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天降我才必有用 >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会看着你
    张弛和林黛雨从律师事务所出来,门外已经聚满了闻讯赶来的记者,长枪短炮纷纷对准了林黛雨,身强力壮的张弛以一己之力杀开了一条血路,护着林黛雨上了出租车。

    林黛雨带着墨镜,面无表情地坐在后座上,张弛重重关上了车门,催促司机道:“师傅快走!”

    汽车驶离之后,张弛回头张望,看到将那些记者甩远了,这才松了口气,他小声征求林黛雨的意见道:“要不去我那里吧,相对清净点。”

    林黛雨点了点头,螓首靠在张弛的肩头,张弛任凭她靠在自己肩上,轻声道:“别多想,我帮你处理。”

    回到小屋,张弛让林黛雨先去休息。因为担心林黛雨的状况,他也没敢离开,一个人来到院子里,想来想去,今天的事情总感觉有些不对。

    刘律师的那番话透着古怪,从头到尾可以在阐述林家的困境,而且今天他们去拜访律师非常低调,怎么会来那么多的记者,唯一的可能就是律师所方面走漏了风声。

    张弛认识的律师只有叶洗眉。林朝龙的那个律师把情况说得非常严重,张弛虽然知道目前林黛雨的处境不佳,可也不能稀里糊涂地就听从刘律师的奉劝,放弃遗产继承权,要知道林朝龙几百亿的家产呢,就算做慈善也不能不明不白的没了。

    林黛雨现在没心情顾及这些琐事,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中,这些事只能靠张弛帮忙解决了。

    叶洗眉接到张弛的电话,听他把情况说了一遍,凭着律师的直觉判断道:“张弛,根据你说的情况这个律师有问题,身为律师首先想到得应该是维护委托人的利益,如果把律师比喻成雇佣兵,他还没打仗就已经准备投降了,很不正常,别听他的。”

    张弛道:“姐,我也不认识法律界的人,现在天宇集团乱成一锅粥,我也不知道应该从何处着手,总觉得现在林家是墙倒众人推,就算林朝龙有罪,可他人死了,总不能让小雨跟着遭罪吧?”

    叶洗眉听他对林黛雨的称呼就知道他们两人关系不简单,她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最大限度地维护她的利益。”

    “对,就是这个意思,该赔偿赔偿,该打官司打官司,该承担责任承担责任,就算最后一分钱都剩不下,也得把事情给弄明白了,不能稀里糊涂就放弃家产,您说对不对?”

    叶洗眉斟酌了一下道:“这样吧,我明天就去京城,我正准备成立律师事务所呢,刚好拿这件案子练练手。”

    张弛听说叶洗眉愿意帮忙,大喜过望道:“太好了姐,您什么时候过来,我去接您。”

    叶洗眉道:“你别管我的事情了,总之,你跟林黛雨说,我到达京城之前,不要再跟律师有任何联系,哪怕是他打着遗产继承的旗号。还有也不要见天宇集团公司的任何董事,根据你所说的状况,现在没有人会真正维护她的利益。不接受任何采访,除非是警方的案情调查。”

    她说完又补充道:“最重要一点,你赶紧联系林朝龙的前妻,也就是林黛雨的妈妈,虽然他们已经离婚了,可是她对林朝龙的资产状况是最为清楚的,在遗产继承方面可以起到关键的作用,这种时候她应该出现。”

    张弛暗叹,叶洗眉显然不了解林家的状况,黄春晓那个人还真不好说,林朝龙死了这么久,到现在还没有露面,甚至连一个慰问电话都没打过,这很不正常。

    林黛雨躺在小床上,始终无法入睡,她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知道是张弛进来了,仍然一动不动呆呆望着墙,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脑海里也变得一片空白,感觉自己已经麻木不仁仿佛变成了一具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

    张弛道:“我给你熬了点米粥,你尝尝。”

    林黛雨的声音有些沙哑:“不想吃。”

    张弛把米粥放在床头柜上,他在床边坐下,望着林黛雨的背影,一时间不知怎么安慰她才好,如果换成过去,他肯定会将林黛雨拥在怀中好好慰藉一番,可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搞清楚,黄春晓和林朝龙都说他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过界的事儿可不能干。

    他伸出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林黛雨的秀发,哥哥抚摸一下妹妹的头发总不算过界吧?

