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诡妻一枚 > 第六百一十二章 安前市遭遇
    汽车行驶了一段距离,在宛如认为安全了的时候,让司机停车,之后下车和龙语一起去返回出事点,将那个男人唤醒,让他处理被自己的杀死的妻儿尸体。

    毕竟现在没有警察来管这事了,天灵局的安全所距离这里也很远。

    宛如使用神力让男人不在害怕,让他清楚妻儿是被恶鬼害死的,但是他却不能将男人心中的内疚化解,就在宛如和龙语正要去找我们三个的时候,男人自杀了。

    宛如被男人的举动吓了一跳,是她的大意才会如此的。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这样的事情放在古时候虽说不常见,但是家人亲人无端死亡的还是很多的,所以承受能力也是一个要素,男人自杀,是愧疚的。

    龙语见到宛如自责,安慰了几句,就在不远处为这可怜的一家三口找了坟地,棺材都没有就这样草草下葬。

    而我追着杀生恶鬼而去,却是发现他的速度很快,和我的空间异能尽然可以相媲美。

    幽夜在我身后远远的吊着,勉强能看到我的身影,龙坤的话,就不用说了,完全追不上。

    杀生鬼一路尖啸嘶吼,他所去的地方并非是乡村,尽然对着大城市飞去,我目光一闪,面色凝重无比,这东西到底是要干嘛。

    “乾坤借法,土地听令,给我拦住那东西,”我双手结印,呼应地上的土地神出手。

    只见大地突然翻滚起来,山中的的树木都会移动一般,一道道土墙从山内隆起,想要挡住杀生鬼形成的那股黑烟。

    不过这东西狡猾,每一次都被他躲开了。

    “上仙见谅,在往前一点就出了小神的管理范围了。”

    一个声音从地面传来,我低头看了一眼,自然知道这是土地的话。

    此时此刻我眉头微微一锁,想起了现如今的事情,既然神话传说中的那些事情都是假的,那么土地山神的来历是什么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我需要做的就是追上杀生鬼。

    我没有回答土地的话,见到下方的泥土停止前行,我再度凝聚手印,再次召唤土地住当杀生鬼,虽然拦不住,但可以让我和他的距离拉近。

    然而还是没能阻止杀生鬼进入城市。

    这里是一个名为安前市的地方,是一个很普通的城市,杀生鬼进入安前市就融进了住宅区,很快那个地方就出现了浓厚的阴黑气息。

    我远远的看着,并没有就这样下去,毕竟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想要阻止他,已然失去了先机,希望这里的人能吉人天相,少些被祸害的吧。

    我从虚空落在地面,等了足足十多分钟,幽夜和龙坤才相继到来。

    龙坤在我的吩咐下回去寻找宛如和龙语,我和幽夜打车直接前往杀生鬼落下的地方。

    很快,我们到了这里,这是一大片的安置房,不过看上去有些冷清。

    旁人眼中安置房这里的情况和往常无疑,但是在我眼里,这个地方的上空此刻被阴煞邪气覆盖,极其的邪恶。

    拦下路边一人问了问安置房内的情况,那人说:“这里原来很热闹的,不过这几年不太平,有钱人都去那种有结界守护的小区居住去了,没钱的要嘛回乡下,要嘛换地方,也都走了。”

    “留下一些没钱也没乡下可去的人住在这里,但是人不多,也很分散。”

    这个消息倒是让我心里舒服了一些,不过也不敢放松,即便还在安置房居住的人很分散,那也能被杀生恶鬼找到。

    所以我和幽夜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走了进去。

    安置房和其他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同,一共七栋楼房,整齐排列,四周都有围栏,除了正面和后面分别可以进出以外,围栏拦住的地方都有公路。

    行走在安置房内,我和幽夜足足转了一圈,之后从新由大门走出,抬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让我发现了一个很是严峻的问题。

