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一百一十五章不讲规矩的张俊平
    “呵呵!李员外确定不是右眼皮在跳?”张俊平端坐在马上,看着圆滚滚的李员外淡淡笑道。

    “呃!”李有财被张俊平的话弄得一愣,随即干笑着说道:“张官人说笑了!张官人是我鄙人请都请不到的贵客!

    贵客登门,自然是大喜事!”

    “我也希望如此!”张俊平淡淡说了一句,翻身下马,径直走进李家大院。

    绕过迎门墙,张俊平发现李家这处院子,比自己的还要大上许多,雕梁画栋,假山堆砌,配上四季常青的植株,布置的也更加奢华。

    自古粮商都不是一般人,像李有财这样背靠丁谓的大粮商,更是不一般。

    张俊平跟随李有财来到正堂,也不用李有财开口,直接在主位坐下。

    这个位置是主人做的位置,张俊平这么做有些喧宾夺主的意味。

    李有财看到张俊平做到了诸位,眼睛眨了眨,没有说话,做到了张俊平的下首。

    “李员外,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登门有事相求!”

    “……”李员外心里直骂娘,你这是求人的态度?

    “这场大雪下了一天一夜了,积雪达一尺多厚,眼看雪还不见停下的迹象,恐怕要闹雪灾了!”

    “是啊!张官人高见,现在这程度已经能够称得上是雪灾了!”李员外附和着张俊平的话。

    “雪灾不可怕,可怕的是人祸!

    每每遇到灾情,必然会物价飞涨,记得大中祥符五年,也是连日大雪,开封府的木炭,粮食暴涨数倍!

    许多百姓因为买不起粮食,木炭,冻饿而死!”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大雪封路,外面的粮食,木炭运不进来,这价格自然是暴涨!

    即便三司衙门卖的平价木炭,粮食不也比平时高了数倍!”李有财陪着笑脸,回应着张俊平的话。

    李有财此时大约已经知道张俊平的来意,无非就是买粮。

    李有财很想大骂张俊平,你他娘的来买粮,还拽的跟什么似的!

    好像是老子求着你买的一样!

    心里想着,话里也带来锋芒,意思是官府卖的粮食,木炭都涨钱,你能怪我们?

    “呵呵!我来为两件事,第一我需要二十万斤粟米价格嘛,就按照之前的市场价,第二希望李员外能够协助朝廷平稳粮价!

    避免再有百姓因为冻饿死去!”

    “张官人,非常抱歉,鄙人是小本生意,存粮不多,二十万斤粟米,鄙人实在是拿不出来!

    至于帮助官府平稳粮价,鄙人更是无能为力,鄙人店里那点存粮,也就够支撑三五天的!

    如果再没有粮食运进来,小店也只能关门大吉,更别说帮助朝廷平稳粮价了!”李有财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不软不硬的把张俊平的话给顶了回去。

    “呵呵!李员外,我非常赞同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

    在我看来,那些朝堂上的规矩,都是王八蛋!

    所以不要拿对付其他官吏的办法来应付我!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粮还是要命!”张俊平冷冷笑道。

    “张官人,这里可是开封府,天子脚下,不是你乱来的地方!

    我李某人也不是吓大的,要粮没有,要命只有一条!”李有财腾一下站起来,盯着张俊平大声说道。

    李有财能撑得起这么一份大家业,自然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手底下也有不少人命,府里更是养了许多的江湖好汉。

    “呵呵!我知道你背后是丁谓丁相公!

    府里也养了不少豪杰!

    取你的命,我又一百种办法,可如果就这么杀了你,你,心里也不服气!

    我给你机会,明天这个时候我会再来!

    你去官家那里告御状也好,找江湖豪杰来助拳也罢!

    看看官家会不会治我的罪,也看看你请的江湖豪杰本事如何,能不能保得住你的小命!”张俊平没有急,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意,这笑意却是看的李有财心里只打颤。

    “告辞了!李员外,明天未时三刻我来府上拜访!”张俊平说完,起身离开李家大院。

    看着张俊平离开,李有财一屁股做到椅子上,脸上的汗直往下淌。

    李有财不是真的不怕,他是量仗着张俊平不敢明目张胆的杀自己,强自撑着。

    人的名树的影,张俊平血洗地下赌坊,血洗碧霞观,这些光辉事迹,才过去几个月,李有财可没忘。

    “老爷!”管家担心的看着李有财。

    刚才他也在大堂上,张俊平和自家老爷的对话都听到了。

    李有财被管家一叫,才回过神来,“去请苏先生和雄盛过来!”

    苏先生是李有财的幕僚,雄盛则是李有财养的武林高手,说白了就是打手头子,没少替李有财干脏活。

    “老爷,不知老爷唤我等有何吩咐?”不一会苏先生和雄盛来到大堂。

    “刚才张家的张俊平来了……”李有财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苏先生说这事该怎么办?”

    “老爷,要我说,你刚才就该把我叫过来,我定让那张俊平知道知道我铁拳雄盛的厉害!让他爬着出去!”雄盛抢先开口道。

    “闭嘴吧你!你能打得过张俊平?那可是连杨家杨文广都打不过的厉害人物!

    叫你出来送死啊?”苏先生呵斥了雄盛才对李有财说道:“老爷,那张俊平却是不好对付!

    如果他只是要买二十万斤粟米,依他也就罢了!”

    “唉!可问题是,他不仅要二十万斤粟米,还要我不得涨价!

    这天寒地冻外面的粮食一时运不进来,哪有不涨价的道理?这是断我的财路!”李有财气愤的猛一拍桌子。

    断人财路犹如杀父之仇,李有财自然不肯罢休。

    “是这个理,这是自然不能答应!

    可是,这件事麻烦就麻烦在张俊平的身份,他是太子左庶子,又是开国功勋之后!

    莫说他没有动手,只是威胁,便是真动手杀了老爷!

    估计也就是罢官发配,连充军都不会!”苏先生捻着胡子给李有财分析道。

    “老爷,我看我要做两手准备,一方面通知丁相公,让他在朝堂上发力,压制张俊平!

    另外一方面,我们要广邀武林高手,预防丁相公压制不住张俊平,他明天过来行凶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