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14章 跨时代的手术
    “谢贵人!玄策也替弟弟玄武多谢贵人救命之恩,从今往后,我们两兄弟的命就是贵人的了!”

    王玄策直接双腿跪地,给李宽磕了三个响头!

    “玄策,起来,能不能救好还是两说呢。真要是治好了,你们也不用卖身为奴,只要跟在本王身边做事就行了。”

    这个时候给一点恩惠,效果比什么的都好。

    像是王玄策这样的历史猛人,单靠奴籍是限制不了他的,李宽也没想用这个来限制他。

    穿越过来,要是连降服王玄策的信心都没有,那也不用继续混下去了。

    “大丈夫,言必信,信必果!玄策今生今世,定当为王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宽越是表现的随意,王玄策反倒是越感动!

    就在这时,好就没有动静的系统既然主动蹦跶出来了。

    【恭喜宿主,积分+10】

    抽奖机会:0

    “系统,积分到底有什么用处?”

    【可以兑换一些物品。】

    “什么物品都可以吗?”

    【呵呵!】

    “啥意思?”

    【你想太多了!】

    顶,啥时候这个系统这么智能了?

    李宽一脸不爽,“那现在我到底能够兑换什么?”

    【自己看吧,一些基础的药品、物品、原料可以兑换!】

    李宽看了看眼前的王玄策,要真正收服他,最好还是得把他弟弟王玄武救治好。

    而王玄武现在发烧中,退烧是最关键的事情!

    该兑换什么,似乎也没什么好考虑的了。

    只有那么点积分,估计自己有更多的想法,也没有太多用处吧?

    ……

    楚王府。

    “王爷,干净的绸布已经准备好了,已经按照您的要求用开水烫过了。”

    “王爷,这几把刀已经按照你说的式样让铁匠制作好了,也按照你说的用火烤过。”

    “王爷,房间四周的门窗都已经关好,床铺周边的牛油蜡烛也全部点上了!”

    “王爷,已经按照您的要求把王郎君的手脚全部绑住了!”

    吃了李宽兑换的退烧药,当天晚上王玄武的烧就退下去了。

    但是只要发炎的烂尾不取掉,很快就又会重新发烧。

    所以李宽也在抓紧安排手术。

    没有外科医生,也没有护士。

    李宽只好死马当作活马医,自己亲自上马了。

    为了王玄策这个名士,这点牺牲似乎也有价值。

    “玄策,你要不要出去房间门口等,一会的场面有点……”

    马上就要对人家的弟弟动手了,李宽还是充分考虑了一下王玄策的感受。

    哪怕是后世,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开肠破肚的场景。

    “王爷,您放心,我挺得住的!”

    自己弟弟才到楚王府一天,李宽就解决了高烧不退的问题,王玄策现在对接下来的手术开始充满信心。

    “玄策,这里有我给王爷打下手,还有王府郎中帮忙看着,你就放心出去吧。”

    薛礼可是听李宽说过肠痈手术的事情,很清楚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场面。

    自己是练武之人,当初连入侵的突厥人都杀过,自然不会对小小的手术有什么心理障碍,但是王玄策一介书生就不一样了。

    “王爷,薛总管,您们放心,我绝对不会干扰您们的,就让我在这里待着吧,出去我更难受。”

    看到王玄策这么坚持,李宽也不废话了。

    “把衣服解开,在腹部涂抹酒精。”

    这酒精是李宽从系统兑换的,只有小小的一瓶,当初薛礼第一次闻到酒精的味道的时候,差点没有流口水。

    在这些好酒的人眼中,酒精什么的,完全就是顶尖的美酒啊。

    “手术刀”,李宽说完,楚王府的一名郎中就连忙递上了一旁的手术刀。

    这些郎中能够在楚王府当差,医学水平在这个时代还是非常不错的。

    今天对于李宽的这场手术,他们更是充满了好奇。

    要是没有前段时间李宽的神奇表现,这场手术,郎中们肯定会认为是楚王在草菅人命。

    但是,现在大家却是有一种别样的好奇。

    “准备止血!”

    李宽在心里回想了一下阑尾的大概位置,自己不是专业的外科医生,只好跟着感觉走了。

    至于能不能找到阑尾,并顺利的切除,那就听天由命了。

    李宽咬着嘴唇,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在王玄武的腹部开了一条七八厘米的口子。

    王玄武虽然吃了李宽兑换的安眠药,但是身体还是条件反射的颤抖了一下。

    看别人说是一回事,自己做又是另外一回事,自己要是有凌然一半的本事,是不是可以在大唐当神棍了?

    “原来人活着的时候肚子里是这样的啊。”

    薛礼一脸好奇的往前凑了凑。

    王玄策虽然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再翻滚,但是想到眼前的就是自己的弟弟,头脑就变得清明很多了。

    反倒是一旁打下手的郎中,别看平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现在却是脸色都白了。

    这帮中医,第一次看到西医里的手术,完全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

    这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

    “薛礼,帮我擦汗。”

    虽然天气一天都不热,但是李宽的额头上却是开始出汗了。

    晴儿又不在旁边,只好让薛礼这个大老粗帮忙了。

    画面有点奇怪,不过考虑到前面还有一个昏睡中的病人,一切就正常了。

    “张郎中,你是怎么理解肠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