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猫仙尊 > 第三十五章 呕心沥血
    这些母黄鼠狼脖子上都栓了根细铁链,像是奴隶一样的被绑着,“屋”内鸡毛,鸡骨头凌乱横陈,还有黄鼠狼的粪便,一粒一粒的......都是它们“造”的!

    紧张激动的查看后,黄锤锤失望透了,里面没有黄巧巧,而且.....这些母黄鼠狼,都是那种没有灵力的普通畜生,一个个痴傻呆愣的看着黄丫和锤锤。

    想象...有时候是个可怕的东西,锤锤的精神有些崩溃了,它的巧巧.....现在肯定已经被糟蹋了!这群红眼皮子抓自己的老婆,是要用来下崽子的!

    既然老婆不在此处......那它现在又在哪儿呢?锤锤悲痛欲绝,呜呜哭着,又想死了......

    “喂!你们见过一个黄仙姑没?”黄丫语气和蔼的问这些母黄鼠狼。

    “啥?黄仙姑?没见过?”

    “你不就是黄仙姑吗?”

    “黄仙姑......给我带鸡了么?”

    “我饿了,怎么还没人给送饭啊?”

    这些母黄鼠狼,一个个又傻又愣的,跟霍家村的那些臭老鼠似的,说话前言不搭后语。

    “行了行了,锤锤,别哭了!咱们在后院查查,看看有没有地窖之类的存在?说不定能找见你老婆,”黄丫提醒道。

    自从.....经历过北安庄废品收购站惊魂后,黄丫去哪儿都喜欢先看看人家有地窖没?它带着锤锤,在后院翻了个里里外外,并没发现有什么地窖!如果.....巧巧真在这个寺庙中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大雄宝殿里,或者老和尚的厢房内。

    老和尚的厢房,大王已经去查了,说不定此刻.....已经发现巧巧了!

    于是乎,在黄丫的安慰下,锤锤又跟着它回到了前院.......

    江明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没敢多停留,又溜回到庙门口。

    “江哥,什么情况?”墨墨紧张的问。

    江明摇摇头:“那屋子里,看不出什么......猫腻肯定还在大殿里!”

    “江哥,我觉得.....你可以悄悄的给那个老和尚控身,看看你的控身术强,还是那五个红眼皮子的控身术强,这样一来.....我们也能知己知彼,做到心里有数,”墨墨建议道。

    江明说:“好的,等这三个孩子走后,我再施展!”

    这个时候,黄丫带着锤锤也回来了,大概汇报了一下后院的情况,江明和墨墨听完后都唏嘘惊愕,心说.....这五个红眼皮子,不吸灵力,光抢“女人”,到底什么套路?

    听江明说,厢房里也没发现黄巧巧的踪迹,甚至连气味都没有,黄锤锤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哭丧着脸身子触电般的抖。

    “大王啊,万一.....今天这庙里,没有我老婆,那可怎么办呀?”黄锤锤悲痛欲绝道。

    “你着什么急?大殿不是还没查呢么?”江明呲牙道。

    说话间.....那三个年轻人已经在庙里溜达完了,没球多大意思,开始往外走.....他们今天来,本就是散心的,顺便调侃一下老和尚。

    老和尚一步一紧跟的“送”他们到门口,还在不停的推销着自己算命占卜的能力。

    江明他们已经躲回到了路边草坷中,默默的观察.......

    “诶呀......三位施主啊,尤其是这位女施主,最近可有感情上的风波?老衲这里有一道珈蓝韦陀护身金符,可保你心想事成,岁岁平安,卖的不贵,就50元!还有这位胖施主,老衲观你面色潮红,眼屎较多,口干舌燥,血糖是不是高了.......?”

    老和尚碎碎叨叨的嘀咕着,引的那个高个子男生很是心烦,侧脸道:“大师啊,我也会一些占卜之术,刚才观察你的气色,身上必有凶兆啊!”

    “阿弥陀佛,什么凶兆?”老和尚一惊,不明所以,三个青年人却哈哈大笑,那个胖子拍着高个子的肩说:“行了,顾俊,快别逗人家了,人家是男人,哪里有凶兆?”

    江明默默等待着,只等这三个年轻人一走,就对这老和尚下手,然而.....躲在他后面的黄锤锤,却还是念念叨叨不已:“要是......这庙里,没我老婆,那我还去死......”

    “嘘!闭嘴!别说话!”墨墨小声呵斥锤锤。

    .......

    “诶?你们听见没?什么东西在叫!”那个高个子男生耳朵很灵,一下子听见了锤锤那悉悉索索的声音。

    “呀!你们快看!这啥东西?”女孩子吓的尖叫了一声。

    但见在寺庙门前,突然.....出现了一口黑乎乎的小棺材,一米来长,2-30公分宽,通体黑铁打造,斑驳不堪,上面还有凌乱模糊的花纹!它像是一瞬间就闪现出来的!