    林黛雨伸出手抓住了他的手,不是拒绝,而是把他的手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

    张大仙人心中想着这可有点过界了妹妹,可看到林黛雨这么悲伤,又不能粗暴地把手给抽回来,想想也没啥,兄妹俩现在不是应该相依为命吗?关系好点不行啊?摸摸脸不行啊?

    张弛道:“我刚刚请教了一位律师朋友,感觉那个刘律师好像有点问题,身为律师首先要维护委托人的利益,他从一开始就劝你放弃继承遗产。”

    林黛雨道:“我不在乎什么遗产,可是我没想过放弃。”

    张弛愣了一下,既然不在乎又为何要坚持呢?

    林黛雨道:“我根本就不相信外面的那些流言,我相信我爸,如果连我都放弃了,那么我爸就会被这些流言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张弛心中暗叹,小妮子还是过去那样好强,她其实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坚强一些,虽然张弛对林朝龙的人品没有太大的信心,可他也觉得一时间爆出那么多的负面新闻,这其中可能有一部分不是林朝龙做的,背后肯定有人在坑他。

    想起了林朝龙口中发现的坎离丹,张弛不由得想起了秦君卿,这位师姑该不会和林朝龙的死有关系吧?

    张弛不是想帮林朝龙,而是要帮林黛雨。

    张弛道:“小雨,还是吃点东西吧,不吃东西怎么撑得住啊?”

    林黛雨点了点头,放开张弛的手,张弛扶她起来,将自己亲手熬得米粥递给了她,林黛雨双手接过米粥,看了张弛一眼,双眸禁不住红了起来,她低下头喝粥,喝着喝着,眼泪就落了下去,落在碗里。

    张弛心疼地望着她,林黛雨将米粥放在一旁,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抱抱我……”

    张弛点了点头,很礼貌地伸出手,林黛雨却扑入了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张大仙人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感受着胸前软绵绵的两团,内心中有点罪恶感,轻轻拍了拍林黛雨的肩头,林黛雨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哭着道:“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对我……”

    心里实在是委屈到了极点,父母离婚,初恋情人变成了兄妹,现在唯一疼爱她的爸爸又走了,她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张弛道:“小雨,不是还有我嘛?”

    林黛雨听他这么说,忽然想起他们两人之间目前的关系,放开了他,转向墙壁道:“我想冷静一下。”

    张弛本想说咱俩还是抽空做个血缘鉴定,说不定咱俩没啥直接血缘关系呢,看到林黛雨这消沉的情绪,还是暂时别说了,轻声道:“那你先休息,我外面转转,有什么事你再叫我。”

    张弛来到外面,先给方大航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晚上不去了,方大航一听就知道他和林黛雨在一起了,唯有叹息,作为朋友还是友情提醒张弛考虑一下林家目前的状况,千万别把自己折到一个无底洞里去,一定要把持住,搞不好明天就变成亿万负翁!

    张弛又给秦绿竹打了个电话,让她帮自己请两天假。

    秦绿竹听说林黛雨回来了,马上就答应下来,她问明林黛雨现在在什么地方,想过来看看,张弛让她明天再说,今天林黛雨精神状态不好,还是先让她一个人冷静冷静。

    当天林黛雨就在小屋住下,张弛担心林黛雨出事,所以也没敢走,在小屋守了她一夜。

    翌日清晨,林黛雨红肿着眼睛走出房间,看到外面八仙桌上摆着早餐,张弛正在院子里锻炼,听到动静他将手中的哑铃放下,转向林黛雨微笑道:“早啊!”

