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田园 > 第八十七章 天外飞仙
    包二懒跌跌撞撞跑回村子,扯嗓子就喊上了:“大伙麻溜瞧瞧去,东边儿有妖怪,长着仨脑袋,太吓人啦——”

    村里这会儿剩下的多是老头老太太,正做饭的包大厨拎着两把菜刀跑出来:“啥年头了还有妖精,我看你是不是也被狐狸精给迷住啦?”

    没法子,虽然田小胖不想把大晃的事儿弄大,可是村子就这么大,一个传俩,俩传仨,很快全村就全都知道了。

    尤其是今天上午,二奶奶还叫人套了一辆牛车,说是要去别的村子接大神儿,更是坐实了这件事情。

    包二懒起誓发愿,说瞧见妖精,大伙一合计,人多力量大,于是抄着各种武器,什么铁锹扫帚炉钩子啥的,包大厨手里拎着两把菜刀,雄赳赳冲在在前面。

    远远就看到俩人骑着猪朝村子里溜达过来,那个大人瞧样子好像是田小胖,不过嘴歪眼斜的,不敢认实。怀里的那个,果然长着仨脑袋。

    “你们这是干啥去,也准备闹革命去呀?”田小胖吆喝一声,大伙心中稍定:听声音是田小胖。于是围上去一瞧,好嘛,这不是小白吗,咋弄得这么惨?

    田小胖挑主要的给大伙讲了讲,村民也都心有余悸:好些年没瞧见土雷子啦,这玩意太霸道,千万不能留着,以后万一伤了游客,那就毁了。

    有人说是用烟熏,有人张罗着拿汽油烧,最后都被田小胖给拦住,反正蜂群已经归玉峰王统帅,也就间接归田小胖领导,还是留着吧,吃蜂蜜啥的倒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蜂子采蜜的时候,传花授粉,不可或缺。

    正聊着呢,就看到包大明白他们也领着游客回村,瞧见田小胖和小白,也都吓了一跳,好一阵关切。不少游客都上前问候,向田小胖道谢。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田小胖的一只眼睛都肿得封侯了,彻底啥也看不见,一侧的腮帮子也肿得老高老高的,大伙瞧着想笑,又不好意思笑,都憋得相当难受。

    算了,我还是回家养着吧——田小胖也有自知之明,抱着小白回家,身后的唐圆圆终于忍不住啦,抱着肚子笑个不停:“小胖哥,以后干脆你改名叫猪头小队长好了——”

    回家一瞧,大晃还在那呼呼睡呢,据杨老爷子说,上午给大晃喂了两碗粥,这家伙还知道喝呢,看样子没事。

    田小胖估摸着,可能是大晃的大脑在进行修补,上医院也没用,还是在家里静养比较好。于是就架着他到外面撒了泡尿,开始呢,大晃没有意识,当然不知道撒尿。不过田小胖嘘嘘吹了几声口哨,这小子就哗哗开尿。看来,生理机能全部正常。

    中午吃饭的时候,主要是农家菜,比如说炖豆角蒸烀饼啦,还有什么贴饼子鱼锅啦等等,现在,小园子里面的蔬菜基本都下来了,餐桌上也更加丰富。

    除此之外,还有采回来的羊**,拌上白糖,也被端上饭桌。大伙吃得都挺香,就是两个伤号只能吃点清淡的。尤其是田小胖,嘴都快张不开了,最后是小丫他们三个小娃子,用勺子舀着饭菜,抢着往他嘴里塞。

    虽然这顿饭吃得比较费劲,不过心里还是甜滋滋的。下午的时候,游客并没有安排什么集体活动,主要是在村里溜达,还有的补个午觉,不知不觉也就到了晚上。

    田小胖美美地睡了一觉,起来之后照照镜子,自己嘟囔一句:“还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啊。”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最少得三五天才能消肿。正准备去外面溜达溜达,正好屋门一开,只见二奶奶走了进来,然后还回身让客:“大妹子,快点里边请,上炕先歇歇腿儿,咱们这马上就要开饭了。这两天有旅游团,伙食老好啦——”

    这谁呀?田小胖也站起来打招呼,只见后面跟着的是个半大老太太,头发挺长,有点灰白,脸上都瘦成一条儿了,脸色也显得苍白,手上拎着个小包,看样子应该是外村的,以前没见过。

    “小胖儿,这个是拐把店村的你张婶子,是咱们这十里八村都有名的张大仙儿,是我专门请来看病的。”二奶奶嘴里给他介绍着,田小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跳大神儿的啊!

    那位张婶抬起灰蒙蒙眼睛,直勾勾地打量一下田小胖,她也不知道是神经有毛病还是怎么的,反正脑袋总是有点微微哆嗦,看了一会便开了腔:“老嫂子,这孩子脸肿得跟猪头似的,这个病瞧着可够厉害的,肯定是冲着啥了!”

