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修罗战神 > 第二百四十一章 月如钩
    夏成龙不是杀人如麻的侩子手,但也不是慈善家,他想要仅仅是在不违背原则的问题下达到某种目的!

    这个女人要死,而且要让李永辉看到这一切。

    “娘,我不让你死!”

    “月儿,你听我说,好好活下去,为了你爹好好活下去!”

    这是一个母亲的夙愿,无论如何他会答应对方的要求!

    夏成龙起身,手中一团无形的气在流动,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谁都明白。

    “你要想杀了我娘就先杀了我!”月挡在两人之间,眼眸中流露出倔犟的神情!

    “你觉得我不会杀你?”

    说到底对方是个萍水相逢的路人,不杀她们就要对不起自己的兄弟们,孰轻孰重自有定夺。

    夏流露出杀意代表他真的会出手。

    月拿出匕首刺了过来,没有杀心得女人怎么可能是一个死神修罗的对手。

    夏成龙不用太过费力,身子轻轻一摆,在对方的匕首刺过来的同时向着对方的后颈切去。

    本来精神溃散的女人直接昏死过去,接下来就是依旧优雅的少妇!

    “我非常抱歉,不过会尊重你的意见!”

    “谢谢!”

    “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静立在洞庭湖畔的少年在眺望着远方,似乎在此刻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若是让其他人看到这种状态必然会大吃一惊!

    普天之下的武技数不胜数,绝大多数都是相传下来的,对于自己领悟的武技少之甚少!

    夏成龙的心情很复杂,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所以值得所有人去追思!

    锈剑不知何时自动悬停在身侧,它知道眼前的男人需要发泄内心的情绪。

    夏成龙完全是乱来,剑在手中如狂妄的疯子一般,每一次的出剑带着势如破竹,不杀不休的气势!

    这还不算完,如果有旁人在此必然会惊叹,这是纵与横的联手,破纵连横,刚猛柔情,有很慌八方百步飞剑的极大破坏力!

    每一次出剑都带着绝对的必杀,明明是剑,却仿佛淹没在刀山火海中,劈,坎,撩,戳,这些刀式与刺,划,旋,穿的剑式结合起来,形成一种独特的进攻法门!

    很强,不是一般的强大!

    “啊……”

    夏成龙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呕吼,剑式在一瞬间归于一点,又在一瞬之间向着四面八方散开,诡异多变,难以预防!

    等周围又归于平静,夏成龙仍旧站在湖面上闭目着,此时就连白老也不敢打扰对方,而且有意无意的将精神力扩散出去,帮忙形成一道屏障!

    大约半柱香过后,那双深沉的眼眸重新睁开,看不见任何的情绪波动!

    “好小子,可以啊,没想到能够自创武学了,有点东西啊!”白老由衷的表情夸赞。

    夏成龙露出无奈:“老家伙,你就别说风凉话了,我这点东西恐怕还入不了你的法眼吧!”

    从刚才的威力来看,所领悟的东西也不是玄阶中级水平,对于这些从远古下来飞人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

    “怎么样,也不给你的武技起个名字,说不定我们还可以拿出去卖,赚点钱呢!”白老调侃一句!

    名字?

    气如弯月如风,刚猛则万物可摧,柔情则绵绵不绝,不如叫它“月斩”。

    “月斩,好名字,用月来表现其中变化的柔情莫测,用斩来表现其中的刚猛霸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有点墨水!”白老随意念叨了两句,不自觉的点头说道。

    这里的事应该结束了,李永辉的内心很复杂,在一刻钟之前他的心已经变得空落落的,很沉重的负罪感!

    终究没有保住,韩家欺人太甚,莫真的以为他们不敢动手吗?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谁会想到兔子竟然会向狼发起攻击,现在狼反应过来了,他们要开始疯狂的反击。

    李永辉的内心在咆哮,三天时间,他要在三天时间里让韩家的人感受到地狱般的生活。

    这都是在今天下午之后的事情,毕竟一切都需要经营和策划,李家想要有所行动,最早也要在晚上!

    夏成龙坐在两姐妹家的别墅里,分析着当前的局势!

    经过上次的乌龙事件后,两姐妹已经养成了极好的习惯,早晨起来时先收拾整理化妆才下来。

    没有人会表现出高兴的日子,如果说前面几天夏成龙做的事情都是为了惹怒对方,那么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们要准备好承受怒火。

    根据李家的一贯作风,这怒火必然会是各种无耻的手段,所以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严阵以待。

    夏成龙很清楚其中的重点,对于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他只需要保证眼前的两位活着,这就是胜利。

    “那个,我有可能要和你们待几天了,没问题吧!”

    韩雪一听到夏成龙不离开,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连忙从一旁坐过来:“夏大哥,你真的不走了吗,太好了,我们还可以好好的去玩,我告诉你,圣德城还是有好多好玩的地方呢!”

    “韩雪!”

    韩蕊无奈的一个白眼,她怎么有这样一个妹妹,高冷的时候高冷的要死,傻的时候又傻的不行!

    “姐,我说错了吗?”

    夏成龙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这两天应该是不出这个门最好,而且做任何事情都要向我说!”

    “啊?”

    韩雪一听直接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吧唧的,垂着头!

    不让去玩,还不能出门,那不如要了她的命算了,这位太痛苦了吧!

    “夏大哥,我觉得吧,事情有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峻,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

    女人嘿嘿一笑:“如果今天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就说明李家不敢出手,我可以出去玩,怎么样?”

    “完全没问题!”

    夏成龙干脆利落的答应了,当然不是任性的决定,如果对方在今天不回有行动,必然两种可能。

    一种向着他希望的方向,另一种会是极端的方式,无论是这哪一种,韩雪出不出去都变得无关紧要,因为该发生的事情依旧会发生!

    “耶,真的是太好了!”韩雪无脑的高兴一跳,差点没有将整个沙发掀翻!

    夏成龙想到一件事情,转头看向韩蕊:“那个,有可能要麻烦你帮我个忙了!”

    “夏大哥你客气了,有什么事直接给我说就行,我一定会去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