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 一百七十三你把大家都逗笑了
    珂比能和亭独于都没有发现,他们不由自主的对刘和就有点敬畏了。那是真的对于强者的敬畏,这一点刘和可以感觉得很清晰。在之前的时候,他们还是很不在意刘和的。尤其是在这一次会师的时候,他们故意来晚就是以盟友的身份。但是现在这种落差开始出现了,刘和的哪一种武器直接吓到了他们。他们现在仔细想了一下,那绝对不是什么天神,而是汉人新的一种武器……可怕。

    对于他俩人是怎么想的,刘和一点都不在意。无论是盟友还是说下属国,刘和都不会允许存在的。这在将来养肥了,都是会咬主人的。所以说要么你们去死,要么就是融入进来,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主公我们要不要……去埋伏他一波?”徐晃斟酌了一下,那能臣氏肯定会去找自己部落的人。

    刘和想了一下说道:“公明你亲自带兵前去,务必要把人全部抓到,反抗的直接杀死。然后带回来,对了珂比能族长带兵一起去吧。族长在途中可以埋伏一下,如果明天能臣氏不投降,肯定会借机跑路。那个时候公明埋伏他们一波,如果能抓到更好抓不到也无所谓了。”

    徐晃立刻点兵,珂比能刚想走此刻也去点兵,这边骑兵出动三千就足够了。区区一个小部落也就数万人。这么多骑兵配合上珂比能的队伍足够了。当然火药包也带一点,如果真的要打硬仗了,那么刘和也绝对不会客气的。

    “主公明天他们应该会投降吧?”高顺心里有点嘀咕,这使者都出来了,应该已经说定了。如果他们敢忽悠刘和,那罪过就大了去。

    刘和点点头说道:“道理上应该是这样……”可是电视剧总喜欢意外频多,比如说那能臣氏一个不爽杀了扶罗韩,然后在坚持一下?或者在投降时候给自己来一下?这些说不准都有可能的,所以说刘和觉得自己有必要小心一点的。

    不过目前看来战斗也不过两三天的时间对方就扛不住,古代的战争莫不是一大半的时间,都用在了消耗、赶路、运输后勤乱七八糟的事情上面?许多著名的战役,决战的时候都是很短结束了。但是在之前乱七八糟的事情,却需要半年之久的准备。这一点比较著名的官渡大战,持续的时间差不多一年多。可真正决战的,也不过最后从许攸的叛逃……哦不对,应该是许攸的良禽择木而栖才结束。

    赢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欺负了一个小部落,刘和的内心还是挺兴奋的。心中一高兴这大清早就起来的很早了,站在军营里面墨迹一会儿,踢踢腿晃晃腰。热热身子喝上一点稀粥,然后刘和这才朝着前线而去。

    这边亭独于两个人明显没有睡好,眼睛之中有血丝。本来他们阵亡的人还挺多,骑兵不擅长城内的战斗,这点汉人还是很厉害的。但是昨天那炸开城门的一幕,着实让他们从内心里面感觉到了害怕。刘和有这种可怕的奇物,还有这么强大的军队。那鲜于辅、徐晃、高顺似乎也不是庸才,最可怕的是刘和还很有钱。这一系列算下来,似乎就睡不着了。这人就在他们旁边,你说心里慌不慌呢?

    刘和看着太阳也已经出来了,这天气最是适合睡觉了。打了个哈欠队伍朝着前面而去,高顺在一侧注意着这俩个人。别说这态度果然变化万千,主公并没有怎么样,甚至都没有派兵前去,只是这么亮出来了那火药,似乎他们就怂了?不过那个东西真的厉害啊?有了这个东西以后,恐怕任何城池都扛不住,这以后攻城略地……太简单了吧?

    火药看似很强,事实上一旦有了预防,那真的是不咋样。这东西不比炸药,如果是炸药那效果才是真的刺激。不过短时间刘和没有必要弄炸药,这个东西刘和完全不用着急。炸药的配方需要单独的去弄,这东西在将来征战中原再说。现阶段以稳定发展为主,毕竟大家都在乖乖做人,自己没必要做出头鸟给人打。

    “刘大人今日那扶罗韩应该要投降了。”亭独于这一声大人,当真是叫的顺口了。

    刘和回头扫了一眼说道:“看吧,万事不能急……等扶罗韩、能臣氏出来了,这再说……”没有看到人之前,这事绝对不能当真。看看曹老板对于张绣就当真了,送了大将送了儿子美滋滋。刘和没什么好送的,还是小心一点自己的小命吧。

    随着半个时辰的赶路,刘和在城池前面也看到了对方的列队。带队的似乎是另外一个人,刘和也不知道是能臣氏还是扶罗韩,但是明显人有点少啊?队伍列开在两边,城门打开这是要让自己进去?

