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超品赘婿 > 第二百三十章 我还是最想杀了你
    就在井村千以为自己一刀要砍中周天的时候,周天忽然笑了,慢慢的伸出一只手,抓向了就要到眼前的锋利刀刃。

    周天这个样子,在井村千的瞳孔里不断的放大,等他到了周天面前落地的时候,手上的刀刃已经被周天抓在了手里。

    “果然是老了,速度这么慢!”周天笑着说道,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只是手微微的晃了一下,井村千手上的刀就从刀把开始断成了几截。

    井村千心头大骇,这把刀可是J国最有名的铸刀师傅打造的啊!

    就这么被周天掰断了?

    他有些尴尬的看了看手里只剩下的刀柄,顿时恼羞成怒。

    “混蛋!”井村千怒骂了一句,扔掉刀把,展开架势就往周天身上冲去。

    之前,周天恨不得直接手刃了井村千,这个时候反而不急了,就像在京都应付井村千的挑战一样,让他沾不了身,然后抽冷子推他一下。

    躲在暗处的几个忍者见了,都忍不住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

    井村千已经是上忍的功夫了,怎么在这个华国人手里就像个被戏耍的猴子似的。

    周天让他往哪个方向转,他就往哪个方向转,让他退后他就退后,简直是听话到了极点。

    “你们还等什么?”井村千忽然大声喊了一句,那些忍者互相看了看,终于不能旁观了,纷纷掏出身上的暗器往周天身上投去。

    周天身体一转,手里就多了很多菱形飞镖,然后再一转身,飞镖四散而去,半空中,顿时掉下来好多人。

    几乎每一个人都是额头上种着一枚飞镖。

    井村千见状,再也无心恋战,他打不过周天,而在华国的任务,只能再寻找机会了。

    想到此处,井村千忽然往身前扔下一个圆球,一股白烟腾空而起,隐藏住了井村千的身形。

    以往,他这招无往而不利,都能顺利的逃脱,但是,这次他遇到的是周天。

    周天的双眼和本源诀,根本不受影响。

    白烟散过,井村千失去了踪迹,周天只是往周围看了一眼,嘴角微翘,掰下一截树枝,往一个方向甩了出去。

    就在右侧第三棵树前,井村千的身形显露了出来。

    那截树枝将他直接从树上打了下来,掉到了地上。

    “啊!”他大叫着跪到了地上,这下子摔得不轻。

    周天拍了拍手,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井村千,这就想走了?”他说道,低着头俯视着井村千,“既然来了,怎么不多留一段时间呢?我们也好好好聊一聊!”

    “要杀就杀!”井村千的嘴巴很欠揍,“死在你这个华国猪手里,我不甘心!”

    “华国猪?哈哈……”周天忍住笑了,“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打不过就说对方是猪,那你们是什么?老鼠吗?”

    井村千脸色愤怒,“不许侮辱我!”

    “对啊!不能用老鼠来形容,这对老鼠来说的确是一种侮辱!”周天说道,“你们连苍蝇蚊子都不如,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垃圾,早就该被消灭的!那么,就从你们井村家开始吧!”

    说完,周天伸出手就要拍向井村千,井村千立即出声道:“等等!你不想知道我来华国的目的吗?”井村千问道。

    “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你杀了我的长辈,伤了我的朋友,管你来华国什么目的,先杀了再说!”说完,周天又举起了手。

    井村千没想到自己把保命的秘密都拿出来了,周天竟然不好奇还要杀他!

    “等等!”井村千再一次说道,“只要你不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周天真的佩服他的厚脸皮,歪着头似乎在想什么,然后,就在井村千以为大有希望的时候,周天忽然说道:“我是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可是我还是最想杀了你!”

    说完,也不再给井村千说话的机会,手就摸到了他的脖子上……

    把死狗一样的井村千拖回众人呆的地方,周天把人往邵晨脚下一扔,“抓到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天!”所有人都围了过来,看着地上躺着的干瘦的老头。

    “这个就是井村千?”

    “长得和想象中不一样啊!”

    “这老头不在家呆着,跑这里来干什么?”

    “就是他领着这帮人来的?”

    “我看看他身上都有什么?”

    这些人说着话的功夫,井村千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扒了下来。

    不是他们没事就喜欢扒人衣服,而是黑雨说的,他们这些忍者,只要身上还有一丝布条,说不准就能从你眼前消失。

    具体原理不清楚,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抓到的忍者身上的衣服都扒了。

    “这都是什么东西啊?”邵晨蹲下来,摆弄着地上一堆东西,“他都藏哪里了?”

    黑雨刚把井村千嘴里藏着毒药的牙齿撬下来,说道:“你能想到的地方,和你想不到的地方,他们都能藏东西!”

    也不知道黑雨说的话邵晨想到了什么,有些像是拿了很脏的东西似的,扔掉了手里的东西。

    “这个是什么?”周天忽然看到地上一堆东西里,有一个牌子,发着淡淡的光晕。

    他拿起来一看,那只是一个和华国人带的无事牌差不多的东西。

    上面一面刻着一个佛像,另一面则是一个图案,图案看着有点眼熟,但是周天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他什么时候能醒?”邵晨问道。

    “随时!”周天道,“你现在要问还是带回去问?”

