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这个修士真的不一样 > 第551章 莫名其妙就会了
    【感谢无名无天、秋之神光打赏支持!】

    “张大夫,你咋睡在院子里?”陈果大清早将食材送到张吉东大院里。发现院子门没关,张吉东还在院子里的躺椅睡着了。虽然京城现在的天气不冷,可是到了晚上,还是比较凉的,普通人要是这么冻一晚上,非感冒不可。

    张吉东睁开眼睛一看:“你怎么来了?”

    “张大夫,你还不知道你在院子里睡了一晚上了吧?我今天一早去买菜,这个时候的菜最新鲜,像你一次性买这么多,价格也比较实惠,都是算批发价。”陈果说道。

    张吉东有些懵,自己好歹也是修士了,竟然连睡着了都不知道,还睡了一个晚上呢,这怕是有贼进来了,把自己抬出去卖了都不晓得。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少,京城的治安还可以嘛。

    张吉东回头看到躺椅下面有本书,走过去捡起来一看,发现这本书里面全是空白,里面的字不翼而飞。

    “不是我下意识用了法术,把这上面的字都给抹掉了吧?”张吉东似乎也没发现自己记忆力多了关于针灸的东西,显然睡了这一晚上,没有糊里糊涂地把针灸给学会了。

    “张大夫所有的菜我都放到厨房里了。你这里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么?”陈果从厨房里走出来问道。

    “没了没了,陈果,辛苦你了。”张吉东说道。

    “张大夫你别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了,张大夫你以后别在院子里睡觉,院子里凉,寒气重,可别落下了病根。”陈果走时善意地提醒了一句。

    张吉东点点头:“昨天一下子睡迷糊了。以后再也不跑到院子里来睡觉了。”

    其实张吉东院子里可没有寒气,灵气倒是充裕得很,不管是修道之人,还是普通人,到了这院子里就格外感觉到舒服。

    陈果一走出张吉东的院子,就感觉到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回头往张吉东的院子看了一眼,有些奇怪地说道:“张大夫的院子怎么那么舒服呢?”

    陈果很快将原因归结为张吉东院子里的几棵古树,以为是古树对空气的净化作用才导致这种情况。

    张吉东也没吃早餐,他一个人也懒得去搞这些形式了。平时吃饭,也只是为了不让别人用怪异的眼神看他,更是为了不让亲人们担心。

    张吉东待在诊室里,却发现姜昌浩一直没带病人过来特地走出去看了看,看到姜末涵连忙招手将姜末涵叫了过来。

    “张大夫,有事啊?”姜末涵问道。

    “今天没病人了?”张吉东问道。

    “有啊,不过我爸对付得过来,之前挤压的那些疑难病人都已经全部治愈了。对了,自从你把那个炮制药物的装置拿给京城所有的中医用之后,咱们家诊所的病人至少少了五成。我爸这两天轻松了不少。”姜末涵说道。

    “你不会怪我把炮制药物的装置推出去影响你们家的生意吧?”张吉东问道。

    “我巴不得这样呢。我爸都好久没休息过一天了。这样下去,他的身体肯定吃不消。我们家虽然不说家财万贯,但是吃穿还是不愁的。干嘛要活得那么辛苦?我知道我爸也不全是冲着钱去的,他是想提升医术呢。这一阵他跟着你学习医术可卖劲了。他说得趁着你离开诊所之前,掌握你的医术的一两成。”姜末涵说道。

    “你爸太谦虚了,其实他的医术也不错。只是我占了修炼道术的便宜。等你以后修炼成了,你也能够做得到。”张吉东说道。

    “真的吗?”姜末涵惊喜地问道。

    “这就要看你能不能练成。可惜你感气这么多天,还无法引导灵气,更别说引气入窍。你加把劲啊,可别等到清北大学那群女生都已经引气入窍了,你还是原地踏步。”张吉东说道。

    姜末涵还真是有些着急,她可是最先跟着张吉东学的,可是自从感应到气之后,一直都没有一点进展。而清北大学的那群女生里面,好像有一两个也有一点微弱的气感了。

    “姜大夫,你以前不是说可以用针灸帮我速成的么?现在到现在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姜末涵问道。

    张吉东一本正经地说道:“修道之人要想走得更远,最好是不要借助外力。我虽然可以用针灸帮助你去控制灵气,但是这样一来,会降低你与灵气的亲和性,将来你的修炼自然很容易遇到瓶颈。在修炼道路上自然无法走得更远了。”

