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书香商女不良婿 > 第138章 决心(一更)
    锦如拿着几本盗印的书去官府报案,官府的人接得倒是很痛快,可是查了一两个月也没能查出什么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这早在司微云的预料之中,盗印这种事情,本来就不好查,就算查到了,像是这种小作坊顶多也是赔钱了事。整个希风,像这样的小作坊数不胜数,但好在他们本钱少,就算是盗印一次也盗印不了多少,就算是损失,也是有限的。

    司微云没有再理会这件事,手里的第二册话本,她已经在吩咐匠人刻板了,既然名头已经打出去了,自然是打铁趁热,赶紧把第二册话本给出了。

    跟上次用的是同样的法子,司微云先把话本的前一部分给了几间茶楼的掌柜,让他们那里的说书先生讲给茶客们听。而这一次,甚至有其他茶楼的掌柜来找到司微云,就算出钱也想要拿到这部分的话本稿子,

    不过司微云都婉言谢绝了,说是之前跟那三家茶楼的掌柜都商量好了,不好临时反悔。不过下次若是有机会的话,再找他们一起合作。

    虽然无奈,但想着这微云小姐是个有诚信的人,心里也是佩服,只希望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微云小姐能先考虑一下他们。

    而其他书坊的掌柜则暗暗感到意外,本以为这次康家的万书斋会给他们也一个巨大的冲击,可没想到最后给他们巨大冲击的会是微云小姐的崇文堂。要说微云小姐要开书坊,他们也不是不在意的,只是那崇文堂却只是一个小的书坊,看样子微云小姐也没什么野心,就是弄一个书坊玩一玩儿罢了,没想到微云小姐却是有备而来,崇文堂出的第一本新书就引起了轰动,这崇文堂的名声算是一下子就打出去了,这崇文堂不可小觑啊。

    而且,微云小姐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供稿人啊?施岳诚?这个供稿人的名字他们以前从来也没听说过啊。崇文堂的新书卖了这么久了,也没见这个供稿人出现过。

    而没过几天,这个供稿人还真的就出现了。

    “小姐,有一个自称是您买了他书稿的人来我们府上,说要见小姐您。”司府的下人见司微云从外面回来,连忙上前这般禀报道。

    司微云一听就知道应该是那个施岳诚来找自己了,“他人呢?”

    “被请到去前厅里等着了。”司家的人都知道小姐弄了个书坊,新出的书卖得很火红,就是不知道这个写书的施岳诚是谁。偏今日有个自称是小姐买了他书稿的人上门,司家的小人一琢磨,估计他就是那个写书的人了,也不敢怠慢,便是把他请到了前厅里等着。

    司微云一脚刚踏进前厅,那施岳诚便拘谨地站了起来,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司微云。

    司微云朝他笑了笑,“施公子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这一路可还顺利?”

    司微云做生意做了这么多年,面对什么样的人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她基本也是驾轻就熟的,这施岳诚明显有些拘谨,司微云尽量笑得亲和一些。

    施岳诚点了点头,“顺利。”

    “快坐吧。”司微云示意施岳诚坐下之后,自己也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即刻便有婢女前来给她上茶,顺便也给施岳诚添了茶。

    “我之前给施公子你写的信,施公子应该收到了吧?本想着再寄一本样书给施公子你的,没想到还没寄出去,施公子就已经来了。施公子此来……”司微云故意顿了一下,才接着道:“是想通了?还是……”

    施岳诚闻言这才抬眸看向司微云,“我想好了,决定不考科举了,专心写话本。所以,才来此……见微云小姐你。”

    施岳诚其实早就知道自己不是考科举的料,只是,一则,他父亲一心期盼着他读书这么多年,能走科举进仕途,将来在朝廷谋个一官半职,光耀门楣。尽管他落榜了这么多次,他父亲依旧让他继续念书。二则,他也不知道除了科举,自己还能走哪条路。他自小读书,被父亲寄予厚望,所有什么活儿都不让他干,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旁的谋生的本事都没有,他自己对将来也很茫然。

    一直到那个女子的出现,她花了一百两买下了自己写下的几册话本,整整一百两,自己父亲要在外面说好几年的书才能挣下着一百两,而自己无聊时写的几册话本就卖了一百两。

    她还说,自己写的本子跟精彩,很有这方面的天分,而且,她还想把自己写的那些话本稿子给刻印成书。这是他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临走之前,说自己可以去京城的司府找她。原来她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微云小姐,换成是别人还有可能是在骗自己,但……她可是微云小姐,虽然他从未见过微云小姐,可也听说过有关于微云小姐的许多事情,她既然说要想自己的那些稿本刻印成书,那就一定能做到。

    自从司微云买了他的几册话本稿子离开之后,施岳诚接连几天都没睡着觉,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可以走专心写话本的这条路,科举自己是没指望了,这后半辈子总得找个出路。他知道自己写的故事不错,那微云小姐又不是冤大头,她肯花一百两买下自己的那几册稿本,就意味着她肯定自己写下的那些东西的价值。

    只是想要走这条路远没有那么容易,自己一说起这个,父亲就怒目而视,说辛辛苦苦这么多年供自己念书,不是为了让自己去写话本的,这根本就是旁门左道,不务正业。若是实在考不上,去学堂里谋个教书先生的差事也好,写话本这种朝不保夕的事情还是算了。

    总之,父子两个为了这件事没少争吵。不过,后来父亲终于还是被说服,虽然说点头答应了,可到底还是很勉强,只说让他去试一试。

    没想到还没到京城,刚走到半路,就已经听说了微云小姐新书坊出了新书,卖得很红火的事情,许多人都在议论那新书里写的故事,而这个故事自己再熟悉不过,不就是自己亲笔写就的吗?

