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妖精下山搞事业 > 064 道德绑架
    金麟台官博和白芷柔的围脖很快就沦陷了,很多都是柔光心疼的声音。

    “呜呜,柔柔太不容易了,麻麻心疼你……”

    “小时候的柔柔太乖了吧,想抱回家。”

    “看到柔柔坐在角落自己吃饭,好心疼,我要把全世界都捧到她眼前……”

    “呜呜,她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吧!”

    “难怪最近她一直没出现,原来是她父亲生病了,从小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爸爸,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心疼柔柔……”

    “一想到在她这么难受的时候我还在怀疑她,我好后悔啊,呜呜,我以后要做个人!”

    “对啊,这件事和柔柔又没有关系,都是助理自作主张……可助理也是太心疼她了啊!”

    “心疼柔柔,某千金什么都有,为什么还要和柔柔抢,为什么?”

    “柔柔不哭,柔光一直在……”

    “柔柔这么不容易,还这么努力,这件事又不是她做的,为什么要骂她……某千金不出来约束一下自己的粉丝吗?”

    “对啊,出来说句话啊,这件事不怪柔柔的。”

    “出来回应……”

    “出来回应……”

    很快,柔光就控评了,越来越多的人呼吁祝溶出来回应。

    当然还有不少理智的人出现。

    “我真是目瞪狗带了,回应什么,难道不是你家艺人助理做的事?”

    “对啊,完全就是一副你弱你有理的样子,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再次看到传说中的道德绑架!”

    “这完全就是道德绑架!”艾青气的要抓狂:“做了错事不正面回应,把自己助理推出来挡枪,还卖惨转移视线,简直……简直太不要脸了!”

    祝溶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递上一瓶水:“你冷静一下!”

    艾青再度抓狂:“我冷静不了啊啊啊啊……”

    说完,她又是一把抓住祝溶:“溶溶,我们签个公司吧,你看这就是有公关团队的力量,要不我们自己成立工作室也行,溶溶……”

    祝溶扫过网上那些让她回应的话,想了想,点点头:“也行。”

    艾青顿时喜不自胜:“真的?太好了,我这就去联系……溶溶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做的很好的!”

    祝溶失笑:“好,相信你!”

    艾青正要出去,又想到网上的事,有些咬牙切齿:“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祝溶不解:“什么怎么办?”

    “他们说要回应……”

    祝溶顿时失笑:“他们要回应我就要回应吗?”

    艾青微怔,,接着便是了然,比了个大拇指:“还是溶溶稳!”

    想了想,艾青便是满脸狡黠:“我去跟粉头们说一下……”

    祝溶摆摆手,艾青立刻满脸狡猾出门去安排了。

    没多久,溶粉开始出现,所有人都是一个风格。

    “你弱你有理!”

    “你惨你有理!”

    “卖的一手好惨!”

    “别问,问就是我不容易。手动狗头.”

    ………………

    虽然网上撕的厉害,可因为徐橙溪的一则视频和后来的爆料,舆论又开始转回来。

    毕竟,对着那么一个从小就受苦,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又很努力,而且父亲还得了绝症的人……大多数人都是抱着共情和同情心理的。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出身,相比较祝溶这样的白富美,他们对白芷柔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艰难走到今天的人更容易心有戚戚,因此,也就宽容了不少,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件事和白芷柔没有关系。

    毕竟,从小到大那么努力的邻家小姐姐,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况且助理不都说了,是她自己一个人做的!

    所有人都在等着祝溶的回应,可从头到尾,祝溶却始终都没有出声,那则律师函还是挂在她微博的最新页面,昭示着她的态度。

    过了两天,一直没有露面的白芷柔终于发声。

    “……助理的错就是我的错,在这里,我要向祝溶和被这件事影响到的所有人道歉,对不起!

    可是,小溪年纪还小,我希望大家能给她一个机会,我愿意替她承担所有的责任和后果……”

    白芷柔艾特了助理徐橙溪和祝溶。

    很快,这则声明也被顶上去了,呼吁祝溶回应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可从始至终,祝溶都没有露面,半点要搭理的意思都没有。

    “得饶人处且饶人,也不是多大的事情,为什么就不愿意出来说句话呢?”

