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神级驸马 > 第941章 ?改观
    李二无语。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吃惊地问道:“诸位卿家,那话剧,当真这么好?”

    大家不约而同地点点头。

    李二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既是如此,蜀王无罪,恪儿,你起来吧……这件事,真的都是你做的?”

    李恪小心翼翼地看了杜荷一眼,不敢暴露杜荷的身份,于是点头道:“父皇,儿臣以人格担保,都是儿臣亲力亲为,长安大剧院建造和话剧的排演,都是儿臣一手所为。”

    李二点点头:“嗯,朕知道了……不过,你也别撒谎,以你的本事,还想弄出话剧?你当朕是傻子吗?此事,多半是杜荷的主意,就是论功劳,那也是杜荷的功劳,与你何干啊!”

    “啊……”

    李恪瞪大了眼睛。

    咋回事?

    问罪的时候,都是我的!

    奖赏的时候,咋就成老师的了?

    不过,李恪性情豁达,只要不被责罚,那就是好的。

    至于功劳是谁的,反正都是杜荷的。

    没有杜荷,就没有长安大剧院,也不会有两出话剧。

    最主要的是,没有杜荷在朝堂上的种种表现,李恪估计今日难逃被责罚的命运。

    老师牛逼就完事了!

    只见李二挥挥手:“众卿家,若是无事,便退朝吧,杜荷和蜀王留下。”

    众人散去,大殿上只留下了杜荷和李恪。

    李恪激动地搓了搓手,看向李二:“父皇,你现在是否应该改变以往的观点了,以往,你以为儿臣编排的话剧是胡闹,现在,儿臣向你证明,话剧不是胡闹,也不是无用之物,话剧是可以像说书一样,广受百姓欢迎的!”

    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向李二证明,话剧不是胡闹。

    李二却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杜荷,问道:“杜荷,这话剧,真的有大臣们说的那么好?可那日朕见恪儿表演,也不过如此啊!”

    当时,李二的确震撼了一下。

    可过后,并未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关键是他心底认定李恪是在胡闹。

    李恪刚要着急解释,却被杜荷使了下眼神。

    杜荷不疾不徐地说道:“父皇,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是否有大臣们说的那样好,儿臣实在难以描述,儿臣也不敢欺君,父皇不如明日去长安大剧院一看便知,明日下午,正好有新的一场演出,还是挥泪斩马谡和疯狂原始人这两出话剧。”

    李二想了想,点点头:“既是如此,那明日朕便微服去一趟长安大剧院吧。”

    李恪着急道:“可是,父皇,明日演出的票全部售完了……”

    杜荷:“……”

    这个傻孩子。

    果然,李二闻言,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杜荷赶忙说道:“父皇放心,长安大剧院就像自家一样,父皇光临,那是莫大的荣耀,门票什么的都不是问题,明日父皇直接去就可以。”

    李二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他满意地看了看杜荷,又嫌弃地看了看李恪,感慨道:“恪儿,朕知道你一天有要事要做,可是你既是杜荷的弟子,就应该好好跟杜荷学学做人的道理啊,唉……你们,都下去吧!”

    同样是聪明人,杜荷说话,就能让李二感觉全身舒爽,可李恪一开口,李二就浑身不舒服。

    ……

    次日。

    酉时开演话剧。

    老早,就有人来排队进场了。

    此次,买到票的,大多是之前看过话剧的文武大臣和他们的家眷们。

    这些人此前看过一场,却是觉得不过瘾,这不又来了。

    而长安国际购物中心广场,却是人山人海,这些人全都是来看热闹的。

    哪知道,别说在广场,就是在购物中心内,也啥都看不见,话剧是在大剧院内表演呢。

    进场的人群中,李二也混在其中。

    他穿着便服,与王珪、长孙无忌等人站在一起。

    很快,话剧就开演了。

    一开始,李二还带着不屑的目光。

    可当那真正的猛虎出现,作为部落酋长的李恪带着人与那猛虎搏斗时,李二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此刻,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是一个关心儿子安危的父亲。

    眼看着猛虎被“打死”,原始人们赢得了胜利,他也跟周围的人一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原来,这就是话剧啊。

    呈现在眼前的,仿佛真的一般。

    当原始人们与猛虎搏斗时,大家都陷入了紧张的情绪中,当原始人们取得胜利时,大家的也渐渐高兴起来。

    挥泪斩马谡的话剧也是一样。

    说书大神王正圣,将诸葛亮演的入木三分。

    演出结束。

    后台。

    李恪高兴地问道:“老师,你觉得我今日表现如何?”

    杜荷夸赞道:“殿下的演技,进步神速啊,如果大唐要是有一个最佳表演奖的话,非你莫属。”

    “最佳表演奖,这是什么东西?”李恪饶有兴趣地问道。

    杜荷想了想,沉吟道:“这是一种荣誉,用来表彰全天下演技最好的人,嗯,可以用纯金打造一个金人,每年评选一次,演技最好的人,就可以获得小金人。”

    “原来,还有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李恪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

    就在这时,李二走进了后台。

    他来到李恪面前,看见多日没有睡好眼睛里布满血丝、瘦了不少的李恪,忍不住说道:“恪儿,你做的很好!”

    “啊……”

    李恪竟是愣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以往,父皇都是骂我啊!

    今日这是夸我?

    还有些不习惯呢!

    李二继续说道:“此前,朕的确错怪了你,这话剧……朕看了,很好!只不过,用真猛虎来表演,是否太过凶险了,还有,朕看那头猛虎被活活打死了,下一场你们又用什么表演呢?”

    “啊哈哈哈……”李恪闻言,突然大笑起来,“父皇啊,连你也被骗了,其实,上次表演的也是那头猛虎,这猛虎,乃是当初我进山狩猎时捕捉的,当时还是一头幼虎,后来被养在鄠县管城大队大营,一来二去,被驯得服服帖帖的,让它干啥就干啥,他在台上被打得头破血流,其实,那都是猪血……”

    李二听了,哭笑不得,惊讶地问道:“猛虎也能被驯服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