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1097章 拥有绝对权力的木华【第一更】
    孙玉林拿起信,拆开。

    信上只有简短的一句话。

    他抬头再看,黑发男子已经彻底融入夜色。

    如果不是手中这封信,他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低头看着手中的信,他默默的把信收了起来。

    回到屋里,抱起孙秀成,出门。

    一个小时后。

    一辆普普通通的车子停在紫金山下。

    孙玉林坐在车里,一直等到深夜凌晨,才推开门。

    他走进山中,来到一座道观。

    门匾上书写着四个大字“南山道观”。

    他推门走进去,门轴很久没上油,发出嘎吱的声音。

    地上落满了枯叶和灰尘。

    他走进大殿,殿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口棺材。

    他将孙秀成的尸体放进棺材里,出门,关上大门,取出符篆将大门封死。

    然后退出道观,沿着道观围墙,不断的将符篆贴在墙壁上,前后院门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离开了。

    ……

    第二天。

    灰蒙蒙的天,细雨靡靡,梅雨季节到了。

    陈阳没等来道协对他会长身份的安排。

    而是等到了赵冠的电话。

    “陈真人,来一趟。”

    “现在?”

    “嗯。”

    “什么事?”

    “去太白山关。”

    赵冠明显有些抱歉:“陈真人,麻烦你了。”

    陈阳问:“山关怎么了?”

    木华的身份已经清晰,此次回来,他就没想过再回去。

    不是不想回,而是没这个必要了。

    即使回去,自己也派不上什么用场。

    赵冠沉默许久,说道:“木华。”

    “他希望你能保护他前往天神山土地庙。”

    陈阳的心脏,狠狠抽搐了两下。

    这王八蛋!

    想阴死我?

    陈阳按捺怒气,问道:“还有谁?”

    赵冠道:“只有他一人。”

    陈阳问:“你确定?”

    赵冠道:“确定。”

    “好,我去。”

    挂掉电话。

    陈阳才想起,楚清歌和言不语都已经下山了。

    他也没办法,让两人跟着自己进去。

    请别人一起随行?

    恐怕行不通。

    木华不会答应。

    他既然敢提出要求,显然是坑自己坑定了。

    但陈阳绝对不信,就自己和他两个人去山关。

    从山关出来之后,他就告诉自己,这种人说的话,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他将刘元基,金圆等人,以及老黑和大灰都喊来。

    与他们简单嘱咐了几句,告诉他们自己今天就要去山关。

    小景道:“我也去。”

    “别闹。”陈阳道:“我去去就回来。”

    “军部找我有事情,放心,不是什么危险的事。而且现在灵修已经出现了,镇压山关只是时间的问题。”

    刘元基问:“他们要让木华去镇压?”

    陈阳道:“肯定要让他镇压,不然谁来?”

    刘元基问:“他愿意?”

    陈阳道:“应该愿意。”

    “好了,我先下山了,军部一会儿就来接我。”

    陈阳摆摆手,拒绝他们送自己。

    军部过来,要接近两个小时。

    陈阳就待在山脚下,不出山。

    鬼知道孙玉林是不是已经躲在暗中了。

    “嗯?”

    陈阳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对面停车场走过来。

    这年轻男子穿着宽松的汉服,头发很长。

    穿着很奇怪,但这张脸,陈阳却记忆犹新。

    思源!

    大岳太和宫,三丰派的弟子。

    多玛群山屠龙时,本该是一百零四人。

    最后却只有一百零三人。

    只因为,有一人临阵脱逃。

    此人便是思源。

    所以,陈阳对他记忆犹新。

    从那之后,他再没听说过思源的任何消息。

    若是以道门内的戒律,思源当时退怯的行为,按理是要逐出道门的。

    从他的穿着来看,陈阳猜测,就算太和宫没有将他逐出道门,他自己恐怕也待不下去。

    “陈玄阳!”

    思源看见了陈阳,有些惊喜的快步走来。

    “思源道友为何来?”

