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破败赘婿 > 第274章 立在赢国
    这一战,会很辛苦,李书堵上了他包括毕生荣耀的所有,李尚不想让他输。

    立在赢国,才好等宋小黑回来。

    他要不惜一切手段,做到凡人能做到的最好,让宋小黑回来,一眼就能看到他的身影,四处里在赢国走走,走走间就能听到他李尚的名字,他李尚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做出的努力。

    “微臣温朗,愿站位丞相大人,站位呼延家。丞相但有吩咐,无论刀山火海,我温某人敢为之先锋,莫有不从。”

    温朗行了对天子才行的躬身大礼。

    李尚满意这成果,却是在听到温朗之言要站位呼延家的时候瞳孔有微微的收缩。

    “温大人请起,既然温大人开诚布公,那我就当你是自己人了。”

    “谢大人。”

    得了李尚的话,温朗这才是起来。

    李尚的态度不卑不亢的,脸上没什么悲喜,这在温朗看来是李尚心中已经有乾坤了。

    “其余五部同时换人,你能保证将影响降到最低吗?”

    李尚淡淡出言道。

    呼延庆艳直起腰来后便是捂着心口,站在了李尚身后的一侧,这是一个标准的“保镖”的站位,饶是发现有外人在捂着心口这姿势不雅,她便是将手给放下了,脸上恢复了往日骄横的表情。

    不装了,才不装什么淑女了。

    反正都被下毒了,能活到几时还不一定呢。

    本来还想找机会逼出解药再灭掉李尚这厮,这下看来是难了,这毒也太厉害了一些。

    呼延庆艳想到那毒的“厉害”之处,顿时哆嗦了一下。

    温朗才刚站起来,闻言李尚的话,差点儿没战好摔了。

    李尚竟然是真的要大换血!

    这可是关乎一些人的命脉的,可不仅仅是得罪人那么简单了,是要人命还砸屋刨坟一般。

    同时,温朗激动与庆幸自己的选择。

    “我朝之中,六部分尚书与侍郎,其他五部,侍郎皆在,若是侍郎升职为尚书,加官进爵,想必,他们会对大人无比的忠诚。”

    官员之事,温朗可是明白人。

    这些事情,他是最清楚不过了的。

    “去联系吧。事成之后,你坐葛仲的位置。”

    李尚很直白的说道。

    “啊?”

    温朗懵逼,周围在打扫的宫女们集体动作都是一停顿,接着又慌忙的恢复了之前的动作。

    这可是把她们都给吓着了。

    在前面李尚说要换五部主事的时候,她们听着就哆嗦,但也还能接受,可接着,李尚就说了要换同级那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往往这种隐秘的事情,可都是极其秘密的。

    现在,她们知道了,她们是真的开始害怕担心起来她们会被灭口了。

    “你不愿意吗?”

    李尚看着懵逼中的温朗,问道。

    “不不不不,属下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听从大人调遣。”

    温朗再次行大礼跪拜。

    同一时间,他心中的小九九打了起来。

    他有些是捉摸不透李尚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是真的蠢,还是另有乾坤。

    这周围可是有那么多人呢,不仅是御书房里的宫女听见了,那外面大内侍卫御前侍卫也是听到了啊。

    这本来应该是阴谋的事情,现在已然是成为阳谋了。

    阳谋,风险大啊。

    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他可就坐实了是李尚麾下的人了。

    若李尚这条船翻了,他可就死透了。

    莫非,这是逼我忠心?

    温朗的眉头乱跳,他再一想,好像已经是退无可退了。

    可怕!~

    很快,温朗后怕了起来。

    宫中可是人多眼杂的,这御书房里发生的事情很多就会传出去,朝野都会知道,会知道他的站位。

    他已经站位了,便是要死站李尚。

    没有退路,若是退一分,李尚必然会先拿他开刀。

    是先锋还是一刀,他都没有退路。

    虽然吏部的很多秘密就只有他知道,可李尚这厮丧心病狂,都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要换御史大夫的话语来,他还这是想不到李尚会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他便唯有走踏实效忠李尚的这条路了。

    呼延家,犹如一颗定心丸一般。

    让他坚定了无法退步的选择。

    “你去忙吧。”

    “是,大人。”

    温朗再次行礼后,走出了御书房后。

    迈出御书房之后,他感觉走路腿都哆嗦。

    他以前要走的,可就都是绝路了,李尚要是完了,他也就没命了。

    温朗是真想派人给在场的能说话宫女都做了,可是宫女好做,大内侍卫和御前侍卫,那些可都是大/麻烦,只要有一张还能张的口,他就照样玩完。

    而且,要瞒过李尚做这件事情的难度太大了,不如不做。

    温朗走的时候,在御书房门口遇到了礼部尚书郭譲。

    郭譲的脸色明显的不好看,也没和温朗打招呼,直接擦肩而过了。

    郭譲的身后带着百十号人,抬着五十多个巨大的箱子。

    “来人。”

    本要走开郭譲突然驻足了。

    他想起了之前在议事殿的谈话,这老小子不会是要狗急跳墙刺杀李尚丞相吧!

    不行,他可不能出事。

    要不五部加上一个御史大夫找我算账,我可就嗝屁了。

    温朗心里的算盘打的啪啪的响。

    百十号人,若突然袭击,搏命相杀,没准备可真不好挡。

    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反正我温某人都是跟丞相串一条线上的蚂蚱了,不如早表忠心的好。

    “大人。”

    御书房门前的大内侍卫们答声。

    “多叫人来,先将这些人控制起来,也把箱子一一的都给再次检查一遍,小心暗器和刺杀。”

    说完话后,温朗向着殿内拱手。

    他相信,他现在做的事情,李尚在御书房内,都是能看得到的。

    为了确保能看到,他故意的加大了音量。

    “温朗!你什么意思?!”

    感觉自己是“鸡”要被杀给猴看的郭譲当即就是炸了。

    要弄死温朗的心都有了。

    这显得,他来这一趟是居心叵测了一般。

    他可是肉疼的带着身家,来投诚换取苟延残喘的。

    李尚当政,那是势不可挡之势,莫不说李书与太师的支持,光一丞相之位,就很够用了。

    “我什么意思你是听不懂还是看不出来?当然是怕有些人居心叵测,到内宫来,竟然带这么多人,是要造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