    “原来张大夫都是为了我,我还怀疑你,真的对不起。”姜末涵愧疚得掉下了眼泪。

    张吉东没想到姜末涵会这么愧疚,脸色略微浮现了一丝尬色,欺骗这样的单纯的女孩子真的有过啊。

    “你也不要着急,有些资质差的,进度比你慢多了。”张吉东安慰了一句。但是这一句仿佛是一柄刀子,在姜末涵心口狠狠地扎了一下。

    原来自己的资质是这么差啊!姜末涵这么一想,又伤心委屈得哭了起来。

    “资质差不用怕,只要坚持,虽然最后也不一定成功,说不定运气好,也是能够引气入窍的。”张吉东不忍心,又安慰了一句。

    张吉东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姜末涵哭得更伤心了。

    姜昌浩听到自己女儿的哭声,立即从诊室里蹿了出来:“女儿,不要哭,哪个敢欺负你,爸爸跟他拼命!”

    张吉东很是尴尬,冲着姜昌浩摊摊手:“可能是我说错话了,我越是安慰她,她倒是更伤心了。”

    姜昌浩狐疑地盯着了张吉东好一会,我信你个鬼,上次虽然是误会你把我女儿的肚子弄大了,但是最近老是把我女儿往家里带,总不是冤枉你。都到这一步了,一点名分都不给我女儿,难怪我女儿会这么伤心。

    姜昌浩气得直哼哼,却也不好说出口,自家女儿可把张大夫宝贝得不行。自己要是跟姜大夫闹翻了,诊所损失姜昌浩倒是无所谓,万一自己女儿要死要活,那可就头痛了。

    “我去那边走走。”张吉东觉得气氛尴尬得很,连忙施展遁字诀。

    姜昌浩大徒弟周远亮正在给患者扎针灸。周远亮在姜昌浩诊所待的时间最久,医术也最精湛,很早就已经在诊所里单独坐诊了。要不是太年轻,名气不扬,再加上张吉东来了诊所,他也想在张吉东身上学些真本事。也就没跟姜昌浩提独立门户的事情。

    “张大夫,快请坐。”周远亮看到张吉东过来,便有些举手无措,有些紧张,施针都有些不稳了,痛得病人哇哇直叫。

    “哎呀哎呀,痛死我了。”

    周远亮手里的银针扎偏了,连忙慌手慌脚将银针退出来,一道红线从那个银针扎出的小孔里喷了出来。

    “别慌!”张吉东突然出手,在患者手上点了一下,那血立即止住了。然后张吉东从愣神的周远亮手中拿过银针,飞快地将所有的银针全扎到了患者身上。

    “哎,你是谁啊?怎么乱来啊?”患者慌了,怒目等着张吉东。

    周远亮吃惊地看着张吉东,前两天张吉东还说他不会针灸呢,怎么刚才手法那么熟练呢?而且自己根本没说准备怎么给患者治疗,可张吉东扎的针正是自己想要扎的部位。

    “你抬抬胳膊试试。”张吉东没理会患者的呵斥。

    患者抬了抬胳膊,发现竟然能够很轻松地抬起来,而且一点感觉不到痛了。

    “咦,我的风湿好像已经好了。”患者惊喜地说道。

    患者胳膊上的风湿很严重,每到变天,胳膊就抬不起来。这毛病西医除了止痛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甚至托人从国外买回来很多昂贵的药物,刚开始用的时候,还有点效果,多用几回就一点效果都没有了。有朋友说咱们京城的中医很不错,最近治好了很多疑难杂症。在朋友的介绍下,患者来到了姜昌浩诊所。

    接诊的是周远亮。这种毛病以前姜昌浩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每次针灸稍微有些效果,但是也只是起到缓解的作用。后面用上了张吉东的炮制药物的装置之后,针灸与药物并举,取得了非常不错的疗效。现在连周远亮都能够独立操作了。只可惜刚才张吉东一来,周远亮太紧张,施针失误,扎到患者血管里去了。

    要不是张吉东出手,虽然病人不至于出现危险,但是患者肯定会对周远亮的治疗很是不满。毕竟他来姜昌浩诊所,原本是要找姜昌浩的,结果被安排了一个学徒,还出现了这档子事情,如何能够满意?

    “你也是大夫啊?”患者满脸堆笑地向张吉东说道。

    “那还用说?姜大夫是咱们诊所头号专家。”周远亮说道。

    “你没哄我吧?姜昌浩诊所的头号专家不是姜昌浩,是个年轻人?不是说,中医还是老的好么?”患者不大相信。

    “不信你去问问咱们诊所的老顾客,他们都知道,病情不是特别严重的,根本没机会让张大夫看病。像你这样的小毛病,能够让张大夫亲自出手,算你走大运了。”在诊室里协助周远亮的杜荣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