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归向 > 31.8 对撞 b
    857年7月12日,土之星大陆地缘中心时间,上午9:34。

    太阳系的光环星公转轨道环和磁云星公转轨道环之间九分之二处,首次会战爆发。

    双方天骑士没有任何犹豫,犹如两团星群,迎面相撞。在接触时候,仿佛实物相碰一样,战列面相遇的一瞬间发出了璀璨的‘火光’。

    这是隐生代骑士们,在战前最后一刻释放的干扰核弹。他们于璀璨的核弹即将炸响前的零点八秒,释放了伪装导弹。导弹展开反射面,制造了对方视角中与己方天骑士非常相似的反射。做完了这些干扰后,隐生代的天骑士按照训练出来的团队素质,快速组成大平面。——其实只对接出六块平面,未能完成让所有人能共享交互坐标锁定的绝对平面。但这也还是给隐生代天骑士们锁定联邦精英们提供了帮助。

    联邦这边的英雄位天骑士们,在核爆闪烁前,就用领域束标注了隐生代天骑士战列面中的二十七个,而后被干扰导弹逼的不得不重新锁定,只不过这重新锁定,却无法来得及对队友汇报了。

    战争即这一瞬间。

    三秒钟过去了,两个巨大的面,交错而过。一时间看不出谁胜谁负。

    但是在十秒钟后,双方天骑士集群,大量的机体发生了轨道变向。这是失去控轨能力的表现,很显然已经是被击毁了。

    太空中观测的人工智能,迅速统计出了双方的战果,并迅速汇报给了双方统帅部。

    磁云星方面失联了63人,而联邦一方失联45人。从人数上看,联邦获得胜利,但是随后五分钟,战果进行细致统计——在联邦一方失联的天骑士中,烁步天赫然在列。

    至于均摘星,还活着,在战后二十分钟时,用宇宙通讯对联邦继续邀战。

    在五天后,联邦和磁云星的无武装救生战舰,分别赶到双方交战后分离的两片残骸区域,开始试图搜救——这种天骑士交战,生还率是非常渺茫的,搜救只是为了不放弃那最后一丝可能,毕竟每一个天骑士都是极为金贵的人才。

    7月12日的这次天骑士会战,其实还带有试探性质,双方这次天骑士集团的规模都是两百左右——毕竟宇宙历八百年还真的没有大规模交战,筹码全面压上去,实在是让人心中没底。

    而这次试探性作战,让双方均对交战有了了解。

    以双方的战列面损失分布进行了评估。

    隐生代一方的战列面上,损失天骑士往往是相邻的四五个,宛如一块纱布被戳破了十来个洞。这十来个洞,就是被联邦上位天骑士打穿的。这证明了,均摘星这个类型的天骑士在面对联邦传统上位天骑士时,战技上存在劣势。

    而联邦一方的天骑士战列面,损失似乎是围绕圆心点离散分布,如果也用纱布比喻的话,似乎是中央破了一个大洞,周围围绕几个小洞。这说明隐生代天骑士的中央阵型上,在其他友军的光粒辅助照射下,在定位方面要比自己阵型边缘方面要准。烁步天就是这样被彻底锁定,然后被动能弹头贯穿机体饮恨。

    隐生代战术,能让自己更好地利用附近队友给自己提供的优势。

    就这样,联邦认为自己的队伍更加精英!均摘星认为自己大规模阵型战,跟对面兑子不亏。更大规模的天骑士会战开始了。

    ……

    8月24日。

    天骑士们在磁云星附近6光秒的地带,开始了第二场会战。这次,磁云星方面聚集了443名天骑士,联邦方面汇聚了384名天骑士。

    而这次会战共计打了两个回合。

    第一个回合,相互之间相对冲锋速度达到了109公里每秒。磁云星方面陨落153位天骑士,联邦方面陨落了87位天骑士。

    联邦方面占优势,司空天穹(英雄位天骑士)立刻进行四万公里的旋转,试图追击。司空天穹下令追击的原因:在冲锋交错的时候,确定了磁云星天骑士中央集团信息核心,也就是均摘星的方位。

