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九百九十三章 久不露面李铁头
    “这游戏超垃圾,我买来就是为了看看到底有多垃圾。”楚垣夕一边说一边汗颜。

    全球最大游戏评分网站MC中,始终霸占最低分的是NBA系列和FIFA系列,双方你争我夺互不相让。然而这种形式在1月29号,WAR3重制版上线之后就被大大的改变了,而且很难回头,因为这哥俩的分数暴涨。

    究其原因,是许多为了让WAR3重制版以最快速度沉底的玩家们想到的一个骚操作——给它的竞争对手刷10分。因此几十年难得拿到一个10分的球类兄弟俩突然被砸了不知道多少满分,估计开发者都在震惊中。

    因此到了2月1号,仅仅上线第三天,WAR3重制版的0分人数已经破万了,平均分0.7,距离打破0分个数的记录也不过就是咫尺之遥。

    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至少楚垣夕不意外,玻璃渣之前一系列操作就没把全球玩家当人,所有承诺玩家的功能都“根据玩家反馈”砍掉,还砍掉了自定义战役和局域网对战,楚垣夕自己都不知道吐糟过多少次了。

    而且玻璃渣完全没打算要脸,要知道评价一款游戏是“史诗”、“经典”等等溢美之词得玩家说,玻璃渣做宣发的时候自己就给说了。所以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来也可以想象。

    当然了,玻璃渣其实心里还是有一点B数的,比如说,他们就绝对不敢制作《暗黑2》的重制版。且不说暗黑2是暴雪北方制作的,本部重制自己打脸的问题,只要他们敢做,《暗黑3》分分钟就没人玩了,这才是暗黑2“母盘丢失”的原因。

    不过楚垣夕看不起玻璃渣的原因倒是跟一般玩家不一样。他看不起的是玻璃渣这次在用户协议中特别强调所有使用地图编辑器制作的自定义地图,版权完全属于玻璃渣所有。

    这个吃相难看到让人没眼看,可以想象DOTA对玻璃渣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大。

    但是,在这个讲究开源和共享的时代,做出这么傲慢的法律声明,特别是在当年正是因为他们自己看不起DOTA这种平平无奇的破烂货,才导致完美错过整个属于MOBA的波澜壮阔的大时代的情况下,做出这种声明,足以说明玻璃渣已经下定决心吃老本了。可惜老本也没那么好吃,风暴英雄的尸体就足够大。

    这才是更值得鄙视的原因。

    可惜的是楚垣夕没有时间用玩的方式来鄙视,因为这段时间他需要向投资圈鼓吹一个概念,叫做“OMO”。

    做产品的需要培育市场培养用户习惯,抢夺用户心智,做创业的何尝不需要抢夺投资人的心智呢?所以该鼓吹的尽快抓住机会鼓吹。

    所谓OMO,不同于O2O连接线上与线下,而是将线上线下进行融合的一种商业模式,也就是小康的商业模式。所以小康才克制着没有做到家服务,暂不提供送货上门,而是鼓励用户在线看货,然后到店消费或者自提。

    实际上OMO并不只限于买卖,其它领域也一样。比如在线教育、在线办公、在线问诊等等,都能在线上完成一部分,但也都有强烈的线下需求,是可以进行分解与融合的。如果能够做到线上线下各司其职,那么就是又一次的社会分工重构,资源更加合理的被分配和调遣,既节约资源,又节约时间。

    所以楚垣夕才不断强调任何商业模式的突破创新都是对用户时间的再编辑。

    但是以前他想鼓吹也鼓吹不起来,因为上面提到的这几个领域也就便利店好一点,其它的,渗透率都太低了。在线教育基本上阈于补课,很少有正经的课被学校教师拿到线上教,至于诊疗和办公就更不用说了,APP做出来容易,想让人用起来难。

    而在本次双重因素强化之下,这些领域都开始加速启动加速融合,加速了用户对线上和线下不同场景不同效能之间的理解,不但渗透率一下子起立,就连转化率都喷了,曾经绞尽脑汁想触达更多潜在用户的行业,现在用户自动上门。

    所以现在是时候吹一波了,吹一波,把小康加入到这个概念中,还能跟着沾点光。这要是上了我大A股,小康的股价都能跟着人家涨一涨呢。

    当然如果看业绩的话小康确实会涨,因为最近去大型商超的人见少,因为远,而去便利店的变多,因为近。这个时候,很多友商才注意到小康拿地的时候特么都拿在小区边上有多不要脸了!

    平常的时候,再走一段路就是724,就是美多,就是全时,远点近点根本没所谓,今天差一步人家用户都不多走!这流氓啊这个!

    特别是有些724和小康就隔着一个拐角,跟脸贴脸差相仿佛,小康守着小区出口。那种位置一般是因为别的便利店为了避免和724脸贴脸竞争而放弃的,小康反正混不吝,拿下之后立刻开始收割724教育好的人头。724平常感觉自己沿街的店面人流上似乎还占着什么便宜,这个时候完全是哔了狗了!

