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 第1521章:没骨气的告状
    矫情的声音,让乔帧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抚了抚手臂,问:“谁打了你?”

    “就是薇薇安!”

    这个回答让乔帧开始头疼,“好好的,你惹她干嘛!”

    “我可没惹她,是她来惹我的!她不是宁子卿的好朋友吗,也不知道谁在乱说话,她就来警告我,让我离许幻远一点。

    我对许幻,那是清清白白的喜欢,怎么就轮到她来指手画脚了,我心里气不过,就和她说了两句,然后她就对我动手!”

    “男人要大度一点,不要太计较了。”

    “凭什么不计较,我差点被她淹死!而且疗养院里好多人都看到她虐待我,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你让我面子何在啊?”

    乔帧挠了挠额头,说道:“薇薇安可是叔叔的心上人,叔叔不可能让你动她的。

    如果你执意要找薇薇安算账,结果恐怕不会如你所愿。”

    厉繁星沉默了会儿,才有些不甘心地说:“这次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你要让严斐然管好自己的女人,不然的话,就新账旧账一起算。”

    说完这些,厉繁星挂断电话,而乔帧则在犹豫,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给严斐然。

    “谁要找薇薇安算账?”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乔帧一惊,忙回头看了过去。

    只见严斐然已经站在乔帧的身后,看样子,将刚刚那个电话都听了个差不多。

    “呃,是厉繁星,”发现严斐然好像不知道对方是谁的样子,乔帧又补充道,“就是来尹氏疗养院考察的二世祖。”

    “哼,他算什么东西,也敢找薇薇安算账!”

    “这个,我也不太了解事情的经过,听他说,是薇薇安先对他动了手,受了委屈,才来找我诉苦吧。”

    严斐然的脸色本来就不怎么好看,听了这番话,更是露出奚落的表情,道:“一个大男人,竟然找小孩子诉苦,不是心里幼稚,就是别有用心。”

    心里幼稚不太可能,至于别有用心……    乔帧垂眸沉思了瞬,喃喃着:“难道厉繁星是想利用这次的事,让薇薇安别多管闲事?”

    严斐然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脸色来看,乔帧猜对了。

    若厉繁星真有如此心计的话,那他可真是找错了人。

    但是未免做出错误的猜测,乔帧说道:“叔叔,咱们还是去问问薇薇安,究竟发生了什么吧。”

    严斐然的视线落在窗外,眸色变得温柔起来,说:“她回来了,正好一起聊聊。”

    乔帧也向窗外看去,正好看到薇薇安从车子上走下来,脸上,还带着出风得意。

    薇薇安走进客厅,便看到严斐然和乔帧都站在那里,然后一错不错地看着她。

    这眼神让薇薇安立刻停下脚步,还有些戒备地问:“你们两个怎么站在这啊,表情还这么严肃?”

    乔帧先开了口,说:“厉繁星刚刚给我打了电话。”

    “干嘛,告状?”

    “算是吧。”

    薇薇安冷哼着说:“窝囊废,竟然找个小孩子告状,哼!”

    “那你到底把他怎么了,委屈到不行?”

    薇薇安懒懒地坐在沙发里,说:“也没怎样啊,就是将他塞进喷泉池里,帮他刷刷牙。”

    “刷牙?”

    “说话太臭,还诋毁我和宁子卿,你说我不应该教训教训他?”

    “应该,”严斐然开口说了话,然后便拿起手机,给阿瑞打了电话,吩咐道,“阿瑞,尹氏的疗养院里,有个惹人讨厌的家伙,叫厉繁星,你把他给我做了……”    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儿,乔帧忙拽着严斐然的手臂,并跳着脚将他的手机抢过来,说:“阿瑞叔叔,我叔叔在气头上呢,刚刚的话你不必听,我们再商量商量哈。”

    说完,乔帧便挂断了电话。

    严斐然眯着眼看向乔帧,说道:“长胆子了,还敢抢我的手机。”

    乔帧讨好地笑笑,而后说:“叔叔别冲动,厉繁星虽然可恶,但不能动。”

    “怎么着,难道还要薇薇安给他道歉不成?”

    “道歉就不用了,咱们暂时先不管他,也不要管许幻的事。”

    薇薇安瞪着,忿忿道:“你这小鬼,是不是让人家给收买了,竟然还替那个混蛋说话!”

    乔帧看向薇薇安,解释道:“我这是从大局考虑,如果把事情弄得太难看,尹少会很为难,尹夫人夹在中间,也很为难。”

    “所以呢,这口气就要忍着?”

    “小不忍则乱大谋嘛。”

    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薇薇安最讨厌忍耐了!    用儿力摔着靠垫,薇薇安哼道:“尹夜辰挑了个什么合作者啊!”

