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女主翻身做豪门 > 第233章 没刷牙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

    男人倚靠在床头,目光定定的注视了会被窝里熟睡的任玉瑶,不由自主低下头,在她额间轻触了下,

    “宝贝,我得先走了。”

    耽搁了好些天,堆积如山的文件没人处理,他可以想像接下来会有多忙。

    他兮兮索索的小动静,让任玉瑶睡的有些不踏实,朦胧不清中睁开了眼。

    待看清男人已然穿戴整齐,坐在床头,

    “你要走了?”

    柔美清亮的声音,此刻带着一种不自知的慵懒。

    听到男人耳里,心都颤了下。

    “嗯。”

    男人葱白指节在她面颊上轻轻划过,极为不舍。

    现在,他终于能理解,为什么某些位面会有那么多昏君了,如果他不是自制力好,真想跟她日日夜夜陪伴在一起。

    一刻也不要分开。

    “嗯,走吧!”

    任玉瑶抬起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走了,正好她还能趁这会再睡睡

    昨晚这人虽然刻意控制了,任玉瑶这会感觉还是很疲惫,倦的很。

    “……”

    苏宗和故作用力在女人鼻尖狠狠捏了一下,

    “你个没良心的。”

    亏的他不舍呢!

    结果这丫头一点也不在意。

    任玉瑶一把拂开他作乱的手,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

    “别闹。”

    这男人越来越小孩子气了,以前咋没瞧出来呢!

    苏宗和却不乐意了,起先他打算悄悄的走,不闹她,现在这会,见女人对自己这般冷淡。

    忍不了。

    他一手捂着心口,一手点了点自己的唇,

    “来,安慰一下。”

    说完,他微眯着眸子,静看这躺在床|上的女人,那意思,大有她不答应,便不走了的架势。

    “……”

    良久,任玉瑶低叹了口气,朝男人招了招手,

    “下来点。”

    待着清隽面庞近在咫尺时,任玉瑶忽然想起件事,有点难为情的说道,

    “我没刷牙……”

    她再怎么说也是女生,还是有点形象意识的,真要带着味跟他……

    任玉瑶终觉得有点丢脸。

    却不想,男人完全不当回事,抬手落在她脑后,二话不说,就探了进去。

    “……”

    任玉瑶记得他以前可讲究了,就连出个门回来都是各种消毒,各种跟换衣服,怎的这会子一点不在意呢!

    半响,男人才松开了她,额碰着额,低沉又带着点沙哑的声音在她唇边响起,

    “那都吃过了,这点有什么要紧,而且……味道还不错。”

    见女人因自己的话语,脸上渐渐泛一层淡淡的粉,苏宗和这才恶意十足的放开了她。

    “好了,宝贝,晚上我再来接你。”

    他真不能再耽搁了,不然自己和玉瑶相处的时间又得缩减了,苏宗和可不愿这般。

    来这里他可不是单单为了做苦力来着,最主要还是为了这女人。

    “嗯,拜。”

    任玉瑶窝在被子里,极为敷衍的朝他摆了摆手。

    她实在是困,尤其一想到今天还要陪爷爷奶奶去四处看,就任务艰巨,不能不把精神养好。

    还好,这下苏宗和终于没在闹了。

    “拜。”

    话落,苏宗和理了理衣服,宠溺的看了眼白色枕头上的那一缕黑发,轻笑了下,便出了门。

    听到关门声,任玉瑶安心的睡了过去。

    **

    G市最大型的野生动物园。

    在这里有各种大小动物,庆幸的是他们来的这天是工作日,不然换做周末,排队都得排的够呛。

    “少夫人,票买好了。”

    何伯没多大会,快步从售票窗口小跑而来。

    任玉瑶伸手接过票,随意数了下,诧异的抬头,看向中年男人,

    “何伯你不进去吗?”

    在外面干等多无聊,在她看来,还不如一起进去随意看看呢!

    “少夫人,我就不去了。”

    何伯连连摆手。

    他不是不懂形势的人,这会全是少夫人的家人,自己参合在里面算个什么。

    万一他们有什么贴己话要说,自己在,多尴尬呀!

    所以,他就在外等着便好。

    “行吧!”

    任玉瑶也没勉强,拿着票,将之前准备的背包提起,领着爷爷奶奶便去了检票口。

    虽说是工作日,但这人也是不少,爷爷心情比较雀跃,相对而言,奶奶跟在后头就有些兴致缺缺了。

    野生动物园里,有关光小火车,任玉瑶之前做过攻略,这里最好就先走马观花先做小火车绕一圈。

    其后,再慢慢走着看。

    “诶,玉瑶,到我们了。”

    终于,在第三波人中,他们上了观光小火车,爷爷那高兴的样子,就像一个孩子。

    见此,任玉瑶唇角不由自主的往上勾起。

    “爷爷,不要把头伸出去,危险的很。”

    野生动物园,很多都是放养状态,甚至老虎、豹子等紧紧只用一条小河隔绝着。

    不知别人如何,反正任玉瑶是害怕的。

    “噢,好。”

    爷爷也比较警觉,一听任玉瑶说起,忙把头缩了回来。

    **

    不得不说男人跟女人的爱好真的区别很大,就比如现在,奶奶就表现的有点恹。

    任玉瑶轻笑出声,便低下跟她聊起了家常。

    当提到任志枫时,奶奶悠长叹了口气,

    “他前一阵,偷偷拿了我压在箱底的一千块钱,不知道干嘛去了,还死不承认。”

    那是她存了很久的私房钱,在家有没什么收入,都是孩子们私下给她的。

    平时家里的大头都是老头子收着,到不了她手上。

    她也算看透了,那孩子将来品质怕是不怎么样,钱不钱还另算,最主要是这行为让她心寒。

    从奶奶一言一语中,任玉瑶听出她对任志枫的无奈,以及失望。

    “现在管不了他,将来社会也会管。”

    “所以,想开点吧!”

    说真,除却小时候,现在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真的很淡薄,有时就如陌生人般。

    所以,以前那些长辈经常说什么,多生个孩子,让他们有个伴,将来父母离去了,也能有人帮衬,这话并不可信。

    “是啊!现在我们一说,他还嫌弃唠叨,大门一甩就走了。”

    “长大了,真不好教育。”

    闻言,任玉瑶只是浅浅笑了下,并没有多说什么。

    她很清楚奶奶的教育方式,那就是不停的‘唠叨’及‘你要听话’等语言。

    听多了真的有点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