    此时此刻,大家都是拥有强劲后端供应链的玩家,在抢购潮的考验之下物流配送也很不错,于是美多和724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在没有小康的社区附近,他们即便同样要和别的便利店竞争,生意也明显好的多!这就十分尴尬了。

    可惜就是楚垣夕在帝都毕竟才开了300多家店,留白的区域还是挺多的,如果像全家2000多家门店覆盖魔都的那种规模,他们就无缘体验这种扎心的感觉。

    不过楚垣夕在炮制材料发软文的时候发现,似乎投资者们目前都处于特殊状态,活跃当然是很活跃,因为每个大佬手中都有一大堆公司需要救,但是听到新消息第一反应都是收缩投资。这样的人不止徐欣和胡世恒,能接触到的大一点的基本都是这种反馈——我们得先照顾好手上的被投企业。

    这么一来楚垣夕心说自己吃亏很明显啊,因为,虽然小康当初疯狂做路演,确实拉了很多有实力的投资人上车,但他现在肯定是不需要照顾的那种,属于不会哭的孩子。其实要说哭,他真拿自己当孩子,哭声可以比谁都大,问题是大人们不信怎么破?

    然而这也算是人之常情,甚至于算是投资者们尽义务有担当的表现,楚垣夕没任何立场说三道四。今年肉眼可见的,资本寒冬还要加剧,基金本身募资就要难上加难,更何况创业者,留给新入场创业者的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从零下50度继续往下走。

    因此他不得不主动连线袁苜,向她道歉,并且破天荒的承认袁苜之前说的话有一定道理,现在资本自顾不暇,有点指望不上他们了!

    跟袁苜说话不用开视频,袁苜也不矫情,叹着气说:“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呢?其实当时你就算接受了我的建议也没用,这么几天也来不及做什么,然后整个投融资生态就变这样了呗。哎对了,我哥说,现在企业自救的核心是专注于主业,在主业里选最核心的做好,主业非核心的该砍都得忍痛砍掉。”

    楚垣夕也叹气:“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呢?我又不需要壮士断腕。”

    当然,他跑出去买买买的心情也变得淡了很多。这市场虽然很刺激,但是钱更刺激,守着这300多亿过日子吧……

    说到底还是不够强,此时,有实力的资本和企业,其实有更好的选择,那就是和有关部门合作,和银行合作,然后操纵超越一级市场的交易。而实力不足的,比如说巴人,只能到一级市场上去捡便宜。

    捡便宜虽然爽,然而一级市场之上的交易往往是奠定规则的交易,定义下一个市场周期中的行业格局。因此这时参与不到这种大级别交易中,楚垣夕殊为憾事。

    然后他还发现这刚二月初,就有人迫不及待的鼓吹另一个概念了,叫做报复性消费概念,也就是号称等着双重因素结束了之后肯定有一波报复性的消费云云,使得创业者重新开启增长引擎。

    报复性的消费得用户兜里有钱啊亲,用户都休假了哪来的钱?楚垣夕立刻开喷,喷完了忽然觉得不对,这可能是喷到友军了,因为人家也是为了鼓励投资人出资嘛!按照报复性消费理论,一级市场上肯定要出现里程碑式的融资高峰。

    然而现实就是谁的产品更具科技含量谁就站在杆位上,比如能做无人配送车的最近订单都在暴增,主打智能物流的狗东黄团乐得合不拢腿。但是其他人想指望报复性消费恐怕要感受到世界的残忍。

    然后过不多久,帝都三天内紧急出台了两个版本的帮扶政策,扶植中小企业渡过难关。楚垣夕一看这个不错啊,减租减息的现代版,对小康这种占着房拢着地的中小企业尤其优惠,其它城市特别是羊城和鹏城估计也快了。这对挽救小康的估值,准确的说是维持下一轮融资中的目标估值很有意义。

    时间很快向前推进,楚垣夕有好多事情想干但是知道着急也没用,只好继续敦促冯林隔离,间或指挥一下工作。

    诚如他所说,当老板的最大的能力要求一是招聘二是控制现金流,现在招聘完全不用招,现金流更没啥可控制的,因为用工成本不会持续提升,店也不开了人也不招了,也没有什么额外的支出。但是这特么小康处于计划之外的盈利状态中,赚钱赚的楚垣夕一脸懵逼,而且看起来还得继续懵逼一阵。

    现在距离楚垣夕时间表上盈利的时间还有一年多呢,居然提前实现了,而且盈利幅度还不小,使得他想干点啥都浑身不自在。

    要知道小康的盈利主要可不是靠卖货盈利,而是靠提供增值服务,靠整个业务模型形成闭环,销售商品的盈利占比并不是楚垣夕最在意的。包括原世界在内的小康就从来没有现金流正过来的时候,原世界就算盈利,也是把钱继续砸出去,从而逆转现金流,资金使用的相当极限。这回猛然发现盈利了,就像海鱼进入内陆湖一样茫然。

    这种状态,围棋国手马晓春有过形象的描述:“现在这个局面,居然该我下?”