    林黛雨点了点头,指了指院子里的水池表示自己去洗漱。

    张弛道:“你先吃饭,回头我跟你说点事儿。”

    林黛雨洗漱之后,在张弛的劝说下多少吃了点早餐,她这一夜其实根本没睡,满脑子都是父亲的事情。等张弛吃完了她主动收拾碗筷,张弛道:“放着我来。”

    林黛雨还是坚持收拾了,张弛跟着她去外面刷碗,有点寸步不离的意思,明显对林黛雨的状况不放心。

    林黛雨道:“你是不是特不放心我?”

    “没有,我就是担心你没休息好。”

    林黛雨停了一下道:“我下午准备回佳林苑,麻烦你了。”

    张弛听她说得如此生分,就是有要和自己划清界限的意思。他凑上去道:“咱们之间好像用不着这么客气吧?”

    林黛雨道:“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我昨晚没怎么睡,因为我无法接受我爸去世的事实,刚才我起床的时候忽然就明白了,他走了,永远也回不来了,我就算再伤心他还是回不来。”她的语气突然变得冷静,睡醒起来之后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

    张弛却因为林黛雨的冷静更加担心了,遇到这种事正常的反应是情难自禁,痛哭不止,林黛雨虽然比普通女孩坚强一些,可她终究是个女孩子,在面临人生这么大的变故面前,这种冷静和克制的背后通常更加虐心。

    张弛道:“我陪你过去。”

    “不用,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林黛雨的语气异常坚定,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坚硬,林黛雨补充道:“司机徐叔联系我了,一个小时后他会来接我。”

    张弛道:“那好吧,等律师来了我陪她过去找你。”

    林黛雨点了点头,端着洗净的碗筷转过身来,望着张弛挤出一丝笑容道:“麻烦你了。”

    叶洗眉在希尔顿酒店安顿好之后,才联系了张弛,张弛第一时间赶了过去。

    叶洗眉比起上次分别的时候明显精神了许多,身穿黑色套装,看上去像个干练的女强人,张弛进门后恭敬道:“叶大律师,您好,您好!”双手伸了出去。

    叶洗眉笑着跟他握了握手,姐弟俩装得非常客气,朝他身后看了看,发现他是一个人过来的,诧异道:“当事人呢?”

    张弛道:“她先回家了,应该是回去清点一下她爸的遗产。”

    叶洗眉把张弛请进了房间里,招呼他坐下,她还没把衣服收拾完。

    张弛道:“一人来的?”

    叶洗眉笑道:“怎么?你以为我还要把成成带过来?”

    张弛道:“他离得开你吗?”

    “离得开,现在啊,跟我妈最亲,跟保姆都比我亲。”

    张弛心说代孕的肯定不如亲生的,叶洗眉毕竟没有经历过十月怀胎,母子感情和正常不同。

    叶洗眉让张弛先坐,她把行李收拾完了再跟他谈正事儿。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道:“你跟这个林黛雨什么关系啊?”

    张弛从果盘里插了颗圣女果一边吃一边道:“老同学。”

    叶洗眉将信将疑道:“老同学会这么上心?”

    张弛笑道:“叶大律师,我开始怀疑你的专业性了。”

    叶洗眉笑了起来,她整理好了衣服,去洗手间洗净了双手,来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红酒。

    张弛道:“我骑车过来的,不能喝酒。”

    叶洗眉道:“酒店有停车场,昨天你跟我说完,我就查了一下林朝龙的资料,他的麻烦可真不少,现在网上铺天盖地全都是他的负面新闻,而且天宇集团管理层的不少人卷入了贪腐案,难怪他的律师会给出那样的建议。”

    她端着酒杯来到张弛身边坐下,身上有种淡淡的花香很好闻。

    张弛道:“姐,我不是法律专业人士,我就说说我个人了解到的一些情况。”他把林朝龙和楚沧海之间最近的商业竞争简单叙述了一遍,又说了一些他了解到的案情进展。

    叶洗眉听他说完情况道:“这样吧,你还是先带我去见当事人,我想跟她当面谈谈,虽然你很想帮忙,身为你姐我也义不容辞,可我毕竟不知道当事人自己的态度,咱们两人在这里讨论得再热乎也无济于事,万一人家要拒绝咱们帮助呢?”

