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神级驸马 > 第939章 ?算账的时候
    李恪听完,愣了愣,挠挠头说道:“老师,你不早说啊,我本以为,这就是一锤子买卖,所以,才出此下策,让管城去将他们都绑架来呢,就是打着收完钱就跑的主意呢。”

    钱都收完了,你跟我说这个?

    杜荷一阵无语。

    殿下这脑子,还真是异于常人啊!

    杜荷摇摇头,说道:“殿下,赚钱,当然重要,可是,还有比赚钱更好玩的事。”

    “啊?啥事?老师,赚钱不应该是天底下最好玩的事吗,什么事能比得上赚钱?对我来说,如果让我赚钱,我将两位王妃抛弃也无妨!”李恪咂咂嘴,一脸认真地说道。

    杜荷:“……”

    这小子连老婆都不要了?

    果然是爱江山不爱美人啊!

    杜荷无奈道:“如今,就希望咱们编排的两出话剧,能打动人心吧,毕竟,大臣们都不是缺钱的人。殿下,比赚钱更好的事,那就是让话剧,变成天下流行的一件东西,想当初,为师我发明说书的时候,也无人看好,可时至今日,满天下都有了说书,史官还记载了我在长安说书的场景,全天下的百姓提起说书,都要说一句,杜荷是说书的鼻祖,这就像说锯子是鲁班大师发明的,文字是仓颉老祖造出来的一样,这难道不是一件很自豪的事吗?殿下你要是尽心尽力,让天下人都知道话剧,喜欢话剧,了解话剧,像说书一样变得人尽皆知,以后,大家就会说,殿下你就是话剧的鼻祖啊!”

    鼻祖?

    这就是最牛的老祖宗啊!

    李恪眼睛一亮:“这事,有点意思啊,老师,你别说了,我干了!”

    杜荷满意地说道:“这就对了,殿下,为师很看好你,你是大唐最强的男人……之一,要加油,接下来,咱们首先要看看今日文武大臣们观看了这两出话剧之后的反响,才能采取下一步的动作。”

    “怎么看?”

    “等!”杜荷只说了一个字,让李恪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多时间,许正道来到长安大剧院。

    “有消息了,经过咱们的人打探,今日来长安大剧院看了话剧的大臣们,都没有诋毁殿下,反倒是称赞殿下演技精湛,夸赞话剧很精彩!”

    这就是许正道带来的消息。

    原本,李恪是想明日接着演出话剧,继续捞钱的。

    有了这则消息,杜荷直接打断了李恪的想法,立即着手安排李恪去进行宣传,让长安的人尽快知道有话剧这种东西,并且告诉大家,大年初一这一天,朝中文武大臣已经观看过了,再渲染一下长安大剧院的演出有多么神奇之类的。

    至于话剧的演出时间,要根据宣传的效果来安排。

    而且,杜荷还安排了一个大招,让李恪适当的时候放出去。

    李恪一想到自己即将被天下人称为话剧的鼻祖,兴奋得不得了,便屁颠屁颠地按照杜荷的安排去做准备工作。

    次日一早,宣传便铺天盖地的。

    原本,文武大臣们回去之后,就有了无意间的宣传,再加上李恪安排人推波助澜,一时间,大街小巷,都是话剧的传说。

    可是,毕竟极少有人看过话剧。

    对话剧是怎么回事,大家的想象都是模糊的。

    最后,有人解释说,所谓话剧,便是一种神术,能变出各种各样的场景,让大家观看。

    这无厘头的传说,竟然都被大家接受和相信了,于是,很多人都巴不得去长安大剧院观看一场话剧演出。

    两日后,有消息放出。

    长安大剧院即将在大年初六下午举行话剧演出,一共两出话剧。

    第一出是疯狂原始人,主演是蜀王李恪!

    第二出是挥泪斩马谡,主演是……大唐最受欢迎的说书人,王正圣。

    王正圣,乃是大唐真正的明星,这家伙得到杜荷的真传,是除了杜荷之外,说书最强的人。

    而且,他长得白白净净,帅气逼人,深受广大女人的喜欢。

    就这段时间以来,就有不下于二十人声称要嫁给王正圣,不然就去死,其中有七个还是长安有名的美男子。

    所以,当得知王正圣竟然要去演挥泪斩马谡的时候,许多人都疯狂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打听,到底如何才能买到长安大剧院的门票。

    可惜,长安大剧院随后就有消息传出,门票只在大年初五开始出售。

    ……

    大年初五。

    在长安大剧院出售的门票一票难求的同时,朝臣们也开始了新年的第一次上朝。

    太极殿,群臣毕至。

    坐在龙椅上的李二,扫视一圈,便发现杜荷和李恪站在那里,低垂着头。

    啪。

    李二一拍巴掌。

    沉声道:“蜀王……”

    李恪急忙抬起头,看了李二一眼,蹭蹭蹭跑上前,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高声道:“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今日特意进宫请罪!”

    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李二陛下这是在算账呢,自己强行将文武大臣绑架去长安大剧院看话剧,这件事肯定是瞒不过宫中的,所以他认错的态度很诚恳。

    不过,八千贯已经到手了。

    他都不在乎。

    只要父皇别把钱收回去就成。

    李二冷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啊,蜀王,你带着大队的管城驻扎在长安,你想干什么?想谋反吗?还让管城胡作非为,你眼里还有朕吗?”

    李恪低声道:“父皇,儿臣知错,请父皇责罚。”

    “哼!”

    李二冷哼一声,然后看向杜荷:“还有你,杜荷……”

    杜荷心头一跳!

    该来的还是来了!

    这次,都是被蜀王这勾日的害的啊!

    杜荷挠挠头,慢慢走了上来,躬身道:“父皇,儿臣……”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杜荷也打算认个错,把这件事糊弄过去就算了,反正蜀王是主谋,本少爷应该从轻发落。

    许多大臣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想看看杜荷是怎么被训斥的。

    毕竟,杜荷虽然已经不是国公,也不是朝廷官员,只是区区平民,可还是有许多人羡慕嫉妒他。

    哪知道,杜荷的话未说完,就被李二打断了:“杜荷,你做得很好,当日,蜀王这个逆子去绑架大臣们的时候,你及时劝阻,虽然没有劝阻成功,可是,你做的一切,朕都知晓……你如此懂事,朕心甚慰啊,蜀王要是有你一半懂事,朕也就放心了!”

    啥?

    杜荷一脸懵逼。

    大臣们面面相觑。

    就连李恪,也是一副吃了狗屎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