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继承两万亿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不欢而散
    白小升可说是全盘否定了阿尔杰的合作建议,没有一件是同意的,这让阿尔杰顿时怒火冲顶,一下子就爆发了。

      

      阿尔杰看来,这个白小升想干什么?

      

      对他关上了合作大门吗!

      

      他阿尔杰何等背景,何等身份,此番主动上门,还笑脸陪着,甚至提前跟商界朋友搭好了台,却被尽数拒绝?这算什么!

      

      这要是传出去,他阿尔杰还要不要在奥山混!估摸,都会成为西非酋长国联盟商界里的笑柄!

      

      也会被家族里那些平辈人私下里笑死!

      

      如此这些,都是阿尔杰万不能容忍的。

      

      颜面,就是他的逆鳞!

      

      “阿尔杰先生,我希望你冷静一些,克制一下情绪,如果你真心想与我们合作,请保持耐心。你说的那些资源我都记下了,回去之后,我会向商团里的人征询意见,看可以从哪些方面与你合作。”白小升道。

      

      不这么说还好,白小升这么一说,在阿尔杰听来,形同侮辱!

      

      这是要可怜他——西非酋长国联盟商界十强企业第四强、富可敌国的大财团唯一继承人阿尔杰,方才这么说吗!

      

      “呵呵。”阿尔杰看着白小升这个同龄人,怒极而笑。

      

      笑声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白小升先生,你这是,在可怜我吗!”阿尔杰阴沉道。

      

      白小升自然看得出,这位骄傲的同龄人,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愤怒了。

      

      这位超级豪门的大少爷这心理承受能力,竟然脆弱如斯?

      

      白小升都感觉不可思议。

      

      难道说阿尔杰以往的商界生涯,都是无往而不利,就没碰到过什么挫折坎坷?没做生意失败过?没有合作谈不成吗?

      

      让白小升猜着了。

      

      跟阿尔杰打交道的合作方或者是商界对手,哪一个真敢在他身上赚钱,真敢让他赔钱,都恨不得奉上利益,以此去跟他背后的家族搭上线。

      

      就算不是,也不愿轻易招惹。

      

      阿尔杰可不就无往而不利吗。

      

      而他几十个称号,都是各种商业组织积极主动给予的,为的自然是阿尔杰能够出现在会议上,提高自家的知名度。

      

      若是因此能赢得阿尔杰家族的资金支持,就再好不过了……

      

      从来都是在商业乘风破浪的阿尔杰,今天却撞上了白小升这个堤坝。

      

      那些有损华夏的生意,白小升断然拒绝。

      

      那些商团饱和,又觉得不值得推荐给盟友的生意,白小升婉言拒绝。

      

      这一来二去,阿尔杰可不就是被白小升给全否了吗。

      

      就连白小升说回去之后,跟商团里的人商量,看能不能找点合作,也都是白小升怕伤其颜面而说的客气话。

      

      可这些在阿尔杰眼里,就是在可怜他。

      

      是在打发要饭的!

      

      这比当众打他耳光都让他难以忍受!

      

      察觉到阿尔杰的“脆弱”,白小升自然想要弥补一下自己方才直白的态度,“阿尔杰先生,我并非是针对你,只是你说的那些合作,并不适合我们。”

      

      白小升还算客气地解释道。

      

      阿尔杰直接扬起一只手,做了个“打住”的动作,继而站起身,脸色冷冰冰看着白小升,“不用再说了白小升先生。”

      

      现在的阿尔杰,根本听不进任何话。

      

      “我祝你,接下来,在奥山过的愉快!”

      

      阿尔杰神色微微狰狞,留下这样一句话,然后转身就走,再不给白小升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白小升看着阿尔杰带人离去,只得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位身兼几十个光环的同龄人,心性竟然如此脆弱。不过,要是仔细琢磨一下,倒也不难理解。

      

      一个人如此年轻便大肆接受各种光环加身,没有保持内敛、低调,本身就意味着骄傲张扬,以及迷之自恋。

      

      不过,临走时,阿尔杰那句话,显然是带着威胁性的。

      

      当然,白小升并未在意。

      

      首先,目前他们商团所需趋于饱和,并不惧怕没有合作,无欲则刚。

      

      其次,白小升从来不是个惹事的人,同样也不是怕事的人。

      

      若是阿尔杰真要因此有点什么动作,那就尽管来,别说是他,就算他背后的家族出招,白小升都未必皱一皱眉头。

      