    “楼上有病吗?出来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被黑的不是你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道德绑架快乐吗?人家有钱有颜有能力就是被你黑的理由?瞧瞧这难看的嘴脸!”

    “也不至于这么严重吧,白芷柔看起来真的不错啊,她没有和助理划清界限摘清自己,而是选择承担,就凭这一点我就站她!”

    …………

    原本眼看就要陷入绝境的白芷柔忽然又绝处逢生了。

    非但没有被这件事打压下去,反而卖了一波美强惨的人设,让她的粉丝们叫唤了好久的心疼。

    整件事情一波三折,可从始至终,祝溶除了最初那则律师函以外,就再没有过任何动静。

    她的戏已经到了要紧关头。

    白芷柔过来的时候,祝溶正在拍戏。

    花琉璃进宫后,因为姿容太过出挑,很快就被盯上,最先对她发难的便是朱美颖饰演的淑妃。

    淑妃逼花琉璃的贴身侍女诬陷她跟侍卫私通,侍女不愿,被淑妃当着花琉璃的面活活打死……花琉璃再受宠也不过是个昭仪,皇帝再怎么宠爱她,也不会因为一个宫女而去处置淑妃,所以,那活活被打死的小宫女,真的就是白死了。

    皇帝送了好多珍奇玩意儿给花琉璃,可花琉璃根本无法释怀,她只能去找萧承墨,让萧承墨替她报仇。

    这场戏,就是花琉璃幽会萧承墨,哭红了眼的情节。

    “承墨,小茹真的死的好惨,呜呜……我昨天晚上都梦到她,梦到她跟我说好疼,让我救她,可是,可是我救不了她啊,我什么都做不了……”

    花琉璃只顾拉着心上人的袖子低头哭诉,却没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耐。

    在宫中密会原本就是很危险的事情,萧承墨接到消息说花琉璃要见他,还以为是什么要紧事情,却没想到是因为一个宫女。

    他满心不耐,却依旧按捺着,将哭的伤心的花琉璃揽在怀里低声安慰……安慰完,却轻描淡写的将她点醒。

    “琉璃,皇宫是个吃人的地方……”萧承墨手指轻抚过她面上的泪痕,低声道:“很多时候,我也做不了什么,你要让自己强大起来,明白吗?”

    花琉璃怔怔的不解:“强大起来?”

    “是啊。”萧承墨看着她:“今天,淑妃能肆无忌惮当着你的面打杀你的人,正是因为她是妃,而你只是个昭仪,若是来日,你在她之上……她又如何能再欺辱你?”

    花琉璃拽着他的袖子,眼睫上还带着泪,神情无措又茫然……

    “咔……过!”

    导演喊了过,祝溶面上神情顿时一收,松开拽着季明的袖子。

    季明低头怔怔看着自己的袖子,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差点从戏里走不出来。

    以前他总在想,遇到花琉璃这样一个女子,萧承墨真的从头到尾就没有动心过吗。

    可刚刚那一瞬,他却认定,萧承墨必定是动心过的。

    只是他身上背负的太多,不允许他有太多的儿女私情。

    刚刚看着拽着自己袖子的姑娘哭的伤心又惊恐……他觉得,萧承墨把她揽进怀里的时候,并非全是做戏。

    他一定是有心疼的,就像自己刚刚那种心情一样……替她擦去眼泪,想护她安然无虞,只是,他别无选择。

    人群后边,白芷柔看着季明眼底的神色,咬了咬唇,两手死死握拳。

    当天晚上,白芷柔就敲响了祝溶的房门。

    祝溶现在没了妖气,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只能去看猫眼……看到是白芷柔,她便懒得理会,直接躺回床上。

    白芷柔在外边敲了半天都没人理会,她暗暗咬牙,眼底寒光一闪而过……冷笑一声,转身离开前,不着痕迹将一抹白色粉末留在祝溶房门口。

    回到自己房间,白芷柔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转账吧,让他动手。

    放下手机,她面上满是冷芒……

    祝溶……这是你自找的!

    ------题外话------

    今天潇湘本站留言都有奖励掉落,其余宝宝留言全部加精,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