    磁云星方面也下令追击。而第二回合,由于双方要绕圈再度对撞,所以损失了部分动能,相对速度降至60公里每秒。

    太空中双方咬牙切齿,然而这次交错速度稍慢,双方能更好地定位对方,所以损失比第一次更大。

    联邦损失了201位天骑士,磁云星方面损失了113位天骑士。

    这个速度区间下,均摘星缔造的职业更加强大一些,一举兑掉了对方八位上位天骑士。

    但是在这一战中均摘星原体陨落了。

    ……

    “轨道重新确定……”,“后方无追踪目标……”,“敌我阵列,已经远离3400公里,交错64.3km/s速度……”,“开始检验我方队友数量,正在发送信标,34号机接受信标,45号接受,35号……”

    在座舱中,均亿丰抿着嘴木然地听着报数,战争的残酷性在于每一次炽热,都会把你过去那些熟悉的人强行从这世界上抹消,他们的音容笑貌历历在目,却再也见不到了。

    哪怕是资本主义时代的战争,人性也会彻底抹消贪婪。金钱可以再赚,甚至可以放纵疯狂,策划抢劫,也可以拥有那一瞬间的富有(然后就是逃亡逃避逮捕)。但是熟悉的人离开了,彻底没有了,所以,经历过战争的人必然反对入侵战争。而和平时代,那么多人对战争谈笑风生,其实是没有经历过战争。

    忐忑慌张中,均亿丰等完了电子系统的报数,尽管已经做好了承受伤痛的准备,但是此刻他愣了。

    对着机舱中的人工智能追问道:“1号呢,1号为什么没有接受我信标,给我再发一次!”

    机械外形的人工智能回应道:“均亿丰少校,所有人都没有接收到1号信标,请您做好接受现实的准备。”

    随后几秒,这个人工智能将后方的照片拍摄下来。

    均摘星的座驾方位上,现在就在太空中以冲击时的初速度静静地漂浮着。拉近摄像头,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是一块金属丰碑。

    均亿丰沉默了一会,随后对接己方公共通讯:“诸位同志,我是均亿丰,刚刚确定一个不幸的消息,统帅已经没有回应,按照条例,现在我接手战时指挥职责。在此我要告知大家我的信念——”

    他蓄情吸气地让话语中断了半秒,而后语调蓬勃道:“这场战争依旧要继续,因为英雄未在我等心中逝。”

    ……

    六分钟后,在太空战场的另一侧。

    司空天穹也确定了均摘星已经陨落,但是他与麾下幸存战士陷入了沉默寡言,联邦288名天骑士在两个小时内天人永隔。战争的残酷撼动了每一个人的心。

    所以均摘星死不死已经毫无关系。隐生代的天骑士们拼出了让联邦天骑士们深痛的伤害。

    就在联邦幸存天骑士默默重新整队时,均亿丰传来的对外发言又给司空天穹补了一刀!

    均亿丰:“我方仍持道义前进,贵方尚能饭否?”均亿丰对外说话,显然没学会委婉。

    ——好吧,还要打!

    这是一个璀璨的时代,因为星星会陨落;这是光明的时代,因为有很多很多愿意点灯的人。

    ……

    “不能这么打下去。”

    在四个天文单位上观战的枪焰沧心看到这可怖的战损,以及隐生代新头目发来的新邀战宣言,第一时间,萌生出了退意。

    这位英雄位控制者原本柔魅面庞上,满是愁容。这么打下去后,联邦上层最顶端阶层的男性将出现巨大空缺。

    联邦这个社会形态,早就摆脱了资本主义。也就是说,最顶端的社会阶层创新生产已经无需用金钱来刺激积极性,而是靠着同伴的赞同和共鸣来激发积极性。

    在联邦视角中战争的起因:因为土之星原来虚荣阶层(也就是求进会定义的中下层),未能在教育进度跟上社会匹配的权利,不仅不能给务实阶层共鸣,而且还在虚荣上自娱自乐时,将那些多元化次要领域的成就和联邦主流务实成就相提并论。故导致了双方分裂脱节。

    严格来说,过去的金钱,其实也就是收获赞同和共鸣,尽管是利用人类物质贪婪,虚伪地达到了这个目的。

    赞同和共鸣是多样的,不同人在意不同种类的赞同——其中有一条,“女为悦己者容”。

    联邦的控制者们心中忧忧,磁云星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的杂音。

    均亿丰那批的人,是第一代隐生代最优秀的男性!短短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损失了329人!接下来还要贯彻大义,要损失多少锐意、阳刚的生命呢?不少少女们开始悄悄怀疑,为了成为土之星人,这样的代价到底值不值。