    “棺材?”胖小子吓的一哆嗦。

    “刚才门口明明没棺材呀?”女孩子吓坏了......惊慌失措的又躲回到庙里,那高个子男生则是直接惊的说不话来,背靠着庙门瑟瑟发抖,心说......刚才悉悉索索的声音,难道就是这口棺材发出来的?

    要说......现在的娃娃们都不信邪,别说门口摆一个棺材,就是躺一具高度腐烂的死尸又能怎样?大不了报警!只是.....刚才明明没有,眼皮子底下突然出现,连运动轨迹都搜寻不到,这他妈吓人!

    墨墨一摸自己的脖子给吓坏了!果真小棺材没了......都怪该死的锤锤,逼话那么多,这下好!直接把沉默之棺给召唤出来了!

    黄丫恶狠狠的盯着锤锤,要不是怕它再逼逼,非上去咬它一口不可!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货!

    老和尚也是一脸懵逼,搞不清这棺材的来路,不过.....他还算镇定,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勿惊!这棺材.......”

    他还没继续往下说,突然,像是发了什么怪病,捂住肚子剧烈的干呕了起来,“噢噢噢”的吐着,像是酒后的呕吐一般,但.....什么也吐不出来,只是淅淅沥沥的一些口水。不过样子挺吓人!脸涨得通红,眼珠子都快挤出来了!

    “大师你咋了?”高个子男生惊骇的问,身子靠墙一点点的往外移。

    那胖小子则是直接跳出了两三米远,愕然的看着那老和尚还有小棺材。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再次把这三个年轻人拖入了恐惧的深渊!

    但见那老和尚吐着吐着,竟把自己的心给呕了出来,红扑扑的还在跳动,从嘴里“挤”出来后,直接弹向黑乎乎的小棺材!而那小棺材盖子自己掀开,心脏直接跳了进去!

    “诶呀我的妈呀!快跑!”胖小子惊魂丧魄的嚎道,然后直接从山坡上滚了下去。

    那高个子男生虽然也是吓的两腿发软,但他没忘记院子里的姑娘,疯子一般的跑回院内,拽起那个女孩就往外冲,几乎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庙,然后也发疯的往山下跑!

    眼前的一幕,别说这三个年轻人,把墨墨也吓坏了,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那沉默之棺,竟然把这老和尚的心给“掏”了出来!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江明,黄丫,还有那傻锤锤,全都看呆了!

    老和尚吐出了自己的心,这才“哇哇”的开始呕起血来,胸前嘴巴子到处腥红一片,庙门前迸溅了一大滩。他吐了一会儿后......双膝跪倒在地,却一脸惬意很爽的样子!然后.....身子一歪歪,死在了当场!

    但见那装了老和尚心脏的沉默之棺又一眨眼不见了,墨墨摸摸自己的脖子,发现小棺材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我的天!这什么妖怪?我们也快跑吧!”傻锤锤并不知道这是郡主大人的法器,吓的魂儿都散了,刚想跑被江明一把摁住!

    “你特么的,再咋咋呼呼,我不救你老婆了!”江明有些恼怒的呵斥道。

    黄丫也不知道这黑棺材的来历,吓得也是两腿发软,那黑乎乎的棺材内部,像是死亡的深渊一样,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恐怖!

    “大...大王......那是?”

    “黄丫别怕,那是你郡主大人的法器,沉默之棺!行了,来不及解释了,咱们赶紧进庙找下巧巧!”江明说道。

    说罢,他自己先冲了进去,黄丫还没缓过神儿来,侧脸敬畏的瞅向墨墨,见她脖子上挂了个小棺材,跟刚才所见的一模一样,吓得身子又是一软!

    眼前的郡主,和蔼可亲,一路上跟自己有说有笑,黄丫还一直以为,这只黑猫是个温柔腼腆的小姐姐,没想到.....竟然这么恐怖!沉默之棺啊......难怪大王叫她墨墨!那一身象征着死亡的黑毛,天呐!她.....她简直就是地狱里的女王!

    见江明进庙了,墨墨也紧随其后,黄丫反应了一会儿后,揪着锤锤的耳朵说:“你以后记住!别老咋咋呼呼的,我的大王还有郡主,那都是神猫,别做让它们不开心的事!听见没?”

    “我听见了.....呜呜呜!”傻锤锤哭着,这一次,它是吓哭的。

    江明在大殿前,一口气念了五遍控身的咒语,大殿里除了“电匣子”自行播放的念经音乐外,没再听见任何的动静。

    摸清了法咒的规律,江明也深知它的作用范围,根据两年前的经验,在这个有限空间下,里面的目标......肯定全都中招了!

    墨墨跟了上来,有些谨慎的提醒江明:“江哥,咱们现在就进殿吗?对方的实力还没摸清......”

    江明自信的沉吟道:“不怕,我相信......它们不是我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