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穿越成弥勒怎么办 > 第175章 结仇
    弥勒听着海天的名字,看着他的独眼,心底有点吃惊,海天,这名字他听过,真言宗的独目神僧,传说这家伙活了一百多年,如今看来,好像不是假的。

    “不知道神僧能否慈悲为怀?”弥勒心底吃惊,但是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笑着询问,听着他的话,下方地上的杀生丸气息微泄,想要开口,但却说不出话来。

    “你要我放过一个妖怪?”海天左眼中的目光,变得严厉。

    “妖怪和人,有何不同?”弥勒不怕海天的目光,更不怕斗嘴,反正是拖延时间,等犬夜叉来了,增加的也是己方战斗力。

    “哼哼,你一个人类,却跑来救妖怪!”海天从喉咙里挤出冷笑。

    “他可不是普通的妖怪,而是我的朋友,神僧你说,作为一个人,如果连这点道义都不讲,那我们和无知的妖怪,有什么不同?”弥勒摆出舌灿金莲的话技,没错,就是这么大义凛然,就是这么有道理,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如果你能接我一招,活得下来,我就不再追究此事。”海天独目中闪过光芒,提出一个条件,暗暗调转法力。

    “毫无慈悲心肠的毒秃,有本事,你就来。”弥勒干脆不叫神僧了,直接毒秃呼之,这死和尚能压制杀生丸,让自己接他一招,那不是骗自己送死么!更关键,还语气含混,不追究此事,不追究哪件事啊?

    “杀生丸,近战,不要让妖气外泄。”

    弥勒识破了海天和尚的话技,第一时间提醒杀生丸,在这种大型灵力场里,不要试图使用妖力,自己用佛光罩住了他,免除影响,直接上去肉搏干他。

    哈,就在杀生丸收到提醒时,凝聚完毕的海天,腮部微鼓,朝天上的弥勒发出一声清喝,同时放出金刚杵,流星射去。

    看着飞射来的金光,弥勒挥动法杖,风花飞舞,迎上金光,但是却不想身体一晃,差点被阿哞从背上甩下来,原来海天放出金光时,那声清喝并不纯粹是鼓气之用,而是真言法力,目标对准了阿哞。

    真言喝声对准会飞的阿哞,金光打向弥勒,只要打中一个,那么就能拖住另一个,这是海天的打算,也成功了。

    早知道,就不乘坐骑进来了,弥勒被真言音波击中的阿哞甩下来,看着慌乱的双头怪兽,有点后悔,但是却不得不凝神,用木杖放出旋风黄花,挡住海天的金刚杵,同时调整身形,一脚把四爪乱划的双头怪兽踢飞,乘风落下。

    等结实落到地上后,弥勒摘下腰间葫芦,葫芦口自开,实般若化作一片青黄光芒飞出,迎上金刚杵,两相一撞,发出脆响,两相弹开,然后再聚,实般若刀身微偏,结实斩在金刚杵上,将金刚杵击歪,但又被对方返身撞开。

    实般若卷刃了,弥勒虽然没有以手握刀,但是凭借气机,却能感觉到实般若的状态,实般若的刀刃斩在金光里面的金刚杵上面,刀刃卷了,材料质地太差的原因。

    必须要尽快搞定,然后去帮杀生丸,弥勒来不及心疼,一边举起手中葫芦,对准远处的金刚杵,一边放出佛光,与实般若一同阻拦,才将金刚杵收进葫芦里面。

    另一边的海天,半是没有预料到弥勒身上有法宝,半是被杀生丸所缠,没有功夫操纵法宝,被捡了空子,弥勒把装着金刚杵的葫芦收到腰后,举着木杖,操纵飞剑,就杀了过去,和杀生丸一起围殴敌人。

    海天被有佛光护身的杀生丸迫身,已经放弃维持大型灵力的结界,收起头顶的唐伞,以小型的坚固结界护身,挡住实般若的飞斩,见弥勒冲过来,连忙抽身后退,令弥勒和杀生丸汇合,而自己则观想结印,头顶上放出一轮明光。

    “散开,这家伙要放大招。”弥勒看到海天的情况,连忙和杀生丸拉开距离,杀生丸听不懂‘大招’什么意思,但是却能感觉到,配合从另一边合围,这样对方就只能攻击到一个人,要被另一个人偷袭。

    被从两边合围,老僧海天果然略显迟疑,准备拉开距离,但是却被弥勒和杀生丸堵住,他的移动速度比不过两人,只能停下脚步,头顶明光,身周结界,牢牢挡住实般若,独目虎视,蓄势待发。

    弥勒跟杀生丸把海天堵住,见实般若突不过结界,便放出一团金光立在身前,口念密咒,准备用结界防御的海天,顿时感觉身体一紧,被一头虚影金龙缠住,鳞身挤压。

    海天用灵力形成的护身结界,杀生丸完全打不破,但是弥勒用从晴海那里抢来的木龙,一来不是妖怪,不受灵力影响,第二能避过结界,直击正主,打了一个正着。

    海天被金龙缠身,肉身感到裹缠压力,终于忍不住,独眼瞪着弥勒,头顶明光消失,结界也维持不住,索性将灵力迸发。

    狂乱的灵力,掀起气流外冲,海天独目微睁,缠在他身上的虚影金龙松开,胸膛上裂开一道口子,一声悲鸣后消散,临身的实般若亦一滞,随后断为两截,冲来的杀生丸扑了一个空,海天已经身形淡化,消失离去。

    弥勒顾不得断成两截的实般若,将面前的金色光团接在手里,金光在他手中敛去,露出雕龙环抱的木球上,咔嚓裂出一条深深的缝隙。

    这缝隙再深些就要断开,这是海天临走时弄的,也不知是什么宝刀,什么剑术,斩开了虚无的神龙,隔空弄裂木龙本体,如果不是实般若冲得急,对方要支应,恐怕木龙就彻底断了,不过看这情况,自己算是彻底得罪对方了。

    “你怎么样?”弥勒收起木龙,上前察看沉身的杀生丸,这位贵公子也是极惨,银发散乱,左肩和身上的护甲碎裂,洁白干净的和服多处破烂,露出的身体上带着伤痕,神情更是疲累。

    “没事。”杀生丸面对弥勒,下意识将沉下的身体挺直,想道声谢,但是却摇了摇头,他没有意料到,这家伙竟然会冒着和大修行者结怨的风险来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