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盲眼王爷红玲妃 > 第一百零八章 苹果你在哪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只是想麻烦都尉将这个送到张夫人手上,请夫人代为转交给我主子。”

    让安似月转交给的人,不言而喻。

    张夫人?严二怔愣片刻,上回张都尉回京,竟是成了亲?可怎的从未听张都尉提过?

    不是说张都尉险些死在刑场上吗?命都快没了,哪里来的夫人?

    张子骛极其爽快了应了,也不多问,一把将小匣子揣进怀里。

    青竹与他有恩,不管这小匣子里是什么,哪怕他拼了命,都定会交到青竹手上。

    再没谈上几句,张子骛便起身要走。

    “看你没事,在下也就放心了,前方战事紧急,我先回了。”

    “张都尉路上小心。”

    张子骛略一点头,起身,大步离去。

    见着张子骛出来,一路往大营门口走去,严二赶紧跟上,唤了声:“张都尉!”

    “严二爷还有何事?”

    严二压低了声音,“张都尉识得莫年身后的主子?”

    “她与我有恩,恕我不能相告。”

    “可,张都尉可知莫年给你的匣子里……”

    “严二爷无需多言,哪怕这是要抄家灭族之物,我也必须带到!”

    严二眉心紧皱,“这可是关乎咱爷的大事!”

    “这……”张子骛顿时犹豫了几分,可转头一想,温公子可是见天儿的往神医青竹身边凑合,顿时又笑了笑,“二爷放心,莫小公子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那到底是什么人?

    严二觉得,莫年的身份是个谜!还是个全世界都知晓,就瞒着他的谜!

    “二爷,在下先回了。”

    张子骛实在要走,严二也不好再阻拦,只得给张子骛让了路,由着他去牵马。

    突的一道厉喝传来。

    “张都尉真以为我这大营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不成?张都尉!你不在寒城上阵杀敌,无缘无语返回大营,这是擅离职守,是私自潜逃!”

    京城。

    直到天色昏暗,温白才总算是帮着九王爷送走了九王府的宾客。

    难得一向铜墙铁壁,一只苍蝇都飞不进的九王府大开了府门,众人还不得皆怀着心思,好生把九王府打量个遍?

    直到九王爷的脸色越来越黑,周身也愈加泛冷,众人这才不敢再多待下去,赶忙起身告辞。

    喝了不少酒的九王爷,这才冷着脸往沉辉居走。

    说是冷着脸,实则靳辰轩的心里都要开出了花儿来。实在是男人一向冷脸惯了,实在是不知要摆出什么表情来,这才只能冷着一张脸。

    严七早就得了自家爷的命令,特意给小姑娘送了些吃的来。小姑娘嘴也不闲着,竟是把床上撒着的花生,桂圆,枣和栗子都吃了不少。

    莫冬儿还不自己吃,直拉着屋里侯着的几个小丫鬟跟她一起,免不得又遭了老妈子竹儿的一顿唠叨。

    “小姐!这是早生贵子之意,你,你怎么能吃了呢?平日里你都不稀罕这些,怎的今儿个还不放过它们了?”

    喜婆听的眼角直抽。这小姑娘,可是九王妃啊!

    莫冬儿耷拉着小脑袋,憋着嘴,床上这些,在她眼里都是小零嘴儿,都摆在眼前了,哪有不吃的道理?

    可竹儿不让吃,那就不吃吧。

    小姑娘伸手扒拉扒拉床上的小零嘴儿,给自己扒拉出一小块干净地方来,倒头就往床上栽。

    喜婆看的眼直。

    可能九王爷看上的姑娘,跟一般人有所不同。

    竹儿扶了扶额。

    果不其然,倒下的小姑娘猛的又揉着脑袋坐了起来。

    头顶的凤冠,沉的小姑娘脖子微酸,这一倒下,直戳的小姑娘脑袋生疼。

    小姑娘脸都皱成了一个小包子,指着凤冠道:“摘下来。”

    竹儿未动。

    喜婆暗自叹了口气,“王妃,这凤冠是要等王爷过来才能摘的,您先忍忍吧。”

    小姑娘昂着头,眼巴巴的瞅着这几人,“沉。”

    多好看的小姑娘啊,眉眼精致,大睁着一双水润的凤眸,勾人的紧。

    屋里的小丫鬟,见了莫冬儿这模样,哪有不想上前帮忙的道理?只是九王府规矩森严,她们实在不敢妄动。

    只是喜婆却不是九王府养出来的。

    这还只是一个小姑娘啊,喜婆暗叹,抬腿就像去帮莫冬儿。

    竹儿却一把拦住了喜婆,“这是九王爷才能摘的,私自掀了盖头已是不合规矩,怎能等九王爷进来,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新娘子?”

