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洪荒之证道永生 > 第七百七十八章春雷炸响(求订阅)
    ...........

    大商王宫之中。

    “师傅.....就这样彻底离我们而去了!!!”殷郊殷洪二子面容满是悲意,神色也禁不住一阵昏暗,沉默不语,即便是翠绿的竹叶也掩盖不了这种悲情。

    “不过您放心,徒儿此生绝不输给西方教佛法,即便是倾尽大商之力也定然努力弘扬我等道统。”

    殷洪殷郊二人指天立誓道,眼神格外坚定。

    国师府之中,申公豹一双眼睛看向了王宫方向,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时间差不多了,应该快了吧?”申公豹自言自语。

    “此次行事多谢师弟援手,为兄感激不尽,日后定有重谢,当然希望师弟能暂缓北地局势,给西方教一丝喘息之机.....”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忽然一淡然之音便传入他耳中,转瞬间便消失不见了,正是那孔宣的传音。

    “呵呵!!在下一定办到?”申公豹抚了抚公羊胡,对着虚空直接躬身做了个稽首,转身便进宫面圣了。

    ..........

    金鸡岭!庄严森寒,无穷的铁血煞气直冲云霄,狼烟四起,方圆万里再无一个生灵徘徊,死一般的寂静。

    而这漫天的血光之中,有一处静室却格外清幽,可谓独树一帜。

    “呼呼——”

    数息过后,静室之中,随着一道清风徐徐环绕,一道清秀的身影也出现在其中。

    “这种工作真是不好做,果然不适合我吗?师傅也尽会指派人。”孔宣盘坐在地,想起这些年的事宜,也由衷的感慨一声,“下次一定要让凰翎姨母好好教训一下。”

    说完,孔宣莞尔一笑,右手一挥,一面通透的镜子便凝结在他身前,其上玄光萦绕,呈现出一幅幅的画面。

    “好了,鱼饵已经设下,我就不相信有人会不上钩!!现在就需要好好看着。”

    突然,孔宣游离的目光突然停了下来,定格在其中的一幅画面之上,看到其中的内容,嘴角也掀起一丝弧度。

    “果然,袁洪老弟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竟然镇压大周不能动弹一步,还让哮天都求到它爹那里!这下子好戏上演了,以傲天那个性格........”

    顿时,孔宣便有些浮想联翩,以往傲天一见哮天就像一副看先天早夭儿的表情,每次都变着法的腻乎,还美其名曰什么父子情深!!

    “嗯!!”

    当即,孔宣便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那个场景真是极为恶心。

    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再次看向身前的玄光镜,发现一个雄壮的身影随着哮天从长江中走出,水浪激射,孔宣也悄然一笑。

    “有点意思,这下事情彻底精彩了。”

    ............

    洪荒量劫越发的波诡云谲,波涛汹涌,但此刻梅山之上,却异常的平静,了无生息,宁静致远。

    山中无岁月,修真不记年,混沌珠内,加速空间之中,俨然度过了近千年的时光,光阴匆匆。

    忽然,加速空间深处‘轰’的一声炸响,一方玄奥大鼎悬浮虚空,每时每刻都有纯净的神光弥漫鼎身,丝丝缕缕,仙霞绝艳,圣光蒸腾,超凡飞仙。

    大鼎之下,只见一道身影盘坐其下,此人一袭月白色道袍,头戴玉冠,发冠上插一青玉簪,周身气机浩渺仿若超脱天地之上,仙肌道骨,肌肤晶莹剔透犹若温玉的道人。

    这道人手中印决不断掐动,演化万千玄奥符箓烙印进鼎内,好似一精益求精的神匠在完成自己的不朽之作。

    这些年,广成子的心神早已随着斗转星移,轻而易举的融入了先天至宝乾坤鼎的核心深处,渗透进去,本来坚不可摧的先天禁制俨然都被彻底击溃。

    第十六重至宝禁、第十八重至宝禁制——在节节攀升,到了最后他足足炼化到了这二十四极禁的第十九重禁制。

    一时间,让他对乾坤鼎这件极品的先天至宝有了全新的领悟,能动用的力量越发庞大,控制也越发如臂驱使了。

    与此同时,他的心神还留有余力,赫然已经触摸到了第二十重禁制,仅仅是差一步就能将其炼化。

    “似乎快要突破到第二十重了,但终究是一线之差!已经到了现阶段的极限了么。”

    广成子语气充斥着一股欣喜,将乾坤鼎炼化到这一层次,带给他的好处实在是不少了。

    首先,随着禁制层次的提高,这乾坤鼎对他的帮助呈几何倍增长,掌控的更加如鱼得水。

    当下‘造化之主’这先天神通越发精妙了,同时还赋予乾坤鼎不朽不灭的特性,这尊造化至宝的攻伐之能被大幅度提升,无人可正面硬抗一击。

    同时这乾坤鼎也给广成子带来了无数先天感悟,甚至他的造化法则也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只要再闭关一段时间将此次收获消化,那他自身精气神一定会有成倍的提高,这是最大的收获。

