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权少,宠我我超乖! > 番外081 登记结婚(一更)
    辛早早在家里等了一会儿物管工作人员就急急忙忙的赶到了。

    她们扶着辛早早坐上了轿车。

    一个有些年龄的大婶说道,“辛小姐别紧张,一般动红了会有一阵子才还会发作,你保持状态,我们很快就送您去医院了。”

    “好的。”

    “辛小姐需要我通知你其他家人吗?”

    “不用了。”辛早早回答。

    此刻其实身体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心里还有些害怕。

    她不知道生孩子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状态,只是在电视剧里面看着有些吓人。

    “辛小姐没有家人吗?”物管多嘴问了一句。

    “嗯,没有。”辛早早回答。

    物管看她并不想多说这个问题,也就不再多问了。

    轿车很快到达医院。

    辛早早也已经联系好了她的产科医生。

    此刻到达医院之后就被直接送进了产房。

    医生给她做了检查,说道,“可能是孕后期生理性出血,暂时没有宝宝发动的迹象。”

    “啊?”辛早早看着医生。

    “但是一般出血就是要生的前兆,只是早晚问题。所以我建议辛小姐现在最好就住院了,本来你的月份都已经是满月了,随时宝宝都可能出来。为了安全起见,辛小姐就不用回去了。”

    辛早早想了一下,还是听从了医生的建议。

    她说,“那我到底什么时候生?”

    “辛小姐别着急,宝宝想出来了,自然就会出来了。”

    “好吧。”辛早早点头。

    辛早早被工作人员搀扶着从产房走出去。

    走到门口,就看到慕辞典在走廊上等她。

    她蹙眉。

    她没通知任何人。

    连宋厉飞都没有通知。

    慕辞典很激动的上前,“你怎么样?”

    辛早早睨了一眼慕辞典没有回答。

    慕辞典似乎看她怎么个人状态还好,忍不住又问道,“宝宝呢?”

    怎么没看到宝宝?

    刚刚物管给他打电话说辛早早要生了。

    可是宝宝呢?

    “先生,宝宝还没生。”护士连忙解释。

    “哦。”慕辞典恍然大悟。

    “你以为生蛋吗?这么快。”辛早早无语。

    慕辞典有点被打击。

    护士在旁边笑了笑,“第一次当爸爸的人智商都这样的。要理解。”

    慕辞典抿了抿唇。

    辛早早似乎笑了一下,重新往病房走去。

    慕辞典自然也跟着走了进去。

    护士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深夜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辛早早说,“医生说动红是生理性的,宝宝还不会出生,你可以走了。”

    “医生说什么时候生吗?”慕辞典反问。

    “没说。”

    “那就有可能马上就会生。”

    “不会。”

    “也有可能过几天才生。”

    “你想说什么?”辛早早皱眉。

    “既然随时都有可能,我不能离开。”

    “慕辞典。”

    “我有义务陪着我的宝宝出生。”

    “……”辛早早脸色有些难看。

    “我是孩子的父亲。”

    辛早早已经不想和他争辩所谓的身份关系了,她费力的翻身,睡觉。

    折腾了大半个晚上,她也困了。

    慕辞典看辛早早入睡了,他才给她关了病房的灯,仅留下一盏浅灯,自己也睡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夜晚出奇的安静。

    也出奇的暖心。

    慕辞典看着窗外的夜色。

    他家小公主就快和他们见面了。

    ……

    第二天。

    辛早早睁开眼睛的时候,慕辞典就缩在沙发上睡觉。

    这么高一个人,那张沙发根本不够他用,但他却又睡得出奇的好,还一点都不违和。

    辛早早也没啥心疼的。

    慕辞典自己选择要留下来的,和她无关。

    她掀开被子下床。

    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绝对是上厕所。

    她刚下地。

    慕辞典就醒了。

    还是和曾经一样的警醒。

    他转眸看着辛早早,看着她下床,连忙从沙发上起来,“要去哪里?”

    辛早早没有回答他。

    慕辞典直接扶着她。

    “我自己可以。”

    “我不累。”

    “……”谁在乎你累不累。

    “放开我。”辛早早有些不耐烦。

    “去哪里?”

    “洗手间。”辛早早直言。

    慕辞典看着她。

    “尿尿。”辛早早更直白。

    慕辞典脸似乎有些微红。

    他说,“放心,我不看。”

    辛早早觉得她女儿可能会被慕辞典给气出来。

    慕辞典扶着辛早早走进洗手间,然后给她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辛早早上完厕所顺便洗漱完了之后打开门,慕辞典就在门口等她。

    他有伸手扶着她。

    辛早早没有拒绝了。

    因为拒绝也没用。

    慕辞典把她扶在床上。

    他说,“早饭想吃什么?”

    “都可以。”

    “我让护工送点过来。”

    辛早早点头。

    慕辞典点了一些营养早餐。

    护工很快送了过来。

    一盘一盘特别精致的放在辛早早的面前。

    慕辞典也陪着她一起吃。

    但基本上都是看着她吃。

    “你看我做什么?”辛早早皱眉。

    “没想到你胃口这么好。”慕辞典直言。

    辛早早无语,“我是两个人。”

    “辛苦了。”慕辞典突然说道。

    辛早早眼眸微动。

    慕辞典也不再多说。

    无言的两个人之间,似乎萦绕着一种情愫,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在彼此的心里都留下了痕迹。

    吃过早饭之后。

    辛早早躺在床上,慕辞典坐在沙发上。

    慕辞典一直没有停过。

    不是给辛早早削水果,就是扶着她下床走动,还会按照医生的吩咐做一些顺产的训练,总之很忙。

    下午的时候。

    吴晴给辛早早送来了电脑。

    吴晴看着病房中慕辞典的那一刻,整个人差点没有吓到,她惊奇地叫着,“总经理?”

