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佬非要喜欢我 > 112 遇险
    松晨走了,乔书言无事又睡了一个回笼觉,这才起来,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去吃了早餐,才慢悠悠的去海边。

    刚出门就遇到H国的女星和同伴。

    没有舒特和墨池在,她们对她才没有那么客气,露出不屑和嘲讽来。

    “哟,这不是乔小姐吗?怎么一个人?没跟你的助理去剧组?”

    乔书言淡淡的笑了笑:“韩小姐操心的事还真不少啊,不如多去练练语言?”这外语说的如此蹩脚,要是她是导演,也不会用她。

    不过她听说这个女星在圈内关系挺乱的,玩的挺开,她一向不待见这样的人,不努力,就想着靠捷径。

    “那天吃完饭,我查了一下乔小姐的资料,居然是个医生,只拍过一部电视剧,什么作品都没有,真令人大失所望,我就是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被选上?难道只是因为你外语说的好?还是因为舒特和墨池的关系吗?你陪了他们多少个晚上?”

    乔书言顿都没顿一下,一巴掌扇了过去,自己是什么德行的人,就以为别人同她一样吗?

    真是小人之心啊。

    那女星怎么也没想到会被乔书言打,露出狰狞的面孔,上去就要还手,还有她的同伴,估计她们想的都是一样的,两个人打一个人还能打不赢?

    事实证明,乔书言的经验不是盖的,几下就把两人放倒了。

    最后酒店的人过来劝阻,乔书言才拍拍手扬长而去。

    两个人望着她的背影恨极了。

    海滩上只停着一艘快艇,是昨天,她预定的编号,为了便于公司管理,这海上的每一艘快艇都是有编号的。

    只是师傅似乎不是昨天那个憨厚老实的中年人。

    “请问是蓝师傅吗?”乔书言外语说的很好,字正腔圆,与人顺利的交流没有一点障碍。

    在上面的是一个十七八的小伙子,大概因为瘦,背都挺不直。

    “昨天是我爸,他今天有事,让我来送你。”

    “我可不可以今天不去了,改成明天呀?”

    小伙子眼睛有一个特别小,耷拉着眼皮,想皱眉的时候,就抽搐几下:“这恐怕不行,公司已经有了订单,取消的话对我们声誉不好的。”

    “可是,我朋友今天有事。”

    “小姐,你也不缺这点钱吧,要不然你今天先自己去,明天再和朋友一起?反正岛那么大,你一天也逛不完。”

    乔书言想想,也觉得今天无事,不如先去岛上打探一下,改天可以约了墨池松晨他们一起去,给他们当向导。

    “好吧。”

    年轻人就是激进,马自达开到最大,快艇开的飞快,海风把头发吹得乱飞,不过这种肆意的感觉是乔书言喜欢的。

    “师傅,今天似乎上岛的人很少啊。”

    大海中央,只有他们这一艘快艇,小的像浮尘,往哪个方向都望不到边,也找不到依靠。

    “可能今天天气不是很好。”

    乔书言之前没有觉得,现在在海中央,她才感觉,天空中似乎没有了炙热的太阳,变得阴沉沉的,有种乌云压顶的感觉。

    “怎么突然阴天了?”

    “你没看天气预报吗?海上今天有风浪。”

    “大吗?我们不会有危险吧?”要是有危险,他应该也不会非要载着她去岛上吧?

    “那可说不定。”

    “啊?那你干嘛还非要今天去。”

    “我不是说了吗,订单不能取消。”

    乔书言真是恨的牙痒痒,她情愿照样付钱给他,不取消订单,也不愿意到这海上冒险。

    这无根无着落的,有危险都不知道怎么办?

    “那我们现在能回去吗?我该付多少钱就付多少,一分不少。”

    “恐怕不行了。”他说着,快艇的速度慢了下来,一会居然停了。

    “怎么了?”

    “没油了。”他两手一摊,朝乔书言看了过来。

    “什么?”小伙子你确定自己不是来搞笑的。

    “你不加满油,你跑什么快艇啊?”

    “我怎么知道快没油了,我爸也没告诉我,一大早才给我说,让我过来替班。”他的态度很是无所谓。

    “那现在怎么办?”

