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山野修士 > 第二一八章 到时别哭就好
    即便回家的时间仅有三天,可对苏洛烟而言,却完成一场心神上的洗礼。唯有亲自体会过,方能感悟到修士与普通人之间的不同,这也是很多修士所必须经历的心境历练。

    回归葫芦观的苏洛烟,按照胡玄宗的吩咐,并未急于修行,而是进入藏经阁,再次翻阅储存其中的道书孤本。以金丹修士的心境再看,似乎又有全新的收获。

    而此时的胡玄宗,却暂时收回苏洛烟的冰灵剑。走进常待的炼器室,打算给苏洛烟重铸法剑,给其一柄真正能心神相通的佩剑。对此,苏洛烟也很期待。

    就在明婷等人为春节而忙碌时,正在藏经阁的苏洛烟,突然听到耳中传来胡玄宗的声音道:“洛烟,速来炼器房一趟!”

    “好的,师兄!”

    虽不知胡玄宗为何叫自己,可苏洛烟还是很快出现在炼器房。看到正在融炉中,散发着冰焰之火的一柄利剑,苏洛烟也能感知到,这应该是她的冰灵剑。

    即便形式发生了一些变化,可当初的冰灵剑却没有如此强大的冰焰之力。对身具冰系灵根的苏洛烟而言,有此法剑辅助作战,实力也能提升数层。

    就在苏洛烟盯着全新的法剑时,面容有些疲惫的胡玄宗也笑着道:“洛烟,别愣着!法剑重铸,也需再次以心血祭炼。此剑已成,只差你的心头血,还不速滴血祭炼。”

    “是,师兄!”

    凝结一滴心头血,直接将其弹射到剑身之上。瞬间被冰焰吞噬的心头血,很快弥漫在剑身之上。看着剑身上形成的红色剑纹,苏洛烟也觉得跟剑之间有了更深的联系。

    原本气势逼人的法剑,冰焰渐渐消散退去。看到红色剑纹弥漫剑尖之上,胡玄宗也笑着道:“洛烟,若将来有机缘,再融入一枚剑胎,此剑也能诞生灵智!”

    “多谢师兄!为铸此法剑,辛苦师兄了!”

    很恭敬行礼的苏洛烟,很清楚此时的冰灵剑,跟之前相比威力提升了数倍。最为重要的是,她能感应到法剑跟她的心神契合度,也比之前提升了数倍。

    并未拒绝苏洛烟道谢的胡玄宗,只是笑着点头道:“洛烟,试试手诀召唤佩剑。此剑融入玄冰铁跟其它多种铸剑材料,品级堪称灵剑。铸此剑虽费力,师兄也受益良多。”

    “嗯!多谢师兄!”

    掐动手指,原本插在融炉之中的法剑,瞬间从融炉中弹射而起,很轻灵乖巧将剑柄递于苏洛烟之手。如此灵性,令苏洛烟也是爱不释手。

    正当苏洛烟准备试试法剑的威力时,胡玄宗却摇头道:“如果你想把炼器室拆了,那你大可在此试招。记住,此剑封有一道冰封剑诀,以你现在的修为,只能动用一招。

    此招释放,一里之内万物皆会冰封,消耗的丹力想必你能知道有多少。只要你用心祭炼此剑,未来随着你修为提升,冰封剑诀范围也会不断扩大。

    或许等将来有一天,你拥有破碎虚空的实力时,一招便能真正做到冰封千里之境。因此,师兄希望你能善用此剑诀,不到关键时刻,切记不可滥用,记住了吗?”

    “洛烟一定谨记师兄教诲!”

    “嗯!那你先出去,我需调息打坐一番。别担心,只是精神力消耗过大而已!”

    看出苏洛烟眼神的感激跟担心,胡玄宗又安抚了一番,苏洛烟才带着新铸成的法剑走出炼器室。其它在道观的弟子看到,也纷纷围了上来。

    就在众人示意,让苏洛烟演示一下法剑的威力时。刚准备动手,苏洛烟脑海便传来胡玄宗的笑骂道:“去苍龙首的演剑石!记住,只可动用三层修行试剑。”

    一听这话,苏洛烟赶忙道:“去苍龙崖那边试剑吧!师兄说,此剑威力太大,不可乱用!”

    面对这种情况,众人看了炼器室一眼,又赶忙跑到苍龙崖的崖石那边。平时众人没事,也经常借崖石练剑。通过剑气斩入崖石深度,来判断剑招威力是否有增加。

    结果很显然,当苏洛烟动用三层的修为,朝用来试剑的崖石挥出一剑。众人很快看到,一道无形剑气从剑锋释放而起,在崖石上留下深深的一道印记。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有些目瞪口呆道:“哇,师姑,你动用多少实力?”

    “仅有三层!怎么了?”

    “厉害!只动用三层实力,借助法剑便斩出如此犀利强悍的一剑,此剑果然厉害!”

    别说众人看呆了,即便明婷等人也觉得难以置信。好在她们都清楚,也许等她们晋升金丹之时,胡玄宗也会给她们重铸法剑。如此犀利的法剑,她们到时也有。

    对待她们三个,虽然很难一碗水端平。可更多时候,胡玄宗都不会厚此薄彼。即便苏洛烟提前晋升,胡玄宗对待她们三个,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依旧是什么样子。

    等到晚上修行时,苏洛烟特意找到正在竹亭喝茶的胡玄宗,红着脸道:“师兄,我已经结丹了。而且过完年,我都二十五岁了。”

    听着苏洛烟说出的话,胡玄宗也很无语道:“洛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知道!我更知道,我要什么都不说,你这根木头便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哼!”

    知道苏洛烟话中所指之意,胡玄宗也只能道:“明天你去藏经阁第三层,找放置在第二排的第一本书好好研读。只希望,你到时别哭就好!”

    “哼!我才不会呢!”

    抛下这么一句话,不知想到什么的苏洛烟,很快红着脸离开了茶亭。唯有胡玄宗,老神在在坐在茶亭,继续品尝着杯中的茶水。嘴角压抑的笑意,也在说明他心情很不错。

    事实上,有些事根本不用苏洛烟催促,胡玄宗也不会错过最佳的时间。真要等他晋升元婴境,届时再想留下自己的骨血,只怕就会变得更加困难。

    而他心里清楚,即便苏洛烟三女已然成为修士。可她们内心之中,应该都存有念想,希望有生之年能替胡玄宗育有一儿半女。那样,人生或许会更加无憾。

    可对身为观主的胡玄宗而言,未来葫芦观似乎有变成自己私属宗门的可能。好在胡玄宗知道,这种情况在洞天界也很常见。别人可以,他为何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