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12章 人离乡贱
    楚王府卖掉的东西很快又都回来了。

    王富贵还是非常识相的,眼看着李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把长孙家的脸都打的肿肿的,顺带着还为楚王府带来了一个源源不断的“金矿”。

    他立马就以原价把所有楚王府的东西卖回给李宽了。

    而经过这么一折腾,楚王府上上下下,再也没有人敢小看李宽了。

    “王爷,您尝尝东市东海堂的糕点,可甜了!”

    沐浴着初春的阳光,李宽舒服的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面,晴儿在一旁伺候着。

    “薛礼,长安城这几天都有什么动静吗,大家在忙啥?”

    闲着无聊,李宽倒是对古人的生活提起了一些兴趣。

    “王爷,要说动静,自然是我们的蜂窝煤动静最大。虽然天气已经变暖,但是蜂窝煤的销售反而更好了,几乎家家户户都开始使用。”

    薛礼作为楚王府新任的护卫总管,除了正常的护卫工作之外,李宽也会让他留意一下长安城街面的动静。

    说白了,就是让他也搞一搞情报工作,只不过这还是属于最低级的情报。

    “王爷,现在最热闹的事情就是去城外踏青了,要不我们也去转一转吧?”

    晴儿虽然比李宽大几岁,但是却是一副好动的模样。

    不过李宽倒也很能理解,十七八岁,可不就是好动的年纪嘛。

    “看看就看看吧!”

    ……

    悦来客栈。

    “掌柜的,您就再宽限宽限几天,我过几天就把房钱付给你。”

    一个书生模样的人正在哀求着客栈的掌柜。

    “王郎君,不是小老头我势力眼,你就问问你自己吧,同样的话你说过多少次了?本店做的也是小本生意,你这房钱已经拖了一个多月了,再不交,你让我怎么办?”

    掌柜的脸上露出一副看似憨厚的笑容,但是话里话外却是一点通融的意思都没有。

    “您就再通融通融吧。等我弟弟的病好了,我一定加倍付你房费,再说了,我不是还有一匹好马在马厩吗,再不济我可以卖马还钱啊。”

    “马?那马还是你的吗?你好意思说,这一个多月的马料不要钱啊?你上次就说过用马抵债的事情,现在那马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掌柜的看惯了走南闯北的人物,对于马匹的好坏多少也能看出来。

    当初书生入住客栈,他就发现那匹马是难得一见的好马。

    大唐不缺马,但是缺好马。

    一匹上等好马,价值绝对不会比后世的奔驰宝马来的差。

    所以这段时间书生一直拖欠房费,他刚开始也没有要赶他走。

    眼看着没有继续拖下去的必要了,今天自然也图穷匕见了。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书生脸刷的一下就气的发红,“那马是上等的大宛马,不要说一个月的房费和马料,就是一年的也够了。”

    “王郎君,你这么说就不合适了吧?这一个多月以来,你吃的喝的都是在客栈吧?你弟弟的汤药不都是客栈帮你熬的?这些都不要钱的吗?”掌柜的很明显也不想再装好人了。

    书生的全部身家都已经被压榨的差不多了,没有继续演下去的必要。

    “你……你……”

    书生一方面觉得自己有点理亏,另外一方面又觉得掌柜的黑心。

    “王郎君,不要说小老头我不给面子,一刻钟之内你们两兄弟要是不从本客栈滚出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掌柜的说完还回过头来看了看两旁的几个伙计,这些都是自己老家带来的同宗子弟。

    让他们杀人放火估计不敢,但是要欺负一个外乡人,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这段时间他也是看清楚了,这个王郎君在长安城根本就无依无靠,身边还带着一个生病的弟弟。

    要说这人还真是倒霉,什么事都碰得到。

    刚开始的时候,两兄弟身体健康,并且做弟弟的看上去还是孔武有力,随身携带着弓箭和大刀,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但是没住几天,就开始腹痛,王郎君去找了几个郎中都没有看好,反倒是有越来越严重的感觉。

    最近几天,眼看着估计就要不行了。

    所以掌柜的才选择了今天来驱赶他们。

    “你……你这是黑店!我王玄策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有这么黑心的人!掌柜的,我丑话说在前头,你别以为我好惹,小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王玄策能够在大唐成为一个一人灭一国的人物,自然也不是普通的书生可比。

    只不过现在自己身边有病入膏肓的弟弟,一切都束手束脚。

    “嗯?什么好惹不好惹!我悦来客栈开门做生意,一向是很讲规矩的,你这一个多月都没有付房钱,我已经仁至义尽了。阿三,把他们两给我拉出去,看好了,别让他们带走了客栈的东西。”

    掌柜的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嘿嘿!王郎君,得罪了!”

    阿三说完就带着几个伙计上前拉着王玄策往外走。

    “别动我,我自己会走!”

    王玄策生怕他们伤害到自己的弟弟,连忙甩开了阿三,抱着自己弟弟出了房间门。

    “等下,这衣服还值点钱,留下来抵扣房钱吧!”

    阿三看到王玄策拎起旁边的包袱,觉得似乎还有压榨的空间。

    “这些衣服都是我自己的,凭什么给你留下。”

    “敬酒不吃吃罚酒。”阿三说完二话不说就上去从王玄策手中抢过了包袱,然后一脚板踹到了王玄策的屁股上。

    王玄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回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一眼阿三,王玄策抱起自己已经陷入昏迷的弟弟出了客栈。

    没办法,人离乡贱,总有一天自己会回来的。

    ……

    三月里的长安城,街面上显得越发的热闹。

    李世民在位已经五年,贞观之治慢慢的有了些模样。

    “王爷,过了前面这个坊就到了城门,我们就算是出城了。”晴儿兴高采烈的掀起了马车上的帘子,好奇的看着外面。

    李宽前几天试着骑了一会马,结果两条大腿内侧很快就被磨的通红,所以今天选择的是坐马车出游。

    “前面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聚了那么多人?”

    马车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原本不算小的街面居然被人群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