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嫡女狂妃:王爷轻点宠 > 第五十六章:成亲?
    白千晖和董灵玉自然也听出这话的意思,更是气得不清:

    “一个人为人如何,只有自己接触过才知道,幽月人品如何,我最清楚不过,这几日你们与她相处,可会和外面谣传的一般?还是说你们觉得外面谣传之事,远比你们亲眼所见更有说服力?!你们都亲眼所见,幽月才学比你们好,武义比你们强,医术又远远超过你们,就这样还被传的那般不堪,换作你们会如何!”

    这话让许文泽一群人羞的脸都红了,他们一个个都想找地缝钻进去。

    尹幽月见他们如此,不再开口,处理好伤员后,还让董灵玉别生气。

    董灵玉其实不是因为这个生气,只是一想到许文泽这些读书人得知尹幽月的真实身份都有如此大的反应,等到了京城,她该怎么办!

    尹幽月可不知道董灵玉的想法,她怀疑之前的水匪身份问题很大,便要亲自审问一番!

    怕水匪会发现被骗再次来袭,尹幽月去找水匪时,也吩咐守卫加快速度行船。

    来到昏暗的船舱中。

    水匪被绑着,看到尹幽月前来时,一个个愤怒地瞪着她。

    谁都没想到,他们拼了这么久想要杀船上的女眷,却被尹幽月这个女扮男装的统统挡住了,还害他们被抓!

    尹幽月也能感觉到水匪看她时的恶意目光,冷着脸直接开口:

    “说吧,你们的真实身份,你们并不是水匪对吧!”

    若真是水匪来袭,他们应该会很熟悉这一地带,也会知道附近没有岸,官差不可能会出现在这一片!

    这些人这么容易被骗,且一上来就要杀女眷,绝不是谋财害命的水匪作为!

    水匪们对视一眼,不知在想什么,他反问道:

    “你真的是国舅府的嫡长女尹幽月?”

    尹幽月一听对方询问,就知道,这些人果然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没错,我没猜错的话,你们就是冲着我来的?想要我的命?告诉我背后的人是谁,我会饶你们一条命。”

    这三个水匪全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尹幽月,对方说什么?

    告诉她真相,她就会饶了他们的命?

    这么蹩脚的借口,他们怎么可能会相信!

    “别唬人了,你怎么可能会放过我们!别想从我们口中套话,要杀就杀!”

    尹幽月心中冷笑,这些人可能还没明白她真正的意思:

    “告诉我真相,我会送你们去官府,却不会要你们的命,但你们不说,就是真的没命在了!我大概也能猜到,无非就是某些人不希望我去京城吧?”

    尹幽月仔细观察他们的脸色,果真看到他们的表情瞬间变了,看来她猜想的没错,这些人不是水匪,而是某些不想她活着进京的人派来的。

    她现在疑惑的是,谁消息这么灵通,知道她上京,还乘这艘船的?

    这些水匪眼看尹幽月猜的更多,一咬牙,突然嘴角流血,浑身一软便失去生息。

    他们都服毒自尽了,尹幽月皱着眉,这些人怕自己再从他们身上套更多消息!

    可其实尹幽月也能猜到,不想她回京的总共就那么些人,到了京城,自然会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运气比较好,水匪没再来,又七八日过去,船终于靠岸,期间没再发生其他事。

    许文泽等人也许是发现自己太偏听偏信,后面的时间尽量避着尹幽月,连董灵玉都不好意思多接触,一下船就赶紧告辞,不好意思多留一秒。

    到达了通河州,尹幽月和董灵玉她们继续一起继续赶路,也算有个伴。

    半个月后!

    随着离京城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冷,就在抵达京城的那一日,天空飘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尹幽月等人在高大巍峨的城门口等待进京时,董灵玉心里的担忧也到达了最高点:

    “幽月……你真的要进京吗?”

    董灵玉并不知道之前的水匪是冲着尹幽月而来,却也知道,尹幽月回到京城,会不太好过。

    尹幽月笑着看着城门口苍劲有力的“玄京城”三字,笑着道:

    “我已迫不及待,想见见我那些家人了!”

    她实在好奇,原主的那些家人见到自己活着回来,会有什么表情。

    她更在意的是,国舅府所有人都想原主死,还是只有少数人。

    毕竟在记忆中,原主的父母不会这般绝情,连原主的命都想要。

    刚递完路引进了城,尹幽月和董灵玉便分道扬镳了,其实尹幽月也看出来,董灵玉的祖母在船上知道她身份后,便故意不出来,还让董灵玉少和自己来往,原主的名声摆在那里,甚少人能平常心对待原主。

    这一点尹幽月并不在意,白千晖赶着马车,进城之后别提多激动了:

    “师父师父,别看我在汴州呼风唤雨,其实京城还是第一次来,这京城也太繁华了吧,汴州根本没得比啊!”