    安置房的位置特殊,四周都有公路。而且还是那种车流量不多,人流量多的公路。

    因为安置房的左边是大超市,右边是菜市场。

    前面的公路对面是一家工厂,后面有一大片的小吃街和购物街。

    工厂的工人以前有些是住在安置房内的,现在虽然走了一大半,可是依然还有许多。

    人们购物和逛街都会从安置房两边的路往后走,就形成了四面都有人不断在行走的样子。

    道家的法术玄奥无比,所谓的迷信不过是两个不同世界之人的接触而产生的。

    但是有些玄机还是有的。

    就比如这安置房现在的格局,周围不断有人来往行走,尽然形成了一种合围环绕的形式。

    一些乡下有人死亡,停棺在家中的时候都会办法事,请道门中人前来做法念经超度啥的,而这些流程中就有一项叫做绕棺。

    绕棺是生人对死人的一种追悼,孝子手拿哭丧棒头戴孝布围着棺材转圈,一圈之后跪在前面磕头,之后继续。

    这绕棺还有一个说法是法师念堂经,一堂经绕四十八圈,分为三五七堂。

    有钱人就是七堂,也就是七天连续念经和绕棺,一般人家五堂,普通人家再穷也是三堂。

    安置房的格局看上去就像一个巨大的棺材,横在路中被众人围绕,如此一来,这个地方就很容易聚集阴气。

    这是一种诡异的现象,和迷信完全无关,阴间和阳间的相连是在空气离子中的任何一个地方,而不是天界那样,有一个固定的上下入口。

    绕棺说白了就是一种法阵,一种能沟通幽冥的阵法而已,这个地方的格局已经形成了这种法阵,所以很容易让阴间之物利用,这里也是最容易出现怪事的地方。

    这样的法阵在道家来说叫做聚阴之阵,可惜世人无知,还将这种行为认为是给逝去的家人一种超度,殊不知他们是在聚集阴气,将阴间和阳间的相连之地催化薄弱,导致邪气滋生。

    杀生恶鬼选择这里寄居,想来之前就有所察觉,即便是我想要在这种情况下保证没有人死亡也无能为力。

    因为这安置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建成的,形成这个聚阴之阵多久了,所以有些棘手。

    幽夜看到我的脸色不好看,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他幽幽的道:“世人的无知简直无语了,这里看上去就是一个聚阴之阵,我虽然不会道术,但是道术中的那些说法我还是懂的,小师弟,现在怎么办?”

    闻言我沉默了许久,说道:“找到这附近的天灵安全所,让他们帮忙想办法将安置房内的人都送走,最好找个地方安置下来,在将大楼拆了。”

    幽夜听了这话点头道:“这也是最好的办法,怕是怕这里面的人不愿意离开,等到有人出事之后在想着离开的话,那时候你口中的杀生恶鬼可能已经利用这聚阴之阵成气候了,里面的人在想出来,谈何容易?”

    这话不错,我的脸色不好看,于是说道:“师兄,你留在这里等宛如他们,我去找天灵安全所的人,尽快想办法把人弄走,不试试的话,我心里不舒服。”

    “好,你去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那杀生恶鬼之前杀了两人,杀心得到了一些滋养,又被你追了一路,现在应该不会立马动手的,我看着,要是他出手害人,我试试看能不能阻止。”

    “嗯,那就有劳师兄了。”

    话闭我也没有耽误,看了看方向,对着城中心而去。

    路上我给伍元打了电话,这家伙听到我不在保和县的时候,居然被吓了一跳。

    不过很快他就把安前市天灵安全所的地址给我发了过来,同时也通知那边的人做准备。

    而我心急如焚,飞快的对着城中敢去。

    眼看距离天灵安全所已经不远了,来到一家商场门口,路过时,里面的电视正在播放一部电影,主角被他的兄弟偷袭,倒下前说了一句:“你...为什么?”

    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尽然刚好在这个时候看了过去,短短几秒钟的电影内容尽然正好被我看到。

    加上这些时间以来,宛如他们说的一些话,这一刻我想到了我自己。

    突然脑海里就像爆炸了一样,尽然不受控制的疼痛起来,脑海里不由自主的生出三个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前行的身躯缓缓倒下,面色瞬间发白,看到的人都是虚幻的,每一人的身体似乎被分成了无数份,他们看着我指指点点,开口说话,可我完全听不见。

    有一男一女从围观的人群后面走了进来,他们对着我说了一些话,而我完全没听见,只感觉有人架着我的胳膊将我带走,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天灵安全所的人一直等我没有等到,他们就给伍元打去电话,伍元也奇怪我为什么还没有过去。

    当他拨打我的电话时,尽然打不通,被告知关机。

    宛如和龙坤等人赶来的时候,天灵局的人已经和她联系过了,安置房里面的人果然和幽夜说道一样,没人愿意离开,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危险。

    无论天灵局的人如何保证,让他们以后的日子好过,可是都无法让这些人相信。

    毕竟国家退居幕后,一切由异能者来管理现在的世界,虽然不是很乱,但是有很多人还是不买账的,因为没有信服力。

    死人在这个时候很正常,杀人放火也时有发生,他们不信也是能理解的。

    而我自己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宛如等人无论怎么找都没有消息,电话不通,气息全无,似乎凭空消失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