    陈阳对他不怎么感冒。

    他瞧不起这样的人,但尊重他的选择。

    谁都有害怕的时候。

    可那种时候,他的退怯,无疑是不合群的。

    理解归理解,却不会认同。

    似乎察觉到陈阳的冷淡,思源情绪失落道:“陈道长,我还俗了。”

    “哦。”

    “从多玛群山回来,师父他们没有说我什么,但我知道,他们已经不在乎我了。”

    “每天的早晚课,师兄师弟们不会再喊我,每天练拳习武,他们也不与我说话……”

    “就连正芳真人的羽化登仙法会,也没有通知我。”

    “我被孤立了。”

    他垂着头,两眼涣散。

    陈阳问:“为何被孤立?”

    思源道:“因为我退后了。”

    陈阳问:“去过北邙吗?”

    “没有。”

    “你应该去一趟的。”陈阳道:“去那里转一转,你会发现,道士不是一个好职业,也不是什么人想当就能当的。”

    “你运气好,拜入了武当,你若是生在北邙,能不能活到十八岁都得看你造化。”

    思源道:“陈道长,你是想笑话我吗?”

    陈阳摇头:“不是笑话,只是阐述事实。”

    “什么是事实?”

    “事实就是,你不适合做道士。”陈阳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拜入的武当,据我所知,武当的收徒并不比龙虎山要简单。你能拜入,说明你也有过人之处……”

    思源打断他:“我爸爸捐了三千万善款。”

    陈阳:“……”

    好吧,原来是有钞能力的优待生。

    有这走后门的能力,竟然还想着做道士。

    看来他爸对这个世界也不是一无所知。

    幻想着让自己的儿子进入道门修行,一飞冲天。

    和玄成的外婆倒是挺像的。

    思源坐在陈阳身旁的地上,因为下雨,泥土湿润,一坐下就弄脏了衣服。

    他也不在意,望着山脚下行来往去的车辆:“我是主动还俗的,没有人留我,师父也没有留我,他对我失望了,我知道。”

    “爸爸知道我还俗,骂了我一顿,他说我是废物,连一个道士都做不好。”

    陈阳道:“你爸爸对道士可能有什么误解。”

    思源道:“我的存在,给道士的形象抹了黑,他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

    陈阳问:“你过来是想让我开导你吗?”

    他可没有这闲工夫。

    思源摇头,许久才说道:“我听说了,你陪着白族长走蛟,斩杀了许多大妖。”

    “嗯。”

    “我也想和你这样。”

    “那真是有点困难了。”陈阳道:“真的,挺难的。”

    思源道:“我不怕了,我真的不怕了,但是我找不到这样的机会。”

    陈阳盯着他道:“不怕?这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能不怕的。”

    “你不怕,因为你知道我能解决这些大妖,你知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所以你不怕。”

    “说到底,是因为你心底深处就明白,自己死不了。”

    思源道:“我不想继续这样下去,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陈阳道:“抱歉,你的生活我无权插手,我也没有时间帮你做什么,更没时间理解你波涛汹涌的内心。”

    思源道:“我想去太白山关。”

    “那就去。”

    “师父他们还不知道。”

    “呵~”陈阳笑了下:“他们知道又怎么样呢?你觉得他们阻拦你吗?”

    “还是别让他们知道了,毕竟师徒一场,真的知道了,万一去山关找你,怎么办?”

    “万一为了保护你,在山关内遇见什么危险,受了伤,怎么办?那时候你的愧疚只会比现在更多。”

    思源道:“你说的对,所以我不会和他们说的。”

    “如果我能活着从山关出来,我会去找师父,我要重新拜入太和宫。”

    陈阳笑了笑,他是急于证明自己。

    不过有这份决定,改变的确挺大的。

    陈阳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动声色的问道:“真的不怕死了?”

    “不怕!”

    他说的坚决。

    “车来了。”陈阳看着洪升开来的车,站起来,低头说道:“你不是要去山关吗?走吧。”

    “什么?”

    “去太白山,我带你去。如果你后悔的话,在进入山关之前,都可以拒绝的。”

    “我去!”

