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13章 王玄策
    王玄策在悦来客栈附近还是有点名气的,盖因他刚来的时候,书生意气,很是发表了一些独特的见解,想要在长安城勋贵那里谋一个出路。

    周围的人也乐的听人免费说书一样的听他讲一些东西。

    眼下,身无分无的他,带着病入膏肓的弟弟,已经走投无路了。

    前几天没有钱买药之后,弟弟的肠痈之症就压不住了,昨天更是开始发烧,要是再没有药,眼看着就熬不过这两天了。

    “你说着王郎君也真是倒霉啊,好好的一个人,居然沦落到卖身救弟的局面。”

    “是啊,原本隔壁猪肉铺子的陈屠夫还想着能不能招他为女婿的呢,王郎君压根看不上,现在却是……”

    “这就是命啊。王郎君这样做没有意义啊,肠痈本就是绝症,谁能就得了呢?”

    “不管怎么说,王郎君也算是有情有义了!听说这弟弟,还不是他的亲弟弟是,是结拜兄弟而已呢,只不过恰好同姓而已。”

    围观的人群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有些认识王玄策的,不免发出一些各种各样的评论。

    “王爷,属下打听清楚了,是一个书生在卖身救弟,说是自己弟弟得了肠痈,谁要是能够救他,他们两兄弟今后就把命卖给谁了!”

    薛礼没费多少力气就打听清楚了前面的情况。

    “卖身救弟?”

    李宽在小说中听说过很多“卖身救母”、“卖身救父”的情节,没想到今天居然碰到了“卖身救弟”的。

    不过他也没有特别的感觉。

    在这个人民如草芥的年代,哪怕是自己有兼济天下的想法,也不可能每个人都帮得了。

    反倒是后世街头各种各样的“跪求救XX”的场面,让他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

    “绕过这个街头再出城吧。”

    今天李宽没有摆出楚王府的仪仗,很低调的坐着一辆马车出行,薛礼做了兼职的马夫。

    所以那种仗势欺人的驱赶行人的事情,自然也是不会做的。

    “王爷……”薛礼纠结了一下。

    “怎么啦?”

    “这患病之人,以礼看来,应该是一个身手非常了得的高手,如果王爷能够出手救了他们,王府就算是多了一名高手。”

    “这你也能看得出来?”

    李宽狐疑的看了一眼薛礼。

    不是说都要卖身救弟了吗,说明人已经快要不行了。

    居然还能看出来是高手?

    到底你是穿越的还是我是穿越的?

    “王爷,练武之人,对同类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越是练到一种境界,越能体会到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些人,你和他照个面,就会不由得提起警戒,因为你能感受到他对你的威胁……”

    薛礼说的有点玄妙,不过李宽也看的计较那么多。

    这是薛礼这些天来第一次求自己,怎么说也得给这个面子。

    “那就去看看吧!”李宽不置可否,“你刚才说那人得了肠痈?”

    “王爷,围观的人都是这么说的,想来应该没错。”

    “肠痈啊!”李宽皱了皱眉头。

    肠痈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有点陌生,但是换成阑尾炎,大家应该就耳熟能详了。

    作为一种后世非常小儿科的疾病,几乎所有的外科医生都做过阑尾炎手术。

    在各个外科科室,也似乎找不到比阑尾炎切除更加简单的手术了。

    但是,那是后世啊!

    放在大唐,肠痈还真就是绝症。

    要是能够一直不发作,或者发作的不激烈倒还好,依靠中药也能维持下去。

    但是要是发炎比较厉害,到了必须做手术才能救治的地步,在古代就只能等死了。

    很明显,那个等待救治的人应该是属于发炎比较厉害的。

    “你弟弟的病状确定是肠痈吗?”

    薛礼打头阵,李宽在后面跟着,轻轻松松就来到了王玄策面前。

    “没错,我已经找过长安城好几个郎中了,都是这么说的。只要贵人能够帮忙救治我弟弟,从今往后,我王玄策这条命就是您的了。”

    王玄策一眼就看出来眼前这个少年是今天碰到的最有可能救治自己弟弟的人,自然是不会轻易的放弃这个机会。

    “王玄策?”

    李宽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这个异常的反映让王玄策愣了一下,“自己很有名吗?为何眼前的少年如此反映?难不成自己以前得罪过他?”

    “贵人,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王玄策。”

    “没听说过史书上有说过王玄策还有卖身救弟的典故啊,看来要是没有自己的话,王玄策这个身,十有八九是没有卖成!”

    短短时间,李宽就给自己找了一个解释。

    李宽:“这肠痈之症怎么回事,你弟弟的病情如何,想必你也是很清楚的。我虽然有办法救治他,但是能不能成功还很难说。”

    李宽的话让王玄策眼前一亮。

    原本他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尽人事安天命而已。

    但是,看着情况,似乎眼前的贵人是真的有办法救治自己的弟弟啊。

    人家完全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啊!

    “有……有办法救治?”王玄策欣喜若狂的往前走了几步,不过很快就被薛礼给挡住了,他也立马反映过来,是自己冒失了。

    “哼,我们王爷从来是说一不二的,说有办法自然就有办法。”

    王玄策那怀疑的语气让晴儿有点不爽。

    “王爷?”

    王玄策觉得自己有点晕。

    自己两兄弟来长安城不就是为了寻找一个好出路嘛,可是这个梦想一直没有实现。

    如今在这种局面之下,梦想居然就变得离自己如此之近。

    他倒是一点也不担心李宽敢冒充王爷,这绝对是掉脑袋的事情。

    “先把人带回去吧,要是烧能够退下来,倒是有六七成救治的希望,要是退不下来,硬要做手术的话,能活下来的概率不会超过三成!”

    李宽自己前世交过一个学医的女朋友,好巧不巧的,有一次吃了海鲜,自己居然阑尾炎发作,所以对于阑尾炎多少还是有一点了解的。

    在大唐,就王玄策的弟弟这幅病入膏肓的模样,除了自己,估计还真是没有人能救活他了。

    因为必须做手术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