    冲着啥了,冲着土雷子了呗——田小胖抓抓后脑勺:“嘿嘿,婶子,要不你给俺先瞧瞧也成,中午那会儿叫土雷子给蛰了。”

    二奶奶也连忙往炕上一指:“那啥,他婶子,那个才是真有病的——”

    张大仙儿丝毫没有尴尬的意思,也不知道是哆嗦还是点头呢:“没事,等晚上星斗出全了,俺给他拾掇拾掇。”

    说完,就脱鞋上炕,盘腿往炕头一坐,然后从小包里掏出烟袋,吧嗒吧嗒抽起来,一点都不见外。

    “她婶子,你先坐着,我回家给你取点草卷去。老头种烟叶的时候撒了发酵的豆饼,老香了。”二奶奶怕冷落了大仙儿,紧着张罗。所谓的草卷,指的就是烟。

    田小胖连忙也跟着出去:“二奶奶,您咋不跟我说一声呢,就把大仙儿给请来了。大晃这是实病,过两天自然就醒了。”

    二奶奶拍拍他的胳膊:“小胖儿啊,你是担心影响不好吧,上回那个调查组来,就说你搞封建迷信。不用怕,到时候把大晃扛俺家去,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跟你说呀,你带的是黄大仙,大晃呢,冲撞的是胡仙家,属于两路人马,所以你治不了。这个张婶带的就是胡家,保准能把大晃看好。”

    啥,黄大仙?田小胖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指的是大狼和二狼吧,这事儿闹的,我啥时候也成大仙儿了?既然这样,那俺这个大仙儿就跟她那个大仙儿斗斗法,瞧瞧谁厉害。

    打定主意,于是也就当起甩手掌柜的,任凭二奶奶折腾。很快,这个消息就在屯子里传遍了,就连那些游客听到村民的谈论,也都兴致勃勃:光听说了,还真没看见过跳大神的呢,让我们也跟着开开眼吧?

    田小胖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自然满口应承。二奶奶也询问了一下张大仙儿,征求一下意见。大仙儿也同意了,不过呢,有个条件:生人太多,容易冲撞仙家,所以她这边的消耗就大了,回去怎么着也得一两个月才能补回来,这笔营养费得额外加上。

    这不就是变着法儿要钱嘛,给你,看你最后怎么收场——田小胖自然满口答应,他憋着劲跟大仙儿斗法呢,反正都是空头支票,随便开。

    一瞧主家是个好说话的,张大仙儿在得知要在大榆树下摆香堂,于是又提了一个要求:在外边风尘仆仆的,仙家一路劳顿,怎么也得给换一身新叶子。

    叶子就是指衣服,又是变相要钱呗,给——田小胖是啥都敢答应。

    很快就到了吃完饭的时候,田小胖怕吓着几个孩子,所以留着二奶奶陪着大仙儿在炕桌上吃,剩下的都跑外边瓜藤底下了,反正这里更风凉儿。

    抽空进屋瞧了几眼,还真不得了,这位大仙儿自个就喝了一斤多散白。瞧得二奶奶羡慕不已“出马弟子就是不简单,没准这酒最后都被仙家给吸走了呢。”

    俺要是不被蜂子蛰了,今天喝不倒你才怪——田小胖现在可不敢喝酒,只好忍了。

    吃饭的时候,白菁菁说她们明天就要回去,后续的事情,就和田小胖在电话里联系。当然,唐圆圆是大闲人一个,又正赶上放假,不在这吃够玩够,是肯定不会走的。

    苏珊娜也正式跟田小胖道别,明天跟白菁菁一起回去。现在,她对这个小胖子满怀敬意,虽然瞧着他现在的惨相就想笑。不过呢,临别之际,苏珊娜又提出要求:能不能把今晚巫师看病的过程录制下来。

    巫师?您还真能抬举人啊!田小胖以为她是图新鲜,也就答应了。要说是真正萨满教的巫师,那还值得尊敬,起码人家会通古斯语,算是正统的古老文化的继承者和传播者。像这位大仙儿,不过是骗钱的神棍罢了。

    吃过晚饭,人们早早就往大榆树那边溜达,基本上把家里的小板凳都给搬出来了,抢占有利地形。

    田小胖过去的也挺早,还跟游客们解释一下,说这是给游客们安排的一个民俗项目,叫大伙瞧个热闹,不必当真。

    毕竟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万一传出去,容易给黑瞎子屯带来负面影响,所以田小胖就往民俗旅游那边靠拢。真要是上边有人问起来,就说是专门表演给游客看的。

    夏天蚊子多,尤其是这边还挨着草甸子,所以在空场周围,笼了十几堆火,上面盖上艾蒿啥的,都是光冒烟不起火的那种,咕嘟咕嘟冒白烟。

    跳神儿还没开始呢,周围就仙气儿笼罩,还真有点飘飘渺渺的阵势。随后,田小胖来到老榆树下面,歪着嘴开始嚷嚷:“大仙儿还得等一会出场,先叫我家的大仙儿来暖暖场吧——”

    说完挥挥手,只见在袅袅白烟中,两只黄鼠狼从天而降,它们凭空漂浮,努力蹬着四只小爪子,身后的大尾巴也徐徐摆动,就像凌波微步一般,绕着大榆树开始转圈,宛如在半空中翱翔。

    所有人都看傻啦:要不要这么刺激,上来就是天外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