踮起脚,去看他的手机。

    侯琰大方的给她看,“怎么样?是不是比你有诚意多了?”

    他给她的备注是:唯一。

    虽然有些土,但是姜宛白承认,在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得到了满足。

    “为什么不改成一样的?”她拿过手机,看着那两个字,像极了小年轻谈恋爱的感觉。

    其实,她也不大。

    谈一场这样的恋爱,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我们俩连起来,就是亲爱的唯一。不是挺好吗?”侯琰略有些得意的念着。

    亲爱的唯一,唯一亲爱的。

    好像,还不错。

    这一晚,姜宛白做了个梦。

    梦见,侯琰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手上拿着一枚戒指,单膝跪在她的面前,执起她的手,将那枚戒指套进了她的无名指里。

    她笑容里带着泪,泪水被他吻掉,一道温暖的阳光落在他们身上,是幸福的味道……

    ……

    平静的过了两天,姜宛白一早就接到了许晴天的电话。

    “你哥,从我这里走了。”

    “走了?”姜宛白坐起来,“他的伤,怎么样了?”

    “只要不大弧度的动,是没有问题的。”

    “是不是回去了?”

    “他没跟我说。”许晴天说:“我给他打电话了,他手机关机。”

    姜宛白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不会又出事了吧。”

    许晴天也紧张起来。“这么衰?”

    叮咚——

    “我去开门。”姜宛白下了床,应该不是侯琰。

    侯琰有钥匙的。

    开了门,看到眼前的男人,她对着电话说:“他没那么衰,来我这里了。”

    ……

    姜宛白坐在沙发上,盯着脸色还算不错的白宇扬。

    白宇扬穿着许晴天给她买的那套白色西装,手里还提了一个袋子,看样子应该也是他的衣服。

    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姜宛白才问,“你跑这里来做什么?”

    “在外面,不安全。”

    “来我这里,就安全了?”姜宛白蹙眉,“你就不怕抢劫你的人,跑我这里来抢劫?”

    白宇扬也知道不该来,但他觉得,这里相对来说,是安全的。

    “我总不能回去,爸妈会担心。除非,我离开都城。”白宇扬是深思熟虑过的,“我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等完全好了,就回去。”

    他不能在许晴天那里,更不能回家,保不谁那人什么时候就找上门来了。

    他总不能连累他们。

    姜宛白凝视着他片刻,“打劫你的人,是男是女?”

    白宇扬知道他的说辞是不会有人信的。

    更何况,是姜宛白这种机灵鬼。

    “女的。”白宇扬蹙着眉头,说的有些很不自然。

    “情劫?”

    “不是。”

    姜宛白盘腿坐在沙发上,偏头盯着她,“难道不是你骗了人家的身心,然后抛弃了对方,引得对方因爱生恨,恨不得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白宇扬深呼吸,很无力的解释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不知道啊。”姜宛白一脸惘然,“所以我才在问你嘛。”

    白宇扬重叹道:“不是。”

    “噢。”姜宛白撑着脸,手指轻敲着脸颊,“女的,下手还这么狠……嗯,那就是爱而不得就毁之?”

    “……”白宇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要真是这种,那就麻烦大了。”姜宛白双手撑着脸,盯着他,“哥,你是惹上大麻烦了啊。”

    白宇扬生无可恋的低下了头。

    可不是嘛,这麻烦是真大。

    但,这不是他惹的啊。

    有些事情,哪里说得那么清楚?

    “不管人家对你是什么感情,都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干掉你。”姜宛白抱着抱枕往沙发上一靠,“很显然,你已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了。不干掉你,肯定不会收手。”

    白宇扬被说得烦躁,他揉乱了头发。

    “干掉你无所谓,别连累了爸妈,还有晴天。”姜宛白听到门口有动静,站起来,“所以,你就在这里待着吧。”

    侯琰开门进来,就看到白宇扬。

    “你怎么在这里?”

    姜宛白接过他手里的药,“躲命。你住的房间大,让他去你那里住吧。”

    “能拒绝吗?”

    “那他留在我这里。”

    “算了,还是去我那吧。”开什么玩笑,他怎么也不可能把白宇扬留在她这里住。

    姜宛白喝了药,侯琰则去做早餐。

    白宇扬被姜宛白盯得浑身不自在,头皮发麻。

    “你别这么看着我。”

    “哥,你在国外,是惹祸的,还是收拾祸端的?”他身上那些伤,她可不陌生。

    这种时候,也没有必要再遮掩了。

    其实大家都懂。

    不懂的,是傻子。

    侯琰也非常聪明的不参与到这个话题里来,免得被殃及到。

    ------题外话------

    才记起,昨天是情人节。啊啊啊,还是等七夕还祝福你们吧。

    你们在家禁足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