    施岳诚看到这么多人喜欢这本书,他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不是他多愁善感,而是他长这么大,受到肯定的事情并不多。他从小到大唯一的事情,就是念书、念书、念书……其他的事情,父母都不让他做,久而久之,他就什么都不会了。偏偏科考这条路,他走得很是艰难,一个秀才考了几年都不行,而跟他同窗的那些人有些头一年就考中了,他总觉得自己凡事都比不过别人,能让他感到自豪的事情少之又少。

    就连自己写给父亲的那些故事,父亲讲给茶楼里的客人听,虽然他们也都很喜欢,但父亲却觉得这是不务正业的事情,尽管让他挣了不少银子,他还会跟自己说,以后少把心思放在这上头,好好念书靠秀才才是要紧事。

    正因为常年自卑,觉得自己不如旁人的施岳诚,突然之间被这么多人肯定和喜欢,他心里的激动怎么可能抑制得住?

    刚一进京城,他便去崇文堂买了一本自己的书,站在墙角看了许久,心情久久难以平定。等回过神来之后,才赶紧跟旁人打听了司府在哪里,立刻赶了过来。

    他已经决定了,自己要走这条路,尽管父亲仍觉得这是在不务正业。

    司微云见他果真是下了决心,便点了点头,“施公子的确很有这方面的才华,我也很佩服施公子你的勇气。这样吧,你先在司府住下来,我即刻找人去给你赁个宅子,等你住进去之后,就专心地开始写话本稿子吧,只要你写得够精彩,在这京城不怕没有立足之地。说实话,施公子,若是让其他书坊的东家知道你来了,肯定是要抢着要你写的话本稿子的。”

    施岳诚一听忙道:“微云小姐,我不会给其他书坊供稿的。”

    司微云闻言一笑,“施公子不必着急,我没有信不过你。其实,就算你真的给其他书坊供稿也没什么,这一行本来就是这样嘛,也不能说谁就非得给哪个书坊供稿不可,施公子也不必顾虑许多,一切皆有你自己决定。”

    可那施岳诚却一脸严肃地到:“微云小姐,我虽然至今为止还未考中秀才,可我到底也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是微云小姐指点了我,我自然不会辜负微云小姐的恩情。”

    “说恩情就太严重了,施公子本来也就有这才华。好了,这些事情等到以后再说吧,我先叫人给施公子整理房间。”

    “不用了,我去住客栈就行了。”

    “施公子不必客气,我是做生意的,以前有生意上往来的外地客人来了京城,我也会招待他们在家里住的,司府里有的是客房。”

    “真的不用了,我身上的银子足够了,住客栈就行。只是我对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劳烦微云小姐帮我找一处小宅子,足够我休息和写书稿就行。”

    想着施岳诚应该是觉得住在司府不大自在,司微云也并未勉强,遣了司府的下人带着施岳诚去住了客栈,又吩咐去给他找宅子。

    锦如却觉得这样做有些冒险,“小姐,真的就让施公子这样住在外面?如今他可是个香饽饽,其他那些书坊的东家若是得了这个消息,只怕一个个的,都会去找他。”到那个时候,这位施公子还会坚持给他们崇文堂供稿吗?

    司微云拿起手边的一份书稿,淡淡道:“防得了一时,防不了一世,难道我们还能一辈子就这样看着他,不许他跟其他书坊的东家接触?算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谁也没规定,是我先发现的他,他就只能给我们崇文堂供稿,这些供稿人也没说是卖给哪个书坊了,大家都是凭本事留人,最后还都要看供稿人的决定。”

    司微云并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就算施岳诚不再给他们供稿,这天底下还有旁的供稿人,也不至于没有他的书稿,崇文堂就开不下去了。

    而锦如也说得没错,也不知道那些书坊的老板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在施岳诚住进客栈的第二天便都陆续地找上了门。施岳诚从小长到这个年岁,还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陆续上门恭维过。

    “他们那些人的消息也真是够灵通的,昨日施公子才刚到京城,今日他们就能找到施公子住的客栈去了。”华月一边给司微云斟茶,一边很是纳闷地道。

    “估计是专门派了人在司府门外守着呢。”微云端起茶水轻沾了一口。

    “小姐,康家少爷也去见了施公子。”说起这个,锦如的语气不由沉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