    刘和问了一句珂比能:“那人是扶罗韩吗?”

    亭独于看了几眼说道:“不是扶罗韩,是那能臣氏,扶罗韩……没有出来。”

    这边看着队伍差不多到了这里,那能臣氏纵马来到了前面:“刘大人扶罗韩单于已经降了,但是今早染病身体不适,已然来不及迎接大人。现在城门打开……大人请吧。”

    刘和看着眼前的阵势,这是把自己当傻子在看吗?自己只要敢走在前面或者说只要敢走,怕是下一秒就要完犊子吧?别说什么草原人的习俗、礼仪、测试自己胆量之类的话,刘和就是怂发自内心的怂。

    突然刘和想到了一个剧情,那就是曹操拿下了张绣,然后让此人过来牵马。刘和眼睛一转,对着能臣氏勾了勾手说道:“过来牵马……”他只要过来刘和立刻杀了他,自己是心眼不大,这人留他不得。

    这一下场面就冷静下来了,远处的能臣氏脸色涨红,耻辱啊奇耻大辱啊。他怎么说都是一个部落的首领,居然过去给刘和牵马?这不就是在侮辱他,甚至说一边的士兵只是站着,众目睽睽之下他不要脸的么。这些异族有时候真的很容易热血上头,明明打不过可还不能侮辱。

    能臣氏在远处大喝一声:“刘和小儿欺人太甚……”霎时间数千的骑兵,直接朝着反方向疾驰而去。这一惊天地的操作,当时就让刘和愣住了。

    旁边的高顺手都抬起来准备迎战了,结果一回头敌人居然扭头跑了,愣是把这个硬汉给憋的有点难受。高顺大概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人,看似凶的一匹,结果居然扭头跑了?

    亭独于愣了一下,直接疯狂的开始追击了。高顺连忙说道:“主公我们要追击吗?”这人实在是太会演戏了,高顺还以为他们要过来血拼一波,展现一下他们的骄傲。

    刘和这才缓过来了:“不用了,昨晚公明已经去了,他此番逃跑肯定是去自己的部落。这个人……真的是有点意思。现在看起来的话,恐怕那个扶罗韩要凶多吉少了。”

    高顺迟疑了一会儿:“主公我们要进城吗?”

    刘和看着城门口已经跑的差不多的士兵:“不急,等公明回来了,再等……”话没说完刘和看到城内有人出来了,带头的正是那泄归泥,旁边跟着的另外一个就应该是步度根了吧?

    这狗血的剧情真的有意思,不过让刘和惊奇的是,那能臣氏怎么想的?居然想要用这种低级的办法诱导自己过去,是自己太不把别人当人了,还是说别人太不把自己当个人了吧?

    泄归泥出来的时候有点激动:“刘大人那能臣氏杀了我父亲,更是掌握了城中兵马,这一番事情都是那能臣氏教唆的。一开始我叔父并没有打算和大人对战,更没想过……”

    步度根连忙说道:“刘大人这些时日被那能臣氏软禁了起来,城中大小事情都有他们决定。现在我兄长也被那能臣氏杀害了……”

    刘和点点头说道:“行,这能臣氏果然是挺仇恨本官的呢?”刘和也是郁闷了,这人自己当初都没有见过,怎么就这么算计自己呢?再说那代郡本身就是大汉的,他们才是租客,住的时间久了还把自己当成了主人?

    泄归泥和步度根站在一边有点尴尬,刘和等了一会儿说道:“先去城内统计一下还有多少人,然后士兵们都出城。对了城内死人的尸体全部运送出来打扫干净,等下午本官进城,如果看到一个尸体,你们会知道后果很严重的。”昨天厮杀了那么多人,刘和也没有看到尸体。这天气已经热了起来,赶紧从城内运出来解决了才是关键。

    这边泄归泥立刻去忙碌了,步度根站在一侧开始说道:“大人和珂比能部落的事情,实在是那珂比能纵容手下欺人太甚。珂比能跟着大人过上了富裕的生活,可是外面的人还很穷。交易起来多时欺压……”这种事情很正常,刘和根本不可能考虑那么多。自己的人勉强约束一下定下规矩,但是别人那是真的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