    这话说的有理,喜婆赶紧收了心思,默默的垂头站好。

    这喜婆,是九王府寻的人,本是想寻太子妃娘娘来做这喜婆,讨个彩头。

    只是太子妃花倾城用了莫冬儿带去的药,前些天被太医探出了喜脉。这可是几个头胎皇孙,因此被勒令留在东宫里安心养胎,生怕出了一点差错。

    “奴婢恭迎九王爷。”

    “奴婢恭迎九王爷。”

    屋里的人听闻,顿时乱了起来,“九王爷来了,快,快把盖头盖上。”

    “王妃快些坐好,要盖……哎呀!苹果!苹果呢?”

    “苹果?不是在王妃手……呀!苹果呢?”

    喜婆打眼一瞧,小姑娘一双白皙的小手里,竟是空无一物!别说是苹果了,就连像苹果的物件儿,都没有!

    “快寻苹果!”

    “苹果在哪?找到了吗?”

    “你那里可有苹果?”

    “哎呦,这苹果可去哪了?难不成还能长腿跑了不成?”

    “苹果?苹果你在吗?”喜婆趴在地上,慌慌张张的冲着床底直道:“苹果大仙,我可求求您了,您快些出来吧,失了苹果,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啊!“

    眼看着满屋子里的人开始慌慌张张寻苹果,小姑娘眨巴眨巴大眼睛,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苹果出来。

    红彤彤的苹果上,不知被谁咬了一口,一排牙印甚是明显。

    喜婆:“……”

    小丫鬟们:“……”

    这王妃,似乎有些调皮?

    真是一眼不盯着,就能整出些事来。

    竹儿正忙着整理被小姑娘霍霍的一团糟的床被,发觉众人突的静默了下来,狐疑的问道:“怎的了?”

    竹儿转过头来,一眼就看见被小姑娘啃了一小口的苹果。

    竹儿想都没想,一把夺过了莫冬儿手里残缺不全的苹果,从袖子里又摸出了一个大红色的苹果来,塞进小姑娘手里。

    整个过程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喜婆暗自竖起了大拇指来。

    莫冬儿讨好的笑起来,笑的凤眸微眯,手里拿着竹儿新给的红苹果,乖乖巧巧的坐好,任由喜婆帮她盖上了红盖头。

    这屋里,数竹儿最是冷静,“喜婆,您看还有什么不妥的吗?”

    喜婆擦了一把头上的汗,仔仔细细的扫了一圈,连声道:“没有了,没有了,还是多亏了姑娘的苹果。”

    竹儿亦是扫了一圈这屋里,点了点头。

    自家小姐是个什么德行,她能不知道吗?就这苹果,她袖子里还有俩!别说苹果了,就连红盖头,她都有备货!

    莫冬儿成亲,老妈子竹儿真是费劲了心思!

    门口的靳辰轩,嘴边笑意愈发扩大了些。

    门里尽是寻苹果的吵闹,他也算是跟莫冬儿相处过一段时日了,不用多想,靳辰轩就猜到了里面发生了什么。

    他的小姑娘啊,真是可爱。

    靳辰轩也就只站在外面等着,等着里面的吵闹声平息,这才推开了门。

    “恭迎九王爷。”

    靳辰轩只当不知她们先前的闹腾,“下去吧。”

    “是。”

    “竹姑娘,苹果。”

    竹儿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从袖口里掏出了那个被小姑娘啃了一口的苹果出来。

    被啃的那处,早已略微发黄。靳辰轩也不嫌弃,抚了一圈手中的苹果,手指在小姑娘咬过的小坑处按了按。

    小姑娘嘴边留不住食,能留下这大半苹果,也是难为她了。

    “下去吧。”

    “是。”

    红盖头下的莫冬儿看不见男人的动作,只听闻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关好的声响,紧接着,男人一步一步,迈了过来。

    紧接着,一股浓厚的酒香味从靳辰轩身上传来。莫冬儿从大红盖头下瞥见了一双男人的脚。

    龙凤红烛之下,小姑娘歪了歪头。

    靳辰轩寻着红铃声,指尖触到了小姑娘头上盖着的红盖头。

    手指轻挑,红盖头顿时落了地。

    红烛下的小姑娘,一身大红嫁衣,年纪尚小的小姑娘,无须上得太多的脂粉,略施淡妆,便是极其惊艳。

    凤冠霞帔,新娘子的妆面,眉眼处,尽是妖冶。

    凤眸微眯的姑娘,极尽魅惑。

    只可惜,九王爷看不到。

    莫冬儿抬了头,眼前的男人,一身大红色的衣裳,平日里冷着的脸,也显得柔和了不少。

    只是,这酒气也太浓了吧。

    小姑娘娇娇气气的皱了皱鼻子,“阿轩,要喝些醒酒汤吗?”

    靳辰轩附身,环抱住小姑娘,烦躁了一天的心,也逐渐在小姑娘的馨香里平复下来。

    他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一天应付那么多人,平日里那帮老家伙,是半分都不敢往他身前凑合的,今日可真是被那群老家伙逮住了空子,均是卯足了劲儿往他身前凑,真是惹人厌恶。

    “阿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