    邵晨想了想,“我还是先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毕竟他的身份比较特殊!”

    周天没反对,而是低头继续研究手里那个牌子。

    这个牌子的材质,摸起来有点像是玉,却又有木制的特征,发着淡淡的光晕,明显是有些年头了。

    这个图案……

    周天在脑海里翻找着,过了一会儿,他的眼睛一亮,这个牌子上的图案,竟然和杨家那个玉璧上面的蚩尤鸟纹图很相似。

    井村千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这个到底是什么?

    周天拍了个照片,想发给刘顺,可他啧了一声,这里没有信号,那就等回去再说吧!

    邵晨和上面汇报完后走了回来,“上面让把他送到京都去!”

    周天瞥了一眼井村千,伸出脚踢在了他的脚上,井村千悠悠的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井村千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光着躺在地上,还被那么多人围观着,顿时涨红了脸。

    “混蛋!周天!你对我做了什么?”井村千怒视着周天。

    周天一笑,“没做什么,就是让你老实一点!”

    “你说什么?”井村千想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他动了两下,满眼的难以置信,“我为什么动不了了?周天!我要杀了你!你对我究竟做了什么?”

    邵晨也疑惑的看向周天,周天撇了下嘴,“为了给你省点麻烦,就先让他老实躺着被你们审问了!”

    邵晨的嘴角抽抽了两下,心里对周天早就佩服不已,说不让动就不让动,都不带犹豫的。

    这里的事情暂时解决了,为首的井村千也被周天抓住了,而剩下的就是上面派来的人对拿出军事基地进行仔细的勘察了。

    邵晨安排直升机把周天和黑雨他们送回黑城的医院。到了黑城,手机有了信号,周天第一时间就给刘顺打了电话。

    “师傅!这边解决了,我从井村千身上搜到了一个东西,竟然和……”

    周天的话还没说完,刘顺就打断了他,“周天!那边的事情等你回来再说也不迟!现在你听我说!”

    然后,周天往病房走的脚步停了下来,静静的听刘顺把柳秀芬被绑架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他听到廖亦菲代替白果儿,拿着那本书去交换柳秀芬的时候,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那现在呢?”周天哑着嗓子问道。

    “现在……亦菲失踪了……”刘顺说这话的时候,都有些担心周天会是什么反应。

    “我马上回来!”

    刘顺叹了口气,这个徒弟啊!上次听说白果儿被绑架,廖亦菲身负重伤的时候,就跑去M国,掀了霍家老巢,这一次,真不知道又要出什么事了。

    不过,他回来也好,最起码,凭借现在的本事,还没有人能逃得过周天的报复。

    周天转过身,把正要离开的邵晨叫住。

    “邵晨!麻烦你,立刻送我回京都!”周天道,也不等邵晨回答,转头跟黑雨说道:“黑雨,你跟我回去!黑一,你留下处理张叔的后事,然后带着黑鹰和佟顺再一起回去!”

    黑一点头答应了一声,带着人往病房那边走去,黑雨留下了。

    “老板,是不是京都出什么事情了?”黑雨问道。

    “麻烦事!我岳母被绑架,亦菲替果儿赎人去了,现在失踪了!”周天道。

    黑雨愣了一下,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上一次廖亦菲和白果儿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绑架的,这一次,他必须要跟着老板把人救出来。

    “周天!”邵晨叫了一声,刚想问周天京都出了什么事情,电话就响了,他让周天先等下,接通了电话。

    “好!我明白了!”挂了电话,邵晨的脸色也很凝重,“我们头儿刚给我打过电话,他现在就在你家里,问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去!”

    “马上!”周天道。

    “好!”

    再不用废话,几人重新上了直升机,往京都飞去。

    黑一带着剩下的人去了黑鹰的病房,黑鹰已经坐在床边上了,一整天都和佟顺说着话。

    佟顺心情好了一些,听黑鹰说了不少他们以前和周天在一起的事情,心里有些羡慕。

    “不用羡慕,以后去了京都,我们大家不还在一起吗?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黑鹰笑着说道。

    黑一推门进来了。

    “老大!”黑一叫了一声,又和佟顺点了个头,把周天交代的事情说了一遍。

    “京都出事了?”黑鹰皱眉问道。

    黑一摇摇头,“我没问,但是老板的脸色很难看!”

    黑鹰立刻掏出电话打给黑雨,黑雨正和周天坐在直升机上,“老大!”他大声喊道。

    黑鹰一听声音就知道他们在飞机上,干脆挂了电话,直接打给了留在家里的保镖。

    打完了电话,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黑鹰有些恨自己怎么就在这个时候受了伤呢?

    “事情要紧吗?”佟顺问道。

    “不要紧,我们还是按照老板说的,先把张叔的后事办了,然后我们就立刻回去!”黑鹰道。

    黑一也点头,“老板也是这么交代的。”

    佟顺想了想,张叔独自一人,毫无牵挂,身后事在非常时期,只能简单点了,等到了京都再给他好好操办一下。

    “我决定了!”佟顺说道,“我们还是先把张叔火化了吧!我带着他的骨灰去京都,也算全了他的心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