    但同时,这种状态,围棋选手也经常犯错误。马晓春一旦说出这句话就相当于死亡宣告,岛国当今的第一人,史无前例的七冠王井山裕太曾经在一次和国朝无名小将的对弈中,就在这种名场面下失控暴走,停一手都能躺赢的棋结果用力过猛当场下崩了。

    楚垣夕虽然是个臭棋篓子,但是知道自己拼算力肯定是远远不如围棋选手,职业棋手都控制不了的局面可咋破啊?

    因此生怕走出臭棋的楚垣夕只好慢慢来,有时间多刷刷微博和朋友圈,在被封闭的人生中努力了解一下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

    结果6号这天,他发现自己6天前发的一条朋友圈被人点赞评论了,他当时写的是:小康仅存的一点双黄莲蓉月饼库存,突然卖空了!谁能告诉我怎么肥四?库管正在问我要不要补货?

    点赞的居然是李靖飞,然后写下评论:还不如喝两口高度酒。二两二锅头下肚可以杀死口腔和咽部的病毒,进入血液循环杀死肺部病毒,二两二锅头相当于80毫克每百毫升血液,灭度杀菌的同时激活机体免疫力。

    楚垣夕心说您怎么不发到微博上去啊?这说的有理有据的关键还有数据支撑,我特么差点信了,发微博说不定还能上个热搜什么呢。

    这叫什么情况呢?这叫李靖飞在释放善意,楚垣夕一看,这就是想跟自己说话了呗,但是贸贸然发消息过来自己不搭理可怎么办呢?先在朋友圈冒个头,就算自己仍然不搭理,也没关系,不丢人。

    他倒是挺好奇李靖飞为什么突然有话想说,想来应该是要聊点事?但是突然释放善意,肯定不是为了zhuangbility,那么掐指一算,想必要涉及到一件事,也就是钱。

    思维链路这么转了一圈,楚垣夕直接给袁苜发消息:“李靖飞最近找过你么?”

    袁苜半天没回,也不知道在干嘛?楚垣夕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必要等袁苜,于是直接打开李靖飞的微信:“有什么事直说。”

    当一个久不联系的点头之交忽然在微信上问“在吗”的时候,通常都是打算借钱,否则,有正经事一般会直接留言而不是问在不在。因此稍微激灵一点的人看到这种类似在吗的招呼,需要想一想要不要回答。

    万一傻呵呵的说在,然后对方真的借钱,就会把自己放到尴尬的处境中,除非特豪爽的人,肯定要想很多事儿。点头之交不代表圈子没有交集,不借,对方在圈内埋汰自己怎么办?对方今后给自己使坏怎么办?但是借钱之后又很难做到释怀,总要惦记着,最终无论借与不借心情上都要承受负能量。

    但楚垣夕不是一般人,他是能拒绝自己亲戚来公司求职的人,就算刷资历这种亲戚之间比较合理的求助也能毫不犹豫的拒绝,何况是借钱呢?

    因此他找袁苜问问只是为了心中有数而已。李靖飞要是胆敢找巴人集团融资,他会发一个笑的格外猖狂的表情包给李靖飞的。

    马上,李靖飞回复:“那我真直说了,孙大圣想投资小康。”

    虽然确实被震了一下,但是楚垣夕问:“去年软银大中华区的薛总找我谈过,我拒绝了啊。”

    李靖飞发了个表情渐渐消失的熊猫头:“是孙大圣本人!”

    “发生了什么?”

    “就是孙大圣本人想投小康啊,他看上小康了。之前那是大中华区的经理做的日常走访,不可同日而语。”

    楚垣夕半晌无语,然后问:“那估值呢?拟出资额呢?”

    “我没问,哎呀孙大圣投资还能少的了啊?to愿景你还不懂吗?再说现在这时节有人给投资,你还要啥自行车啊?”

    楚垣夕看着手机屏幕,又看了一遍微信里的字,然后冷静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呢?

    按说孙大圣最近的日子绝对不好过,因为愿景基金的千亿版图中,终于要出现第一个宣布倒闭的了,那就是被称为米国版拼多多的初创企业Brandless。

    这是一家主打无品牌商品的电商,向上游代工厂拿货,直接卖给消费者,不让中间商赚差价。所有商品售价统一都是3$,无论花生酱、椰子油还是洗面奶、毛巾,统统3$,统统3$,统统统统统统3$……

    (3$还真就是20块)

    这家公司成立三年,当初可是明星创企,创始人是知名连续创业者,公司含着金汤匙出生,引无数英雄竞投资。孙大圣直接给出5亿$以上的估值,拍了一个亿的现金,还有另外1.4亿的承诺。

    然而据袁苜发来的可靠消息,人家已经承认在直面消费者领域内缺乏竞争力了,一周之内就要破产。这就不知道愿景基金具体是栽进去多少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