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 第1099章 有参与感,所以激动
    第1099章 有参与感,所以激动书生失魂落魄:“这怎么可能?”

    小摊贩撇撇嘴道:“今天早上,广佛寺大雄宝殿,佛祖亲自开口,说我们北疆王是受命于天的圣天子!”

    “你要是不信,大可以去问问别人。”

    “当时佛祖开口说话的时候,大雄宝殿里可是有数十位香客在场的。”

    “他们亲眼所见,个个可以证明。”

    “佛祖开口说话之后,广佛寺大大小小的殿宇,全都给出回应。”

    “哦,对了,还有广佛寺钟楼上,那口需要三个大和尚一起用力才能撞响的大钟,也无风自动,发出雄浑的钟声。”

    “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说明,我们北疆王才是真命天子!”

    “王爷去当皇帝,才是天命所归。”

    正在此时,忽然听得隔壁的鱼摊惊呼一声,道:“我,我,我这鱼肚子里,也有写了字的布帛。”

    这下没人去管书生了,连忙把注意力放到鱼摊老板身上,就见他果然从鱼腹中抽出一张布帛来。

    不过跟鸡鸭摊贩不同,因为这回知道这布帛上写了佛祖的圣喻,所以鱼摊老板十分小心,先洗干净手,再把鱼肚子里的污血也冲干净了,这才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布帛抽出来。

    布帛被油布包着,此时取出来光洁如新。

    上面的字迹和刚才从鸡肚子里取出来的字不一样。

    上面的字更多,大家拿着两张帛书对比,发现上面就三个字相同,剩下的字,依然不认识,不过想也知道,肯定跟刚才“圣天子,北疆王”那几个字差不多。

    书生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连臭味都顾不得了,往前冲了几步,对鱼摊老板说道:“布帛上写了什么,拿来我看看。”

    鱼摊老板这个时候才不会把手里的帛书给书生。

    他把手里的布帛拽得紧紧的,可宝贝着呢。

    鱼摊老板往后退了一步,指着他说道:“你站那儿别动。”

    “想看上面写了什么可以,但是这布条子不能给你。”

    “就跟刚才一样,我把布条子打开给你看就是了。”

    书生从没想到,自己一个读书人,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人嫌弃到这种程度。

    他脸色非常不好看的说道:“难不成我还会贪你一块布条子?”

    鱼摊老板道:“那可说不准!再说我又不认识你,谁知道你会不会?”

    书生气得半死。

    有心想甩手离开,却又抗不住心里的好奇心,非常想知道布帛上面的内容。

    身为读书人,到底还是知道政事对生活的影响,为了看清楚布帛上面都写了些什么,书生最终还是选择留在原地,憋屈的对鱼摊老板道:“那你把布帛打开,我看看上面都写的什么。”

    鱼摊老板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见他确实站在原地没动,这才把手里的布帛两头扯开,字朝书生给他看。

    这张布帛,要比方才贩卖鸡鸭的小贩从鸡肚子里抽出来的布帛更长一些,上面一共九个字,分别是:    北疆兴,王称帝,盛世临!    两张布帛上面所写的内容虽然不一样,但其核心思想是相同的,就是北疆这块土地,已经盛不下北疆王的野心了!    再加上刚才这些摊贩所说的,广佛寺大雄宝殿的佛祖开口,直言北疆王天命所归,书生就算再迂腐,到这个时候也很清楚,北疆和朝廷之间,已经水火不容。

    对于读书读迂腐了的书生来说,这个结果冲击他的理念,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

    像他这样的人,空谈的时候,高亢激昂,觉得自己特别高尚,特别有理想,可真的事到临头,当理想和现实起了冲突的时候,理想和高尚也就坚持不下去了。

    就好像他刚才乍然听到什么“圣天子,北疆王”的口号,一时没反应过来,没有及时认清形势,就口口声声,教训这些摊贩,说北疆王这是造反,是要被朝廷杀头的。

    可如今一旦反应过来,知道北疆王是真的在造反了,他反倒什么都不敢说了。

    再也不敢表达自己的立场。

    很多时候,理想和高尚,都要为自私让路。

    书生失魂落魄的走了,坊市里的人还沉浸在激动当中。

    其实这种激动,也并不全是为了什么“北疆王受命于天”激动,更多的,是因为觉得自己见证了这件事情的发生,觉得自己参与到这么重大的事情当中,有一种参与感,所以才激动。

    而坊市里的其他人,眼看着鸡肚子、鱼肚子里都有写着字的布帛出现,一个个也都跟着乱激动起来,巴不得看看自己所卖的物品里,能不能也找出来这样的帛书。

    佛祖都开了金口,那他们手里拿着这些帛书,肯定也有用。

    一时间,坊市里的人都无心做生意,开始翻找起隐藏的帛书来。

    这个帛书又哪里是这么好找的?

    一个坊市里能出现两份,已经算是运气非常好了。

    虽然薛双双是多准备了一些帛书,准备扩大影响力,但是“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不管运用在什么事情上都是一样的。

    特别是这个神神叨叨的东西,数量太多了,也就不值钱了。

    所以这个坊市的人,把自己的货物翻得乱七八糟,都没能再找出第三份帛书来,大家不由十分失望。

    却也因此,对这件事的传播更起劲了,出去跟别人说起来,都说:“我们坊市肯定受佛祖保佑!”

    “不然,为什么广佛寺的佛祖刚显灵,我们坊市就有写着佛祖圣喻的帛书出现?”

    “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我们坊市出现了两张帛书,上面写着佛祖的圣喻,我当时就在场。”

    这种情况在北疆各地都有发生。

    在北疆各地,当时一共投放出去五十份帛书,有两份不知所踪,其他四十八份全都从各种渠道被发现。

    比如酒店后厨,比如大户人家的厨房,再比如,从猎户手里买回去的猎物,以及菜市场买回家的鱼……    再加上安排好的人手,在暗中推动舆论发酵,只一天一夜的时间,“圣天子,北疆王”的口号就传遍北疆,第二天一大早,整个北疆的百姓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