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道法的世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古枭国 (八更求首订)
    将士魂游故里,周玄可以理解罗雄的心情。

    离家三十年。

    对于故乡而言,恐怕罗雄早已是外来者,与家乡格格不入。

    即使家中父母安在,恐怕也不能弥补对他们的亏欠。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通信手段,一出远门基本算是生离死别。

    若是运气差一点,恐怕今生都不能再相见。

    祝汉节沉默不语,解开身上的包裹。

    包裹中只有一个物件,是一个人头大小的骨灰坛。

    骨灰坛上贴着一行字:江南郡屋头县罗家村罗雄。

    “阁下果然重义气,在下佩服。”周玄感叹。

    “举手之劳罢了。”

    随后,两人挖开一个土坑,将罗雄的骨灰埋在父母旁边,削木刻出墓碑。

    经过一番交谈,周玄大概了解情况。

    祝汉节是北疆校尉,因为某种原因回乡探亲。

    身上带着同袍的骨灰,让他们回归故土。

    “你一开始知道罗雄是鬼魂了?”周玄问道。

    周玄没有立即发现。

    当罗雄出声的时候,周玄才发现罗雄竟然是鬼魂,于是将其邀请过来。

    本来想着找机会干掉,收获几点灵性,后来看到并非恶鬼又停手了。

    “咱们现在算是战友了吧?”周玄笑道。

    “当然!”

    祝汉节面色严肃,抱着拳头,说道:“在下刚从北疆回来,隶属神武卫镇魔营,担任校尉一职。”

    “军队也有类似镇妖的机构?”周玄惊讶道。

    “当然。”

    边疆本是妖魔作乱多发地,光靠靖天司根本忙不过来。

    战场上,将领为了防止受到法术戕害,身边也有一些法术高人守护。

    祝汉节便是这种会法术的高人。

    具体信息祝汉节没有透露,毕竟军令如山,军队的信息可不是随便透露的。

    “看来咱俩还是同行。在下周玄,江南郡靖天司巡察尉。”周玄抱拳道。

    “怪不得。”祝汉节恍然大悟,顿时对周玄亲近了不少。

    两人都是公门之人,身份相近,倒也聊得来。

    “刚轮戍回来?边疆战事情况如何?”周玄问道。

    “还是那样,你来我往。”祝汉节苦笑道。

    祝汉节乃是特殊部门,每隔一段时间都可以回来探亲。

    罗雄属于镇守边疆的常备军,两人虽然年龄相差很大。

    不过因为是老乡,但也能说得上话。

    罗雄本想打完这一仗之后,再去找将军求情,希望解甲归田,与祝汉节一起还乡。

    结果却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所幸的是罗雄死后还是回到家乡了。

    “你那十两银子可能以后再给,此次回来还有要务在身。”祝汉节苦笑道。

    此次回来太过匆忙,带了很多战友的骨灰,没有太多银两。

    所以才有了卖刀的笑话。

    “没事,不还也行。”

    太阳从地平线升起,一抹温暖金芒驱散了黑夜浓雾。

    周玄也有要事在身,没空在这里叙旧。

    刚刚身体失控,应该不是卯赤所为。

    他也听到了卯赤的疑惑。

    如果是卯赤所做,肯定不会发出疑惑。

    所以应该是其他人暗算自己。

    一旦让周玄知道是谁干的,非得把他脑袋拧下来不可。

    刚才凶险周玄还能清晰感受到。

    一旦自己没能挣脱开来,恐怕将命丧当场。

    可能祝汉节会来救援自己,不过把安危寄托在他人身上,终究有些不靠谱。

    周玄临走之前留下书信,估计周一等人马上到来。

    周玄还没有天下无敌之前,终究还是需要护卫帮助自己。

    否则遇到刚刚那种情况,确实有点不好办。

    “再会!”

    两人互留地址,祝汉节策马离开。

    与此同时,周玄踏上万年县的路途。

    ………

    万年县,靖天司。

    砰!

    靖天司大门轰然打开。

    一匹马浩浩荡荡冲了进来,引起周围无数尖叫。

    亭子,张伯睁开双目,霍然起身。

    他身影一闪,出现在院中。

    “谁敢来我靖天司闹事!”张伯目光如电,紧紧盯着马背上的人影。

    看到人影的一瞬间,张伯顿时一怔。

    “你怎么回来了?”张伯意外道。

    眼前此人身披黑色披风,腰挎长刀,风尘仆仆,显得有些狼狈。

    此人正是周玄。

    “张伯?你不是快死了吗?”周玄看着活蹦乱跳的张伯,惊讶道。

    “死个屁!你死我都没死。”张伯笑骂道。

    这小子一来就问自己死不死。

    到底是何仇何怨,至于那么咒自己。

    两人走到内堂,挥退旁边杂役。

    张伯脸色严肃,轻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张伯的腹部包着厚厚一层白布,隐隐有一些药草味传来。

    “难道不是你发消息给我?”周玄疑惑道。

    “怎么可能。”

    话音刚落,周玄顿时明白了什么。

    看来有人伪造张伯的书信,然后在半路上偷袭自己。

    恐怕枭族的人出现并不是巧合,应该早有预谋。

    周玄动弹不得,估计也是幕后黑手所致。

    随后,周玄说起事情的经过,略去了主要细节。

    “飞头…。”张伯恍然大悟,“原来是枭族余孽。”

    “张伯也知道枭族?”

    “当然,怎么可能不知道。”张伯笑道。

    “估计老一辈的人都知道,江南郡有一半土地是古代枭国的国土,这里有他们的余孽不奇怪。”

    枭族又称为猎头族、飞头族。

    飞头法术非常凌厉,可以在远处杀敌。

    飞头术修炼到高深处,可以诞生种种异能。

    喷火吐水喷毒,在数十里之外杀敌。

    除了飞头术以外,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法术。

    这些释放法术的材料极为邪恶。

    光是看到准备法术材料的场面,估计都可以杀疯不少人。

    所需要的材料有骨灰、尸胎、毒药、死人毛发、活人鲜血甚至是恶鬼。

    诡异多端,险恶非常。

    枭族甚至靠这邪恶法术建立起一个寿命短暂的国家,直到汉人南迁才灭亡。

    “当日打伤我的人,也是用一种恶毒术法,看来是枭族的人。”张伯苦笑道,“不过,为何无缘无故偷袭我们?”

    “我知道是谁做的了。”周玄沉声道。

    “是谁?”

    “是我!”

    门外传来一声阴沉沙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