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熬死诸天 > 0211 侍寝
    雁鸣湖,宁缺的家中。

    自从宁缺在这里安了家,燕飞就带着莫山山堂而皇之地前来蹭饭。

    桑桑做的饭,多吃一些对于莫山山很有好处。

    出生在这个世界,在昊天的规则中长大,多享受些昊天真诚的祝福,这会在无形中帮莫山山铺平之后的修炼道路。

    “咦?你家什么时候买了这么一个漂亮的丫头,不错呀,卖给我怎么样?”看着端着小米粥的红衣丫鬟,身姿高挑,容颜绝美,气质清冷,很吸引人,燕飞对宁缺笑道。

    “如果你喜欢,送你。”宁缺耸耸肩道。

    燕飞正想满口答应,坐在身侧的莫山山却是偷偷地用手指掐了一下他的腰间,“夫君,别开玩笑了!”

    面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道痴叶红鱼!

    “道痴,你怎么会在这里当起了丫鬟?”莫山山好奇问道。

    少女的问话比较直,没有其他意思,可听在人耳中难免有些刺耳,尤其是现在叶红鱼的心情本就不好,听到这话就更糟糕了。

    “书痴,从未听闻你成亲,怎么就多出了个夫君?”叶红鱼看向莫山山,话音中带着几分嘲讽,同时,好奇地打量着燕飞。

    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能够折服书痴。

    “骄傲的女人!”

    正喝着小米粥的燕飞感受到叶红鱼打量的目光,不禁莞尔。

    “我们已经互许心意,夫妻对拜,所以已经算是成亲了。”面对叶红鱼挑衅嘲讽的语气,莫山山仿若未闻,只是露出幸福的笑容,无形中就将叶红鱼的言语攻击化解了,“只是没有进行那些世俗的礼节罢了!”

    点点头,叶红鱼表示理解。

    这样简单的成亲,对于旁人来说或许觉得可笑,可对于同为天下三痴的叶红鱼来说,却是能够理解的。

    喜欢就在一起,骄傲如她们,岂会在意世俗?

    “好了,别说那么多,桑桑的小米粥煮的越来越好吃了,山山,你多吃点。”伸出勺子,燕飞喂着莫山山。

    看了看面前的叶红鱼和对面瞪大着眼珠子的宁缺,莫山山虽然羞涩,不过却也堂堂正正地接受了燕飞的喂食。

    “奸夫**!”叶红鱼低喃。

    “呵呵……听闻你是道痴,愿为昊天奉献一切,是吗?”看着叶红鱼,燕飞笑道。

    “是又如何?”在宁缺下首位置坐下,叶红鱼淡淡说道。

    “既然如此,那今晚你就给本座侍寝吧。”燕飞平静说道。

    “你什么意思?”一张精致绝美的脸庞瞬间怒意满满,好看的弯眉皱起,怒目而视。

    “咳咳…”

    宁缺一阵轻咳,对燕飞竖了根大拇指。

    厉害!

    当着自己老婆的面让另外一个女人侍寝,莫非你是想要大被同眠?

    真敢说,真羡慕!

    歪着头,看了看自己身旁的夫君,又瞅了瞅叶红鱼,莫山山轻笑,没有生气。

    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所以,有的只是好奇。

    “是你自己说的愿意为昊天奉献一切的,我只是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而已,怎么,这就不愿意了”燕飞轻笑。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昊天?”叶红鱼嗤笑,“侮辱昊天,你是想死吗?”

    屋中飞出一把长剑,剑气凛冽,杀意十足,直指燕飞。

    只是当燕飞一个眼神瞪过去后,叶红鱼突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剑竟然不受自己控制了。

    “我说我是昊天,这句话谈何侮辱?”燕飞淡淡道,“你又没见过昊天,怎知本座不是昊天?”

    燕飞挥了挥手,一道浩瀚的昊天神辉从天而降,笼罩叶红鱼,光芒之中,叶红鱼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她跌落的境界回升,甚至突破天启达到从未踏足过的领域,然后又突然回落变成普通人,来回变换,她的境界就仿佛过山车一般。

    “怎么样?现在相信我是昊天了吗?愿意为本座献身了吗?”燕飞似笑非笑道。

    咬着牙,半跪在燕飞面前,叶红鱼不说话。

    “看来你是不愿意的。”燕飞轻笑,“既然不愿,那你还觉得自己一直坚持的光明是绝对正确的吗?光明是客观存在的,可人则是主观的,你用主观的思维方式去判断光明,这并不准确。

    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你痴迷于道,这本无错,不过若是过于执着,反而会害了你的。”

    猛然抬起头,看向燕飞,叶红鱼明白了,刚刚那一番话只是面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指点。

    只是…

    他究竟是不是昊天?

    如果说不是,那刚刚昊天神辉下自己的变化又算什么?

    “是与不是有那么重要吗?”燕飞轻笑,“不管我是与不是,你头顶上的那一片天都会存在,你应该在意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对于一个人来说,只有自己才应该是自己的昊天,而不应该让那虚无缥缈高高在上的昊天决定自己的一切。”

    “我靠,老大,你忽悠我!”燕飞正教育着叶红鱼,这时,宁缺突然咋咋呼呼地叫唤了起来。

    “你又怎么了?”燕飞没好气道。

    “荒原的时候你不是说让我快速变强比较困难吗?那刚刚是怎么回事?一挥手,叶红鱼就变成了天启境,这叫难?”宁缺觉得自己受到欺骗。

    更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同为穿越者,自己居然被另外一个穿越者给忽悠了。

    而他还傻乎乎地信以为真了!

    “哦,然后呢?”

    平平淡淡的语气,安安静静的眼神,看着这个状态的燕飞,宁缺泄气。

    不公平!不公平!

    他再次感叹,同为穿越者相差这么大,这太不公平了!

    “好了,今天的教育就到这里吧!”宁缺打断之后,燕飞也懒得说了,摆摆手,让叶红鱼站起身继续吃饭。

    “多谢..指点!”

    叶红鱼想用昊天来称呼燕飞,可突然觉得不对劲,想用前辈,又感觉有点不适合,所以直接不称呼了。

    “感谢?有什么感谢的,他那纯粹是为了你那一句【奸夫**】戏弄你呢!”宁缺不忿道。

    “呵呵!”

    叶红鱼送给了宁缺两个字,顿时更让宁缺暴跳如雷。

    平时,宁缺自然不是这样的人,可在燕飞面前,或许是因为老乡的缘故,他放开了太多。

    一边喝着小米粥,一边笑着看着宁缺的表演,喝完粥后,燕飞就和莫山山离开了。

    “夫君,刚刚你是不是真的动心了?”莫山山突然问道。

    “什么动心?”燕飞装作没听懂。

    “叶红鱼绝美,单论美艳,甚至可称天下第一,夫君真的不动心?若不动心,为什么又用侍寝的名义敲点她?”

    温柔的双眸眯起,弯弯的,如弯月,很美。

    可越美的事物往往越危险。

    最起码在燕飞看来,自己老婆这一脸温和温婉的表情相当危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