    “嘘。”慕辞典让她安静。

    因为此刻辛早早刚好睡着了。

    “你怎么在这里?”吴晴压低了声音小声的问道,“你怎么和董事长在一起?”

    慕辞典没有回答。

    吴晴那一刻瞬间恍然大悟,“董事长的孩子是你的?”

    慕辞典也选择了沉默。

    吴晴那一刻更加惊讶了,“总经理你简直你简直就是太厉害了,你怎么搞大董事长的肚子的?”

    慕辞典听不下去了,他直接把话题转移了过去,“你来做什么?”

    “我来给董事长送电脑,她让我给她送过来的。”吴晴说道。

    “送来做什么?”

    “工作啊。”吴晴连忙说道,“这些年董事长可是一分钟都离不开工作的。我捉摸着直到生她都还会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慕辞典就这么默默的听着。

    此刻辛早早也醒了。

    她看着吴晴在和慕辞典聊天。

    眼眸顿了顿,“吴秘书。”

    吴晴惊吓,连忙站得笔直,“董事长你醒了?”

    “嗯。”

    “电脑我给您带过来了。”吴晴连忙把电脑放在了辛早早的床头上。

    辛早早微点了点头问道,“现在宋厉飞处理公司上的事情,一切正常吗?”

    “挺好的。宋总把一起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董事长你放心生宝宝。”

    “嗯。”辛早早应了一声。

    她随手拿起旁边的电脑,放在了病床上的小餐桌上,准备打开的那一刻。

    慕辞典猛地将她的笔记本关上了。

    辛早早看着慕辞典,“你做什么?”

    “工作既然都已经交接了,我不觉得你此刻还需要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那是我的事情。”

    慕辞典根本不听辛早早说的话,直接将电脑拿走了。

    辛早早怒视着慕辞典。

    吴晴在旁边好想自动消失。

    总觉得马上要火山爆发了,她怕被殃及鱼池。

    “还给我!”辛早早声音大了些。

    “把电脑拿回去。”慕辞典对着吴晴,口吻是相当的强硬。

    吴晴恍惚看到了曾经那个总经理,那个超级强势超期霸气的男人。

    她连忙接过慕辞典的手上的电脑,“是。”

    “吴晴!”辛早早叫着她。

    吴晴心颤抖啊!

    神仙打架,能不能不要伤及凡人。

    “董事长,要不就听听总经理的吧,他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都要生宝宝了,你再这样对宝宝不好。你放心,宋总……”

    “慕辞典还是你总经理吗?你现在到底跟着谁在做事情?!”辛早早口吻很冷。

    吴晴也是极少看到董事长这般模样。

    她龟毛的又打算把电脑双手奉上。

    反正今天受虐的就是她了,她认命。

    吴晴正欲上前。

    慕辞典突然一把将辛早早横抱起。

    辛早早一怔。

    “放开我。”

    慕辞典在辛早早的抗拒下,稳了稳身体,他说,“你再这样,我不保证我们两个不一起摔倒。”

    辛早早咬牙。

    每次都会被慕辞典威胁。

    每次都会被他瞬间威胁。

    慕辞典抱着辛早早直接走出了病房,走出去那一刻还不忘丢下一句话,“给我把电脑拿回去!”

    口吻那是相当的霸道!

    吴晴看着慕辞典抱着辛早早离开的模样。

    怎么都觉得慕辞典又伟岸了起来啊。

    这模样太A了,A到爆啊!

    慕辞典抱着辛早早直接走出了医院。

    辛早早也不敢动,就只能搂抱着他的脖子,生着闷气。

    慕辞典把辛早早放进小车内。

    “你带我去哪里?”

    慕辞典没有回答。

    辛早早生着气,也不想和他说话。

    慕辞典把辛早早带回到了辛早早的家。

    辛早早简直莫名其妙。

    慕辞典又抱着辛早早下车。

    辛早早真的很想掐死慕辞典。

    门外大叔看着慕辞典和辛早早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生了啊?”

    “没生!”辛早早没好气的冲着门卫大叔说道。

    门卫大叔一愣,看着他们的背影又缓缓笑了,“年轻真好。”

    年轻人才敢折腾。

    像他们这样,只能养老咯。

    慕辞典抱着辛早早回到辛早早的家里。

    辛早早真的要被慕辞典气炸了。

    她说,“你带我回来做什么?”

    慕辞典是不是有病。

    有神经病啊。

    她都要生了。

    他还带她回来。

    他是想她死了吗?

    慕辞典说,“你户口本在哪里?”

    “什么?”辛早早问。

    “户口本。”

    “拿我户口本做什么?”辛早早看着他。

    “结婚登记。”

    “什么?!”辛早早真的动肝火了。

    慕辞典从身上拿出一份婚前协议书,“你看看。”

    辛早早忍着火气。

    还是打开了看了一看。

    婚前协议书上明确写着,双方结婚以后,慕辞典不得窥视辛氏集团半点股份,且辛氏集团不管之前还是之后的所有收益,都是辛早早的婚前财产,和慕辞典毫无关系。更重要的一点,双方结婚后,慕辞典所有收入的百分之八十自动纳入辛早早的名下,如若离婚,不管任何原因不管双方谁的过错,慕辞典只能净身出户。

    辛早早就这么看着。

    看着里面所有的条条款款。

    里面全都是保障她的利益的条条款款。

    好半响才说道,“你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题外话------

    晚点二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