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回到过去当特工 > 第81章 拿到情报
    李敖一听休息室三个字,身子都轻了。

    “好好,就要菊花间。”

    说完,便拉着东山芳子上二楼。

    曹宁在前面引路,将李敖与东山芳子引入菊花间。

    在他们进来时,曹宁顺手关上了包间门。

    “将军需要什么菜?”曹宁问。

    “给我上酒楼最拿手的菜,上最好的酒。你给我安排吧。”李敖挥挥手,让曹宁出去。

    曹宁出来后,便对等在外面的人说:“通知厨房,可以上菜了。要快。”

    本来这菜,曹宁早已经点好了。酒楼都准备好了,客人一到便上席。

    不到十分钟,便有菜上来了。

    曹宁在门口守着,不让服务生进包间。

    “菜给我,我端进去。”

    就这样,六菜一汤上齐了。

    曹宁挥手斥退了店员与想上门拉关系的老板:“将军不方便见客。”

    等这些人走后,曹宁这才进入房中。

    他做起了服务生的工作。给李敖倒酒,给东山芳子端毛巾。那热情的样子,让东山芳子感到,难道这是服务生。

    李敖从口袋中掏出一张五元法币,丢给曹宁。

    曹宁连连感谢,接过了钱。

    “你出去,守在门外,不要让人进来。”李敖命令道。

    曹宁弯着腰,退回到门边,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不担心李敖的事,刚才倒酒,曹宁给李敖倒了三杯酒,那三杯酒中,都有药。

    五分钟之后,李敖就应该会爬下。

    果然,五分钟后,东山芳子开门:“来人。”

    曹宁忙问:“小姐,请吩咐。”

    “进来侍候。”

    曹宁跟着东山芳子进了包间,反手将门锁上。

    东山芳子一挥手,让曹宁将李敖扶到里面的床上去。

    在这外面,窗户虽说高,但是,难保没有人发现。所以,里面的休息间,才是最合适的地方。

    将李敖扶到了休息间的床上,曹宁这才从床底下的包中,拿出了一个录音机,还有一个照相机。

    这些东西,是曹宁提前放进来的。

    东山芳子接过了录机音,按下按钮。

    “李敖。”东山芳子喊道。

    李敖在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他,连忙回答:“到。”

    东山芳子看了看李敖的眼睛,对曹宁轻声说:“没问题!继续问。”

    曹宁便说:“李将军,我是军委秘书处的,上峰让我来核实一下,你对前天军委会的战前计划,有什么意见。”

    李敖在迷糊中,听到战前计划,便问:“是老蒋对日本77事变的战役布置吗?”

    “对!李将军还清楚战役布置吗?有什么建议?”

    李敖一听,军委会要征求自已的意见,不禁得意地说:“我有不同的看法。”

    “第一,原来的计划中,‘开封以西部队派出两个师开赴黄河以北,再准备两个师以备随时出动’,这一条,我认为,不需要准备两个师备战,有那两个师,就可以了。”

    曹宁说:“很好!我记下了。”

    李敖继续说:“第二,原方案的‘命令位于平汉铁路附近的第二十六路军抽调两个师外加一个加强旅,向石家庄或保定集中’,我觉得,有两个师就行了,那个加强旅放上去,也没有什么用。”

    “第三,第四十军及第八十四师同时开赴石家庄。有没有这么兴师动众的?不就是小日本吗?他有多大的能耐。”

    “最后一条,让正在庐山参加暑期训练团的将领们全部下山归队,准备打仗。这一条,我没话说。当兵的本来就是为打仗而生的。”

    录下了李敖的这些话后,东山芳子让曹宁问了李敖一些其他的问题,这些问题,估计是方杰放水的,所以,李敖讲起来,头头是道,让东山芳子惊喜不已。

    没有什么再问的了,东山芳子拿过李敖的皮包,在里面发现了几份文件。

    按说,这些文件都是保密的。但是,它们也是身份的证明。一些高参们,喜欢包中装些文件,让人知道他们的身份。

    李敖也是这种人,他包中的文件,都是昨天晚上送达的,曹宁知道,那是方杰送上门的。

    这些文件,证实了李敖刚才的话。

    东山芳子惊喜地亲自拿照相机来拍摄。

    拍完了后,东山芳子取下胶卷,也取下了录音带,放到了她的坤包中。

    “拿上东西,我们走。”

    东山芳子对曹宁说。

    曹宁将录音机与照相机收进了皮包中,看了看李敖。

    “他这一睡,最少要睡八个小时,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段,突出南京。”

    来到了外屋,东山芳子轻声地说。

    曹宁问:“去苏州吗?”

    东山芳子说:“哪条线方便走哪条线。一定要在他醒过来前,离开南京,越远越好。”

    曹宁回到了桌前,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你也吃些,吃饱了,才有气力去应付路上的情况。”

    听了曹宁的话,东山芳子也飞快地吃了起来。

    不到五分钟,两人都吃饱了。

    曹宁提着包,跟在东山芳子的身后出了门。

    出门后,他便对门外的服务生说:“将军酒喝多了,已经休息了。你们不要打扰他。”

    服务生说:“前台催结帐。”

    曹宁说:“带路,我去结帐。”

    这个钱,必须曹宁出。不然的话,酒楼的人去吵醒李敖,对东山芳子不利。

    结完了帐,曹宁出了门。

    东山芳子在门外等他。她带来了一辆车。

    曹宁走过去,上了车,车子开动了。

    “现在就走吗?”曹宁问。

    东山芳子开着车:“对!现在走。”

    曹宁:“我们不能共同一台车。如果被堵住了,两个人都完了,没人来救我们。”

    东山芳子点头:“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有一台车。”

    “谁的车子?”

    “我的一个相好的,这几天,他不在南京,去了武汉。他的车子停在苏杭大酒店的外面。”

    十分钟后,东山芳子开着车来到了苏杭大酒店。

    将车子倒进去后,东山芳子指着曹宁座位那边说:“你打开门下去,外面的那台车就是。”

    曹宁打开副驾驶位,车的旁边,就是一辆车子。

    这车子锁了,但对于曹宁来说,太小儿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