      ……

      

      阿尔杰不加掩饰的怒冲冲从白小升身边离去,这一幕也落入一些有心人眼里。

      

      那些人顿时窃窃私语,暗暗猜测阿尔杰怎么跟那位华夏商团领队发生冲突,又是什么样的冲突。

      

      这一幕能应运无数猜测,也会衍生无数谈资……

      

      远远的,丽萨小姐瞥了一眼阿尔杰那边,独自端了一杯酒走向门口。

      

      阿尔杰自然也看到了许多人偷眼看过来的目光,脸色越发难看,直接带着人奔着大厅出口而去。

      

      这里,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丢不起那个人!

      

      “阿尔杰先生。”

      

      阿尔杰往外走的路线上,自然也遇到了些人,有些人并未注意那边发生了什么,眼看是阿尔杰,顿时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不过,阿尔杰只是微微眨了下眼皮,就算是打过招呼,连说话的欲望都没有,就带着人径直走过。

      

      打招呼的人,顿时呆愣费解,不明所以。

      

      这样的人还不少,阿尔杰走到门口之时,足足遇到了三波。

      

      每一波都没得到阿尔杰只言片语的回应。

      

      不过,等到阿尔杰走到这酒会大厅门口,正巧,从外面走进来一些人。

      

      那些人身上的气质风度与商界人士大不同,自带气场很容易让人一眼就瞧出——这些,皆是政界人士。

      

      那些人为首的一个,是个很精神的中年人。

      

      微微谢顶,看上去却一点不显老,脸颊棱角硬朗,鹰钩鼻,双目如电,一副不苟言笑之相。

      

      阿尔杰见到这个人,微微一怔,非但不再高冷,甚至强露出一丝笑容,甚至迎上去,主动打起招呼。

      

      “瓦格先生!”

      

      那位瓦格先生瞧见阿尔杰,原本有几分冷漠的脸颊也露出一丝笑容,“阿尔杰,你也来了这酒会啊。”

      

      “你现在,是要走吗?”

      

      瓦格先生看阿尔杰这架势,又问了一句。

      

      “是的,我已经跟人谈完事了,准备走了。”阿尔杰回眸看了眼白小升的方向,转回来时,眼神微冷,“我跟那位白小升先生,已经谈‘完’了。”

      

      阿尔杰一语双关的话,还有他的神情,尽数落到那位瓦格先生眼里。

      

      后者没有太多反应,只是点点头,“我现在,也要与那位白小升先生谈一谈。”

      

      阿尔杰闻言,顿时道,“您也要去跟他谈……”

      

      旋即,阿尔杰换做一副冷笑神情道,“那个人可是很傲气呢!”

      

      “希望您能比我好运。”

      

      “回去吧,替我带个好。”瓦格先生没有接话,只是如此回道。

      

      阿尔杰当即点头,侧身让路,请对方通过。

      

      跟在阿尔杰身后那些人更是一副恭敬之态,站在旁边。

      

      这位瓦格先生,可是奥山商.务.部.门的二把手,名副其实的政.界大员。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

      

      阿尔杰的亲舅舅!

      

      如此身份下,阿尔杰的那些手下人怎敢不恭敬对待。

      

      “瓦格先生!”“瓦格先生!”

      

      瓦格先生带着自己人经过之际,阿尔杰那些手下人接连低呼,声音都带着尊敬。

      

      瓦格先生一路经过,一路微微点头,算是回礼。

      

      直到瓦格先生走过,阿尔杰方才招呼自己人出了酒会大厅,然后直奔电梯间。

      

      不过走过一处转弯,阿尔杰忽然发现前路不远处,有一位美女,姿势优雅的靠在墙壁上,一只纤白的玉手擎着一只水晶杯,在悠然品酒。

      

      阿尔杰看清对方是谁,顿时一怔,直接朝她走过去。

      

      手下人要跟上,阿尔杰直接扬了扬手,那些人便同时止步,不去打搅。

      

      阿尔杰一路走到那位美女跟前,笑道,“丽萨小姐,怎么不在酒会大厅,却在这儿喝起了酒。”

      

      那美女,正是原本在大厅里的丽萨。

      

      丽萨笑意盈盈看着阿尔杰,反问道,“阿尔杰先生这么快就要走吗,怎么不多待一会儿。”

      

      不问还好,一问,阿尔杰就略显烦闷,冷哼道,“多待?多待一分,我都觉得烦闷!”

