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超品赘婿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你根本不是白果儿
    廖亦菲看着眼前一闪而过的那个服装厂,心里对这个位置有了答案。

    身上的东西都没了,耳麦也被拿掉了,现在,廖亦菲唯一心里存在的侥幸,就是自己的行踪已经被沈部长那边的无人机发现了。

    但是,自从失去了廖亦菲的踪迹后,机动小队只在一条路的路边发现了被丢弃的衣服和监控设备。

    根据这条路前面的情况,三条路,也不知道廖亦菲被人带着从那条路走了。

    六子已经坐在车里好一会儿了,手上一直不停的敲着键盘。

    “街边的监控都看过了,都没有,她究竟在哪里?”六子一边叨咕着,额头已经见了汗了。

    “别急!”旁边一个机动队员安抚了一句。

    他们内心也焦急,没想到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廖亦菲竟然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被人带走了。

    要说丢脸,他们更丢脸。

    六子叹了口气,闭上眼看在座椅上,忽然,他又睁开眼,重新开始敲键盘。

    “这辆车!”六子惊喜的叫了一声,“早该发现的,我早该发现的!”

    “哪辆?”车前,几个人都围了上来。

    “你们看这辆!”六子忽然指着画面上的一辆越野车,“这辆车从这里开过,但是到路口的距离不过五十多米,虽然是监控盲区,但是应该不会超过十秒钟,但是这辆车却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才到了路口,然后往左去了。然后就是这辆车!”

    耳麦里,现在一片安静,都在等着六子最后的答案,而无人机也在头顶盘旋着,只等六子找到目标车辆后,就立刻出发去寻找。

    “这辆车,之前都没有出现过,但是就在这辆越野车离开之前,它忽然就从盲区开了出去,往右去了,接着就是越野车!”六子分析道,“所以,我现在可以肯定,他们在这里除了让廖小姐换了衣服,他们还换了车!”

    “立刻报告车辆详细特征!”沈部长的声音从耳麦里传来。

    六子赶紧把画面调了出来,一边发回沈部长那边,一边说道:“是一辆银灰色大众轿车,车牌被遮挡,从右侧离开,之前的疑似车辆在它离开一分钟后,从左侧路口离开。”

    “好,无人机立刻沿着那条路查找可疑车辆!第一机动小队继续拦截离开的那辆越野车,其他人从右侧进行追踪!有情况随时汇报!”沈部长立刻下了指令。

    所有人都快步跑到自己的车前,开门上车,按照指令往两个方向而去。

    无人机立刻往右侧飞去。

    奎子开着车,在倒视镜里不时看一眼坐在后座的“白果儿”。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奎子忽然问道。

    廖亦菲心里就是一惊,何止见过?还打过的!

    “我不记得了!”廖亦菲低着头,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到底去哪里?我妈妈呢?”

    奎子哼笑了一声,“马上就能让你们见面了!”

    说着话,眼见着就要接近那个废弃的化工厂了,天空中忽然飞过一架无人机。

    廖亦菲看到了,心里暗喜,知道自己的人找到自己了。

    但是奎子却皱起了眉头,“妈的!”他骂了一声,又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加速的往前开去。

    “发现可疑车辆,正往一个废弃化工厂开去!”无人机监控器在后面的一辆车里,负责人正在汇报。

    六子切换了无人机的频道,“就是那辆车!”

    “好!所有人注意,首先要确认目标是不是在车上,还有,一定要保证目标和人质的安全!在条件允许下,可以直接击毙绑匪,不用再做汇报!”沈部长下了最终的命令。

    所有人从不同的方向朝着废弃化工厂集结,奎子把车开进去后,一直绕到了最后面一栋破旧的大楼前才停下车。

    他停车熄火,下了车,亲自给“白果儿”拉开了车门,“请下车吧!我们到了!”

    廖亦菲低下头,让头发垂了一点下来挡住半边脸,从车上下来。

    “这是什么地方?”廖亦菲有些不安的问道。

    “进去!”奎子抓住廖亦菲的胳膊往里面走去。

    这个车间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的,环境很复杂,七绕八绕的走到了后面,廖亦菲看到有两个人坐在一个桌子旁好像喝多了,趴在上面正睡着。

    “都他妈给我起来!”奎子过去对着桌子就踹了一脚,“要是坏了老子的事儿,我让你妈明天就给你烧纸!”

    两个人摔倒在地,立刻就清醒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奎哥,您回来啦?”

    “人呢?”奎子问道。

    “在里面呢!很老实!”其中一个赶紧说道。

    奎子转头看向廖亦菲,“书呢?”

    廖亦菲这才把一直拿着的纸袋子递给奎子,奎子从里面掏出一本书,看了看,又翻了两下,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电话响了,奎子接通了,“少爷,是不是这本书?”

    “没错!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了,拿上书,立刻回来,夜长梦多!”李万轩说道。

    奎子答应了,挂断了电话,他看了看“白果儿”,“你可以带你妈走了!”

    “我妈在哪里?”廖亦菲问道。

    “那边!”奎子朝旁边的一扇门指了指。

    廖亦菲立刻跑了过去,门口插着插销,她把插销拔了下来,门一推,开了。

    柳秀芬有些狼狈的蜷缩在角落里,忽然听到有人开门,就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到出现在门口的人是廖亦菲的时候,简直是喜不自禁,立刻站了起来,就往门口跑去。

    廖亦菲怕她出口就让奎子他们发现自己是个冒牌货,立刻先喊了一声:“妈!你没事吧?我来接你回家了!”

