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混在诸界 > 1-381 无影鞭
    将青剑收起,雷天生右手去抓。

    这是一条柔软的索状之物,比手指还细了一半,拎了一下,也只能感应到近端,感应不到头尾。

    顺着一端摸过去,这条软索竟是极长,好一会儿才摸到它的尽头,却是一节节的坚硬之物,尾端呈锥状,但锥尾却是不规则的乱碴,并非锐刃,似乎有些损毁。

    “这是无影鞭的鞭梢,看来已经被青剑所伤。”

    雷天生顺着鞭身返回,终于摸到了它的柄端,将鞭柄握在手中,顿时整个鞭身如印在脑海一般,清晰如视,再非隐形状态。

    抖了一下,鞭身如蛇,随意而动。

    雷天生大喜:原来无影鞭这般运用!

    他原本还有些担心,这无影鞭是否还另有操作之法,或者还要经过长时间的祭炼。

    亚神器无影鞭在手,雷天生心中大定,再度泛起异样的心思。

    这时,那九人小声商议已毕,而是由千原田答话:“龙公子,事已至此,不知你有何章程?”

    雷天生一边调试无影鞭,一边漫不经心地答道:“说说你们的打算。”

    无影鞭不仅运使由心,如同臂使,更是可伸可缩,可长可短,很是可意,雷天生大爽。

    虽然遭遇埋伏落入陷阱,并受到重伤,但得到这么一件称心如意的亚神器,却是一个极大的补偿,如果早知道是这种结果,就算明知是陷阱,说不定他依然会作出同样的尝试。

    “龙公子,不如大家暂时将恩怨放到一边,一同协守驿站,共抗兽潮,你看如何?”

    “你们的意思,就这么算了?”

    雷天生心中冷笑,这帮人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再谈条件,怎么可能再如他们之意。

    “龙公子,你如果心中不服,不如等兽潮之后,大家再相约决斗如何?”

    “哼!你们是等灵二恢复吧,再约决斗没问题,反正我已经与剑五约好兽潮之后决斗,多决斗一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九人大哗。

    灵二公主虽然与剑五公子齐名,但那是指的综合实力,单论攻击力,两者相差极大,剑五公子又修炼了隐形术,配上犀利的攻击力,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这位龙门弟子竟然已经与剑五公子相约决斗,而且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似乎根本没放在心上,不由九人不另眼相看。

    刚才的争斗九人都瞧在眼里,他们的攻击根本没起到任何作用,灵二公主的两度蓄势攻击也仅伤了这位龙公子一条手臂,不痛不痒,而灵二公主却似乎受了重伤,躲起来不敢出来。

    这时,他们终于认识到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物。

    龙神的弟子绝不是看起来这么虚弱,这么不堪一击,这哪是个初级圣人,分别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千原田鼓起勇气:“这么说,龙公子是答应兽潮后决斗了?”

    “决斗我应下了。”雷天生慢慢地说道:“但这一次怎么算?”

    “这一次?”

    “我来救援你们,你们反而伏击我,我这条手臂废了,难道就这么算了不成?”

    “龙公子说笑了,手臂很快就能长出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二公主也受了伤,大家扯平,不如就此罢手。”

    雷天生摇摇头:“看来你们还不清楚眼下的局势,我只是不想杀你们,但你们必须为你们的行为付出足够的代价。”

    他右手一抖,无影鞭如灵蛇一般蜿蜒而去。

    千原田正不知对方是何意,猛然间左腿受到重击,粉碎,身子也被击飞。

    众人大惊,纷纷举起盾牌挡在身前,那瘦小女子撑起一把伞。

    雷天生却吃了一惊,他的目标明明是千原田的胸腹,想废了这人,却击在了千原田腿上,这中间相差了不小的距离,而千原田明显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

    “是空间波动影响了直觉的判断!”

    无影鞭再度出击,这一次的目标是瘦小女子的后背,无影鞭不仅可以直击,还可以转折,绕到敌人后面出击。

    瘦小女子猛地一躲,无影鞭击在伞上,破开一个大洞。

    但雷天生却知道,不是瘦小女子及时避开他的无影鞭,而是无影鞭并没有击在准确的位置上。

    九人大骇,围成一团,盾牌向外,一边缓缓后退。

    瘦小女子尖声叫道:“龙公子,我们认栽了,你难道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雷天生发动疾行术,绕着九人周围盘旋,“我如果想杀你们,就直接爆了你们的头,以你们的速度根本逃不过我,还是别挣扎了,听我说说我的条件。”

    九人停下。

    瘦小女子说道:“龙公子,二公主的无影鞭都被你抢了,你还有什么条件?”