      

      丽萨闻言一笑,悠悠道,“我方才似乎见到你去找那位白小升先生聊天去了,是谈合作?不顺意?”

      

      这简直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阿尔杰闷闷“哼”了一声,“岂止是不顺意,华夏商团的领队,好大的威风呢!”

      

      丽萨一口抿进杯中酒,笑道,“阿尔杰先生似乎不开心,我陪你聊聊,那边有休息室,刚好清静。对了,你还有酒吗……”

      

      丽萨亮了亮自己的空酒杯,“我可是一滴都没了呢。”

      

      阿尔杰审视这位西方美人儿,顿时笑了,“我可是带来了极多美酒,丽萨小姐尽可以喝个痛快!”

      

      这俩人一前一后走向休息室,阿尔杰还朝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跟来,顺便把酒带过来。

      

      丽萨在前面走的时候,悠悠道,“阿尔杰先生你还能让外人,给弄得郁闷?在这里,你才是主场啊。要说那位华夏商团的白小升身份不一般,别人动不得,可对你而言,不有的是资源让他跟他那些人好过,甚至到头来得乖乖求你放过。”

      

      阿尔杰听到丽萨如是说,顿时看向她,“这话怎么讲!丽萨小姐,你有办法……让我出气?”

      

      丽萨回眸,露出一个迷人笑容,“阿尔杰先生如果想听,一会儿我好好跟你说一说,而且我保证这件事绝不会牵扯到你,绝不会牵扯上你的家族。你可以把那个白小升,还有他们的华夏商团玩弄于股掌之中!”

      

      阿尔杰眼眸一下变得明亮起来,大步追上丽萨,笑道,“你们这些西方人,一贯是擅长权谋,那一会儿我可要好好向丽萨小姐请教!”

      

      “请教,不是问题。”丽萨眼波流转,“只要阿尔杰先生舍得你那些美酒!”

      

      “美酒配佳人,怎么会舍不得!”阿尔杰大笑。

      

      说话之际,俩人已经到了休息室,阿尔杰亲自拉开门请丽萨先进,还回眸看了眼酒会大厅的方向,眼神微闪,似乎在说——

      

      白小升,你给我等着!

      

      阿尔杰与丽萨相见的时候,瓦格先生正带着人跟酒会大厅里的宾客打招呼。

      

      面对这位奥山商.务.部.门二把手,在场那些商业巨头们,也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

      

      瓦格先生也面带笑容,逐一打招呼。

      

      面对董天璐、卢天道这些华夏商人,那更是笑容热切,声音和煦。

      

      不过所有的见面,都只是短暂的寒暄,瓦格先生带人奔向的,是白小升那边。

      

      白小升坐在角落里,等察觉到瓦格先生的时候,双方已经相距不远。

      

      林薇薇、雷迎方才就见到似乎有什么大人物出现,提前过去“探听”一番,此刻赶回来在白小升耳边低语一番。

      

      白小升也得知了瓦格先生的身份,顿时笑着起身,迎了上去。

      

      此番,奥山酋长国欢迎华夏商团的阵势虽然庞大,甚至连阿斯加这位大酋长之子都亲自出面,却少了本国商.务.部.门一二把手。

      

      白小升特意了解过,本月奥山商.务.部.门按着惯例要向政.府述职,包括一大堆的计划报告,相信他们是在忙这件事。

      

      奥山虽政局稳定,但是近年来他们的商.务.部.门却一直不得公众满意,一连两界班子都是在任期内被弹劾,被迫全体下台,所以这一届那是压力山大,不然也不可能错过欢迎仪式这么重要的外务活动。

      

      不过白小升也相信,奥山商.务.部.门一二把手必定会出现跟自己见面,甚至还会表现的很积极主动。

      

      原因很简单,就是他们一定会希望华夏商团给他们带来巨大的成果,让他们大到国家小到部门都得到振奋的消息。

      

      只是有些可惜,白小升他们目前的合作体量有限。

      

      不过白小升也打算好了,如果奥山商.务.部.门愿意,他也会尽可能牵桥搭线。

      

      此刻,白小升跟瓦格先生终于碰面。

      

      二人皆是笑容以对,未曾说话,手就握在了一处。

      

      “您好,白小升先生!”

      

      “您好,瓦格先生!”

      

      俩方之热情,一如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