    柳秀芬狐疑的看着她,“廖小姐,你叫我什么?”

    廖亦菲心里暗叫,坏了!

    但是,再想提醒柳秀芬已经来不及了。

    “你不是白果儿?”奎子眯着眼睛看向廖亦菲。

    “我怎么不是?”廖亦菲还想掩饰。

    “你们在说什么?”柳秀芬更加迷糊了,怎么廖小姐她是白果儿呢?

    “她是你女儿吗?”奎子忽然问柳秀芬。

    柳秀芬立刻瞪大了眼睛,看向不断对她使眼色的廖亦菲,但她没看懂廖亦菲是什么意思。

    “白果儿?我女儿?你们在开什么玩笑?她是……”柳秀芬话没说完,廖亦菲就赶紧上前一步,手抓住柳秀芬,暗暗使了点劲儿。

    “妈!大家都担心死了,我把书给他带来了,我们还是先回家吧!”廖亦菲说道。

    柳秀芬看着一脸焦急的廖亦菲,又看了看眯起眼睛打量廖亦菲的奎子,心里猛然反应过来了。

    廖亦菲应该是代替白果儿过来救她的。

    “啊,啊!对啊!”柳秀芬终于反应过来了,让廖亦菲松了口气,“她是我女儿白果儿!”

    “哼!”奎子忽然冷哼了一声,对着后面两个人打了个手势,“我之前就觉得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我终于想起来了,你根本不是白果儿!”

    奎子的话,让柳秀芬哆嗦了一下,廖亦菲紧紧抓住她的胳膊,才没让她往后退。

    “她就是白果儿!你还要干什么?”李秀芳这时候忽然就理直气壮起来。

    “书已经给你了,你说过拿到书,就放了我妈的!”廖亦菲也说道。

    奎子忽然眼睛就睁开了,“我想起来了!你是和周天在一起的那个女人!”

    廖亦菲的心真的要跳到嗓子眼儿了,没想到,千小心万小心的,最后还是被认出来了。

    柳秀芬也吓了一跳,但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嘴巴硬,“你说的不是废话吗?我女儿和周天是夫妻,当然是和周天在一起了?”

    奎子也有点不确定,他也只是诈一诈的,没想到柳秀芬和白果儿的反应是一样的,就又有点捉摸不定了。

    李万轩再一次打电话来催他,他就对着两人摆了摆手,“门口有辆车,你们可以走了!”

    廖亦菲一听,赶紧拉着柳秀芬往外就走。

    “廖小姐,你怎么来了?”李秀芳一边小跑着跟廖亦菲往外走,一边悄悄的问道。

    “别说话,赶紧上车再说!”廖亦菲道。

    两个人刚刚绕过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没到车间门口,奎子猛然回头,他这次真的想起来了。

    那个女人就是和周天一起出现在地下城的那个女人。

    “站住!”奎子大喝一声。

    柳秀芬慌了,就要往后看,“别看,快走!”廖亦菲压低声音说道,脚下也加快了步伐。

    眼看着出了门口,就要摸到车门了,奎子已经带人追了上来。

    “跑!”廖亦菲只来得及把柳秀芬往外一推,就迎上了赶过来的人。

    奎子奔跑中,一脚直接飞起踹向她们,结果两人一分开,他一脚踹在了车身上,车身立刻瘪进去一块。

    柳秀芬吓得“妈呀!”一声,廖亦菲大喊道:“快跑!”她才转身往外面跑去。

    奎子一脚没中,立刻收回一点,转了一个方向,往廖亦菲横扫出去。

    廖亦菲双臂挡了一下,被他的力量撞得倒退了几步。

    另外两个人去追柳秀芬,柳秀芬使出了吃奶得劲儿往前跑着。

    可是,毕竟上了年纪,腿脚根本不能和两个人比,只一会儿的功夫就被追上了。

    “放开我!”柳秀芬开始踢打起来,现在是拼命的时候,她的泼辣劲儿全部都使了出来,还真让两个人无从下手,一不小心,脸上还被挠了。

    “他妈的!”其中一个人恼羞成怒,抹了把脸上被柳秀芬闹出的血印子,立刻就火了,对着柳秀芬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柳秀芬一巴掌被打倒在地,两人立刻上前,抓住她就往回拖,柳秀芬踢打着,穿着的高跟鞋一下就踹到了一个人的小腿上。

    那人立刻松开了手,去揉小腿,“哎呦!”

    另一个人还抓着柳秀芬,柳秀芬被拖着在地上好远,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破了,她的另一只手在地上无意识的划拉着,突然就摸到了一个钢管。

    她也不管什么了,抓起来就打了过去,一下子打在那人的胳膊上。

    这个人也被迫松开了手。

    柳秀芬爬起来,抡起钢管就是一顿抽,两人被她抽打的在原地直蹦。

    可见,当初她拿着鸡毛掸子打周天的时候,都练出来了,抽打的毫无章法,却又让人难以招架。

    但是厂区里面环境复杂,一不小心踩到了砖头,柳秀芬身体一歪,脚扭了,“哎呦!”一声,就跌倒在地,钢管也丢了。

    那两个人这个时候终于可以缓一口气,看着柳秀芬,龇牙咧嘴的揉着身上被她抽疼的地方。

    “你他妈的挺能耐啊?怎么不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