    然而战争决策权已经完全不在女性手里了,天骑士第二次大会战双方打出了真火。无论是联邦,还是隐生代,残存的天骑士开始了更高规模的汇集,显然是要打第三场战役。

    在茫茫宇宙中,一架架高速战机启动发动机,如同流星穿梭在行星之间,汇成一簇簇集团,在阳光的照射下,针尖对麦芒。

    ……

    太阳系第二次天骑士会战结束后。

    整个太阳系,除了土之星上联邦指挥官和求进会依旧是明确的站位。

    其他和这场行星际霸权弱相关的星球势力全部变成了实质上的中立派——不发言,不表态,等待会战结果。

    因为无论是磁云星还是联邦,最高等精英拼命的架势,太可怕了。

    碳星,就是一个最明确的中立区域。环绕整个赤道旋转,圆环状太空星港中段,一朵金属花瓣缓缓打开。花蕊中心,这个观测平台上,穿戴太空防护服的叶秋盛和曹新鸿并排走了出来。

    曹新鸿脖子上套着金属质地的电子监控环,这说明他是联邦军管制度下待定义成员。

    联邦中枢现在拖延审判步骤,是顾及到: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将大制造师逼出‘离心力’。

    而磁云星的大制造师集群,之所以要保住曹新鸿,是因为曹新鸿现在是属于己方同情‘新兴人思势力’的代表。

    现在战事扑朔迷离。磁云星的大制造师们作为科研中坚,在任何一方胜利后,都能跟着走。所以他们尽量不表态,而是等结果。

    这是投机,——然而大制造师们也都知道,自己目前的站位并不光荣。这是一种将选择责任交给他人的投机态度。

    两人漫步在碳纤维构成的太空走道上。数公里长的运输舰,在两人左侧十七公里外缓缓进入蜂巢状态的航空港。

    叶秋盛仰望着阳光照射下的星空,敲了敲自己的玻璃头盔,好似自言自语道:“他死了。”

    曹新鸿握住了栏杆,摇了摇头:“他没有死。一个死人是不可怕的,而我们现在依旧在怕他。”

    叶秋盛停顿了足足一秒,无奈地承认道:“的确,很多激情盎然的年轻人,还在受他的蛊惑,继续给联邦造成冲击。”

    曹新鸿低头看着赤红的碳星:“蛊惑?你是说我?”

    叶秋盛转头,两人对视。

    曹新鸿瞅着星空,缓缓说道:“人不是那些只在意吃喝繁殖的低级动物,一生中总得相信点啥。错信,那么是眼光不好,而不敢去相信,那就是……”

    叶秋盛缓缓追问道:“是什么?”

    曹新鸿对他轻轻一瞥,又看向星空,缓缓道:“被完全驯化的动物。”

    叶秋盛听到这,突然哈哈大笑,拍了拍曹新鸿肩膀,叙述道:“新鸿啊?你的反嘲很犀利啊。”

    如此略过尴尬后。

    叶秋盛再度看向太空,嘴唇微抿,随后默默问道:“过去是认为他们幼稚,而现在呢——”

    战争没打之前,任何自觉优势的统治者都会认为,经济、军事落入下风的挑战者,为了一个理念挑战自己是幼稚的。

    然而历史滚过去后,后世人们回顾战争的重大伤亡,反倒是觉得旧统治者顽固地维持自己不必要的坚持,是天真幼稚。

    当维护统治结构的人群没有伤亡,或者低伤亡时,无视势力差距的挑战者是幼稚的。然而当出现伤亡,并开始残酷……持有虚妄理由一方的人是幼稚的。

    叶秋盛看局势的眼光越来越清晰,因为一切都已经明了,联邦接下来的天骑士会战,就算打赢了,多半是惨胜,而在战略上还是失败的,因为他们的理由无法解释代价。

    至此,他不禁再度回想到了当年那个在磁云星液氢生物圈研究中,用电链虫独树一帜的年轻人。

    叶秋盛遂对曹新鸿问道:“你现在回忆一下,他是什么时候有对联邦战争的企图的。”

    曹新鸿摊手一笑:“这如何可知,孤星寒照,人间才会有烟火升腾。如今看来,二十年前联邦诸君是赌,世间缺英乏雄,可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