    “想清楚了,去了,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了。”陈阳语重心长的说道。

    陈阳这次去,都还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情况。

    思源突然冒出来,倒是给他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

    但这方案,能不能成,有没有机会,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有可能。

    但这可能,他谁也不会说,也不能说。

    具体情况,还得看木华到底要怎么对自己。

    两人上了车。

    洪升在车上,看着陈阳,竟有点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孙玉林把尸体带走了。”

    “哦。”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昨天应该拒绝你的。”

    “没必要。”陈阳道:“早点晚点都是死,现在解决他,我至少不会有后顾之忧。”

    洪升问:“军部会派人保护你的亲朋好友。”

    “多谢。”

    “应该的。”洪升迟疑了一下,说道:“不能让英雄因为这种事情而受到影响。”

    “英雄?”

    陈阳觉得这个词,有点讽刺。

    什么时候英雄这么不值钱了?

    照这么说,木华也是英雄了。

    “知道的人多吗?”陈阳忽然问道。

    洪升道:“不多,还是那些人,没对外公布。”

    陈阳问:“正一观呢?”

    “他们知道。”

    “他们是什么意思?”

    “先去再说吧。”

    “好。”

    “这位是?”

    “思源,武当山的道长。”陈阳又加了一句:“已经还俗了。”

    “哦。”

    “都是朋友,他想去山关里看一看,我正好有这份权利,就满足他。”

    “嗯。”

    这不是什么事。

    他看得出来,思源很年轻,面对自己时,有属于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彷徨和紧张。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陈阳。

    第二天的上午。

    他们来到了太白山。

    走进山区时,陈阳转头朝着那里看。

    他看见那片山区的上空,出现了五彩晚霞一般的景色。

    很美,也很不正常。

    “那里有人修行?”

    “嗯。”洪升带着羡慕道:“你认识的。”

    “我认识?”

    “先走吧,晚点你会知道的。”

    很快,他们来到了临时营地。

    这里的人更多了,防护更加严密。

    除了军部,97号,三教一派,各自都派来不少大人物。

    即使如此,也只是感觉上更加的严密。

    事实上,人数依旧不多。

    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放在这里。

    也不是只有太白山一处山关,还有其他的地方也需要每天巡视。

    而且,也不是只有太白山关破开了。

    只是,这里的情况,最严峻,需要最短时间解决而已。

    陈阳见到了除了闻统领之外的其他统领。

    “陈真人,你先休息,午饭后我们开会。”

    “好。”

    陈阳和思源被安排在同一间房中。

    思源从进入太白山,情绪就开始起伏不定。

    陈阳都看在眼里。

    “害怕了?”

    “嗯。”思源道:“但这一次,我不会退缩。”

    “呵呵。”

    不到最后进入山关的那一刻,怎么能信呢。

    如果不能从他的眼中,看见真正的直面生死的坦然,那思源对他而言也就起不了作用。

    陈阳拿出手机,月林给他发来了一条消息。

    消息上是一串人名。

    这是他来的路上,与月林进行的联系。

    他要求月林对包括云台山道场在内的,江南省所有的道场进行的一些调查。

    调查内容很简单。

    从他们以往到今天,对自己的态度,究竟是好是坏。

    如果是坏,他们做了什么。

    在孙秀成这一次针对自己的行动中,他们是否有参与,或者在谣言漫天的时候,他们又是否站队了。

    他需要这些信息。

    如果局面真的逼着他必须再一次进入山关,那他也必须在进入山关之前,把潜在可能有的所有威胁,都一网打尽。

    现在的他,有这个实力。

    道德制高点是一把双刃剑。

    可以轻易摧毁一切,包括在外人看来完美无缺的防御。

    同时也会对自己造成巨大的不确定的影响。

    而现在,陈阳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

    而在他头顶的位置上,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是木华。

    “咚咚咚。”

    “请进。”

    “吱呀~”

    一名年轻军人推开门:“陈真人,闻统领请你过去一起吃午饭。”

    “闻统领回来了?”

    “刚刚回来。”

    “好,我这就去。”

    ————

    【还有一更,求月票和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