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豪婿(上门龙婿,林阳许苏晴) > 第八百六十五章 老友相见
    林阳看到徐青青脸上那个坏笑,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搞不懂她听到自己要上厕所为什么会这么兴奋。

    不过他确实是想要上厕所,所以便没说什么,跟着徐青青一块朝着山庄里边走了进去。

    很快,林阳便看到了前边的厕所,于是便走进去,打算放水。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徐青青竟然也跟着一块走了进来,这让他实在是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跟进来做什么?”

    林阳盯着她问了一句。

    徐青青满脸不在意的说:“哎呀,你上你的厕所,不用管我。”

    林阳有些无语的看了她一眼,一个女的在边上看着,他这厕所怎么可能上的出来。

    现在林阳心里边都开始怀疑这个姑娘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所以才会产生这种特殊的癖好。

    “姑娘,你还是出去吧,你在这儿我也上不出来啊。”

    林阳开口。

    “你这人怎么上个厕所都磨磨唧唧的,怎么会上不出来?

    该不会是有什么毛病吧?

    要不我帮帮你?”

    徐青青说着,目光朝着下边看了过去。

    林阳无语,看徐青青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便直接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抓着她出了厕所,看到厕所边上有一颗大树,便纵身一跃,直接将徐青青给挂在了一根还算牢固的树枝上。

    徐青青顿时喊了起来,林阳根本就没理会她,赶紧进了厕所。

    林阳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徐青青已经自己从树上下来了,她是季长青老友的徒弟,自然也是有着一些实力的。

    此时的徐青青正满脸阴沉的看着林阳,眼神中道道杀气涌现,恨不能伸手直接把林阳给掐死。

    “得罪了。”

    林阳对着徐青青拱了拱手,之后便朝着季长青所在的地方走了过去。

    “哼,可恶的男人,真是小气,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惹了我,我可不会让你好受的!”

    徐青青咬牙切齿道。

    季长青还在刚进门的那个院子里等着,看到林阳走过来,徐青青满脸怨气的跟在后边,便好奇的问了一句:“她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林阳没好气的看了季长青一眼,心想这个老家伙都一百五十多岁了,竟然还这么无聊,便没有搭理他。

    之后两个人便在徐青青的带领之下,朝着山庄里边的院子当中走了过去,进到一个面积宽阔,有着假山以及水潭的院子当中后,林阳看到不远处一个老头正躺在一个摇椅上晒太阳。

    而他跟前此时正有着几个人盘膝而坐,看上去像是在练吐纳之法。

    不知道为什么,林阳一进到这个院子当中,便感觉到了一丝刺骨的凉意传来,倒不是心理上的那种凉意,而是真正的物理温度骤然降低,很是古怪。

    季长青看到摇椅上躺着的那个人之后,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个笑容,开口道:“多年不见,你的生活过的还是这般惬意啊。”

    躺在摇椅上的人立马睁开了眼睛,坐起来朝着季长青这边看了过来,淡淡道:“叙旧可以,要东西,没有。”

    季长青哈哈一笑,说:“别这么不给面子啊,我这次来找你,真的是因为想找你叙叙旧,完全没有想要东西的意思啊。”

    那个老头冷哼一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跟你都认识一百多年了,你的想法难道我还不清楚?”

    季长青顿时有些尴尬,知道自己想先套近乎的想法是不行了。

    躺在摇椅上的这个老者名为徐晨,是和季长青同一个时代的人,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活到现在的,也就他们两个了。

    林阳仔细盯着徐晨看了一眼,这个老头能这样和身为众神殿殿主的季长青说话,背景必定不简单,而且单单那一句已经认识一百多年了,林阳便知道他也是一个活了一百多年的老怪物。

    想来这个人的实力应当也和季长青差不多,否则肯定不敢这么不给季长青面子。

    徐青青走到了徐晨的跟前,开口说:“太祖爷爷,你千万不要给他们什么面子,刚才在来的路上,他这个弟子竟然欺负我,青青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样的欺负呢,要不是看在那位是您老友的份儿上,青青早已经让太祖爷爷出手教训他那个弟子了。”

    徐晨听到徐青青的话,眼睛立马一瞪,开口道:“季长青!你竟然敢让你的弟子欺负我曾曾孙女,看来你真是不把我这个老家伙放在眼里了,今日若是不决出个胜负,你真当我徐晨好欺负了!”

    林阳有些无语的看着徐青青,没想到她竟然会用这种办法来对付自己。

    季长青也是有些错愕的看着徐青青,想不到这个丫头竟然会挑拨离间。

    “我可从没让他欺负你这曾曾孙女啊,是你这曾曾孙女自己带着林阳去上厕所,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可不清楚。”

    季长青解释了一下。

    “什么!难不成这个小子再厕所里对我这曾曾孙女图谋不轨了!”

    徐晨瞪了林阳一眼。

    在地上盘坐的那些人都睁开了眼睛,都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林阳,他们都是清楚徐青青性格的,听季长青说徐青青带林阳上厕所,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他们之前都经历过这种事。

    只不过在徐晨眼里,他这个曾曾孙女可是乖巧如一只小猫咪一般,现在她还说自己受了欺负,那必然不可能是徐青青的问题。

    徐青青本就想教训林阳一顿,现在见徐晨这么说,赶紧满脸委屈的说:“太祖爷爷说的正是,人家带着这个家伙去了厕所那边之后,他就要拽着人家一块进厕所里,还想对人家……”她的话还没说完,徐晨便已经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怒目瞪着林阳,一股滔天的气势直接将林阳给裹挟了起来。

    “小兔崽子,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对我曾曾孙女下手,今天就算你是季长青这老贼的弟子,我也得教训你一顿!”

    说完,徐晨直接大手一挥,一股有形的强风朝着林阳身上刮了过去。

    林阳看到这股强风当中,竟然夹杂着无数的风刃,若是被击中,他今天恐怕就变成筛子了。

    他脸色凝重,赶紧握住村正,飞速朝着后边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