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江山策?摄政王娶夫 > 331.皇帝出行
    恐惧笼罩着皇宫,乃至整个大秦,只是作为当事人的宫飒琪却是过分的平静。

    他昨夜便写下了罪己诏,今早由宫保当堂宣读,随后下令,三月初将率众臣至泰山封禅。

    三月初一,晴。

    一大早宫里就十分热闹了,不少马车轿撵停靠在皇宫门口,足足排了一整条的承天门大街。

    这是帝王率领众臣前往泰山封禅的队伍,一行人浩浩荡荡向泰山所在的泰安行进。

    由仪仗开头,龙撵随后,璃王的马车紧紧跟在龙撵之后,再后是倾月公主及文武百官的马车,此行宫飒琪并没有带任何的嫔妃,非嫡妻没有资格出席此次大典。

    听闻皇帝出行,城内无数百姓都挤在道路两侧,踮起脚张望着长龙般的队伍,龙撵经过时,万民匍匐齐跪,高呼万岁。

    临安城内万人空巷,临安主街人山人海,参拜声震耳欲聋。

    泠落偷偷掀开马车窗帘一角,向外张望了几眼,这一空前盛况直击她的内心深处,十分震撼。

    可以看出,宫飒琪还是很得民心的。

    十日后,一行人抵达泰山脚下的岱庙,这是历代举行封禅大典的场所,也是皇帝宿在此处的行宫。

    所有人都要在这住上一个月,封禅大典的日期定在了三月二十三那天,这是钦天监算出的吉时,由于怕路上突发状况,所以提前到达。

    泠落率先下了马车,打量着眼前气势磅礴的岱庙,和记忆中她曾经见过的岱庙相差无几,只是更加辉煌气派。

    岱庙俗称“东岳庙”,是泰山最大、最完整的古建筑群,为道教神府,是历代帝王举行封禅大典和祭祀泰山神的地方。

    岱庙与北京故宫、山东曲阜三孔、承德避暑山庄和外八庙,并称中国四大古建筑群,如此可见其占地之广,建筑之大。

    泠落穿越前曾来过这里,那是高二的暑假,她的父母带她来了一个山东七日游,主要是为了去曲阜的孔庙祭拜,以求高考金榜题名,顺便去了泰安和济南。

    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除了历史有些出入,所有的文化都重合,甚至有些建筑和地点都一样。

    见泠落望着岱庙失神,宫离殇皱了皱眉,难道她来过?很快他就否认了这一想法,因为泠落是第一次来琉球。

    “怎么了?”

    宫离殇牵住泠落微凉的手,关切问道。

    “没事,只是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宫离殇眼神一深,瞬间就了然了,只听前方的宫飒琪心有疑惑,转身问道。

    “不知王妃曾经还和谁一起来过。”

    两人虽是在说悄悄话,可声音声音并不是很小,宫飒琪从小习武,更是耳聪目明。

    “臣妾有一天晚上做梦神游岱庙,如今有幸得见,这才知道梦里的那个地方是岱庙,所以才有物是人非之感。”

    泠落张口就来,信口胡诌。

    宫离殇和泠落出宫的行程,宫飒琪都是知道的,宫离殇并没有带泠落来过泰安,这一点宫飒琪比谁都清楚,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是吗?王妃这梦倒还是不错,不过王妃每天晚上还有时间做梦倒是不简单。”

    宫飒琪淡淡地瞥了宫离殇一眼,随后转身离去,泠落没听懂他这话里有话的深意,抬头问宫离殇。

    “他什么意思?”

    宫离殇脸色不好,抿唇低头注视着泠落认真的小脸。

    “……他说我每天晚上不够努力。”

    泠落眨着眼睛呆呆地看了宫离殇几秒,这才反应过来,气得她当即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要去和宫飒琪理论。

    她做梦怎么了!做个梦都不许了?皇帝了不起吗?连人家房里的事都要管。

    宫离殇拽住泠落的胳膊,把她拉了回来,意味不明地看了她一眼。

    “我的确是不够努力,这才让你每天精力过剩。”

    泠落呆了,瞪大眼睛望着宫离殇离去的背影,她哪里精力过剩了?难道每天在床上躺着才对?

    一旁听着的胜春,红着脸憋笑,王爷又开始逗王妃玩了。

    “不是……”

    泠落语塞,无从反驳怎么办?这俩兄弟有毒吧,怎么就看不得她每天活蹦乱跳的,非得看到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才满意吗?

    宫飒琪听着后面两人的对话,嘴角微微勾起,慕容泠落每天就是闲的,女人家不好好生孩子,到处张巴什么。

    他可是比泠落还要着急孩子,整天磨磨唧唧的什么时候给他生个太子出来?虽然那不是他的孩子吧。

    泠落气闷地跟在宫离殇身后,一个劲儿的白他,心里把宫离殇骂了个遍,他每天晚上多过分他不知道吗?就会欺负人。

    步行的宫飒琪路过岱庙内凤仪殿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抬头望了望这里紧闭的殿门。

    金色的大锁锁了十多年,大殿早已蒙尘了,这些年这里从未有人打扫,一直荒废。

    这是百里千璃的住处,她曾经养胎的地方,两岁前他们兄弟一直跟着母亲在这里居住的。

    有些记忆已经模糊了,大殿里的布局摆设宫飒琪差不多忘干净了,甚至他连那个女人的模样都记不清了。

    见宫飒琪停下了,所有人都停了,而泠落却没有注意到,绞着帕子边暗骂宫离殇边低头向前走,根本就没看路。

    宫离殇停下后便转过了身,眼睁睁地看着泠落自投罗网地撞进他的怀里。

    撞的泠落疼得吸了一口气,抬手捂着额头,宫离殇的眸子里染上笑意,这个小笨蛋。

    泠落瞪着他,挣了挣身体,没有挣开,没好气道。

    “大庭广众之下别拉拉扯扯的。”

    “这可是你自己撞进来的。”

    就算拉拉扯扯,那也是泠落主动的,宫离殇很不要脸地甩锅泠落。

    见主子抱在一起,胜春很是识相,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她什么都没看到。

    虽然文武百官都退下了,因为宫离殇的住处和宫飒琪的住处相近,两波人这才顺路的。

    宫离殇死活不松手,气得泠落都想掐死他了,这周围还有人在呢。

    宫飒琪闻声,回头嫌弃地瞥了两人一眼,整天黏黏糊糊的也不腻得慌,大庭广众之下当着下人的面这成何体统?

    即便看不惯,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开口,宫飒琪知道,宫离殇非但不会听他的,还得故意和他对着干。

    还是眼不见为净算了,宫飒琪快步离去,只想离这对脑残夫妻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