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这个店有古怪 > 第184章 信力
    张特不知道阴蛆是什么,但看大黄狗那副模样,显然是知道阴蛆的来历!

    但大黄狗不说,他也明事理不会去问。

    大黄狗将爪子松开,已经恢复了的唐心,整个人再一次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张特有些不忍,将其扶起,放在一旁。

    唐心看着张特嘿嘿嘿的傻笑。

    张特也是在是觉得唐心这样或许也好,要是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被自己杀死了,只怕又是身心上的折磨。

    解决完唐心的事情,大黄狗才扭头看向了唐欢喜。

    此时的唐欢喜,已经毫无血色。

    整个人已经是靠着墙壁无力支撑。

    大黄狗给白菲儿使了个眼色,白菲儿白了他一眼,只能无奈的走到了唐欢喜的面前,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中翻出了一品丹药丢在了唐欢喜的身旁道“给给给,今天姑娘我大发慈悲!”

    唐欢喜显然是知道白菲儿这样的态度是为什么,毕竟他自己是人类,而白菲儿是妖族。

    虽然说这么多年来,妖族和人类的修炼资源以及理念慢慢融合,可也只是有部分而已,还是有大部分的妖族修士对人类并不感冒。

    唐欢喜只能虚弱的说道了一声“谢。”

    然后打开药瓶,药瓶打开的那一刻,一股药香扑面而来,还是轻轻问了一下,唐欢喜就感觉自己体内的伤患已经有所改观。

    眼中精光闪过,连忙将这药瓶内的丹药服下。

    丹药入口即化,随后唐欢喜就感觉一股暖流顺着喉咙往下流淌,最终进入丹田之中。

    那颓废的元婴在受到暖流的刺激之后,瞬间恢复了大半,连忙开始盘膝消化药力,来疗伤。

    这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唐欢喜的脸上有了血色,一旁的德心和越不脸色惊讶不已,彼此互相看了一样对方。

    别人不知道,可他们太清楚了!

    这丹药的药效简直是神药!

    越不笑眯眯的来到白菲儿身边,双手比了个佛礼道“白郡主,敢问刚才的药郡主是否还有?”

    白菲儿看了一眼越不,要不是打不过对方,估计当场白菲儿就要给这个大和尚来一下!

    此时只能露出不耐烦的神色道“没有,没有!你找那大狗子,他的!”说着白菲儿就来到张特身边。

    “小特儿~还是你看的顺眼~都到了筑基期了~来给姐姐我瞧瞧,修为是否牢固~”说着就伸出手要勾搭张特的下巴。

    张特顿时感觉一阵恶寒,慌忙后退几步道“白姐,你别逗我了~!”

    白菲儿咯咯的笑了起来,很是开心。

    不过随后她又看向了不远处朝这里看着梨花道“据说你和那百花谷的下一任谷主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呢~姐姐我可是都知道哦~”

    都是有修为的人,耳朵自然灵敏。

    加上白菲儿又没有刻意隐瞒,所以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百花谷的梨花,此时的梨花心里对白菲儿狠的直痒痒,可又无可奈何,只能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张特是真的无语了,连忙逃离了白菲儿的身边,这个妖精实在是太可怕了!

    白菲儿见张特躲着自己,不由得觉得心情好了不少,刚才她给唐欢喜丹药心情搞的心情是在不舒服,调戏了一下张特,就感觉好多了~。

    在张特被白菲儿调戏的时候,越不和德心已经来到他们这边。

    越不和德心同时抱拳恭敬的说道“尊者大人。”

    他们是渡劫期的修士,但在大黄狗面前,也不敢飞扬跋扈,哪怕是德心这样心高气傲冷漠无情的人,此时也露出极为恭敬的神态。

    “你们十老要做什么我不管,也不想管,只是今天这唐家堡和我还有些渊源,所以我希望你们高抬贵手放过一马。”大黄狗缓缓开口说道。

    大黄狗出面,德心和越不哪敢不从,连忙点头称是。

    “尊者大人,我想问一下老板在吗?”德心低着头小声问道。

    大黄狗看了一眼德心似乎看透了他的小心思于是说道“他有他要做的事情,现在不在店里,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的你知道规矩”说道一半,大黄狗又指了指张特数到“现在店面交给他管理,我只是看门的。”

    德心点了点头,连忙退后一边不在插话。

    德心和越不聊完,才是樊莲带着百花谷弟子走了上来。

    一上来樊莲就直接跪在地上。

    她的举动要百花谷的弟子都是一愣。

    只是大黄狗似乎知道她为什么要跪下一样,只是轻飘了她一眼,并未开口说话。

    一下子

    场面有些尴尬。

    良久

    大黄狗才叹了口气道“樊莲,你是三系灵根,天资也已经不凡,你想要踏出元婴,达到渡劫,其实完全可以不用这样的!”