    雷天生暗中凝聚了一只虚空之眼,释放了出去。

    他与虚空之眼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以维持虚空之眼的正常运转,但距离越远,虚空之眼的真实位置却与他感应到的差距越大,就象出现了幻觉,而透过虚空之眼观察到的与真实位置相差不多。

    “难怪老乌对这虚空之眼大加赞赏,认为凭这个法术就有资格登上星际列车到界海狩猎,这仅是空间波动,如果是空间乱流,虚空之眼的作用应该更大。”

    雷天生更加渴望炼制一件虚空之眼圣器,毕竟虚空之眼法术要靠他不断地以念力维持,难以分心做其他的事情。

    同时他对卖掉独目傀儡有些后悔,难怪独目傀儡刚刚摆出就被人买走,看来还是有懂行的人。

    观察了一下九人的真实位置,雷天生再度挥鞭,这一次他没想伤人,只是想试一试虚空之眼的作用。

    鞭梢准确地击在一只盾牌的中心位置,这只盾牌倒非常坚硬,仅仅被击出一个凹坑,并没有被击破。

    瘦小女子尖叫:“姓龙的,你干什么,你如果杀了我们,我师门不会放过你的。”

    “嘿嘿,别慌,我只是练练手。”雷天生好整以暇:“现在,我说说我的条件,我记得你们有四柄飞剑,你们只要交出这四柄飞剑,我拍拍屁股就走。”

    他在为将来的剑阵作准备,这四柄飞剑质地都不错,比他腰间估价二万的长剑还要强一些,灵家财大气粗,就连门人用的圣器也都是精品。

    “飞剑?”瘦小女子倒是一愣。

    “对,我只要四柄飞剑,算是给我的补偿,其他的什么也不要,你们最好乖乖交出来,别让我自己抢。”雷天生恶狠狠地道。

    九人面面相觑,这龙家弟子竟然是个强盗,在驿站抢钱,在驿站外抢兵器。

    几人低声商量了一下,最后由瘦小女子拍板:“给他吧,回到驿站我灵家再给你们另寻称手的飞剑。”

    她大声传念:“好,我们听龙公子的,今日是我们做得不对,这四柄飞剑就送给龙公子以表歉意。”

    四柄飞剑从盾牌缝隙里抛出,缓缓向雷天生飞去。

    雷天生以虚空之眼看得准确位置,用无影鞭一卷,将四柄飞剑拉到面前,然后收进储物空间。

    九人同时心中一寒,他们狩猎多年,对界海的空间波动很了解,如此精确地定位他们根本做不到。

    “诸位,再见了,一会儿替我向灵二公主问好,就说我很乐意与她在兽潮之后约会。”雷天生笑着,向远处的星九儿方向疾行飞去。

    他故意把约定决斗说成约会,以显示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同时也为了留下余地。

    这一次,他是借灵二公主发动蓄势术的虚弱之机将她斩伤,如果是正面决斗,他未必有机可趁,一个剑五都够他头痛的了,再多一个灵二,两大绝顶高手,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直面这等重压。

    雷天生故意显得很轻松,不只是给这些人看的,也是为了给自己减轻压力。

    待他离开之后,九人才惊恐地收起盾牌,议论起来。

    “十四公主,你说这龙飞会不会装作离开,等咱们不备再以遁术回来偷袭咱们?”

    “不会,就算没有无影鞭,就凭他的那柄断剑,将咱们全杀了也不是不可能。”

    “那究竟是柄什么剑,断了还这么厉害,不仅挡住了二公主的蓄势一击,还斩伤了二公主。”

    “或许是一柄受损的神器吧。”

    “神器?他怎么用得了神器!”

    “没看他只是拿在手中么,说明他还不能正常地运使神器,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神器,连无影鞭都不能伤到分毫,现在无影鞭又落到他的手中,咱们根本没法与他对抗。”

    “唉,这一次我们失算了。”

    “是啊,我们太轻敌了,本来设下这个局就是担心他另有手段,哪知还是低估了他,龙神的弟子果然不一般,他不仅有神器,还会遁术,以及加速的法术,似乎还有难得一见的预感能力,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难缠,另外,奇怪的是,他竟然似乎还会阴神的独门法术,绝对领域。”

    “那或许未必就是阴神的法术,而是龙神的某种秘技,阴神一向独来独往,又与龙神不对付,据说神殇之战还暗算并劫持过龙神,怎么可能把独门法术传给龙神的弟子呢。”

    “大家不要猜了,反正这龙飞是一个绝顶高手,不是咱们能对付得了的,咱们还是过去守着二公主吧,等她出来再作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