    张弛挠了挠头,以林黛雨的个性的确存在叶洗眉说得这种可能。

    张弛和林黛雨联系了一下,林黛雨答应和叶洗眉见面,让他两个小时后来佳林苑家里。

    叶洗眉让张弛把车留在酒店停车场,两人打车去了佳林苑。

    为他们开门的是司机老徐,张弛过去就认识老徐,过去在北辰给林朝龙开辉腾的那个。看到林朝龙死后仍然有人愿意守在林黛雨身边不离不弃,张弛也感到了些许安慰,至少还是有人忠于林朝龙的。

    老徐前两天也被带走接受审查了,作为一个司机他并没有什么问题,所以被放了出来。他告诉张弛,刚才警方已经通知他们,尸检已经完成,他们可以随时将尸体送往殡仪馆进行火化。

    公司的董事和律师都不停打电话过来想和林黛雨见面,老徐按照林黛雨的吩咐全都拒绝了。

    张弛悄悄问道:“林太太有没有来过电话?”

    老徐摇了摇头道:“至今没有任何消息,林先生的事情影响这么大,她没理由不知道。”

    张弛心中暗叹,如果黄春晓得知这件事还不肯现身,那么她可真称得上铁石心肠了。如果他和林黛雨都是一个妈生出来的,为何她会厚此薄彼?好像感觉不到她对林黛雨有丝毫的母爱呢?

    叶洗眉见到林黛雨马上就明白张弛为何会如此热心帮忙了,凭女人的第一眼直觉她就能判断出张弛和这女孩子间肯定有故事。

    应叶洗眉的要求,林黛雨和她单独在书房见面,叶洗眉希望尽可能看到一个真实的林黛雨,她首先要搞清楚林黛雨个人的主观意愿,然后才能决定是不是接手这件事。

    叶洗眉首先向林黛雨介绍了一下自己,她并没有回避自己婚后就脱离法律界的事实。

    林黛雨淡然道:“我没想到叶小姐这么年轻。”

    叶洗眉听出林黛雨有质疑自己资历的意思,她微笑道:“其实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林小姐可能还不知道我和张弛的关系,我们是干姐弟。”

    林黛雨还真没听张弛说过这件事,打量了一下叶洗眉,不得不承认叶洗眉是一位充满知性和自信的大美女,落落大方,气质高雅。林黛雨道:“谢谢叶小姐。”

    叶洗眉道:“张弛很关心你,他之所以找我来,是因为他信任我,相信我会从你的利益出发。我虽然资历不深,可是在法律界我有许多关系,我想知道你现在真实的想法,你是准备听从律师的建议放弃继承你父亲的遗产,还是打算争取你应有的权利。”

    林黛雨望着叶洗眉道:“我不在乎什么权利,但是我很看重责任,如果我爸的确犯过错误,那么我这个做女儿的有义务帮他弥补,如果我爸没有做过外面说得那些事情,身为女儿帮他洗刷耻辱讨回清白更是责无旁贷的事情!”

    叶洗眉一双美眸一亮,林黛雨虽然年轻,可这番话却让她刮目相看。

    林黛雨道:“叶律师,相信你对我目前的状况已经有所了解,我现在的处境可以用众叛亲离来形容,天宇方面的股东一方面想推卸责任,一方面想让我对公司的管理权,律师方面也不肯从维护我的利益出发,你来之前,我咨询过几位知名律师的意见,他们都劝我放弃继承权。”

    叶洗眉道:“你是准备坚持下去了?”

    林黛雨点了点头。

    叶洗眉道:“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可以帮你。”

    林黛雨道:“我开始对您的律师费感兴趣了?”

