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21章 就这么简单
    “交出凶手!”

    “偷尸贼出来!”

    “如此祸害,赶紧离开长安城!”

    “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去了,到时候楚王殿下怪罪下来,也都是你们的错。”

    ……

    当李宽来到城外别院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群村民围住别院大门,不断的喊骂。

    不过,等到大家看到李宽亲自来了,立马就变得鸦雀无声。

    人的名,树的影。

    楚王李宽的名声,长安城没有谁是不知道的。

    虽然这次占着理,村民也不是冲着楚王府去的,但是看到李宽亲自出马了,大家还是一阵心虚。

    过了好一会,一个老头才灿灿心虚的站了出来,“王爷,请王爷给小老头做主啊。我儿前几天刚刚下葬,半夜里就被人挖走了尸首。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就是一件非常痛心的事情,结果又碰到了这样的事情……”

    看着眼前被岁月摧残的一塌糊涂的老人跪倒在自己面前,李宽对孙思邈他们也不由得心里抱怨了几句。

    做事太不小心了,想要解剖,找自己啊。

    从大理寺也好,刑部也好,找些死囚还不容易吗?

    偏偏非得把小事搞成大事。

    挖人家坟墓,换成谁谁也接受不了啊。

    所以今天李宽倒还真没想着要恃强凌弱,没意思啊。

    “老人家,你放心,本王一定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稍后片刻,我进去了解一下情况。”

    李宽觉得还是先进去看看孙思邈师徒的解剖实验到底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才好决定最终怎么处理。

    特别是偷来的那具尸体,到底还在不在,变成多少块了?

    ……

    “王爷,给您添麻烦了!”

    看到李宽居然亲自湖面了,孙思邈的脸色难得的表现出了一点不好意思。

    “王爷,不怪师父,这祸事都是我惹出来的,您惩罚我吧。”

    “不,天地君亲师,然儿是个孤儿,现在出了事情,责任自然是我这个师父的。”

    “师父,这事本来你就是村民闹事后才知道的,怎么能够怪你呢?”

    孙思邈师徒不知道李宽会怎么处置这件事,纷纷把责任往自己头上揽。

    “那具尸体解剖了吗?”

    李宽面无表情的问道。

    虽然他心里一点都没有要惩罚孙思邈师徒的意思,但是有的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相处,还是要考虑一些技巧的。

    借着这个机会,让他们更加认可楚王府,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要达到这个目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了解到这件事是多么恶劣,影响多么大。

    然后再展示出自己的宽容和担当。

    林然露出了一个羞赧的表情,“当天晚上就解剖了。”

    “王爷,然儿很好奇不同种族和年龄的人,身体结构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前都是购买的突厥人,这次听说附近村里由于一个青壮汉人意外受伤去世,然儿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孙思邈在一旁给李宽解释了一下林然做事的背景。

    “还能缝上去吗?”

    “啊?”孙思邈愣了一下,有点没有跟上李宽的思路。

    这个时候,李宽不应大发雷霆吗?

    “我说解剖了之后还能缝回去吗?”

    看到自己师父还没有回过神,林然赶紧说道:“王爷,就是和您做肠痈手术那样用针线把伤口缝上吗?”

    “没错!”

    “大部分是可以的,但是里面的五脏六腑可能比较困难。”

    林然这段时间都是在结合李宽做的肠痈手术来考虑解剖的事情,缝线这种事,自然也是亲自做过的。

    “没关系,只要眼睛看得到的地方缝好了就行。”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给我半个时辰就可以完成。”

    “半个时辰就可以?”

    李宽没想到林然居然有这种底气。

    虽然不知道解剖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要把它们缝合在一起,应该还是比较花时间的。

    想到自己缝合一个阑尾炎的伤口都要大半个时辰……

    这有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差距,还真是……

    “王爷,然儿天赋异禀,外伤处理本来就是他最擅长的。”

    孙思邈这个时候也已经回过神来了,赶紧解释了一顿。

    “行,那就好办了!”

    接下来,自然不用李宽亲自出面,来福把李宽的安排通知了村民,一场很多人以为很难办的群体事件,居然就顺顺利利的解决了。

    ……

    长孙家。

    “请郎君恕罪,属下未能完成任务?”

    “怎么回事,昨天你不是信誓旦旦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肯定能给楚王府一个难堪吗?”

    长孙冲一脸不爽的看着眼前的汉子。

    “郎君,本来村民们都已经闹起来了,但是今天李宽亲自去了一趟之后,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

    “他怎么解决的?”

    “据说那两郎中还给了王老头家一副完整的尸体,就连断掉的手掌都帮忙接上去了。然后楚王府承诺帮忙请华严寺的僧人帮忙做一场盛大的法事。”

    “你昨天不是跟他们说,只要他们去闹事,每个人每天都给二十文钱吗?楚王府就这么一点恩惠,那帮人就不闹了?严家村的人不是一向都很难对付的吗?”

    没有恶心到李宽,长孙冲很是不爽。

    自从蜂窝煤出现之后,长孙家就成为长安城的一个笑话。

    虽然没人敢当面在长孙冲或者长孙无忌面前怎么样,但是那个眼神……

    长孙冲心里憋了一口气已经好久了。

    “不,当然不止这些恩惠。楚王还承诺让严家村的人都可以去蜂窝煤作坊上工,不愿意去的也可以去楚王府别院做事。这蜂窝煤作坊的工钱丰厚,在长安城是出了名的,等闲一个帮工,一个月挣的钱比其他作坊好几个月一样多。”

    “哼,看来李宽这次也是下了血本了。”

    听属下这么说,长孙冲也知道这次看来是没法把事情搞大了。

    这年头,一份工钱丰厚的工作对于一个农户来说,有多么重要,那绝对是超出一般人想象的。

    “确实下了血本。楚王还将在别院旁边建一座蒙学,所有严家村的孩童都可以去到楚王府蒙学上学,所以那帮人不仅没有任何抱怨,反而充满了感激。我再去联络的时候,差点被人打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