    乔帧走到薇薇安面前,安抚道:“那个厉繁星做的混账事,我们都记着呢,等尹少与其谈完合作,自然要替你出气。

    在此之前,稍安勿躁哈。”

    薇薇安撅起红嘴儿,一言不发。

    见她不说话,乔帧又看向严斐然,问:“叔叔?”

    “如果薇薇安不同意,我现在就找人教训厉繁星。”

    薇薇安虽然很心疼许幻,但是也不想让曲优优为难,考虑了会儿,便说:“好了,反正今天已经教训过厉繁星,若是他知道安静,那这次的事就算了。

    可如果他不知道,那再收拾他也不迟。”

    “还是婶婶识大体。”

    “行了,你就别拍我马屁了。”

    薇薇安说着,回房间去换衣服。

    她一走,乔帧便对严斐然说:“叔叔,我觉得以薇薇安的性格,她咽不下这口气,很可能会私下搞点小动作。”

    “她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会替她兜着。”

    “可是尹少……”    “放心吧,他有我来解释。”

    听严斐然这样说,乔帧也不好再开口,只能默默叹了一声。

    厉繁星选薇薇安做挡箭牌,胆子也是够大的,只不过,结果未必能如他所想啊。

    被乔帧默默感慨的厉繁星,此刻正沾沾自喜。

    他觉得自己的计谋真是太成功了,不但能扫除薇薇安这个麻烦,还能吸引许幻的目光。

    可是,厉繁星等来一批又一批的慰问者,里面就是没有许幻。

    最后,厉繁星等不及了,他主动去了许幻的办公室。

    在进门之后,厉繁星就装作很虚弱的样子,走路都是慢悠悠的。

    可是许幻只看了一眼,就低头该干嘛干嘛。

    厉繁星用儿力咳嗽了两声,而后声音虚弱地说道:“那日落水之后,我就感冒了,所以才没能来看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不会。”

    “若是不怪我,你为什么不来看看我啊?”

    抬眉看向厉繁星,许幻问:“我为什么要看你?”

    “因为,我是为了你而落水的啊,当时你不是也在现场的嘛,肯定知道一切的。”

    许幻端起了手臂,理直气壮地说:“推你的人又不是我,我不需要对你负责。”

    她的理直气壮让厉繁星心急,忙说:“但薇薇安是你的好朋友啊。”

    许幻不为所动,说:“就算是好朋友,我也不可能替她承担错误吧。

    如果你心里觉得不平衡,就找她算账去,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厉繁星没想到许幻会将她自己和薇薇安撇的那么干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之后,才笑容勉强地说:“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是很好啊。”

    “是啊,你才知道吗。”

    厉繁星眸子转的很快,看样子,是在考虑如何说接下来的话。

    不过在他开口之前,有人先开了门。

    宁子卿回办公室,就看到厉繁星坐在许幻面前,当下就变了脸色。

    他径直走到许幻的面前,说:“1305的奶奶叫你过去,帮她测血压呢,跟我走。”

    说完,宁子卿拽住许幻就走,霸道得可以。

    厉繁星冷着脸拽住许幻的另一只手,对宁子卿斥道:“没看到我在和许幻说话吗?”

    “是闲聊天重要,还是给人测血压重要?”

    “你怎么知道我们在闲聊,我们……”    许幻打断了厉繁星的话,说:“就是在闲聊,如果你还觉得委屈,就去找薇薇安,别来找我。”

    说完,许幻甩开厉繁星的手,和宁子卿一起离开了办公室。

    手掌悬在半空,厉繁星紧咬着牙关,最后手掌缓缓捏成了拳,并用儿力锤着桌面。

    许幻被宁子卿拽到平台,然后宁子卿松开了手。

    迷惑地看着宁子卿,许幻问:“怎么把我拽到这里来了,不是要给1305的奶奶测血压吗?”

    宁子卿笑笑,说:“笨蛋,我随便找个借口而已。”

    没想到宁子卿竟然在说谎,许幻愣了下,而后端起手臂,戏谑着:“可以啊,现在说谎都不眨眼,我都被你骗了。”

    宁子卿抿了抿嘴儿,问:“厉繁星那家伙,刚刚是不是纠儿缠你了?”

    “嗯,”感觉到宁子卿的眼中有狠厉,许幻忙解释道,“但是就聊了几句,你便来了。”

    虽然许幻做了补充,但是宁子卿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好看一点,神色阴沉地说:“这家伙真是阴魂不散!”

    许幻担心宁子卿会去找厉繁星的不痛快,便说:“他做他的,我不着了他的道不就好了。

    倒是你,平日里和他接触,要小心。”

    “我知道,”宁子卿抬眸看向许幻,试探地问,“你是在关心我吗?”

    “对啊,你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