    叶洗眉笑了起来:“我没理解错的话,林小姐这是打算聘用我了?”

    林黛雨道:“我会马上通知廉正,跟他们解除合约。”她向叶洗眉伸出手去。

    两人握了握手,叶洗眉道:“有件事我必须先坦白,我的律师事务所还在筹建,你是我的第一位委托人。”

    林黛雨和叶洗眉去书房谈业务的时候,张弛趁机跟老徐聊了聊,老徐口风很紧,张弛从他这里并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叶洗眉和林黛雨聊完,林黛雨让老徐开车送送他们,叶洗眉谢绝了。

    两人离开佳林苑,张弛提出去附近的陌尘湖看看,陌尘湖就是发现林朝龙尸体的地方。湖水平整如镜,湖畔的草坪有部分已经开始泛青,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叶洗眉道:“她是个不简单的女孩子。”

    张弛当然知道她说的是林黛雨,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道:“比我想象中要坚强得多。”

    叶洗眉微笑道:“女人的生存能力其实比男人更强!”

    张弛道:“谈妥了?”

    叶洗眉点了点头道:“她决定和廉正解约,跟我签约,想不到我接得第一个案子是在京城。”

    张弛道:“我看好你,你以后官司多了,世界各国都有。”

    叶洗眉笑了起来:“唯一不怕打官司的就是我们律师了。”她在栈道上停下脚步,眺望着远方的湖面,一双美眸显得有些迷惘。

    张弛和她并肩站着,带着歉意道:“不好意思,把你卷进来,给你添这么大麻烦。”

    叶洗眉道:“姐弟俩说这些,是不是太虚伪了?不过这案子准赢!”

    张弛愣了一下,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有把握,来见林黛雨之前她还说难度很大呢。

    叶洗眉道:“林黛雨的头脑非常清晰,她知道该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她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看你处理这些事都未必比她强。”

    张弛听出来了,笑道:“你是说我瞎操心,其实林黛雨根本不用我帮忙?”

    叶洗眉微笑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这么理性的女孩子你一定要小心。”

    老徐来到林黛雨面前,恭敬道:“小姐,公司那边打电话过来,他们想请您务必要参加明天上午的董事会,按照您的吩咐我帮您推了。”

    林黛雨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徐叔。”

    “小姐早点休息吧,林总的身后事我会处理好,您不用担心。”

    老徐离开之后,林黛雨望着梳妆台上父女两人的合影,照片上的父亲微笑望着自己,她咬了咬樱唇,强忍住泪水,把照片反扣在桌面上,相架的背后有一行父亲亲笔写得小字——我会永远看着你。

    林黛雨一时悲从心来,父亲终于还是没有兑现他的承诺。再度拿起那张照片,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从相框中将照片取出,在照片的背面还是同样的小字——我会永远看着你。

    林黛雨拿起那张照片仔细观看,照片上似乎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因为摄影的角度问题,父亲的一双眼睛是盯着镜头的,所以看起来他始终都在微笑望着自己。

    林黛雨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去找出自己的电脑,打开电脑,找出这张去年和父亲拍摄的合影,就在房间里,她将父亲的眼睛进行局部放大,她从父亲瞳孔的倒影中看到了其中的图案,这是一只开关盒。

    林黛雨转身望去,这图案就是她房间的壁纸,她去取了螺丝刀,敲开开关的饰板,拧下开关面板,拆解开关盒之后,从里面找到了一张小小的记忆卡。

    林黛雨双眸中满是泪水,父亲没有忘记她。

    将记忆卡插入电脑的读卡器,她相信父亲一定给自己留下了重要的信息,电脑自动弹出了一个网页,林黛雨接连回答了几个她自己秘密的问题之后,系统进入了人脸识别和指纹认证,林黛雨已经能够确定,父亲专门为自己留下了这个秘密系统,就算有其他人发现,也很难通过认证。

    读卡器是一张口令卡,而进入系统还需要一系列的认证,这些认证,除了自己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完成。

    在等待近二十分钟后,电脑屏幕出现了黑屏,林黛雨以为电脑出现问题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而亲切的声音。

    “嗨!小雨!”

