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笙微微叹息,“回头我找风兮商量一下吧,必要时候……可能就的牺牲她保护谢家其他人了。”

    “你也别太担忧,这可能都是命。”

    江流安慰华笙,她怎么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总觉得江城的动乱才刚刚开始而已。

    事实上,江城最近一直都不太平

    白浩经手的她们还能知道消息,可是江城毕竟这么大,有那么多的区域。

    白浩管辖范围只是其中一个区,另外的几个区,有的人为了保护乌纱帽,即便发生了什么,也不会上报。

    就手瞒下来,或者干脆都不立案。

    就好像西部新区一样,因为开发的晚,很多都是拆迁户,离市中心也有距离,所以很少有人关注。

    这里已经连续三天,都有人口失踪,第一天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第二天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

    今天失踪的是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唯一的相同之处都是女,而且家都是附近的。

    附近的居民报案后,当地的有关部队,都只是按照失踪人口处理。

    就算报失踪案,也要等人消失48小时后,这个规矩确实很不人性化。

    所以附近的一些居民就自发的组织了一些人,在附近找了找,可惜,都是一无所获。

    秦皖豫巧的是,今天正好开车去了县城看了一块地,回来的时候,自己开车走的正好是西部新区。

    当他路过一座比较陈旧的小桥时,不知道是眼花了,还是怎样。

    总觉得桥边的树杈上,有人影晃动。

    这大晚上的,总不至于流浪汉上树吧?

    秦皖豫将车内的音响开大了点,仗着胆子一脚油门飞驰而过。

    然后只听,哐当一声,似乎撞到了什么东西。

    那冲击力还特别的大,秦皖豫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因为他打开近光灯照过去的时候,发现那地上躺着的是一个人。

    看不清男女,只知道确实是因为他把人给撞了才如此的。

    这里是偏僻的新区,还没有按监控。

    说句直白的话,如果直接开车逃走,也许……没有人看见这一幕,那他也不用负责。

    但秦皖豫哪里是那种人呢,他平时爱说爱闹,嘴巴也欠。

    跟风兮俩也是腻腻歪歪,打打闹闹,但是心是好的,不管赔多少钱,这是他的责任。

    况且万一人要是没有死的话,赶紧送医院,或许还能救过来。

    想到这里,秦皖豫赶紧下车去,将车前躺着的人搀扶起来。

    只是,他搀扶起来的瞬间,顿时再次吓得脸色苍白。

    这人,他见过……

    居然是那天在酒吧里,见过的那个老外,是那个把妹的老外。

    后来那个妹子死了,秦皖豫当时还跟风兮说,就是这个人干的。

    怎么会是他呢?

    秦皖豫缓过神来,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摸了一下那人的鼻息,居然还有微弱的气息。

    他松了口气,不管怎样,先救人在说。

    秦皖豫费力的将这男人拖上车,放在后座上,然后飞驰的朝着市中心医院而去。

    五分钟后……

    后座上原本平躺的男人,忽然睁开眼睛。

    他俊美的脸,在夜色下更加立体和魅惑,嘴角边带着那诡异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