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22章 你摊上事了
    忆长安,三月时,上苑遍是花枝。青门几场送客,

    曲水竟日题诗。骏马金鞭无数,良辰美景追随。

    三月里的长安城,最是漂亮,李宽在别院待了一整天,和孙思邈师徒好好聊了聊,顺便指点了几个研究方向,给他们安排了几个助手,就回城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宽重新回到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纨绔子弟生活。

    “王爷,听说渭水两边的杨柳全部都长出了嫩芽,可好看了。”

    晴儿一边帮李宽梳头发,一边和李宽说着话。

    十七八岁的丫头,在后世算是小姑娘一个,但是在大唐,那是妥妥的长大成人了。

    要不是因为晴儿是李宽的贴身婢女,估计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怎么,上次去游玩没有成功,你这心又痒痒的啦?”

    李宽一眼就看出来了晴儿的想法。

    事实上,晴儿也从来不在李宽面前隐瞒自己的想法。

    “王爷,以前您还经常喜欢出门转悠,最近几天我看您都在王府里面不怎么出门呢。”

    自己的小心思被说破了,晴儿撅着个小嘴,反倒是抱怨起来了。

    “王府里面亭台楼榭,花香鸟语,要什么有什么,我觉得在这里待着一直不出门也没问题啊。”

    李宽在后世是个宅男,爱美食、爱干净,但是却是很懒惰。

    只要有一台手机,有WIFI,有美食,一个月不出门也是没问题的。

    现在作为楚王,拥有诺大一座王府,一帮子人伺候自己,小日子完全就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所以这几天还真是整天都在王府里面转悠,去的最多的就是厨房,甚至还亲自指导厨娘做了好几道新式菜肴,好好的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

    “王爷,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今天我们就去外面转转嘛。”

    晴儿知道今天自己要是不求着李宽出门,肯定又是一天宅在王府了。

    楚王府虽然很大,但是晴儿已经在这里待了好多年,早就没有新鲜感了。

    “行吧,正好玄武身子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带他出去透透风也好。”

    ……

    李宽、晴儿乘坐一辆马车,王玄策、薛礼、王玄武几个骑着马跟在一边,也没有再带其他护卫,出了楚王府,直接往城外而去。

    春夏交际的长安,风景独特。

    柳树已经抽出了墨绿的嫩芽,偶尔几棵叫不出名字的树木还有一些花朵,阳光明媚却是不显得酷热,着实很适合游玩。

    李宽倒也没有太多目的,到了渭水河畔之后,就下了马车,径自沿着河岸行走。

    今天出来不是为了装逼,李宽自然没有穿四爪蟒袍的亲王装,只是一身普通富家子弟的打扮,和周围的游人相比,倒也不觉得太过突出。

    这年头,喜欢郊游的,基本上都不是普通百姓,至少兜里有点闲钱才会有这个闲情。

    就像是后世的广场舞,八九十年代,基本上是看不到的。

    哪怕是二十一世纪的早几年,也是不多见;可是到了2010年以后,老百姓的生活水准明显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广场舞基本上霸占了所有的小区。

    要找到一个例外的,还真有点难度。

    “王爷,这个冰糖葫芦可好吃了,您也尝尝?”

    晴儿就像是从笼子里飞出来的金丝雀,下了马车就一脸稀奇的看着看那,还买了不少小玩意。

    游人这么多,做买卖的货郎自然也不少。

    像是晴儿这样的丫头、小娘子,自然是他们最主要的客户。

    “你自己吃就行了。”

    李宽的心态毕竟不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对于冰糖葫芦这样的小零嘴,兴趣不大。

    还不如嚼几个花生米,喝点小酒来的实在。

    不过,现在的大唐,花生就不要想了,李宽不开挂的情况下,还得将近1000年才会有花生来到这片土地呢。

    “啊?你们怎么走路的啊,没长眼睛啊。”晴儿正兴致勃勃的吃着冰糖葫芦,结果旁边一行人撞到了她的手,不仅把手中的一串冰糖葫芦撞飞了,竹签还险之又险的从脸上划过去,差点没破相。

    “你这小娘子,怎么骂人呢?明明是你挡了人家的路。”

    撞晴儿的人还没说话,旁边一个青年倒是先发话了。

    “什么叫做我挡了人家的路?这路是你家的吗?你们得赔礼道歉,否则……”

    在晴儿眼中,除了李宽,王府外面的其他人都没什么值得自己客气的,自己的冰糖葫芦被撞飞了,还差点受伤,嘴里才不会轻易示弱。

    “否则怎么样?你知不知道我们是谁?你差点闯祸了好不好?”

    “哟,我倒是好奇,我们怎么差点闯祸了?”

    李宽原本背着手走在前面,晴儿贪嘴落在后面几步。

    现在听到晴儿和人家吵起来了,似乎对方还在威胁晴儿,自然要站出来了。

    自己的贴身丫鬟,自己怎么批评教育都没问题,轮不到路人甲来指摘。

    而对方看到李宽和薛礼他们几个过来,居然一点不害怕,反而有恃无恐的样子,倒是让李宽提起了兴趣。

    “哼,你知不知道我旁边的这些都是什么人?你们知不知道得罪了他们会惹上什么事?我告诉你们,再闹下去,你们可就摊上事了。”青年抬着手指指着李宽和晴儿,语言中充满着迷之自信。

    “桂主事,我不过是撞了一下她而已,在我们国家,女人就像是衣服一样,根本就是男人的附属物品,哪里容得了她们在哪里吆三喝四的?我听说大唐是礼仪之邦,怎么大唐的女子都这么没有教养的吗?”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一副书生打扮,抄着一口不算流利的汉话在一旁倨傲的说道。

    “嘿嘿,我们郎君刚才还说这小娘子长的娇丽,是今天看到最漂亮的唐女;所以才故意撞了她一下,没想到性格这么泼辣,味道和国内的完全不一样啊。”

    不等那个叫做桂主事的青年人说话,旁边几个中年人倒是肆无忌惮的聊开了,一点都没有忌讳李宽他们听到了自己说话会有什么反应。

    呵呵,连自己摊上事了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