    大街小巷都是穿着华贵的百姓,两边摊位上的东西更是满目琳琅,白千晖看的目不转睛,差点忘了他们的目的地是国舅府。

    虽说原主记忆中有京城的印象,但尹幽月其实还是第一次来京城,看着人来人往的古代人,依旧有种自己也许在做梦的感觉。

    她看着比电视上更真实许多的古代风景和百姓吆喝,心情竟十分平静。

    “喂喂喂,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今日是国舅府尹大小姐、尹二小姐与太子殿下大喜的日子,你们竟然不去看热闹?”

    “我们知道啊,不是时辰未到吗,这次他们成亲时辰特殊,晚上才会开始,不用这么早去接,待时辰快到了再去也不迟啊。话说我万万没想到,太子会对那位尹幽月这般深情,明明人都没了,就连牌位都不介意娶了。”

    “尹二小姐才是心地比仙女还善良,她为了能让自家姐姐过得好,竟不介意带着尹幽月的牌位一起嫁给太子,还说当平妃,不介意尹幽月始终占着太子妃的位置,当真是世间少有的感人姐妹情。”

    尹幽月还在欣赏京城的风土人情时,突然听到路边百姓们的议论,她脸色一僵,赶紧对白千晖道:

    “千晖,你刚才听清什么没有?他们在说谁的牌位要嫁给太子来着?”

    白千晖本来也正想问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听尹幽月开口了,他赶紧回话:

    “师父,你可能没听错,他们好像说今日是你的牌位、尹二小姐还有太子三个人成亲的日子?我是不是听错了啊,哪有两姐妹一起嫁同一人的,又不是宫中选秀!师父你不是没死吗?难不成京城的人还不知道你没死?”

    尹幽月觉得不可能,柳立狐他们肯定比她早到京城,到了京城肯定会第一时间把自己活着的消息告诉国舅府。

    国舅府如今却还要她的牌位跟着尹幽雪一起嫁给太子?

    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若说尹幽雪要嫁给太子,她都不觉得奇怪,毕竟之前在原主记忆中,太子和尹幽雪之间的关系就值得玩味,但为什么连她的牌位都不放过,按照常理推,尹幽雪和太子要成亲便成亲,带着牌位是什么意思?!

    饶是尹幽月再聪明,一时之间也想不通原主那位好妹妹非得带她牌位嫁人的理由,只能让白千晖赶紧先到国舅府再说。

    不管如何,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牌位嫁去太子府的。

    白千晖哪还敢慢悠悠地欣赏风景,一路问了好多人,终于在半个时辰后到达了喜气洋洋还围了不少百姓的国舅府。

    此时国舅府门口挂着大红灯笼,门上也贴着喜字,挂着红色绸布,果然是国舅府的人要成亲。

    “让一让,麻烦让一让,我师父要进府。”

    白千晖自从认了尹幽月当师父,那是相当自觉,这会儿才下马车,就开始给尹幽月开路了。

    百姓们不明所以,看着尹幽月和白千晖挤进去,走上台阶。

    白千晖和尹幽月刚要跨过大门,门口的守卫拦下人,客气地道:

    “不好意思,请出示你们的请帖。”

    毕竟今日是国舅府和太子府大喜的日子,不少达官贵族都会前来祝贺,守卫怕得罪什么人,因此都很客气。

    白千晖一愣,指着尹幽月对守卫道:

    “我师父回自家府上,要什么请帖?”

    守卫一听就皱眉,什么鬼,白千晖指的人他们从未见过,怎么可能是国舅府的!

    “请这位公子不要开玩笑,出示请帖,没有请帖,就麻烦不要挡路,今日来往贵客众多,进国舅府都要请帖。”

    “喂!你们眼瞎啊,我师父是国舅府的嫡大小姐尹幽月,你们怎么当的门卫,我师父不过是穿了个男装,你们就认不出来了?”

    白千晖刚要跳脚,尹幽月便拉住对方,自己同守卫道:

    “我是尹幽月,听说今日是我的牌位大婚的日子,这件事我本人都不知道,需要好好问问我爹娘,你们要嘛让我们进去,要嘛请我爹娘出来。”

    门卫和周围的人听着尹幽月字正腔圆的声音,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

    有些甚至揉了揉耳朵傻傻问旁边的人:

    “我刚刚是不是听错什么了,那穿白衣的人说自己是谁来着?”

    “别问我,我也怀疑自己幻听了,尹幽月都死了,这人故意在尹二小姐大婚时出现,还声称自己是尹幽月,她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