    “等等看看有没有人,把我们捎回去。”

    茫茫海域,连只鸟都看不到,只有忽大忽小的海风。

    “如果一直没有人呢?”

    “应该不会吧。”那人坐在快艇上,也不着急。

    “你是明星吧?长得很好看。”他的目光在乔书言身上肆无忌惮的瞟来瞟去。

    让人很不舒服。

    乔书言离他远远的,拿出手机,这上面根本没有信号。

    想求救也无门。

    海风突然卷起一股浪,她站立不稳,赶紧坐下。

    浪席卷着海水扑到快艇里,打湿了裙摆,因为没打算去,也没带衣服,什么都没带,可真够倒霉的呀。

    快艇被吹得没了方向,来回打转,一会向这,一会向那。

    乔书言开了手机上的指南针,确定快艇一个劲的向东南方向飘去。

    距离海滩越来越远,和小岛也偏离了方向。

    “有划桨吗?”

    小伙子摇了摇头:“觉得用不着,就没带。”

    乔书言一口气闷在肚子里,真想把他一脚揣进海里呀。

    “那怎么控制快艇的方向?”

    他依然摇头:“我不知道。”

    乔书言吼了一声;“你知道什么?”

    “你朝我发什么脾气?我不是也被困在这里了吗?”

    “那你想想办法呀?任由快艇乱飘,不知道会把我们载到哪里去呢?”

    “实在没办法,就游回去呗。”

    他说的真是轻巧,大海无边无际,往哪里游?他从小生活在这里,可能跟鱼一样,不畏惧这里。

    可是她呢,虽然会游泳,但是绝不敢保证能游回去。

    每次看电视电影上,男女主人公在海上出事,居然能成功脱险,她都觉得不可思议,总是认为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快艇飘的快了。”他终于站起来望了望周围。

    “那边,看这风向是西北风,有可能最终将我们吹向东南方向,如果没人发现我们的话,就完了,那边是未知海域,据说有人曾经去过那边,有不明生物出现过,类似于大鲨鱼之类的。”

    “那你倒是想个办法呀?”她可不想被大鲨鱼给吃了。

    “我的办法就是现在游回去。”

    “我游不回去。”

    他看了看她:“这样吧,我游回去之后喊人过来救你。”

    目前看来,似乎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两个人都耗在这里,不能听天由命,要想办法应对才是。

    “好,你去叫人吧,我等着。”

    “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他似乎有点为难,不知道如何开口。

    乔书言一看就明白了。

    “你是想让我替你求情?”

    “是啊,我爸好不容易求来的工作,要养活我们一家人呢,你就大发慈悲,不要说没油了就说游艇坏了。”

    “工作人员找到游艇,一样会发现是因为没油导致的呀。”

    “这就不用你管了,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

    “看你表现,你要是找人及时来救援,我就不和你计较。”

    “得了。”他像一条鱼一样嗖的跳进海里。

    乔书言一个人呆在这里,天空压面,四周空旷,她第一次觉得害怕,好想司南辰啊,不知道他在干什么?知不知道她现在有危险。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搬来救兵,甚至不知道他能否游到岸边。

    她不能坐以待毙,任由这海风把她载向越来越远的地方。

    她坐在方向盘面前,系上安全带,觉得不会掉下去了,才用手不停的往反方向划水,希望它能飘得慢些,再慢些。

    ……

    剧组已经正常拍摄了,上午的戏主要是舒特的。

    休息的时候,他给乔书言打电话,却怎么都打不通。

    “舒特,该你上了。”导演那边喊了,他吧手机扔给助理:“去找松晨,问问她乔书言干什么去了,怎么电话打不通。”

    这一场戏一拍就是半个小时,等助理把手机给他的时候,他又打了一遍,还是打不通。

    “松晨怎么说?”

    “她说乔小姐可能在睡觉,手机大概没电了。”

    “还有夫人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舒特把电话给母亲拨了回去,那边优雅又暗含紧张的声音响起来:“怎么样?你给她说了吗?”

