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秘战 > 第930章 信鸽
    10月10日。

    上午。

    保密局堰津站。

    行动队长室。

    姜新禹站在窗前,心里盘算着自己的计划里面,还有没有疏漏的地方。

    “笃笃!”

    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姜新禹依旧站在窗前,低头看着楼下。雷朋指挥着几个人,从一辆货车上往下搬桌椅,还有一些其他的办公物品,这都是总务处的日常工作。

    房门一响,麻克明推门走了进来,来到姜新禹近前,说道:“队长,我听说,您手里有一栋房子要卖?”

    姜新禹没回头,说道:“你听谁说的?”

    “前两天,我看见金老虎了,他跟我提了一句,您在四处兜售一栋房子。”

    “这个金老虎,嘴还挺快……”

    “队长,谁的房子?”

    姜新禹转过身,拿起桌上的香烟,抽出两支,扔给麻克明一支,说道:“怎么着,你要买啊?”

    麻克明笑道:“我哪买得起……”

    “房子的事,别到处嚷嚷,传扬出去不太好。”姜新禹嘱咐着说道。

    “您放心,话传到我这儿,就算打住了……队长,我刚好知道有一个买主。”

    “谁?”

    “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刘处长。”

    “他?我记得,刘处长家在公使路,挺大一栋二层小楼,还要买房子?”

    麻克明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是听到这个消息,我赶紧过来告诉您……”

    “扑棱棱!”

    一只鸽子从窗前掠过。

    姜新禹背对着窗户,只听见了声音,并不知道飞过去的是什么,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东西飞过去了?”

    麻克明说道:“哦,是一只鸽子。”

    “哪来的鸽子……”姜新禹点燃香烟,把火柴扔麻克明。

    麻克明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好像是信鸽。”

    “信鸽?”

    “没太看清楚,好像是戴着脚环……”

    在抗战期间,军统各地省站都养过信鸽,主要是为了应对当时的特殊环境,毕竟是在敌后开展工作。

    在不方便使用电台的时候,就会利用信鸽来传情报。

    这种原始的方式有一个弊端,信鸽只能飞回家,它不可能把情报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抗战胜利后,电台可以堂而皇之摆在明面,当然不需要这种又慢风险又高的方式,信鸽也就逐渐淘汰了。

    姜新禹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处理赵德全那件案子的时候,在吴景荣办公室,周俊臣提到的那句:“西边传来的密信……”

    在此之前,周俊臣还说了一个“孙”字,因为看到姜新禹也在,他当时及时闭了嘴。

    两下一联系,很容易让人得出一个结论,那是一份关于姓孙的密信,或者是姓孙的人送来的密信。

    堰津以西地区,黄冈也包括在内。

    这就无法不引起姜新禹的重视,密信和药厂计划的暴露,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必然联系呢?

    在保密局出现了一只鸽子,而且有可能是信鸽……

    会不会是内奸潜伏在大沽支队,无意中偷听到了送炸药的情报,然后利用信鸽传递消息?综合所有情况,仔细梳理了一遍思路,姜新禹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非常有这个可能!

    脑子在快速思索,嘴上可没闲着,不时的和麻克明搭几句话。

    “麻子,你好像对鸽子挺有研究。”

    “家里以前养过鸽子,后来我加入了军统,没时间照看,一来二去,都让人偷光了。”

    “那些贼也看人下菜碟,有闲情逸致养鸽子的家庭,经济条件肯定差不了,不偷你偷谁。”姜新禹笑着说道。

    麻克明叹道:“可不是嘛,估计都成盘中餐了……”

    “我去一趟厕所。”姜新禹站起身说道。

    麻克明也站起身,说道:“那我……”

    “孙杰去大沽查案了,他要是来电话,替我接一下,我马上回来。”姜新禹匆匆走了出去,

    麻克明又坐下来,他心里暗暗窃喜,把自己一个人留在办公室,侧面说明姜队长对自己的信任。

    而事实上,姜新禹知道,用不了十分钟,吴景荣肯定会打电话来。

    …………

    机要室。

    “铃铃铃铃!”

    桌上电话骤然响起。

    “喂,我是周俊臣。”

    “周主任,刚才来了四个人,连同杂货店的那两个,他们一起出门了,哦,还有那辆拉泔水的牛车。”

    “杂货店还有其他人吗?”

    “小伙计锁了门,应该是没了。”

    “他们走的时候,有没有拿着体积很大的重物?”

    “有。”

    “是什么样的东西?”

    “一个长方形的木箱子。”

    “木箱子现在在哪?”

    “李掌柜鬼鬼祟祟把木箱子藏在泔水桶里。”

    “哦……别惊动他们,盯住了就行。”

    “明白!”

    周俊臣放下电话,急匆匆来见吴景荣。

    听了周俊臣的汇报,吴景荣沉思半晌,喃喃着说道:“看起来,共党这是要采取行动了……周主任,你刚才说一共六个人?”

    “是的。副站长,抓不抓?”

    “六个人,一箱子炸药,这么大的阵仗,共党到底想干什么,你就不好奇吗?”

    “您的意思是……”

    “我估计,共党这次一定是有重要行动,既然是重要行动,肯定需要大人物来指挥,跟着这些虾兵蟹将,就能找到那个大人物!”

    “事关重大,凭着机要室这几人,肯定是不行,是不是应该通知行动队?”

    “唔……”

    吴景荣拿起电话,伸手拨了几个号码,电话接通后,说道:“喂,我是吴景荣……姜新禹呢?”

    “姜队长出去了,马上就回来。”电话里是麻克明的声音。

    “他去哪了?”

    “去厕所了。”

    “去告诉他,让他马上来我办公室……对,马上!”

    “是!”

    麻克明不敢耽搁,快步走了出去。

    厕所窗户对着楼后,姜新禹此时正举目四望,他在找那只鸽子。

    鸽子低空飞行,说明它的家就在附近,只要没关进笼子里,就一定还会再次出现。

    果不其然,几分钟之后,一只灰色鸽子在空中盘旋了一会,轻轻落在对面房檐,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落呀,让我看看你家在哪……”姜新禹在心里说道。

    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