    只是可惜了,以他目前的修为只能止步于此了,再无晋升第二十重禁制的可能,毕竟这乾坤鼎的品阶太高,不是他能完全掌握的,否则他根本不用为自身的问题而发愁。

    不过能有如今这些收获,已经让广成子非常满足了,他早就修炼出一颗不朽不灭的道心。他对自己的心境修为向来异常严格,寻常事物已经很难撼动他的心神了。

    他绝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急功近利,只要这般一点点积累下去,那总有一天他能横推一切,这是实打实的。

    “呼!?开始吧!好好整理这次收获,不能久留了。”

    广成子收回乾坤鼎,微微闭上双眼,心神顿时平静下来,下一秒,随着咚的一声闷响,他身躯微微震动,一股神秘到极点的至理在他脑海中游荡,碰撞,产生不朽的火光,瞬间就将广成子的灵魂一下子包裹起来。

    一时间,他感到自己的灵魂好像遨游在知识的海洋之中,何其融为一体,无数智慧好像不要钱似的蹭蹭暴涨,磅礴的精气神念头猛然涌进去他的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乃至每个身体组织之中。

    啪啪啪!!!

    瞬息间,他的元神、宝体、元力都开始了一轮新的蜕变,每一寸都打满了广成子的烙印,当然这三者融合后的精气神同样也在疯狂觉醒。

    甚至广成子感觉自己的修为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掌握,同时他对自身的细胞都有了初步掌握的迹象。

    仿佛他此刻多出了一件极强的增幅精气神的至宝,似乎他的念头涌进去他身体每一处角落,意志遍布全身,这种掌握一切的感觉,简直比世间任何事物都要来的美妙。

    “果然不愧是极品先天至宝,真是厉害,仅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先天造化道韵都能让我有如此收获,如果我将其祭练完全,那是何等了得。”

    广成子惊叹不已的道,他只感觉消化了这些道韵足够省却他万年的苦功,着实了得。

    只可惜这种机会也再难遇到几次,今后恐怕还要另寻手段了。

    稍稍感慨之后,他身形一闪,便出了混沌珠之中。

    轰隆隆——

    道芦之外,九天之上,乌云遮蔽天空,将九天金乌的光辉压制,层层叠叠的乌云就宛如苍茫神山,带来无穷的压抑,让无数生灵为之惊醒,但这股压抑的背后却给人一种雨过天晴之感。

    “没想到闭关这么久了,春天来了吗!”

    广成子屹立在水潭之上,微微抬头,然后迈开脚步朝着草芦外行去,顿时水潭中的水流好似有了意识一般,在他周围像是花苞一般绽放开来,形成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莲花,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轻柔的托起广成子的脚步,一时间,真像是一位仙王缓缓临世,向天地宣告他的存在。

    “轰隆隆!!”

    天空中厚重的乌云之上,一道闪电宛如生命之龙般划过,接着沉闷、滚滚炸响的春雷,彻底惊醒了一切从冬天开始沉眠的生物,也立刻唤醒沉睡在大地之中,那无穷寒冬蕴藏的可贵生机。

    人人都感觉得到,随着这声春雷的炸响,那份清新纯粹、春天一般的神秘气息,弥漫整个洪荒,一时间,酣畅淋漓的心情自每个人的心底深处释放出来。

    站在这雷光之下,广成子似乎感觉到了大地的的生育之气,哺乳所有生灵,原本生灵寂灭的梅山之顶也再现春芽。

    “这就是春天啊?春雷一到,万物皆开!”

    广成子看着天空,每一道春雷的嘶鸣,他眼神就就微微一动,闪过别样的神采,随着一道灵光闪过,他感觉到他脑海之中好似多了一丝新奇的感悟。

    此刻他的雷之法则在这春雷造化之下,水到渠成的突破到那最后一层。

    “世俗红尘薄似纱,谁令后土显仙华。

    小楼一夜听春雨,万物鸣世开天花。”

    广成子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望向云层中的电蛇,宛然道:“真是好景色啊!”。

    春天有雷,当然有雨,淅淅沥沥的春雨宛如飞柳般垂落,给几乎数个月之久的大地来了一股湿润的气息,广成子见此微微一笑,盘坐在大地之上,微微闭上双眼。

    世间万物,阴阳而生,死极化生,阴极生阳,秩序平衡,雷之法则,攻伐无双,杀灭天下,乃至万千攻伐之首,世上难有敌手,但雷之法则绝不仅仅只有攻伐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