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巨星从影视学院开始 > 第一百六十九章:开机。
    开机仪式上来的媒体并不算多,基本上都是企鹅影业请来撑场面的,娱乐记者们本以为这一趟就是走个过场,没什么好采访的,看主创名单就知道了,都是“一起同过窗”的原班人马,据说主演们都是还没毕业的艺校生,如果他们拍的是“一起同过窗”续集,那勉强还算有点号召力,至于,悬疑剧,还是算了吧,指望一帮学生能拍出什么震撼人心的好片子?

    但是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在开机仪式上,竟然出现了赵孟儒的身影,这位可是正在风口浪尖上,娱乐记者们想找都找不到呢,谁知道他居然会在这样一个看似不太靠谱的剧组里。

    “赵老师,请问........”

    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赵孟儒一如既往的豪横:“今天是【盗墓笔记】的开机仪式,跟这部剧无关的问题,我一个字儿都不会回答。”

    记者们没办法只好旁敲侧击的问:“那么赵老师,您为什么会接这样一部戏?”

    赵孟儒坐在椅子上,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然后看了韩飞跟蒋轻侯一眼:“这俩小伙子你们看清楚咯,以后华夏影视圈必定有他们的一席位置,年轻人用心做事,我没有理由不扶一把。”

    韩飞跟蒋轻侯心下感动,不过娱乐记者们可不管这些,赵孟儒的一番话还有继续深挖的空间。

    于是又有记者问道:“请问赵老师,您这算是对网友们的回应吗?”

    赵孟儒眉头一挑:“呸,骂我的人多了,他们算老几啊?”

    韩飞暗挑大拇指,这也就是地位、实力到了赵孟儒这个地步才有底气说出来的话,换一个资历不是那么深厚的,估计这话一出,要被网友们骂得狗血淋头,可赵孟儒就是不怂,他的演技足够压得住场子,他的人生也足够传奇,随便你们怎么黑,他自岿然不动。

    采访过程中即便是赵孟儒一心想给韩飞他们找话题,可偏偏记者就认准了他,没办法,采访只能草草结束。

    “别往心里去,这些娱乐记者就这熊样儿,你红了特么放个屁都是香的。”赵孟儒安慰道。

    韩飞跟蒋轻侯笑了笑:“赵老师,瞧您,又把我们当菜鸟了不是。”

    “嗨,得,我给忘了,你们俩呀,小狐狸贼着呢。”赵孟儒闻言轻笑。

    拜神上香,蒋轻侯作为导演,自然是第一个,紧接着是制片人,然后是主演们,原本赵孟儒咔位最高,他应该是演员第一个上香的,却主动排在了最后,理由是,吴三省这个角色,算是主角里最靠后的一个,进了剧组他就是演员,不存在咔位。

    剧组里不论是演员还是工作人员都不由暗挑大拇指,这位的人品怎么样单说,但是做演员的态度,实在没得挑。

    “盗墓笔记第一幕第一镜.......Action!”蒋轻侯坐在监视器面前,用对讲机宣布,正式开拍。

    这第一场戏比较简单,就是吴邪一行人出了尸洞后在村子里修整了一晚,然后在山谷里遇到了之前坑他们的老汉。

    老汉是个群演,类似的戏演过不少,属于看着老实,实际上有种底层民众狡黠的样子。

    拍摄地点在一个山坡上,一行人正好看见老汉在打水,秦鸣饰演的潘子骂了一声:“狗日的。”

    老汉也发现了他们,拔腿就跑,这里为了凸显潘子的枪法,潘子一枪打在老汉逃跑的地上前面两寸,老汉继续逃跑,然后又是一枪。

    看着挺神奇,其实老汉的逃跑线路是规划好的,副导演跟老汉说戏的时候都安排好了,从哪里开始,到哪里停,就在前面两寸的地方埋了爆破点,只要他停下就会有爆破组的引爆,效果也就出来了。

    至于潘子打枪的画面,完全就是随意拍的,剪辑的时候把两个画面放在一起就成了。

    这段拍得效果挺好,第一遍就过了,后面老汉有一段满脸恐惧的独白才是最考验群演演技的。

    “才跑了没几步,我就听到有人叫我,我头一回,看见一个他们队里的女的在朝我招手,我正想骂呢,怎么一大早就跑得一个人都没了,突然我就看见她身后有一棵大树,张牙舞爪的,往树上一看,还了得,我看见这树上密密麻麻的吊满了死人.......”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位老汉虽然没正经学过表演,可大段的台词下来,配合脸上的表情,竟然出奇的完美。

    “看见了吧,其实,演戏不一定要懂那么多理论,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达练即文章,这行,就是多看多学。”赵孟儒扫了韩飞几人一眼,意味深长道。

    韩飞几人都是面色凝重的点头,心里也憋着一股劲,总不能被一个群演给比下去吧?

    第一天的拍摄异常顺利,基本上把地宫外的场景都拍完了,晚上收工之后,赵孟儒拍了拍韩飞他们的肩膀:“小伙子不错,有冲劲,要不去我房里整点儿两盅?累了一天,睡个好觉。”

    韩飞有些为难:“赵老师,要不让秦鸣陪您吧,我们还得去开会呢。”

    “开会?开什么会?”赵孟儒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点了。

    “总结会,我们之前拍片子的时候都会在头天晚上,总结当天的拍摄经验,顺便安排第二天的拍摄计划,所有主创都要参加。”金博远解释道,拍了一天,他还没有出场,实在有些苦闷。

    “哟,那我还真得见识见识。”赵孟儒来了兴致。

    蒋轻侯已经把剧组里管事的都召集到了一起,起初这帮人对蒋轻侯这种行为还是挺排斥的,总认为一帮学生开会能开出什么花来?

    结果半个小时之后,发现这帮学生娃比他们想象的要专业的多,特别是蒋轻侯所有的剧务他似乎都一清二楚,谁想偷奸耍滑他一听就能揪出来。

    赵孟儒听了有快一个小时,突然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冲着韩飞摆了摆手,示意他先走了。

    出了房门,赵孟儒脸上的神情突然变得有些落寞:“哎,现在学表演的娃娃都这么专业的吗?要真是这样,我们这帮老骨头就该退休咯。”

    一夜无话,大家都在养精蓄锐,因为,马上他们就要进入到这部戏最艰难的部分,地宫的拍摄,难度比地面拍摄难的可不是一倍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