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大唐孽子 > 第2章 王爷,这个不能卖啊
    楚王府,坐落在朱雀大街靠近太极宫的一片区域。

    之所以用一片区域来形容,是因为楚王府占地面积比较广,远非一般的勋贵可比。

    虽然用“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来形容可能稍微夸张了点,但是诺大一座王府,里面的建筑也好,物品也好,绝非普通人家可以想象。

    “这个,这个,统统卖了!”

    李宽撸起袖子,对着一旁的西市商人王富贵不断说道。

    “王爷,这个屏风可是江南进贡给宫里的物品,虽然陛下把它赏赐给了王爷,但是也不适合卖了吧?”

    来福看着李宽一点也不心疼的让王富贵不断的记录着要卖的东西,心疼的几乎要停止呼吸。

    “既然赏赐给本王了,自然就由本王处置了。”李宽现在对府上的各种稀奇物品都没什么兴趣。

    这些东西好自然是好的,随便一件东西放到后世也是古董,价值不菲。

    但是,只要有银子,今天卖了,明年全部再买回来,或者买一个更好的,却是一点也不难。

    “哐当!”

    李宽一脚踢开紫檀木门,看着里面满墙的字画,“这些,你估个价格,统统都卖给你了!”

    “王爷,使不得啊。大唐国力蒸蒸日上,这些字画正是价值上涨的时候啊。”

    来福虽然不懂什么乱世黄金,盛世古董的道理,但是长安城这两年字画开始慢慢走俏,他倒是感受到了的。

    “对啊,王爷,这里面有几幅画还是你以前最喜欢的呢,卖了多可惜啊。”晴儿在一旁也看不过去了。

    虽然作为李宽的贴身婢女,晴儿一向是对李宽言听计从,但是看到自己主子今天不大正常的表现,她也坐不住了。

    虽然这才是李宽的正常表现……

    按照李宽这个架势,似乎要把楚王府卖空了。

    以前李宽也不是没有卖过东西,但是哪像是今天这样啊。

    “王爷,这……要不这些字画就先缓一缓?”王富贵作为西市里实力显著,并且是少数和勋贵们瓜葛不那么深的商人,也被李宽这种崽卖爷田心不痛的表现给吓住了。

    这回过头来,要是陛下把账记在自己头上,那可就……

    “王富贵,我就问你,你开的价格本王给你砍过没?”李宽瞪了一样王富贵。

    “王爷仁慈,赏赐小得一碗饭吃,这个价格还真是没得说!”

    “那你有钱赚不要?”

    李宽这话一出口,直接怼的王富贵无话可说。

    楚王府的这些东西虽然出手有点麻烦,但是自己少说也能挣个几万贯,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王富贵还真是没理由不吃。

    哪怕是明知道里面有一些风险。

    毕竟楚王李宽的名声在长安城实在是不怎么样。

    “把这门打开。”

    站在新的一间屋子面前,李宽感受着脚板上刚才踹门留下来的隐疼,聪明的没有再重新来一回。

    “王爷,这里头放的都是先王留下来的兵器,不能卖啊。”

    来福看到李宽连李智云留下来的兵器也卖,心里哇凉哇凉。

    整个楚王府,如果连这座屋子里面的东西都卖了,那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留下来?

    “王爷,按照刚才的那些东西折价,已经超过十万贯钱了。小得也听说过一些事情,这十万贯应该够了!”

    李宽欠债的事情,长安城知道人多去了。

    虽然王富贵不知道准确的数字,但是大体上还是有个底。

    “对!对!”来福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富贵,看来自己找他过来还是没有找错人,“王爷,十万贯已经足够还请家里的债务了,甚至还能剩下几千贯呢。”

    来福一不小心把楚王府的一个大秘密给说漏嘴了。

    “嘶!”一旁的王富贵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之前估计的楚王府债务也就是五六万,最多不超过七万,没想到居然……

    “还债?谁说我卖了这些东西是用来还债的?”李宽皱了皱眉头。

    “啊?王爷……王爷……这……这难道不是用来还债的?”

    来福觉得心里更慌了!

    这楚王府看来不用等到自己离世就要被败光了,自己以后还有什么脸去见老主人?

    “王爷,不用来还债,那您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啊?”

    晴儿看到管家来福已经两眼发呆,只好再次出声问道。

    “用来买矿啊!”

    李宽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

    事实上,也根本不可能隐瞒,顶多大家就是晚几天知道而已。

    毕竟,自己只是动嘴,干活还是要下面的人去干的。

    “买矿?买什么矿需要这么多钱,没听说长安城附近有金矿银矿啊。”晴儿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李宽。

    “金矿银矿?谁说我要买那些的,我是准备买煤矿。要是钱够多的话,石灰矿什么的也可以买一些。”

    楚王府的这些东西,值钱是值钱,但是在李宽眼里,却是没有什么升值空间,至少没有大幅升值的空间。

    自己既然来到了大唐,当然不能顶着一屁股债过日子。

    所以观察了一个月之后,就有了初步的行动。

    “王爷,这长安城矿山的行情小得倒是也有所了解。那城南是有一大片煤矿,但是那矿山几乎没什么价值,据说长孙家去负责煤矿的人都是不受重视的人。”

    王富贵听到李宽卖家产是为了买矿,也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赶紧说了出来。

    这买煤矿也好,石灰矿也好,哪怕是铁矿,明摆着是属于亏本生意,指不定到时候李宽会不会找他麻烦。

    万一到时候李宽吃了亏,回过头来埋怨自己当时没有提醒过,这长安四害之首发起飙来,平白无故的给自己增加麻烦啊。

    王富贵突然觉得这单生意似乎也不是那么好做了。

    “王富贵,一事不劳二主,这买煤矿、石灰石矿的事情,本王也直接交给你了。你放心,事成之后,本王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宽在周围人一片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下,继续朝着下一间屋子走去。