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18章 来了个老神医
    楚王府最近几天突然变得门庭若市了。

    生老病死,谁都必须面对。

    现在突然一个原本无药可救的人被楚王给救活了。

    听着就很玄幻,到底是真是假,大家自然要找机会确认一下。

    当然,能够有资格登门的人物,都是长安城有头有脸的。

    王玄武得的是肠痈,这个只要稍加确认就很容易得到证实的。

    毕竟王玄策当初带着他住在悦来客栈的时候,可是请过好几个郎中看过病的。

    而现在的王玄武,虽然还不能自己下床活动,但是起身坐在床头却是没什么问题,恢复的可不是一般的快。

    哪怕是不懂医学的人,光看王玄武的气色,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将死之人。

    换句话说,他的肠痈之症真的被李宽治好了。

    通过开肠破肚的方法,把发炎的肠子切掉,居然就能够治病。

    这个观点实在是太有冲击性了。

    估计那帮勋贵此时此刻的感想,就和后世的人听说中世纪的时候欧洲医生治病就是放血一样不可思议。

    喉咙痛?没事,来一刀,放一碗血吧。

    肚子疼?没事,来一刀,放一碗血吧。

    头晕?没事,来一刀,放一碗血吧。

    效果不好?再来一碗!

    不管是什么东西,当它超出大家的理解,但是又带来确实的好处的时候,引起的关注必然是非常巨大的。

    这不,李宽刚刚送走太医院医正巢方,就听说门口来了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家要来拜访。

    按理说,要拜访楚王李宽,要是连拜帖都不递一个是见不到正主的。

    不过门房被这名乘客的气势给镇住了,破例进来通报。

    “仙风道骨的老人家?”李宽本来不想见客的,不过听门房这么一描述,倒是提起了兴趣。

    大唐的平均寿命是比较低的,事实上,整个古代的平均寿命都是比较低的。

    要不然就不会有“人生七十古来稀”这句话了。

    所以一个人能够被形容为“仙风道骨的老人家”,还是专门来拜访自己的,李宽觉得哪怕是站在尊老爱幼的角度,也是有必要见一见的。

    ……

    气场这个东西,很奇妙。

    你没有办法看到他,但是却是能够确确实实的感受到它的存在。

    当李宽第一眼看到来访的老者的时候,脑中出现的也是仙风道骨四个字。

    满头白发,但是脸庞却是不显得苍老。

    走路平稳,一点也不见蹒跚。

    身上披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道袍,但是一点都不显得寒酸。

    “老生孙思邈,见过楚王!”

    “药王孙思邈?”李宽还在发愣,猛地听到“孙思邈”三个字,立马就想到了药王。

    “药王?”孙思邈似乎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楚王殿下谬赞了,贫道只是略懂医术,不敢以药王自居。”

    孙思邈在隋朝的时候就有一定名气,但是真正的出名还是在李世民和李治在位的时候,眼下还远远没有达到声望的高峰。

    只能说是乡野之中比较有名气的郎中。

    “药王的医术,本王是早有耳闻,没想到今天能够亲自见到,也算是人生一件幸事。”

    李宽对孙思邈很客气,一边和他寒暄着,一边想着怎么把他留在楚王府。

    人家可是真正的神医,中华上下五千年,也就扁鹊、华佗、李时珍等少数几个郎中能够和他齐名。

    不像是李宽,虽然治好了王玄武的肠痈,但是那完全是利用后世西医的方法取巧。

    虽然有系统,但是李宽也不能确保自己就百病不入,哪天真要是身体不舒服,还得靠孙思邈这样的神医救治啊。

    “楚王殿下,贫道今天是慕名而来,听说王爷成功救治了一名肠痈患者,使用的方法还非常特殊?”

    孙思邈不是一个很擅长聊天的人,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切入正题。

    “没错,人就在客房里,孙神医随时都可以过去确认。”

    同样的问题,这两天李宽已经回答了无数次了。

    “听说王爷把患者发炎的肠子直接切掉了?”孙思邈进一步确认。

    “敢问王爷,这开肠破肚,不怕伤口感染吗?不怕流血过多吗?”

    孙思邈身后一个年轻人忍不住也站出来问话。

    “然儿,不可无理!”孙思邈轻声呵斥了一句,不过语气之中却是充满了宠爱。

    这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医学天赋极高,今年刚满二十岁,医术就已经登堂入室了。

    “老神医不用多礼。这位郎君想必是您的爱徒,有什么问题只管问,我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怕你有问题,就怕你不感兴趣。

    要把孙思邈师徒留下来,单靠权利是不行的。

    这个后面李世民和李治都已经证明过的。

    而对于孙思邈他们这样一个比较纯粹的医者来说,吸引他们的必定是医术,或者说是医道。

    只要李宽这里还有他们感兴趣的医学知识,你就是赶他们走,他们也不会走的。

    “那就叨唠王爷了,小徒林然,不大懂人情世故,如有得罪之处,还请王爷多多包涵。”

    孙思邈看到李宽这个态度,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比较全能的郎中,孙思邈不仅仅是在内科方面有独到的造诣。儿科、妇科、外科,他都有研究。

    正因为他对各个领域都有研究了解,才能更加深刻的感受到李宽在王玄武身上的这台手术蕴含的深远意义。

    “我先回答林郎君的问题吧。做外科手术,伤口感染是最要命的,很明显,老神医师徒对这也有深刻的认识。不过,本王无意之中知道了一种方法,可以有效的防止伤口感染。”

    “王爷有办法防止伤口感染?”孙思邈听到这话震惊了。

    伤口感染一直是外科最要命的一个问题。

    像是战场上的死亡,很多都不是直接被杀死的,而是受了伤,伤口感染之后死去的。

    如果真的有办法解决伤口感染的问题,那绝对是一件造福万民的事情。

    孙思邈显然对此有着最直接的认识。

    “没错!虽然不能完全防止伤口感染,但是可以大大的降低伤口感染的概率。”

    酒精消毒在后世是很常见的防止伤口感染的方法,但是在大唐,连高度酒都没有,哪里来的酒精?

    哪怕是有了酒精,大家也不会把它和伤口感染联想到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