    “妈,你们直接去酒店吧,我给她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她可能在睡觉呢。”

    “好,好,让她睡吧,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她工作的时候那么累,好不容易放松几天。”

    舒文和丈夫金鹏飞入住了酒店。

    舒文一直在忙,收拾完东西,又冲了澡,盛装打扮了一下。

    “你看这样行吗?”

    金鹏飞握住妻子无处安放的手:“是不是紧张,激动?”

    “是啊,二十年,我期盼了二十年,愧疚自责了二十年,今天终于能见到她了。”说着眼眶又热了。

    “你眼睛本来就不好,别在哭了。”

    “我知道,就是忍不住。”

    “一会就能见到她了。”

    “你问问舒特,有没有和她联系上?”

    金鹏飞又去打电话了,得到的消息还是和之前一样。

    “我想去她房间看看,现在天亮的那么早,都十点半了,她怎么还在睡?会不会有什么事啊?”

    “不会的,女孩子没事做,不都喜欢睡懒觉吗?你想多了。”

    “我要看到她在睡觉,我才放心。”

    “舒特还没给她说我们是谁,我们贸然闯进去,不太好吧。”

    “我就看一眼,不会打扰到她的,我真的想看,你不知道我一闲下来,就想到那场大火,想着她被大火吞没了。”

    “服务员也不让我们进去啊。”

    “你想想办法呀,想想呀。”

    金鹏飞见不到妻子着急。

    “好好,我去拿房卡。”

    舒文满含期待的推开房门,房间很静,床也很干净,什么都没有,包括人。

    夫妻两人面面相觑。

    金鹏飞拨出去从舒特助理那里要到的电话号码,始终都是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你稍后再拨。

    舒文变了脸色:“会不会真的出事了?”

    “怎么会?这里治安还是挺好的。”

    “那可不一定,她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万一遇到坏人呢,都这么久联系不上了,你赶紧给舒特打电话,问问她会去哪里?”

    金鹏飞也害怕真的有事,主要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始终是他们心中的刺,令他们耿耿于怀,犹如惊弓之鸟,再也不敢冒半分的险。

    他给舒特打了过去,舒特正在拍戏,他坚持让助理把手机给舒特。

    助理很为难,导演最讨厌这种事情了。

    “快点,听到没有。”金鹏飞的声音很威严,从来温文尔雅,不发火,这样一嚎,助理吓得一哆嗦,顶住导演的眼刀,硬生生把一场血腥的拍戏场面给叫停了。

    很多人对他怒目而视,他顾不得了。

    “重要电话。”

    舒特也很烦自己的表演被打断,在他心里表演最大,但是现在有了比表演更大的事。

    他对导演说了抱歉,导演和他很熟了,也了解他的脾气,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也没有苛责他,让他先去解决在拍戏,舒特走到松晨面前,问她乔书言去哪里了。

    松晨就在旁边看他们拍戏,见他表情如此凝重,吓了一跳。

    “她,她不在睡觉吗?那我也不知道啊,哦,她对我说今天约了快艇,去岛上玩,但是我不是来这里了吗?她说去取消,该不是她突发奇想自己一个人去了吧。”

    舒特连衣服都没换,直接坐保姆车回去。

    松晨跟在后面。

    “书言出什么事了?”

    舒特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他保持沉默。

    “要不要给墨池说一声?”墨池在另一个场地拍摄,他可能还不知道这一切。

    舒特开始不耐烦了:“闭嘴。”他心情不好,最讨厌有人还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松晨终于安静下来。

    这边舒文听到有可能去岛上,赶紧往海边跑:“我们快去岛上。”

    “等等,只是说了可能去,不一定去。”他身为金家家主,金丝眼镜后面是无尽的睿智和冷静。

    “那怎么办?”舒文握着拳头,捂住心脏的地方,孩子已经丢了一次了,决不允许有第二次。

    “你放心,我来安排。”不能只去海上找,岛上找,要对周边进行全方位的搜索。

    “海上没有信号,你在这里统筹安排,我去岛上找。”

    金鹏飞拦不住她,明白她的急切,最终还是放她过去了。

    酒店派了两个有经验的水手护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