    林黛雨的眼睛红了,她捂住嘴唇强行抑制住自己的哭声,哽咽道:“爸!”

    “小雨,哭什么?”

    “爸……”

    林黛雨很想扑入父亲的怀中大哭一场,可现实是她的面前只有一台冰冷的电脑,电脑屏幕上一个个绿色的字符开始聚集,很快在她的面前出现了父亲虚拟的面孔,他在微笑。

    “小雨,我知道你心中一定非常奇怪,我为什么留下了那张口令卡,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跟你见面?接下来我会好好跟你解释。你一定以为爸爸去世了对不对?没有,我仍然活在你的身边,我答应过,我会永远守护你,答应过你的事情怎么会变呢?”

    “爸……”林黛雨手中拿着父亲的照片,眼中噙满泪水。

    “不许再哭了,擦干净眼泪,其实我的身体在十年前就查出了问题,这些年我一直都是在用药物维持,就算没有意外,我也无法支撑过三年。我不怕死,只是担心有一天,我死了,就没有人照顾你,会有人欺负你,所以我早就开始着手进行一系列的准备。你应该知道我这些年都在致力于脑域科学的研究,我的研究目标之一就是如何让意识脱离肉体而存在,你一定又要说我唯心主义了。”

    林朝龙笑了起来,笑声还是那么温暖爽朗。

    林黛雨心中好过了一些,她擦掉眼泪,小声道:“科学上这是不可能的。”

    “你记不记得去年你我之间针对这件事曾经产生过一次争论,我告诉过你的。”

    林黛雨想了想:“您曾经说过,现在的科技已经可以将人脑的记忆进行数据化,可以对记忆进行备份,利用这些备份可以用来应对外伤性失忆和阿尔兹海默症。”

    “是啊,当时你提出,就算备份了记忆,可一旦患者的大脑发生了器质性病变,还是难以恢复到过去的状况。”

    林黛雨道:“我还举过一个例子,就是用裂开的杯子装水。”

    林朝龙哈哈大笑:“女儿,我当时告诉你,你完全可以换一个杯子,为什么要盯着原来的那个?”

    林黛雨可以确定,父亲正在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跟自己交流,真的就像他仍然活在自己的身边。

    “所有人都认为我的研究重点是记忆读取和储存,我们既然能够将记忆数据化让电脑读取并储存,那么我们可以利用逆向思维的原理做更多的事情,人的大脑其实是世界上最复杂的计算机,我利用网络和纳米技术设计出脑内纳米计算机网络,利用网络和神经元纳米接口和专用控制接口链接在一起。”

    林黛雨道:“您是说,您把您的所有意识上传到了网络中?”

    林朝龙道:“记忆既然可以数据化可以储存,那么人就能找到一种合适的网络生存方式,真正的网络生存,将记忆上传至网络,形成在虚拟世界中拥有自主意识和计算能力的独立个体,脱离肉体而存在,永生不死!”

    林黛雨处于深深地震撼中,还有那么一些惊喜,从现实的角度来说父亲已经死了,可是从另外的角度来看,父亲仍然活着,只是他的生存形态改变了。

    “小雨,你是不是感到害怕?”

    林黛雨摇了摇头:“我很开心!爸,有您在真好!”

    “我说过会永远看着你,保护你!”

    “爸,您告诉我,是谁害了你?”

    林朝龙微笑道:“其实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都是相对的,如果不是那个人,我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你不知道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真好,女儿!我知道你遇到了很多的问题,现在我回来了,一切都不会成为问题,只要你需要,你可以在任何时候找到我,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所有的一切,没有人能够夺走属于我们的东西!我过去没有实现的愿望可以通过你去实现,终有一天,我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