    樊莲低头不语,但整个人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还没等樊莲开口,另一个人反而先开口道“果然古怪店里面不同凡响!一个畜生出场,竟然要那么多人甘愿跪拜!”

    这个声音带着冷嘲热讽,一字一句都带着讥讽之色。

    场中所有人听到之后,都是背脊骨一阵凉意,都在想是谁敢这么大胆。

    张特也很好奇,顺着声音望去,竟然是站在远处的洛施洋!

    洛施洋此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哪儿,配合他衰老的身板,仅有那么一些落寞。

    大黄狗看着洛施洋,缓缓的走了过去。

    他变身之后的身躯已经达到了三米高,洛施洋在他面前如同一个孩子。

    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洛施洋竟然也毫不畏惧的看着他,那衰老的身板竟然不屈的屹立着。

    “你一个凡人,却也是一个人物,竟然能够将这些修炼者联合起来,如果不是你属于无灵根,天生无法修炼,只怕以你的心性和意志,就连十老都是你的一合之敌!”

    大黄狗并没有因为洛施洋的冲撞而不满,反而是夸赞了起来。

    洛施洋显然也没料到大黄狗会夸赞自己,也是楞了一下,不过他也是见过不少世面的人,随后道“没想到我洛施洋到头来机关算尽,却败在了一个畜生手中。”

    “我真的不甘心!!”洛施洋说着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哽咽起来,老态龙钟的脸庞上,竟然流下了两行浊泪。

    大黄狗叹了口气,而后说道“你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你太执着了,因果自是上天注定,你又怎么能逃脱!?”

    “我就是不服!!凭什么!凭什么我的命运不能我自己主宰!”

    “凭什么!这个世界你们可以活的可以如此之久,而我竟然要经历生老病死!”

    “这不公平!我明明有比你们更强的心性!更强的意志力!可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无灵根!”

    洛施洋越说语气越大,最后竟然声嘶力竭的嘶吼起来。

    在场的所有修炼者对于洛施洋的嘶吼,并没有任何的感触,只是觉得他现在是已经失败了之后的疯狂罢了。

    可

    张特却有一种直接直达心底的感触。

    洛施洋和他一样都是凡人出生,然而命运却开了个极大的玩笑。

    如果没有踏入修炼界,洛施洋几乎就是他张特一生都不可企及存在。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只因为自己踏入了修炼界,就能轻松和他平起平坐,甚至于可以威胁他的生命。

    以前张特就被洛施洋威胁过,可现在想一想,如果他没有洛施洋这种近乎极端的手段,只怕自己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只能被别人轻松碾碎。

    这是被逼出来的苦。

    大黄狗看着洛施洋,狼头摇了摇道“你已经很不错了,下辈子说不定会有很好的结果。”

    洛施洋听后声音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大黄狗道“下辈子?”

    洛施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脖子间的一枚玉佩被一股力量拽了起来,玉佩飞到了大黄狗身前。

    大黄狗,眼眸之中射出一道灵光,击打在玉佩之上,玉佩无法承受大黄狗的力量,开始崩碎。

    碎裂之后的玉佩,竟然流出一种莫名诡异的力量。

    那力量一暴露在空气之中,就瞬间消散。

    然而张特却感觉到那力量的恐怖,同时又要人感觉到恶心........

    “信力!”越不和德心同时低声惊呼出来。

    “信力?”张特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什么。

    倒是一旁的白菲儿却说道“你不是看到他们打斗的时候背后会有一个图腾吗!?”

    “是啊,我知道,那不是功法幻化的吗?”

    “是也不是,它是千万年来的传承道统,其实就是千万年来,在这个宗门之中的弟子不断修炼汇聚出来的一股信力。”

    “信力有强有弱,强的人将可以影响天地规则,可以言出法随的境界,有踏破渡劫期之后,往上走的人才能够明白信力的强大!”

    “刚才大狗子,将洛施洋的信力捏碎,相当于断了他的执念,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凡人竟然能汇聚出一丝信力!”

    “不过一般的信力是纯净的,但刚才洛施洋的信力明显被污染了,所以会有一种要人恶心的感觉。”

    “难怪洛施洋会如此癫狂,显然是有人利用它的信力。”白菲儿平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